来看文的

这个世界上最难的事情就是不忘初心

9420

stop and check:

邬童X尹柯


请勿上升


一发完结,


快过元旦了,来篇酸酸甜甜 HE


祝大家新年快乐!


14000+


有车,慎入


这篇到最后竟然写得停不下来,哈哈,熬到半夜两点第二天继续,还蛮爽的。


时间很紧,如有错误请多多包涵。


谢谢阅读


-------------------------------------------------


1


这是邬童下午开工后第30次看表,导演奇怪的问了下邬童身边的助理待会儿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活动,助理勉为其难的点点头,导演心领神会地挥挥手,“邬童,你可以收工了。”




邬童礼貌的道了谢,这个导演和他合作过很多次,所谓熟人好说话就是这个道理。他一溜烟的跑出片场,虽说晚上确实有个会议,但是在那之前还有件更重要的事要做。今天是尹柯来公司上舞蹈课的日子,当然不是教他,而是公司新培养的练习生。课程只到3点半,他必须要见到尹柯,哪怕只是站在教室外观望也好,两个礼拜未见对他来说已经是极限了,今天无论如何不能错过!




邬童看了一下表,三点整。司机小刘刚打开车门就被邬大少爷一脚踹到副驾驶座上,后面的俩助理神色惶恐地看了对方一眼,然后不约而同的扣紧了安全带。




从片场到公司大概要开半个小时,邬童一路像拍头文字D似的不到二十分钟就到了公司门口。旁边的司机一脸铁青,幸好今天一路顺畅,如果碰到堵车他真觉得邬童能把这辆宝马当坦克用,开个会有这么急吗?




进了公司邬童吩咐身边的工作人员先去会议室,他去5楼找经纪人,结果一钻进电梯就按下了三楼的按键。AE公司有6个练功房,三楼个四个小的四楼两个大的,房间靠走廊的墙全部是双层隔音玻璃隔断,虽然内嵌的钢筋花纹有些阻碍视觉,但是内部的情形还是可以一览无余。




少时邬童便在最里面的练功房找到了尹柯。他今天上身穿了一件黑色卫衣,下着黑底配三条红色横纹的休闲裤,整个人看似懒洋洋的靠在墙上,面目表情却极为严肃,时而抿嘴,时而皱眉,眼睛认真地检视着每一个人的动作,修长的手指在空中打着拍子,嘴里还碎碎念着些什么,这所有的小动作都看得邬童心里痒痒的,他不自觉的靠在墙上温柔的看着尹柯,眼前的这个男人的一举一动都能让他心生波澜,不能自已。




这时电话振铃响起,邬童慢悠悠接起电话,那边助理急切地问道:“经纪人已经在会议室了,大哥你在哪?”邬童心不在焉的说了句:“在厕所。”然后挂断了电话,盯着尹柯又看了两分钟才恋恋不舍地离开。




教室内尹柯其实早就看到了躲在隔断后的邬童,怕他纠缠下课后尹柯便匆匆的离开AD,回到Q舞社的总部。Q是AD 公司的专属合作舞团,AD旗下的所有艺人演唱会的编舞以及内部的舞蹈训练全部由Q舞社完成。现在手上有好几个艺人的型演唱会要开始排练,还有练习生的课程,尹柯作为舞社最优秀的老师忙的昏天黑地,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这不,刚进门水都没来得及喝就被老大叫住:“尹柯,练习生的训练你先别管了,还有你手上的工作分给我,”每次听到这话后面准没好事,尹柯冷着一张脸等他把话说完,“邬童经济人来电话说他演唱会定在八月份,编舞还是你,明天去AD和他谈谈吧。”




看吧,就说没好事。




尹柯闷闷的点了点头,邬童的小心思也太明显不过,两个礼拜就挺不住了么?




另一边,在AD 的会议室,邬童心满意足的吐着烟圈,一边的经纪人揉着太阳穴心下道,就一个编舞老师的事儿也值得把她拎下来?这个时间点上找尹柯做编舞的艺人很多,看邬童那副要不来人就把她毙了的架势经纪人只能乖乖的打电话,得罪人也没办法,人家红啊。




邬童有家世有背景有学历有颜值,当年刚出道时少年光芒万丈,一举一动风靡万千少女,这些年过去了人气不减反增,各大报纸称之为超现象级的人物,邬大少爷的演唱会钦点的编舞老师谁能不给呢?




全公司的人都对邬童对编舞老师的执念感到不可思议。可能是家庭环境太好了吧,喜欢的东西太容易得到,邬童对身边的事物都提不起太大的兴趣。大家都以为邬童对舞蹈有着特殊偏爱才一定要找最好的老师,只有邬童自己清楚他偏爱的只是舞蹈老师而已,即使这位老师连自己的恋人都算不上。


2.


第一次与尹柯见面是在朋友开的KTV里,邬童团队里有个女孩和Q舞社里一个叫唐提小姑娘是死党,而唐提又是尹柯的同门师妹,对这位师兄的崇拜那是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所以唐提见缝插针的把尹柯带来,想介绍给AD的当红艺人认识。这一次见面邬童对尹柯的印象简直——糟透了。




毫无疑问尹柯就是邬童最讨厌的型。整场没一个笑脸就算了,结果你丫三个小时就只说“你好”“再见”四个字?谁来这个场合不巴结一下当红炸子鸡,这位可好,所有时间都坐在一旁的角落里发呆,对邬童基本无视,不仅如此,连看个酒单都超级认真的样子在邬童眼里简直就是装逼的典范,这人要是个女的绝对是上一次床就会认真的那一类,这种人最麻烦了。




所以之后的一段时间邬童对舞蹈老师的要求只有一个:只要不是尹柯谁都无所谓。




后来某天邬童去参加朋友聚会,因为要喝酒所以叫上司机小刘。聚会上好死不死的又碰到唐提,他也是服了这女的,尹柯这种无聊到爆的人也能夸上天是不是脑袋有问题?!而唐提似乎也对邬童没什么好感,两人随意地打了声招呼后便再无下文。中途邬童出来上厕所,转身就看见隔壁包间有人在往外闯,身后貌似有人在粗鲁地往把他往房间里拽,与此同时他的脖子被人勒住,无法发出声音。




邬童定睛一看,这不是尹柯么?一副很痛苦的表情外加生病般的脸色,再看他身后的人拖拽的架势,整个一犯罪现场啊,一定有问题。邬童本就是个正义感爆棚的人,虽然不喜欢尹柯但是碰到这种情况也绝对不会袖手旁观。就在他准备救人的时候唐提正好出来,还没等邬童开口,大姐已经尖叫着喊“尹柯师兄”了,那边房里的人闻声立刻停止手里的动作,邬童见状大声的道:“尹柯,是你么?”下一秒尹柯被用力地推了出来,包厢的门随之被重重的关上。




邬童一个箭步过去接住尹柯,本想踹门看看光天化日之下谁这么大胆,却被尹柯一把拦住,邬童这才发现尹柯整个人就像刚从冰柜里捞出来似的全身颤抖不停,但脸色却很红润,邬童摸了一下他的额头忍不住问:“你发烧了吗?” 在尹柯抬起头的瞬间邬童从那双微红充满情欲的双眼里读懂了答案,“我操——”




随后邬童先把尹柯塞进汽车,然后回去草草的和朋友们道了别,唐提虽然担心师兄,但是和邬童坐在一辆车里实在太过招摇,于是就在后面像哨兵一样挡着让他们赶紧离开。




上了车司机开口问去哪后邬童开始犯难,去医院?那他岂不是跳黄河都洗不清吗?还有哪呢能去呢?实在想不出办法了他只好从嘴里挤出两个字:“回家。”


3


我是连接


4.


“喂,你发什么呆啊?”一支铅笔飞过来正中靶心,邬童揉着脑袋道:“好不容易独处你还真的只谈工作啊?”




尹柯皱着眉道:“老大接过了我手里所有的工作就是为了让我好好帮你准备演唱会,你给我认真点儿啊。”




“我还不认真啊大哥,都研究3个小时了,能给点休息时间么?”




尹柯看了手机,确实不早了,于是合上电脑道:“那今天先到这。”起身走人时手臂被邬童一把拽住,道:“今天去我家。”




尹柯摇摇头,“不行,老大那边肯定忙不过来,我要去帮他一下。”邬童没有说话,身体依旧保持着同样的姿势不打算放人。尹柯知道邬童的少爷脾气上来准会吵个天翻地覆,于是耐着性子安抚道:“明天,明天我们一起吃饭,然后去你家,好么?”




邬童见状也不好再纠缠,于是极不情愿的放下手,尹柯刚要离开又被他拽住,“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么?”




“考虑什么?”尹柯明知故问。




“和我交往啊!都问两百次了还能让你考虑什么?”邬童烦躁的起身,“不是,你总说不行,问题到底出在哪?”




确实,自从尹柯成为邬童的舞蹈老师以后这个就变成了邬童最常问的问题,而尹柯的标准答案永远都是否定句。尹柯觉得邬童之所以会这样问完全是因为下半身直通大脑的缘故,这次本想给邬童多点的时间冷静一下,没想到两个礼拜后又被他抓了回来。




尹柯垂下眼睑沉默了半晌道:“邬童,请你好好思考一个问题,你到底喜欢我什么?”




邬童万万没有想到尹柯会这样的问,嘴巴一开一合间竟然答不出一个字。尹柯冰冷地看着他然后甩开邬童的手,转身离去。




入夜后,邬童驱车来到死党小白的家。小白是和邬童穿纸尿裤一起长大的发小,是邬童最好的朋友,也是他最信任的人。




敲开房门,小白看了眼邬童那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他让邬童先去吧台坐下,自己去酒室拿了瓶上好的红酒。




“所以尹柯又把你拒了么?”他一边开酒一边揶揄道。




邬童整个人趴在吧台上有气无力的点头,“嗯,再次的。。。怎么追一个人就这么难呢?我很差么, 还是我倒霉,出师之后踹到的第一片就是个钢板?”




小白笑着递过酒杯道:“邬童啊邬童,你之前说什么来着?睡一次就认真的人最讨厌了。现在你正在成为你最讨厌的那种人你知道么?”




“我知道,但这也不是我能控制的啊。”邬童喝了口红酒,扶额道:“你说,还有什么办法没?怎样才能追到他?”




小白没有说话,他之前见过一次尹柯,第一眼看到小白的脑海中就浮现出四个字——高岭之花,虽然用在男人身上不是很恰切,不过尹柯冷峻的外表与气质倒也很符合。但是!重点是!!这绝对是邬童最最讨厌的型啊!!在他们相识这二十多年的时间里,他就没见过邬童给这类人好脸色,因为高冷这个词在邬童的字典里和装逼是划等号的。




结果现在——




“你——”小白犹豫着要不要开口,“你有没有好好想过,到底喜欢他什么?”




邬童听闻噌的一下坐直了脊背,吃惊的道:“你怎么也问我这个问题?”




“也?”小白笑道,“怎么,尹柯也这样问过吗?”




邬童点点头,“是,他今天也问了同样的问题。喜欢他什么?我就是不知道喜欢他什么又喜欢的不得了才答不上来啊!”




小白一脸迷茫的道:“说人话。”




邬童烦躁的挠头道:“喜欢这东西要是能说的清楚那还叫喜欢么?就好像你喜欢闻玫瑰香精的味儿,我问你为什么,你说好闻,请问‘好闻’是个什么玩意儿?现在你问我喜欢他什么,我说因为他好,‘好’又是什么概念呢?这么说吧,我他妈现在连他无视我存在的眼神都喜欢你说怎么办?当初我还最讨厌眼尹柯这种人呢,如今呢?老子就是喜欢啊!”




小白静静的听完邬童的话,了然地勾起了一边的嘴角,悠悠的道:“哥们儿恭喜你,这次彻底栽了。”




5.


翌日,尹柯按时的来AD上班,两个人谁也没有再次开启之前的话题。昨日临走时小白的一句话让邬童感到醍醐灌顶, “别忘了,老师总是对学习好的学生印象深刻。”  于是他暗下决心,连夜给经纪人打了个电话,事情今天应该就能办妥。




尹柯觉得今天邬童异常的安静,练功房里乖乖练舞的样子和平时嬉皮笑脸的作风不符,虽然努力练习是好的,但是这样的邬童实在太过诡异。




“你没事吧?生病了吗?”




邬童看着尹柯关心的样子笑着摇摇头道:“我没事。下午我们去个地方。”




尹柯本想说外面狗仔私生一堆,这样出去不方便吧。但看邬童今天心情不佳的样子只好随他去了,反正小刘和助理会安排好的。




到了下午,邬童全副武装的出门,尹柯和另一个助理随后上车。小刘摆脱狗仔的技术一流,转了几圈终于到了目的地,一个隐蔽的小屋。下了车邬童从后备箱里拎出一个大手提包、




尹柯好奇的问:“这里是——”




“私人的舞蹈练习室。”邬童一边开门一边摆了个请进的姿势。尹柯换了鞋走进去环视了一周道:“这个其实就是别墅的一层打通的房间吧。”




邬童点点头,指了一下里侧的楼梯道:“楼上是厨房和卧室。”




尹柯吃惊地转头,“你要住这?”




“是。”邬童放下手提包认真地道,“你编的舞蹈不努力是跳不好的。等晚些时候我会让小刘过来送你回家。我这几天白天要拍戏,下工会直接来这里,这张是我的时间表和日程计划,还有这个是这里的钥匙,如果有任何的变动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尹柯,这段时间就辛苦你了,等下个月新戏杀青了我会好好的准备演唱会。”




尹柯没有说话,深深的看了眼邬童点了点头。




第二天,邬童下班回到小屋,一开门就瞅见尹柯户外穿的球鞋整齐的摆放在玄关处,但一楼找不到人影。邬童匆匆的跑到二楼看见尹柯正在帮他收拾地上的衣服,“没事,你放着吧,我一会儿自己会整理。”




尹柯没有抬头继续整理道:“不是帮你收拾,是帮我。不然我的衣服没地方放。”




邬童石化了大概有半分钟,被尹柯拽了两下才重新注入灵魂,“你,你,你说什么?”




尹柯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们一起努力吧!”然后走下楼去。




邬童在楼上高兴的上蹿下套,虎牙着凉不算,连眼睛都笑得都快看不见了,他心里不由得大喊:“小白万岁!小白牛逼!”


6.




日子一天天过去,转眼就到了七月,尹柯白天回Q做舞团指导,晚上过来邬童这边一遍遍的编排,修改,虽然累但却快乐。而邬童拍夜戏时没有办法,但是白天的戏一收工就会快马加鞭的跑回小屋,一想到晚上便会见到尹柯邬童就会每天有精神饱满,能量十足。




这天练完舞邬童先洗完澡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随后尹柯冲完凉也坐了过来。




邬童一把从后面抱住尹柯,力气大的惊人,尹柯先是反射性的挣扎无果,最后只能认命似的让邬童像只八爪鱼一样死死缠住。




“大热天的抱成这样你不热吗?”尹柯无奈的道。




“不热,我喜欢。”




对于邬童的无赖尹柯已经习以为常,基本上抱持放任的态度。




“尹柯,你看谍战片里有些暗号之类的么? 咱们也来个暗号吧?”邬童把下巴枕在尹柯的肩膀上道。




“啊?为什么用暗号?”




“演唱会后我的行程又开始忙起来了,会很少在本市,到时见不到你,打电话你又不接怎么办?”邬童悠悠的道。




“得了吧,你还能找不到我?上次你差点把Q拆了好么?”尹柯一脸鄙视的道。邬童抬起头想了想,好像确实有一次因为找不到尹柯差点把他们的舞社给拆了,后来才知道人在AD。




“那如果我当着镜头说‘尹柯,我想你’你会怎么办?”




尹柯冷着一张脸道:“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所以我们需要暗号,我这个人逼急了可是什么都说的出来啊。”




得,又来了。尹柯叹了口气不再做声,等待下文。




邬童安静了5分钟后开口道:”就生日歌吧,啊?这个不错,也不会有人怀疑。如果我想你就对着镜头唱生日歌。怎么样?”




尹柯无语的道:“合着你想了半天就想出这个?难道你这辈子都不给别人唱生日歌了吗?”




“不给别人唱了,这是一首只属于你的歌。”




尹柯没有说话,邬童继续道:“那别的暗号呢?我们就这样,,,,”然后他越说越开心,上到天文下至地理,所有的名词几乎都被他说了个遍,最后低头道:“尹柯你——”这才发现原来尹柯已经靠在他的肩膀上睡着了。邬童关掉了电视,调暗了房间的灯光,然后圈紧了环住尹柯的手臂,温柔的注视着他的睡颜。在昏暗的灯光下尹柯的五的更加立体,浓密的睫毛轻颤着,笔直的鼻梁一下一双紧闭的薄唇使他即使在睡梦中都显得傲然不可侵犯,清瘦傾长身体蜷缩在邬童的臂弯里,像孩子一样干净,纯洁。这样美好的尹柯此时就毫无防备的睡在自己的怀中。邬童的手轻轻的拂过尹柯的脸颊,心里一股暖流缓缓涌出,他不由的捂住双眼,“卧槽,好幸福——”




7.


几日后小屋外一辆奔驰骤然停下,刹车声刺痛耳膜,邬童顶着一副“老子信了你的邪”的面目表情打开了房门,小白左手拎了一口袋的吃的,右手拿了个牛皮纸口袋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




“你好歹也是工程师,开车能不这么粗鲁么?”




小白笑了笑,进了房间把零食往邬童怀里一塞道:“你可以啊,找了这个地方,不仅隐蔽,大门外的那个保安都得到你的许可了还把我盘查了一遍,够敬业的啊!”




邬童笑着把小白推到楼上,开了罐啤酒递过去道:“新戏快杀青了,结果和我演对手戏那位得病来不了,我那部分也拍不成,所以今儿提前回来了。”




“你这人不是应该忙到起飞么?怎么最近这么闲?”小白问道。




“今年前半年确实如此,不过现在拍的这部戏非常重要,所以我推了很多的通告。”邬童道。




“他呢?”




“谁?尹柯?他白天要帮我的舞群做指导,演唱会快开始了。”




“那你怎么知道我今天有时间呢?”




邬童笑着点了点网页上小白的工作时间表,小白鄙视的看了邬童道:“原来如此,你个重色轻友的。哦,对了,我给你看个好东西。”




在Q舞社,尹柯刚刚收到邬童助理的电话说那边提前结束了工作,不知道怎么回来排舞时竟然有些心不在焉,有种归心似箭的感觉,后来实在挺不了了就草草交代了两句背包走人,路上还特意买了一屉邬童爱吃的包子。




刚进门就看见门口放着一双陌生人的鞋子,尹柯皱了皱眉,难道有客人?于是他的换好鞋子悄悄的上楼,刚到门外就听见邬童的笑声:“小白,你太损了。”




哦,是邬童的死党。就在尹柯笑着刚要推门的时候听见小白说:“难道我说错了吗?你难道不是最讨厌这种型?当初你老爸要给你安排政治相亲,结果你一看到人家女孩就打死不从,高岭之花简直就是你的死穴啊。”




“没办法,后来不还是逼着和她演了两年的戏?”邬童无奈的道,“我跟你说啊,这种一脸高冷,不苟言笑,有话不说,做事情过分认真的人,最讨厌了,上一次床就认真我也是服了。每天猜她的心思我是欠她还是怎样?”




“那两年你到底和她什么关系?”小白问道。




“炮友啊,不然还能是什么关系。”邬童随口道。




尹柯如电击般的站在门外,觉得全身冰冷的如同置于冰窖里一般,他后退了两步然后快速的跑下楼去,夺门而出。




他第一次见到邬童时就感觉出来他对自己的厌恶,虽然不知道原因,但很明白他和邬童不是同路人。后来直到邬童救了他,两个人的关系变得有亲密暧昧,即使邬童次次的提出交往,尹柯自己都很清楚肉体的关系无法维系感情的长久,更何况对方是个大明星,如此的耀眼,自己只是一个小舞蹈老师而已。




就在刚才,之前的谜底全部揭开了,“那种一脸高冷,不苟言笑,有话不说,做事情过分认真的人,最讨厌了”———自己无疑就是邬童口中最讨厌的类型。这也正意味着他们的炮友关系不仅现在成立,在未来也成立,果然邬童提出交往是因为身体契合度的原因。得出这一结论尹柯的内心一阵刺痛,他分明早就认清现实了啊,不是一直在告诫自己不要动心吗?难道是自己的心理防线在这段和邬童相处的时光中变得松动,开始瓦解了吗?








8.


“那你现在不也是这样?”小屋房间内小白笑道。




“是啊,所以我也没有立场说人家了。”邬童无奈的耸肩,“还爱上了一个高岭之花。”




小白拍手大笑着道:“活该啊你。”




这时司机小刘推门进来,诧异的道:“尹柯怎么了?”




邬童猛地起身问道:“什么尹柯怎么了?把话说清楚。”




“我刚才过来的时候看见他一个人在高速上走,脸色很难看啊。”




“高速上走?他回来过了?那他为什么不——”邬童瞬间想到了什么,倒吸了一口凉气地看着小白,小白无奈地揉着鼻梁,完,被听见了。




邬童推开司机冲下楼梯,门口的架子放着一袋Q舞社旁边金牌包子铺特有的邬童最爱,蟹黄包,




邬童跌坐在地板上,胸口的低气压让他有些呼吸空难,这他妈简直就是就叫大写的自作自受啊!




“小白,送我一趟。”


*********************************************


尹柯在路上打了一辆车,回到家先浑浑噩噩的洗了个澡。分明是夏天怎么冷得发抖,他检查了一下空调,没开啊。他忍着欲裂的头痛蜷在被子里,一闭眼睛耳旁都是邬童的话语,炮友炮友炮友,然后脑子里全是邬童的脸,原来红颜祸水这个词对于某些男人来说也很试用啊。今天尹柯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感情的事没有人能独善其身,你觉得自己是站在岸上,其实早就跌在水里了。他决定远离邬童,再这样下去自己能死。




突然一阵急促的门铃声打断了他的思绪,估计是邬童的经纪人对他今天翘班兴师问罪来了,尹柯艰难的起来开门,迎上的是邬童关切的脸,“你来干什么?”尹柯快速的把门上却被邬童用脚挡住然后硬是闯了进来。




我是连接




9.


数日后邬童再次出现在小白家。




“你不会在这个时候把人家给上了吧?”小白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这个颓废的男人道。




“不知怎么一看见他就停不下来。”邬童双手交叉的扶住前额,“功亏一篑。”




“那这不是证实了你精虫上脑的说法么?大哥你脑袋被驴踢了吗?”小白无语的看着邬童道,”在说人家尹柯也没说错,你确实和他有过一次才——”




‘我不否认啊,但是如果因为这个就否定了我的真心以及这么长时间的付出,要是你难道不会难过生气吗?”’




“生气啊,”小白喝了口水道,“问题是生气也不能把人给上了啊,你现在是把事情越弄越糟吧?”




邬童沮丧的道:“那怎么办呢?”




“换个炮友。”小白调侃道。




“小白,我真的不能没有他。”邬童伤心的红了眼睛。




“那你就去找他,告诉他你有多喜欢他啊!”




“不行,逼太急了他会走掉的,现在虽然见不到面,但至少我还知道他在哪里,如果他一口气辞职跑掉怎么办?”邬童揉着太阳穴消沉得道。




小白在一旁气的直翻白眼,比出中指道:“我去,你真是怂爆了!!”


*************************




转眼过了一个礼拜,尹柯恢复了正常的工作,他切断了和邬童所有的联系,而邬童再也没有在他的身边出现过,生活看似恢复了平静,但觉得胸口总压一块什么,他不禁自嘲没有失恋的人竟然也有失恋症候群。




这天下班,尹柯刚出公司就听见身后有人在叫他,他转身看见门边站着个瘦瘦高高的男人,左边的眼角有一颗漂亮的泪痣。尹柯礼貌的点头,男人走过来伸出手道:“我的全名你可能不熟,但大家都叫我小白”




邬童的死党。尹柯低下头,抿着嘴转身就要离开,小白一个箭步挡住尹柯的去路道:“我知道你不想听到某个人的名字,我也不否认今天是为他而来,但是,看在我在大太阳下等了你将近1个小时的份上,尹先生是不是也可以赏个脸和我坐一会儿呢?”




“等我一个小时?”尹柯吃惊的道。




“是啊,我既没有你上下班时间,又有没你电话,问你们接待处又说看情况,怕错过所以就在这多等了会儿。”小白笑道。




“. . . . . . , ”尹柯有些疑惑的皱眉,“所以不是他让你来的?”




“哈,他现在哪有那个胆子?连看都怕把你给看跑了。老实说,我认识他这么多年你是第一个让他怂到爆的人。”小白微笑道,“也许这就叫关心则乱吧。如何?现在愿意和我聊聊了吗?”




尹柯没有说话,但是乖乖的跟着他进了咖啡厅。




“其实我们见过,”小白点了两杯cappuccino 道。尹柯有些茫然,小白见状笑道:“你肯定不记得了,因为全程你都高冷的坐在一旁,没有正眼看过我。”




尹柯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我这个人不善和人打交道,一到人多的地方就会不习惯,想找个人少的地方一个人呆着。”




“没关系,我理解。但是那天第一眼看到你我就知道——你是邬童最讨厌的型。”尹柯听到这低下头,小白笑了下,继续道:“所以后来邬童跟我说他喜欢你的时候,我觉得简直是活久见。刚开始我以为他只是想换个口味玩玩,说到这,你之所以这么长时间不答应他,也是觉得没有安全感的缘故吧?呵呵,我跟你说,这次他绝对是认真的。“




小白喝了一口cappuccino道,”前段时间邬童来找我,问我怎么办才好,因为他追了好久都追不到。我就让他想想到底喜欢你什么,因为我真的很好奇。”




然后小白坏坏的把脸凑近尹柯笑道:“你猜他怎么说?”




尹柯睁大眼睛,这也是他长期以来想要得到的答案。




小白望着窗外缓缓的道:“他说,喜欢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他喜欢你因为你好,“好”只是一个宽泛的字,如何定义因人而异,他抓不准你的心思,所以不敢和你说。明白了吗?他说你好,并且因为你好而喜欢你,也就是这个人喜欢你已经喜欢到可以包容你一切的不好,并且爱上这些不好的地步了,哦,我说的是在他心中不好,你明白我指的是什么,哈哈。”




尹柯抿着嘴,没有说话。小白看着他笑道:“邬童说他连你无视他的眼神都喜欢,这个像螃蟹一样走路少爷竟然可以忍受别人的无视,你是头一个。“


然后小白换上正色道:”尹柯,我知道邬童有些少爷脾气,任性还有有些孩子气,但却是他一个非常善良和单纯的人,我想你也一定很清楚这一点,不然不会和他长久地保持这种关系。邬童从小到大都是衣来伸手的大少爷,这是他第一次动心,主动的追求一个他爱的人,所以笨拙的不会表达。请不要怀疑他的真心,如若不是真的喜欢,谁会花这么多时间在一个不相干的人的身上呢?请你务必仔细考虑一下我今天说的话。”




与小白分开,尹柯独自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思绪难平。一方面他非常感谢小白对自己说了这番话,让他明白邬童对自己的感情不是一时的冲到,也不是贪图肉体的慰藉,他很感动,也对之前的事情释怀了很多;另一方面,邬童和自己的差距巨大,一个是家世甚好,光芒万丈的当红艺人;一个是背景平庸,默默无闻的舞蹈老师。偶像剧的情节不会在现实生活中发生,灰姑娘和王子的生活那是童话故事,更何况自己是一个大男人,放到童话里连邀请函都拿不到。还有就是他和邬童都是都是男的,以后要面临的压力太大,撑不撑得住还是问题,更何况自己这种一根筋走到底的性格到时候会做出什么,不敢想象。




尹柯叹了口气,既然如此长痛不如短痛,还是分开的好。


10.




八月份邬童的演唱会如约举行,Q舞社里很多的舞者都去做伴舞了,剩下的几个看家的也都等着看直播。




尹柯坐在舞社走廊的窗台上望着外面发呆,唐提气喘吁吁的跑来说邬童的演唱会开始了,非要拽着他一起看。尹柯本不想去却被唐提一口气推进了会议室。




投影仪连着电脑把形象打在前方的大屏幕上。尹柯站在门口吃惊地看着屏幕里邬童的脸,即便化了妆仍掩饰不住满面的憔悴。“生病了吗?”尹柯有些担心的想。唐提和一群小姑娘坐在前面,尹柯则在最后面找了个角坐好。




这场演唱会邬童的表现得很好,舞蹈动作刚劲有力,尤其是几个之前尹柯为他专门编排的高难度动作都完成得非常完美。尹柯默默的在心里为邬童鼓掌,相信他一定可以飞得更高,走的更远。




很快到了读新环节,尹柯知道到了这里演唱会基本就快到尾声了,于是起身准备走人。屏幕中主持人问道:“所以你还有什么话想对的歌迷还有屏幕前的观众朋友说的吗?” 




尹柯轻轻地把椅子放回书桌下,刚迈开脚步就听见旁边传来一阵歌声:“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




尹柯蓦地回首,正好对上邬童温柔深情眸子,用情至极的穿过屏幕对他一声声说着“我想你”。




前面的几个女孩疯狂地尖叫着:“我去,今天谁过生日啊?“”谁那么幸运啊,我都快哭了,邬童真的太好了啊。”




邬童唱完后主持人笑着说:“这可真是今天过生日的粉丝的福利啊,然后呢,还有什么对大家说的吗?”




邬童缓缓的拿着话筒坚定的对着镜头说:“I LOVE YOU.”




房间里群起沸腾,几个女孩大喊被圈粉,一时间大家的情绪燃到沸点。




尹柯站在会议室的后方,双腿像灌了铅一样定在原地。他知道那是属于他的告白,这个闪耀的男人站在万人体育馆的中央,面对亿万观众向他说着“我爱你”。




邬童继续道:“下面这首不是我的歌,但是却很符合现在的主题。”




“现在的主题?”女孩们面面相觑。




只见邬童把话筒架在贴满水钻的话筒架上,身后音乐想起,舞台灯光变成一片海蓝色,邬童站在舞台中央缓缓的唱道:


“如果我们不曾相遇,


我会是在哪里   


 如果我们从不曾相识      


不存在这首歌曲”




女孩们恍然大悟的道:“我知道了,现在的主题是告白啊。”“这个真的是无敌了!”“扛不住啊卧槽”




“那一天那一刻那个场景   


你出现在我生命


从此后从人生重新定义


从我故事里苏醒”




尹柯闭起眼睛,静静的聆听着邬童的歌声,每一字每一句如同甘泉,缓缓的流入他的心里。




“未知的未来里未定机率


然而此刻拥有你


某一天某一刻某次呼吸


我们终将再分离


而我的自传里曾经有你


没有遗憾的诗句”




尹柯睁开眼深深的望着邬童的脸,周遭嘈杂渐渐的远去,周围安静得只能听见自己内心的声音,“如果勇敢一点,未来会不会有所不同呢?”


尹柯做了一个深呼吸,攥紧拳头走出了会议室。




演唱会结束后邬童没有去庆功宴,大家知道这段时间邬童非常辛苦也没做挽留。邬童让小刘开车把他送到小屋,虽然演唱会前租期就到了,但他仍舍不得把小屋褪掉,于是自掏腰包续租了2个月。




邬童只开了两侧的灯光,然后抱着膝盖坐在练功房的墙角,昏暗的灯光就如同他此刻的心情,好想尹柯。




少时房门被轻轻的打开,邬童趴在膝盖上道:“你把东西放这就可以了,明天不用来接我,我放假。”




“邬童。”




这是尹柯的声音,邬童噌的一下坐起来。“你——”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以为尹柯这一辈也许都不想再见到他了。




尹柯走过来,双手紧握,像是下了很大决心的样子,由上至下的看着他。邬童心里七上八下,手脚冰凉,紧张的等着他开口。




“过分认真,不苟言笑,少言寡语,上一次床就会认真并且一旦交往就很难甩掉,这样的我你真的准备好了吗?”




邬童怔怔的看着尹柯,眼角一颗温热的泪珠缓缓滑落,他不顾一切的冲上去紧紧的将他抱在怀里,颤抖着道:“我爱你——”


 




------------------------------------------------------------



























评论

热度(1064)

  1. 可乐老干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