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看文的

这个世界上最难的事情就是不忘初心

花时梦年

长乐:

   #我瞎编的,一发完#
  #HE#
   #请勿上升#


    雪后初晴,白雪皑皑。
    邬童裹着厚厚的羽绒服从教室里出来,鼻尖冻得红红的,柔软的头发被寒风一吹就飞起来好些。他伸手压下去,忽然想起来钥匙还在书桌上,要回去拿。结果转身就迎面撞上和沙婉并肩走出来的尹柯。险些摔倒。
    “你小心点,”尹柯眼疾手快扶住他,“别摔着了。”
     邬童没说话,挣开尹柯的手,走进教室拿了钥匙就从后门离开了。
    “诶尹柯,你和邬童怎么了?是……吵架了吗?”沙婉小心翼翼地问道。
     尹柯看着邬童离去的背影笑着摇摇头。
     最近月亮岛中学里尹柯和沙婉在一起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这俩人这段时间又走得近,于是大家都信以为真。
      邬童本来是不信的,可大家说来说去再加上看着尹柯和沙婉的互动,久而久之他也就真的以为尹柯和沙婉真的在一块了。
      他觉得自己有点亏。从小和尹柯一块长大,一起打棒球,后来又从中加到月亮岛与尹柯在一块经历许多事情,喜欢尹柯好久了自己又纠结来纠结去的死活不肯开口表白,结果现在人家有女朋友了,是个直的,他真的是亏死了。
     邬童怕自己喜欢尹柯表现得太明显,于是开始有意无意地避着他,生怕别人发现他喜欢尹柯,这样估计连兄弟也做不成。
   委屈巴巴。
  


      邬童晚上写完作业后闲得无聊刷学校贴吧,看见了有人给尹柯和沙婉开了帖子,专门总结他们的那些糖,还起了个cp名叫“柯婉。”
     柯婉磕碗,磕什么碗!嗑糖不好吗!他恶狠狠地想着。
     邬童拿自己和沙婉比了半天,比来比去他都觉得自己好,他觉得是他偏袒自己,于是打算去问问别人。
     班小松是不行的,他肯定会泄密。焦耳也不行,他大嘴巴。邬童想来想去,觉得栗梓最适合。
     第二天训练时邬童趁着休息时间大家都在忙着各自的事情,走到栗梓旁边。
     “栗梓,”他别别扭扭地开口,“你觉得我和沙婉比,谁更好?”
    “怎么突然问这个?”栗梓觉得有些奇怪,邬童平时挺高冷的啊,怎么会问这些问题。
    “没啥啊,随便问问。我刚还问了陆通他和尹柯谁帅呢,结果陆通说全世界他最帅。”
      栗梓想了想,认真地回答:“邬童你比沙婉好看,而且你棒球打得好,但是沙婉温柔呀。学习你们又不相上下,各有各的优点,说不出谁比较好的。”
     “哦……”邬童若有所思。
       也对,谁会喜欢凶巴巴又高冷的人啊,当然是温柔善良的女孩子更讨人喜欢了。
      邬童披着长羽绒服坐在训练场旁的长椅上耷拉着脑袋思考人生,难过得很。尹柯看他在发呆,笑了笑,将刚买的两杯热奶茶递给他:“你要巧克力奶茶还是乌龙烤奶?”
     “烤奶!”邬童听到烤奶整个人都精神了,伸手要拿过来,尹柯却突然将提奶茶袋子的手举到头顶。邬童一早上都没喝过水,打了半天棒球渴得很,于是站起来攀着尹柯的肩膀去拿烤奶。
      尹柯存心不给他,于是在邬童快拿到时就往旁边移动手,邬童拿了好久拿不到,瞪了尹柯一眼:“你给不给?”
   “你拿不到啊。”
    “还不是你捉弄我!”邬童伸手去勾他脖子。
      尹柯见好就收,拿了吸管扎进烤奶里递给邬童,邬童就着他的手的吸了几口香香甜甜的烤奶解渴才放开勾着尹柯脖子的手,拿着烤奶心满意足地走了。
      训练快结束时尹柯也口渴了,走到休息区拿了邬童那杯烤奶就喝起来。邬童本来觉得没什么,他们喝同一杯水是正常的事。可是他转头发现沙婉和栗梓就坐在看台上有说有笑的,这边尹柯还喝着他的烤奶呢!
      邬童慌慌张张地去伸手拿回他的烤奶,尹柯莫名其妙地看他,道:“你干嘛啊。我还没喝完呢。”
    “你自己没有吗,干嘛要喝我的啊!”
    “叫外卖叫少了,你这个是最后一杯了。”尹柯说完又吸了两口,“没了。”
    邬童见奶茶喝完了也没什么可说的了,转头看向看台那里,发现沙婉根本没注意到这边,松了一口气。


     十二月初学校开始筹备元旦晚会,各班和各大社团都要准备节目,身为班干和棒球社骨干的栗梓为了出节目忙到起飞,几番讨论才确定了节目。
     棒球社节目是啦啦操,而高一六班的节目是吉他弹唱加跳舞。
    焦耳在讨论时说尹柯跳舞特别好,让尹柯跳舞。尹柯看了一眼戴着耳机趴在桌子上睡觉的邬童,说道:“邬童会弹吉他,你们让他上去吉他弹唱吧。”
    于是栗梓就叫醒了邬童,问他:“邬童,听尹柯说你会弹吉他?你可以上台表演吉他弹唱吗?”
    本来睡得好好的结果被人叫醒的邬童很不爽,但栗梓是个女孩子,他也不好发脾气。听了栗梓说的话后转头凶巴巴地盯着尹柯,道:“尹柯跳舞这么好,你们可以让他上去跳舞啊。”
    “诶,既然你们都有才艺,邬童吉他弹唱,尹柯跳舞好了。”焦耳提议。
    “是呀是呀,两位校草诶!到时候肯定能嗨翻全场!就算不弹吉他也可以唱歌嘛!”唐缇十分兴奋。
    邬童切了一声,道:“无聊。”
    栗梓笑眯眯地说道:“好啦,那就这么定了,邬童你和尹柯确定一下曲目吧。课余时间排练。不可以拒绝,陶老师说了由我全权负责,要服从命令。”
    本来打算开口拒绝的两个人愣了一下,对视几秒后纷纷扭过头。
     放学后邬童不情不愿地去找尹柯,问他:“说吧,你要让我唱什么?”
    “不应该是你来挑么,”尹柯转着手上的笔,抬起头看着他。
    “我都可以,随便你。”邬童点开音乐app,把手机丢给尹柯。
    尹柯拿起手机看了看播放列表,指着其中一首说道:“那就这首吧。”
   邬童顺着他的手看去,是justin bieber的《boyfirend》。
   “哟,《boyfirend》,打算跳给谁呢?”
   尹柯笑了笑,露出两个梨涡来:“跳给,一个傻子啊。”
    切,不就是跳给女朋友吗。说这么有深意的话。邬童暗自腹诽。
   “行,那我找找谱子。”


   棒球队放学后要训练,所以排练节目一般都是在周末。
      栗梓找了间音乐教室给他们两个练习,自己就在舞蹈室看着拉拉队排练,偶尔过来看看。
      邬童搬了张高脚椅来坐着给吉他调音,让尹柯帮忙试话筒,随后便开始练习。
      英文歌对英语能考满分的邬童来说so easy,跳舞对于尹柯来说也挺容易,两人用了三天时间就完成了,为了更熟练又用了好些时间练习。
      栗梓和班小松他们过来看尹柯和邬童练习,等这两个人表演完栗梓就把邬童叫过去说一下问题,沙婉给尹柯递了瓶矿泉水,尹柯道谢后就随手放在一旁了。
    “哟,不错啊尹柯,”焦耳朝尹柯挤眉弄眼的,“您从哪学来的撩妹手段,跳《boyfirend》,到时候不知道的以为你和邬童在撩妹,只有我们班才知道你是跳给沙婉的。”
     站在不远处的邬童听到,一愣。
     “说什么呢焦耳,我和沙婉只是好朋友。”尹柯斜他一眼。
   “嗨,谁信啊,别不承认了啊,大家心知肚明。”焦耳拍拍尹柯的肩膀。
     尹柯不想理他,正好栗梓跟邬童说完话了叫尹柯过去,尹柯就走了。
     邬童拉了张凳子坐下,从衣服口袋里拿出随身听戴上耳机听歌,实际上心如乱麻。
      是啊,大家心知肚明尹柯跳给沙婉看的,他一个暗恋者也太苦逼了,暗恋谁不好偏偏暗恋一个有女朋友的男孩子。那个男孩子还是他兄弟。还要和他一起表演帮他撩妹,他真的是太可怜了,惨兮兮。
      邬童难过得要死,坐在角落里按着随身听,翻来翻去都不知道听什么,正烦的时候尹柯回来了,扯下一个耳机塞到他耳朵里,听不见任何声音皱起眉头看着邬童的随身听,按下了暂停键,音乐声又响起来。
      “怎么又不开心。”尹柯和邬童相处这么多年,对他熟悉得很。看邬童一眼就知道他的喜怒哀乐。他伸手捏捏邬童的脸,问道。
     邬童炸毛,拍掉他的手。
     尹柯定定地看着他。
   “我有点事,先走了。”邬童忽然觉得不自在,他把耳机拿下来整理好放进口袋里,起身走了。


       圣诞节班里同学互送礼物,邬童本来打算把桌子上那堆零食分了的,但是又觉得太没有诚意。于是联系了学校附近的蛋糕店师傅教他做巧克力。效果很不错。虽然他做的小蛋糕不能吃,但是做的其它东西还是味道不错的。
       邬童拿着一袋子巧克力来到教室里时发现大家人手一个小蛋糕,做得很漂亮,看起来就很好吃。
      “嘿邬童,你来了啊!快看这个小蛋糕!漂亮吧!”焦耳勾着他的肩膀把一个小蛋糕放到他面前。
       邬童点点头,道:“是挺不错的。”
     “沙婉做的,她最近学了烤蛋糕。贼好吃了。”
    “圣诞节快乐,邬童。”沙婉看见他来了分给他一个小蛋糕。
   “谢谢。”邬童回了她一份巧克力。
      班小松看见邬童送的是巧克力,笑着说:“哇邬童,你送巧克力啊,能吃吗?本来一个小蛋糕就不能吃了,再来一个巧克力我就完了。你还不如学学人家沙婉,做的好看又好吃。”
    “人家做得好吃你吃人家的去啊,”邬童忽然来了脾气,“我做得怎么样关你屁事啊,我有送你了吗!你别自作多情了。我又没逼着你吃我做的东西你上赶着说我你什么意思啊。”
      邬童的话一出口班里立马安静下来,齐刷刷地盯着他们这边看。
      “我做的东西难吃你嫌弃你瞎逼逼什么,让你吃了?用得着这样说话?”邬童把手上那袋巧克力丢在桌子上,转身就走。
      尹柯站起来让焦耳帮忙把巧克力收拾收拾分给同学们,随后也走出了教室。
      尹柯是在音乐教室里找到邬童的,他坐在椅子上盯着外面的雪景发呆。尹柯拖了张凳子在他旁边坐下,说道:“还在生气啊。”
      邬童没说话。
     “巧克力我吃了,挺好吃的。虽然你做的小蛋糕不好吃,但是巧克力不错。小松不清楚情况才这么说的,待会儿回去他就会跟你道歉的。”
      邬童还是不理他。
    “童童。”尹柯把他转过来,看着他明亮的眼睛,“不要不高兴了?嗯?心情不好也不能这样子啊。大家都在等着你回去呢。”
      邬童点点头。
     尹柯笑了,把自己的围巾分了一半给他围上,笑道:“圣诞节快乐。”
     邬童看着他的笑容,忽然想哭。
     尹柯怎么这么温柔啊。
    邬童就像带刺的仙人掌,喜欢上尹柯后把自己身上的刺都拔掉了。


      元旦晚会在十二月底举行,邬童和尹柯的节目是压轴的,棒球社的节目比较靠前,栗梓和班小松忙前忙后的,唐缇和李珍玛负责化妆,女孩子化妆品多得很,焦耳看到化妆台上一堆的瓶瓶罐罐被吓了一跳,说女孩子真麻烦然后被一群女孩子怼了回去。
      邬童换好衣服看大家都在化妆,还没轮到他们,于是坐在小沙发上等,等到快睡着了才被下台的唐缇叫起来化妆。
     邬童昨晚没睡好,现在化妆也在打瞌睡,头一点一点的,唐缇化妆又不方便托住他的头,刚要开口让邬童醒过来,就见已经化完妆的尹柯伸手过来托住了邬童的头。
     “把他的头抬高一点,对,就是这样。”
     邬童睡得熟,蹭了蹭尹柯的手。
     唐缇好不容易给邬童化好了妆,正要给他进行最后一步画口红时,尹柯忽然说:“我来吧。你先去忙。”
     “你会画口红?”唐缇把口红递给他。
     “看着你们画口红看多了也就会了。”尹柯抬起邬童的下巴,在他嘴唇上细细画着,时不时停下来,仿佛在完成一件艺术品。
     最后完成时唐缇看着邬童漂亮的唇部妆容赞叹:“尹柯真不愧是学画画的。”
     邬童直到上台前才完全清醒,栗梓让他喝了几口水才上台。
     主持人报幕后台下尖叫声一片,台上突然暗下来,邬童走到位置上拿起吉他坐好。等尹柯摆好姿势后对灯光师打手势,接着灯光亮起。台下的尖叫声更大了。
     邬童笑了笑,弹着吉他开口唱歌,温柔醇厚的嗓音惊艳全场,而尹柯的舞则带动气氛。
     演出很成功。
      邬童下台后栗梓递给他两瓶水,让他拿给尹柯一瓶。接着就安排人把道具什么的拿回音乐教室了。邬童拿着两瓶水回了后台,接着就看到尹柯笑眯眯地看着沙婉。沙婉手上拿的外套就是尹柯的。
      给什么给啊,人家有女朋友体贴入微地照顾呢。
      邬童这么想着,把剩下的一瓶矿泉水丢进垃圾桶里。
      他没什么好说的了。
      邬童换回衣服,打了个电话叫小王秘书过来接一下他,他拿着吉他和演出服装没法骑车。跟栗梓说了声就离开了。


  
     十二月最后一天焦耳和班小松说要吃火锅,地点就在焦耳家里,一大帮人围着桌子,热热闹闹的。
      十七八岁的男孩子正是爱玩爱闹的时候,刚坐下不久焦耳就不知道从哪拖出一箱啤酒来,说要玩真心话大冒险,男孩子见状纷纷起哄。随即拿出杯子来倒上啤酒。
     女孩子自然是喝饮料的,栗梓看着这群男孩子让他们悠着点,待会喝醉了她们是不负责把人送回去的。
      班小松大手一挥说没事儿,让大家在这个寒冷的冬夜放飞自我。
       邬童本来是不打算参与的,看着一群人疯狂,结果酒瓶莫名其妙地多次指向他,他不玩,但是班里同学怎么会放过给邬童灌酒的机会,邬童只能在焦耳他们的哄骗下喝了一杯又一杯。到后面已经喝得醉醺醺的了。
       尹柯运气倒是意外地好,整场下来他就中招了一次,选了真心话,焦耳提问:“你喜欢的人是谁?不能说没有。”
       “我喜欢的人啊,在座的某位。”尹柯笑着回答。
        大家意味深长地“哦”了起来。
      邬童难过死了,妈的你喜欢的人不就是沙婉吗不直接说还非得说在座的某位!当众秀恩爱真的很伤人好吗!他都快哭出来了,可怜巴巴地戳着碗里的菜。
      散场的时候尹柯安排人把女生都送回去,至于醉醺醺的男生焦耳也联系好家里人来接了。剩下一个邬童尹柯表示他送回去。
         邬童不想搭理尹柯,他气呼呼的拍掉尹柯想揽着他的手,结果拍下去尹柯又来揽着他,尹柯叫的的出租车在外面等着,他不愿意上车,被尹柯吼了一嗓子才安分下来。
       好不容易把邬童送回家,尹柯把他抱上床,给他脱了鞋子,又下楼倒了杯蜂蜜水上来,邬童又开始闹。他爬起来推开尹柯,说道:“你来干什么!”
     “我来干什么你自己不知道吗,醉醺醺你自己回来?”尹柯把蜂蜜水递给他喝。
      邬童扭过头,尹柯叹了口气把蜂蜜水放到床头柜上,说道:“蜂蜜水解酒,喝一点,不然明天早上起来头疼。”
      “我头痛不头痛不用你管。”邬童冷言冷语的。
      “你闹什么脾气呢,谁惹着你了。最近也是对我爱答不理的,到底是怎么了,老胡闹。”尹柯耐着性子问他。
      “是啊我胡闹,你别管我!”邬童转过头来,眼泪刷地流下来,“你这个人怎么对谁都那么温柔啊……你知不知道很容易让人误会的啊,我喜欢你这么久,习惯你对谁都是一副温温柔柔的样子。我每天都觉得你是在喜欢我,可我看到你和你女朋友打情骂俏又觉得我自作多情。就想你突然得到一样梦寐已久的东西却发现那是假的,是在做梦。”
       邬童满脸眼泪,用衣袖胡乱擦了擦又哽咽地说:“我抢红包不是手气最好的,转发抽奖这些也没中过,打棒球不是最有天赋的,也不是音乐天才,走路经常平地摔,做的小蛋糕又难吃,脾气又暴,我不是最好的,花了好多运气来遇见你,不敢奢求你喜欢我,可是你能不能别老让我误会啊。我真的很难受的。”他拖了一个枕头抱着,耷拉着脑袋掉眼泪,想停止哭但是又停不下来。天啦噜怎么能这样子呢,他一个冰山校草在尹柯面前脸都丢尽了。自从他喜欢尹柯后喜怒哀乐皆因于尹柯了。
       这下真的是要完了,他表白了。完了完了,连兄弟也当不成了,要分道扬镳了。
     邬童很绝望。
       尹柯叹了口气,他坐到床上伸手抱住邬童,邬童吓了一跳,伸手推开他又推不开,他有点慌,抽抽噎噎地说:“你别…你别这样,沙婉知道了要误会的。她会不高兴的……我…我真的是…亏死了……喜欢你又不能说,现在又…又表白了完了我和你不能当朋友了嗝我本来……本来还想着嗝要给你…当…当伴郎的,以后你孩子……也要当他干爹……的嗝,呜呜呜我亏死了……”说到后面邬童什么都不顾了,把头埋在尹柯怀里哭。
      “童童,我什么时候说我有女朋友了。嗯?谁跟你说的我有女朋友啊?”
      “你女朋友不就是沙婉吗!你放学还和她走,你和她还在我面前秀恩爱!”邬童气呼呼地,闷闷的声音传来。
      “我和她走是因为她叔叔开了家画室,我去学画画啊。你怎么误会了,啊?我也没承认她是我女朋友啊,你胡思乱想什么?”尹柯亲着他的头发,“怪不得最近对我若即若离的。”
      “啊?”邬童一愣推开他,他本来都做好了要跟尹柯变成陌生人的准备了,现在尹柯这么说倒让他措手不及了。他吸吸鼻子,问尹柯:“那……那你喜欢我吗?”
      “怎么办呢,我爱你。”尹柯笑着看满脸泪痕的小猫回答,邬童此刻脸红扑扑的,尹柯捏着他下巴,意有所指地说“童童,你平安夜的苹果我还没吃,现在我要讨回来了。”
      邬童呆呆地,看着尹柯低头亲上来,然后闭上了眼睛。
      拉灯。


   -end



   小学生文笔
    感谢清老师提供的题目
    感谢大家看到这里!!!



  


  
  
  




  


  


  
   


  


  
  
   
  
  

评论

热度(3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