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看文的

这个世界上最难的事情就是不忘初心

灯火阑珊处 【番外01】

小仲尼:





-------不上升 邬童 x 尹柯 刘艳芬乱入,别问为什么,我也在想₍ↂ⃙⃙⃚⃛_ↂ⃙⃙⃚⃛₎




------每次一回LOFTER觉得满地都是坑,很慌(¬_¬)









人声鼎沸的学校操场上是热情满满的欢呼声,喝彩声,一年一度的运动会上正进行着800米跑步竞赛,少年踏入终点线的那一刹那周围一片高潮的呐喊声。好像要把自己的肺喊破了,把自己的心交出来。大胆的omega早已经亲自上阵了,飞奔到终点区域瞧一瞧男神,端个茶送个水什么的,嘴里还不忘叫唤:“邬童!你太帅了!辛苦了辛苦了,你渴不渴啊要不要喝点水啊!”


“刘艳芬!你的花儿忘拿了!”离男神差不多五米的距离有一株小红帽突然回了头,被扔过来的一束鲜花扑了个满怀,“你快点!冠军都快退场了!”


“哦!哦!”刘艳芬支了支自己的黑框大眼镜儿,转身小跑了两步直接就给栽在地上去了,幸亏花儿没给摔破,刘艳芬的手腕却摔出了一道血痕,擦破了皮,身后丢花的一哥们儿简直不忍直视,艾玛就他这德行还追星,简直捉急。刘艳芬赶紧给站了起来,把花儿都整体面干净了就瞪着大眼睛视死如归地往人堆里扎,“让......让一让,让一让.....”


“哎!你干嘛呢!推什么推!?”

“哪来的土鳖?挤什么呀挤!?”


其中一个姑娘使坏从中插了一脚,再次栽下去的时候刘艳芬一身厚厚的大袄子护着也没觉得太疼,就是花儿真的就摔碎了。众人俯视之下刘艳芬也顾不得丢脸了,空气突变安静,他猛低着头就摸索着那一束花,没想到摸着摸着就摸着了一双手,抬起头来,是邬童。近到可以看到他脸上的细汗,刚刚跑完步后一双润泽的双眼,正闪着亮光瞧着他看,转而静静微笑。刘艳芬羞红地低着头支了支自己的眼镜掩饰自己内心的小鹿乱撞,紧张地连话也说不出来了。


“这是送给我的吗?”邬童捡起那一束花,把撞碎的花瓣放在手心,刘艳芬惶惶不安地站起身,紧张地开不了口,只能点头一阵嗯嗯嗯,“这是玫瑰吗?谢谢,我很喜欢。”刘艳芬此刻的心脏都快爆炸了,炸成了幸福的烟花,抿起唇终于鼓起勇气看向邬童,抬起头来的时候看见邬童也正认真瞧着他看,一秒,两秒,三秒,在刘艳芬心里足足有几个世纪这么长。


“你.....”邬童突然觉得这么盯着对方的脸蛋看确实不合适,突然视线移到了刘艳芬手腕的擦伤,“你受伤了吗?我看看。”


邬童上前捻起刘艳芬的手,只是擦出了一道血痕。“来,我带你去医务室看看。”围在人堆儿里的男神就这么静默安然地突破了重围,剩下的omega只能傻眼,看着邬童牵着刘艳芬的手消失在了教学楼走道。







“还疼吗?”


刘艳芬摇摇头,邬童学细心地给刘艳芬擦伤的位置消了毒,涂了药,贴上一层纱布,动作轻柔地不像话,邬童学长永远都是这么温柔,跟刘艳芬心里想象的他简直一模一样,暖得像一汪温泉,刘艳芬已是燥热不已。尤其是期间邬童总是不经意地盯着他看,刘艳芬觉得那是盯,因为邬童的眼神认真到深不见底,好像要把他的连看穿似的。


“我.....我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吗?”


“你是男生?”听其声音,邬童霎时间诧异,着齐肩长发,细碎的刘海,一双大大的眼睛,白皙的皮肤,还有头顶的小红帽,这原来不是一位羞涩的少女,邬童的脑子也算灵光,转而尴尬笑笑,“呃...抱歉,我误会了。你是beta?还是omega?”


“o..o..omega。”


“噢噢.....”空气突然安静地可怕,邬童静静地看着刘艳芬微笑,上前把刘艳芬棉袄上的灰拍拍干净,“我可以......?因为你的头发有点乱。”


“哦....没关系....”邬童轻轻整理着刘艳芬的头发,发丝滑过邬童的指尖,鬼使神差地,邬童突然双手挽起刘艳芬的头发向后挽,没有了脸蛋两侧的长发,整张脸看得更加分明了。


----------太像了............


“怎......怎么了吗?”


“没事儿,”邬童当即脱了手,抿抿唇,还是那张温和的笑颜,“我有事儿,我先走了,你在这儿休息一会儿吧。外头吵闹。”邬童直起身拿了校牌和那束玫瑰就要走,眼看学长的背影即将在大门口消失,刘艳芬猛地站起身:“学.....学长!”


邬童回头。


“我....我叫刘艳芬!”

邬童笑了。

“嗯。再见。刘艳芬。”







送了千玺回了家,邬童重新上了车,这才开了手机,他猜到了尹柯一定阴魂不散。果然一看电话又8条,信息一条:


“你还想不想干了?你再挂我电话试试!?”


深吸一口气,邬童这才拨通了尹柯的电话号码。说在xx酒吧见。



“客户管理上我们需要他们的信息记录......这几份商业资料你仔细看看,几天后的决策会议我需要你........”




尹柯的话戛然而止,眼前邬童哪里有认真在听,瘫坐在座位上一只手托着腮帮子双眼无神地看着桌子下的光洁木地板,一言不发。尹柯清楚邬童入职他公司以后对他的态度一直都是疏离又怠慢的,尤其是他在邬童就职第一天就性骚扰他了之后。邬童从此对他没有好脸色。公司能见不着他就尽量不见,见了也是扯着官方腔调发几句言,自个儿事儿办完了就直接出了会议室,潇洒任性。有什么办法,尹柯就爱宠着他,所以就算邬童在公司里对他再肆无忌惮,冷漠傲慢,他也从没想过炒掉邬童。毕竟是尹柯他自己亲自把邬童从国外请回来做他软件开发公司的法律顾问,法律顾问其实不重要,邬童这个人对他才重要。就算邬童坐他公司的座位上啥事儿不干,他都愿意花变态的高薪请邬童过来,瞧着邬童俊秀的小脸儿他也觉得开心。而久而久之,邬童似乎也发现到了这个问题,于是就更不把他当回事了。



“怎么了你?才10点就没精神了?”

“我回头看看吧。说完了吗?我回家了。”


邬童不想多说废话,拿文件的时候突然尹柯一掌盖住了文件,吓了邬童一跳,下意识地肩膀怂了怂,瞪着眼睛。


“你有病!?不是要我看资料吗?”

“急什么?”尹柯贼笑一下,打了个响指,“来杯酒,保你神清气爽。”


邬童没忍住一个白眼,他觉得,在一世清白,循规蹈矩,温和有礼,在眼前这个男人面前总能毁于一旦,最终变成一个和他自己截然相反的人,比如现在,他就想拿起酒瓶破口大骂,憋红了脸都要把尹柯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这样还不止,他还要当中扒光他的衣服,然后游街示众,看他还能不能嬉皮笑脸。这种事儿在邬童脑子里脑补了无数遍了,从尹柯第一天性骚扰他的那一刻开始,摸屁股,吹耳朵,种种不知廉耻的恶行一次一次地考验着邬童的忍耐极限。


“你他妈有病!?大晚上的我不喝酒。尹总你如果没其他的事儿我不奉陪。”


“不就是失恋了吗?伤心个屁啊。”


邬童此刻想掐死尹柯的心都有。


“....你跟踪我?”


“没有啦~碰巧看见你们了。就这样~”尹柯毫不介意继续往枪口上撞,伸出葱白的五指上前抚摸起邬童的额头,而后脸蛋,然后滑向锁骨,接着是结实的胸膛,“你说你呀,我好好一个美人就在你面前,你还要去招惹有夫之妇,何必呢?”


邬童深吸一口气,其实尹柯这话说的不错,他却是算得上是一个美人,而且是一个极品美人,他也必须承认,碍于他的那张脸,他的身材,他一直以来的魅惑张扬,每当他性骚扰自己的时候,邬童作为一个alpha的确是下不去手去揍他,再加上他还是Omega,当他想蓄意勾引的时候,邬童作为一名alpha还是会受到影响,所以他一直怀疑以尹柯只使出了自己本事的六成功力,要是使出浑身解数作为alpha的自己估计早就进入了他的温柔陷阱,万劫不复。其实还有另外一点,也是很重要的一点,也是邬童直到现在都没有被逼到辞职走人的一点,除了变态到几倍高的酬劳,其实以邬童的家境来说并不在乎钱多钱少,他回了美国工作优渥的工作也照样找得到,其实一直纠结他的,便是这张酷似千玺的脸,有着酒窝,唇珠,却多了份妖冶和美艳,邬童时常想着如果千玺不是beta的性别,而是omega,他应该就是尹柯这样吧?不不不不,只有脸而已,内在的不要脸,千玺是不可能有的。


被一个omega上下其手的邬童其实还是会有反应的,尤其是他还是一个妖艳版的千玺,但是他宁死都不能让尹柯发觉,只是干咳一声,拿起了桌上的文件翻了几页,静默出声:



“尹总,请您自重。”



“邬童你就是太自重了知道不?就喝杯酒,我还能吃了你?你一个大男人怂不怂?你说你失恋了,连借酒消愁都不敢?一句话,喝不喝!”



“不喝。”邬童才不会轻易被套路住呢,拿起文件刚要起身。尹柯拿起一瓶酒就咕噜咕噜地往嘴里灌,一瓶尽了又继续一瓶,这功力可把邬童吓住了,不愧是混世人精,江湖老狐狸,邬童有点看不下去,把酒瓶子夺了下来:“我看失恋的人是你吧,有你这么喝的吗?”


尹柯打了一个醉嗝,等着无辜的大眼睛,水润亮泽:“陪我喝嘛,我陪你喝....你也陪我喝.....明天....明天你可以不用上班,算......你失恋的....精神损失费.......来.....”


说实话邬童有点担心尹柯这么喝下去要怎么回家,他可是omega,当然,浪荡如他可能从没把这个放在心上,但是可恨邬童他天生正经又老实的人还是不由得担心他的安全。而且他转念一想,回家能干嘛呢?还不是对着镜子哀怜这段无果而终的暗恋?他的确是失恋了, 与其回空荡荡的房间里胡思乱想,还不如在热闹的一隅开怀痛饮.....


果然第一杯下去了,愁绪就像杯子里的酒香一样飘然而上,越喝,邬童的心里就越苦闷,脑海里浮现的是千玺的梨涡,和当年高中时千玺还是少年的模样。结果就这么一杯接着一杯,不带停歇地喝了下去,嘴里呢喃着:“千玺……千玺……”相反对面的尹柯早就没在喝了,也收起了自己一贯的嬉皮笑脸,邬童每念一句千玺,他的眼色便幽深一层,透着点点的寒意。


被封了……干脆link了 贴评论里

LOFTER真烦(¬_¬) 




不老歌 




不老歌打不开的戳这儿吧。。  36pp





TBC

评论

热度(442)

  1. 唯一小仲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