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看文的

这个世界上最难的事情就是不忘初心

可我喜欢的是你啊

Apple:

一棵梧桐 @喜欢柠檬味儿 ,另外心疼的摸摸晚了一秒的 @二花 的头


文艺青年×调酒师  全程甜  #woc原来你喜欢的是老娘?#


BGM


*2018的第一篇文,祝大家天天快乐!





——


邬童熟练的操作着容器,余光一瞟,再一次看见了那个穿着白衬衫的醒目客人。






说他醒目,无非是因为他英气的模样,鼻梁上松松垮垮的架着一副金色细框眼镜,有几分像斯文败类。






邬童微微眯起漂亮的桃花眼,知道那位顾客要向自己这边走来了。于是抬起头,用眼神询问:“还是一杯鸡尾酒吗?”






顾客点点头,随后在邬童面前的凳子上坐下,撑着下巴盯着邬童调酒。






邬童装作不知道他在看自己。邬童生的好看,不是没遇到过某些人这样直直的地盯着自己,可是这次这个人的目光太炙热了,而且...他那么好看。






邬童的耳根悄悄爬上红,他咽口口水,缓解尴尬般:“客人叫什么名字?好像每天都是这个时间来。”






“尹柯。”






客人轻声笑了,然后接着说,“我知道你叫邬童,是很好的调酒师。”






邬童知道自己脸皮薄,可竟然会因为尹柯的一句话发作。他礼貌性笑了,说谢谢。






“这里生意好像一直很好。”尹柯说话时,仍是一动不动的盯着邬童。鸡尾酒做好了,尹柯浅抿一口。






邬童反正也无聊,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尹柯聊上了。得知尹柯在某个大学做讲师,平日里也很清闲。在昏黄灯光的晕染下,邬童晃着空杯子,悠然自得。






——好久没正经耍过朋友了。






尹柯和邬童熟络了起来,邬童调酒师的工作本来就很自由,有空就和尹柯一起出去玩,日子过得挺充实。






尹柯带邬童逛了小吃街,平日里清清冷冷的美人儿双眼立刻放光,一手三把串嘴里还叼着一个麦芽糖,当然全是尹柯付的账。邬童觉得怪不好意思,红着脸说他自己付钱就好,尹柯还是那种温柔到无可挑剔的笑,拒绝:“是我请你出来玩儿,还浪费了你的时间呢。”






“别,别这么客气。”






邬童的脸红一定不是因为尹柯的儿化音,只是因为天太热了。对,天太热了。






尹柯简直太适合做男朋友了,邬童走在他身边突然就显得少女了起来。尹柯看见邬童嘴边有油,颇为自然的拿了餐巾纸给他擦,邬童不太好意思的低着头憋出一句谢谢。






这才是好朋友呢,就撩成这样了吗?






“怎么,都是男人还害羞啊?是我喜欢了一个人,不知道该怎么相处,找你练练咯。”尹柯发觉了邬童的不适,解释道。邬童这才了然的点点头,“早说嘛真是。”






“不过尹柯啊,你长得这么好看,对人又那么温柔,被你喜欢上的女孩子该很优秀吧?”






游乐园里,邬童看尹柯给自己买了支甜筒,笑的猫纹都露出来了,“而且又这么会捉摸人的心思。”






尹柯看见邬童抱着膝盖,伸出小舌头用粉色的舌尖轻轻舔了一口冰淇淋上的奶油,然后咬了一小块,估计是有点冰,巴掌大的小脸皱在了一起,随后又舒展开来。






“他是很优秀,在我心里他最好了。”






“油嘴滑舌。”邬童白了尹柯一眼,然后逗趣,“你也不想想,你整天花这些时间跟我你在一起说要模拟恋爱,你女朋友说不定以为你性取向有问题偷偷跑了,最后吃亏的可是我诶。”






尹柯没接话,然后突然站起身,叹了口气:“要是他知道就好了。”






“啊?”






邬童没有听清,让尹柯再说一遍,尹柯摇摇头,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又坐了下来,接着看邬童吃甜筒。










尹柯有好几天没来了。






邬童工作最忙的时候就是傍晚,应接不暇。打发走一大批客人以后瘫在椅子上,突然意识到尹柯的问题。






“这傻小子,终于开窍了,肯陪女朋友了。真是,整天跟我腻歪在一起算什么。”邬童觉得自己应该替尹柯欣慰,可是好像没有。






倒是这时候,大门的风铃又响了,邬童立刻站起准备迎接客人,结果说尹柯尹柯就到,他比平时走路急促了些,径直走向邬童,坐在平时都会坐的高脚木凳上,长舒一口气,“想我没童童?”






邬童被尹柯的称呼肉麻了一身,怎么像是喊女朋友一样。






“想死啊,去哪里了?”






邬童也很配合演出,边调鸡尾酒变问,尹柯翻了个白眼——与文艺人设毫不相符:“不是有个外地的讲师交流会么,我去了,软磨硬泡终于提前回来了,想见你嘛。”






“是不是我魅力太大了,光顾着想我,连小女朋友都忘了?”邬童把鸡尾酒推过去拌拌,“加了冰块,降降温。”






“倒真是,邬漂亮。”尹柯当真严肃的端详起邬童精致的小脸,然后啜一口酒,咂咂嘴。






邬童轻咳一声掩饰尴尬,“那咱们今天又要去哪儿啊?”






“去逛街吧,泡妞必选项目。”尹柯疙疙的一笑,又假装正人君子的推了推滑到鼻尖的眼镜。






邬童倒真喜欢逛街,像个女孩子,看到喜欢的总要跑去比划一下,尹柯跟在后面耐心的帮他做着选择,画面是美好的。(忽略导购员对这两男人一脸难得遇到基友逛街让我来定个攻受的目光)






邬童看中了一件毛衣,尹柯也觉得不错,售货小姐翻动三寸不烂之舌把邬童推到试衣间让他试试,接着又跟尹柯滔滔不绝,“这男孩子长得真清秀啊,人又瘦,还高,皮肤白,特别适合大红色啊,穿起来肯定特别可爱,尤其是上面还有一点蓝色作点缀,撞色撞的多时尚!”






尹柯不想听导购员balabala,就借着我进去帮他拿脱下来的衣服溜进了试衣间。






邬童正在穿衣服,看见尹柯进来了下意识互助自己,尹柯被这少女的动作逗笑了,看见邬童红着脸不看自己只好憋住了笑,解释:“我被阿姨说怂了进来躲一躲,你换你的。”






邬童哼了一声磨磨唧唧开始换,让尹柯帮他拉了个拉链,然后有点害羞的转了一圈:“怎么样。”






邬童的身材比例简直就是衣服架子,尹柯满意的点点头,让售货员帮邬童包装好,毫不心疼的刷了卡,四位数人民币拜拜了。






邬童在外面乱逛,尹柯签好了字拎着袋子准备走的时候,售货员一把拉住他,有点结巴,“你,你们要幸福噢。”






“我姓尹不姓福啦,但是谢谢你的祝福。”






尹柯留下一句冷笑话,春风得意的走了。






这天是七夕,尹柯发誓他真的跟邬童说了一百遍今天你真的别来找我了你不去找女朋友的话她真的要跟你分手的,可尹柯不听,还是固执的要邬童和自己去看电影。






邬童无奈死了,内心里跟尹柯女朋友磕了434个头,这才坐上尹柯的车和他去了电影院。






电影院里全是你侬我侬的小情侣,尹柯和邬童两个大老爷们儿走在一起回头率那叫一个高啊。邬童有点不好意思,差点想溜回酒吧乖乖调酒了。尹柯倒是不怎么在乎,取了电影票,买了一大桶爆米花给邬童抱着,然后又给尹可带上了个蓝色手链。






邬童摇了摇手,链子还在响,他嘴里满是爆米花,口齿不清的问尹柯,“这塞么啊?”






“情侣手链咯,今天看电影就送的,喏,我的是红色的。”尹柯把手抬了起来给邬童看。






好嘛,这下他俩到完完全全像是那种关系了。






邬童懒得再反驳“怎么不和你女朋友带”,反正尹柯也不会听他的。






电影开始了,是恐怖片,尹柯说只有这个时间对得上了。邬童气的眼睛都红了——又不是不知道自己怕鬼!






邬童闭着眼睛生无可恋的吃爆米花,可是瘆人的配乐还是让他毛骨悚然,他旁边座位是空的,只好有意无意往尹柯那边靠。邬童觉得直接说“柯柯我好害怕”太丢脸了,还显得特受,只好悄悄寻找安慰。






尹柯猜到了邬童的小心思,体贴的把手往邬童腰上一搂,邬童自然而然就靠到了尹柯肩膀上。邬童脸烧红了,幸好没人知道。






“张嘴。”






邬童乖乖张嘴,接受尹柯投喂的爆米花,他整个人缩成一小团听音乐,看都不看屏幕一眼。






“再张嘴。”






这个爆米花没之前那颗炸的甜,邬童不满的撇嘴。






“这个,甜。”






这颗...是软的,湿的...“唔!”






邬童惊得坐起来,却被尹柯钳制在怀里,等到邬童憋得小脸通红,尹柯才慢悠悠的解释,“模拟接个吻而已。”






“这种东西哪能模拟!”






邬童被尹柯的欲擒故纵羞的委屈,两只手朝尹柯肩头轻轻一推,软绵绵,倒像是在吸引,尹柯循着小奶猫的香气,又一次对准邬童还有爆米花味道的薄唇。邬童身子微不可察的颤栗一下,然后乖乖的躺在尹柯怀里由着尹柯亲了。






“呼——这才是恋爱的味道,谁说我七夕不陪对象的,这不是在陪你吗,童童你说是吧?”






“哼,骗子。”






the  end



评论

热度(488)

  1. 可乐Appl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