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看文的

这个世界上最难的事情就是不忘初心

灯火阑珊处 【番外03】

小仲尼:





--------没啥可上升的




-------谢天谢地,考试终于结束了。






Previously on.....番外




ch 01    ch 02








邬童正站在打印机面前打印文件的时候,身后一个人擦肩而过,往他屁股上狠狠一拍,邬童反应迅速地转身,抓住那只刚往他屁股上印五只掌印的那只手。尹柯在身后被打得措手不及,只来得及“啊”得一声短促叫出了声,下一秒就被邬童挽住了腰一个转身,他便背压在了打印机身上,复印的机械操作还在继续,尹柯的背此刻感受地真真切切。




见邬童左右手钳制两边,尹柯终于有点慌了。




“你……你干嘛,这里是公司,成何体统。”




“知道怕啦?下次敢不敢了?”尹柯没想到邬童会还击过去,这是第一次,以前自己对邬童百般上手也不见邬童有什么反应,可能是碍于在公司,邬童忍气吞声求个算了。怎么这次就不放过了呢?




“可是我忍不住想摸你,你说怎么办?”




要比死皮赖脸?邬童这次也不示弱了。




“晚上还没摸够哪?”




“你都三天没过来了,我一个没忍住就想吃你豆腐。你说怎么办?”邬童笑着微微倾下身,在尹柯的耳边慢慢吹气:“今晚我过去,行不行?”一句话刺激地尹柯连连点头,跟小鸡啄米似的。








邬童拿钥匙刚开了门,就被尹柯扑了个满怀,脸上又是狠狠亲了一口。“吃完饭了吗?别脱鞋了我们出去吃。”




“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这两个月下来邬童也学会了几个菜,今天本就工作了一天,邬童已经懒得出去了。相反尹柯是一个随时精力充沛的人,尤其是在邬童面前。邬童说什么做什么尹柯都是百依百顺的,此刻也是笑着点点头,一路抱着邬童的腰推搡着进了厨房。邬童把冰箱打开,拿了两个鸡鸡蛋和葱出来。




“以后买点菜吧。你的冰箱里怎么总是空空的。”




“你想吃什么?我哪天去买。”




邬童语气很淡。“我都可以。”




“除了苦瓜对吧?”




邬童回头。




“你怎么知道我不爱吃苦瓜?”




“我……”尹柯假装打开开关洗了洗手,“你说过啊,不记得了?”




“我可没说过。”




邬童盯着他看,眼神淡淡,但在尹柯的眼里显得不容辩驳:他绝对没跟他说过他对蔬菜的喜好。




“苦瓜……很多人都不喜欢吃啊,我猜的,没想到就中了。”




邬童继续切菜,就当接受了这个答案,或者是觉得这个答案不重要。总之尹柯松了一口气,慢悠悠地又蹭上了邬童的背。摸上了邬童的腰。惹得邬童无可奈何地笑笑:“你怎么那么黏人,我切菜呢。”




“我觉得好幸福……”尹柯慢慢把脸埋进邬童的后背,喃喃出声,“你别离开我……好不好。”




“我这不是在伺候你吗?你没事儿矫情什么?傻子。”




“邬童,你喜欢我吗?”




听到这邬童怔住了,停住了手里的活,身后的人就这么静静依在他身后,低头还能看见他一如既往地圈住了他的腰,紧紧地,就好像上了一个锁。潜移默化地,他们的关系早就说不清道不明了,尹柯越轨了,他也一样。他一直有一种情愿上钩的感觉,他也不觉得自己丢脸还是难看。有时候只求尹柯别说破,而此刻尹柯是不是正在挖一个坑等他跳呢?他要是中招了,尹柯会不会得意地哈哈大笑呢,邬童此刻才觉得他其实是一个要脸面的人,他丢不起这个脸。尹柯给他的感觉一向复杂,琢磨不清,他远远地把他从美国勾过来,对他的一切应该是知根知底,因为一早都写在个人简历上了,可他呢,有时候邬童无意问起,尹柯只会半推半就,打哈哈过去,好像他是个没有过去的人,越是如此,便越让邬童怀疑尹柯他的过去,是否复杂,是否不堪,反正绝非空白。一个从来不打算坦白的人,一个明明萍水相逢就表达欢喜,随意招惹的人,又怎么会真的喜欢他呢。




不知道在邬童沉默的第几秒,腰上的那只手早就不见了,背后的温度也早就消散了,回头,原来身后的人早就不见了。客厅里有电视机传来的声音,邬童松了一口气,尽管如此,把面做好的时候还是刻意看了看尹柯有什么不对劲,一切正常,尹柯看见面做好了喜笑颜开,去了厨房拿了筷子,吃了一口,夸了夸邬童。




“你现在手艺真的没的说,我爱死你了!”










然后到了晚上他们俩并没有例行公事,所谓公事便是邬童每次来尹柯家兜兜转转最终的目的。本来应该是此行终点,今天邬童和尹柯都意外在终点线前一米泄气了。尤其是尹柯,吃了东西看了会儿电影,到了床上又看了一些文件,直到文件都悉数从床上散落。邬童把它们捡起来整理好,抬头一看,尹柯早就已经呼呼大睡了……帮尹柯捋好了被子,突然想起他还没有换睡衣。邬童叹了口气,算了,真帮他换弄醒他了又是发一顿脾气。




邬童要洗澡的时候正要从柜子里找自己换洗的衣服,正疑问怎么一件都没有了。这些日子来的频繁了总会留几件备用的衣服。翻开几层抽屉,摸索的时候邬童心里竟然想着长期这么下去到底行不行,时间再长一点他估计要把整个家搬过来了吗?踮起脚尖往最上层摸了一会,却摸到了一个小手袋,再摸着往里一掏,依然不是自己的衣服,拿出来定睛一看,是一顶小红帽,估计是冬天的行装,粗大的红色棉线柔软而结实,摸起来厚厚的,顶上的尖尖角透着些稚气可爱,像极了小女孩穿戴的玩意儿。




------难道…尹柯有一个私生女……?这就是他不可言说的过去?




邬童扪心自问,撇撇嘴,他觉得他也可以接受……为嘛不告诉他?




“你干什么!?”




身后尹柯一身怒喝把邬童吓得不轻。




“你大晚上乱叫什么?”




“谁叫你乱翻我东西的!?”尹柯心急地好像有人撕掉了他的遮羞布似的,赶紧爬过来纵身跳起把帽子抢了过去。




“你那么激动干嘛?我找不到我的衣服了,你把我的衣服放哪了?”




“就在抽屉里!我叠得整整齐齐的!你还乱翻我东西!”




邬童幽深地看着尹柯,尹柯心乱如麻,手里攥着小红帽抿唇眼神乱晃。胸口呼吸上下起伏着。




“你……”




邬童说。




尹柯咽了口唾沫。心里做着剧烈挣扎,他希望邬童说出来,同时,他又害怕邬童说出来。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儿没告诉我?”




“没啊…能有什么事儿……”尹柯赶忙把小红帽藏在枕头底下,装作认真地捋被子。




“你……是不是有女儿啊?”




“啊?”




“那顶帽子,明明就是小女生的,这就是你一直回避我的事儿吗?”




尹柯望着邬童,目瞪口呆,邬童觉得是他猜对了,所以尹柯会目瞪口呆,尹柯感叹邬童的脑洞可以这般厉害,只能目瞪口呆。随后低眉掩盖某种夹杂其中的失落情绪。




“随便你怎么想。”




尹柯掀开被子就要睡觉。




“什么叫随便啊?到底是还是不是?”




“邬童,我们只是炮友,你不觉得你管得太多了吗?是不是跟你有什么关系?”




“对,你那乱七八糟的的过去是跟我没什么关系。”邬童深深看了他一眼,走到房间门口拿起了外套。




“你干嘛?”




尹柯马上问他。




“回家。”




尹柯抿紧双唇,按平常他一定会抱着邬童的腰,死皮赖脸地就是腰留住他,反正他一向在邬童面前耍赖打滚习惯了。可这一次破天荒的,尹柯就这么攥着被子呆呆地看着邬童消失在了门口,静静听完大门合上的声音。尹柯重新睡了下去,拿出刚塞进枕头下面的小红帽。




-----多少年了。他又怎么会记得呢。




尹柯只觉得不管自己如何改变自己,变好也好,变坏也罢,始终不变的还是那股子自作多情,在邬童面前,始终改不掉。








 


直到第二天邬童还在气头上,也就在他昨晚摔门而去的那一刻到现在,他一直记恨着尹柯的不好,任性,爱发脾气,虚情假意,还特别臭美,爱脸如命,性情还阴晴不定,而且尹柯不是一向爱粘着他吗?怎么昨天就跟赶他走似的。邬童整晚夜不能寐,因为咽不下这口气,第二天邬童上班就在装冰山,对谁都是一副冰冷又疏离的态度,他等着尹柯低声下气地和他道歉,等着尹柯对他讨好地笑,然后撒娇地抱着他的腰。然而,一切都没有发生,尹柯从早上进了办公室,门一关,到下午五点重新开了门,又大摇大摆地出了公司。邬童瞬间觉得备受冷落。




“老板又是去喝酒吧?”




“谁知道呢?他逍遥快活又不是一天两天了。”




“你说老板这样的是O还是B啊?”




“我希望是B,那么我还是有戏的。”




“去你的吧,你来公司一年半了,你给我有戏一个看看啊?”




“说不定老板是个A,风骚的A,一般人他根本看不上。”




“A?看着不像啊......”




看来尹柯把自己的性别隐藏得很好,员工竟然没有一个知道他是omega,邬童心想尹柯在工作圈内还是挺洁身自好的,除了对他。尹柯离开了之后邬童顿觉无趣,关了电脑也出了公司,他深知他不是一个爱玩爱闹的人,甚至,他一直都是一个能把日子过得平淡无味,单调无趣的人。所以自然而然地,他下班就直截地回了家,洗了澡躺在床上,双眼放空的时候觉得哪里不对,满满的空虚侵袭而来,如果他有需求,邬童大可以告诉自己约了第一次还有第二次,而且还可以换一个人再约。但是邬童心知肚明,他从来不爱这种解决需求的方式,在认识尹柯之前他也从来没有考虑过,他一直明确地告诉自己需要找一个爱人,像易烊千玺那样的理想人选,可惜易烊千玺看不上他,于是他就和自己的老板搞在了一起,而现在,自己的炮友似乎也厌倦他了,他料想地果然没有错,尹柯开始厌倦他了,想到这里邬童深深叹了一口气,为什么活到此刻,觉得自己越来越不堪,又越来越失败,连炮友也开始嫌弃他了。他以前可不是这样的,他一路走过来都是伴随着欢呼和掌声,赞赏和青睐的,甚至在被易烊千玺拒绝的那一瞬间他也没有失掉这份自信,然而此刻,邬童却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挫败。




灰心归灰心,日子还是要过下去,都是成年人了,有什么事儿是不能经受的。邬童接下来的几天都在努力适应单身狗的生活,重新包装起性冷淡的自己,工作依然一丝不苟,就算尹柯靠近有时候递过来合同他都微笑而礼貌地接了过去,好像这两个月发生的一切都不存在了。




今天邬童加班到了8点半,收拾完东西就出了公司 ,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叫了。想起公司楼下就有一间酒吧,干脆啃完薯条和汉堡再回家吧。酒吧的位置是在底层的角落,邬童刚要进去的时候突然看到一个人影,定睛一看,是尹柯站在酒吧外头的人行道上。因为酒吧位置偏僻,外头的窄小街道荒凉无人,邬童怀着疑惑的眉眼慢慢靠近,透着玻璃窗看到原来还有一个男人,和尹柯站在一起,好似在争辩着什么。接着便要抓起尹柯的肩膀要拉他走 ,尹柯透着明显的拒绝,侧脸上有着倔强的神情,似乎想要把他拉开,但是力气终究抵不过。




“尹柯你别不识好歹,你自己什么身份你搞不清楚么!?”




“你别碰我,我觉得恶心!”




“这不是你能决定的!”




一只手突然伸了过来,抓紧了男人的手腕,狠狠一掐一扭。尹柯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站在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的邬童。




“他叫你别碰他,你听不到?”




“你TM又是哪根葱?我教训我未婚妻管你屁事!?




邬童怔住了,手上慢慢松了力道。尹柯见状赶紧上前握住邬童的另一只手,紧紧地。




“别听他乱说,我死也不嫁给他!”




“你去跟老爷子说啊,瞧瞧你,勾引人的本事不小。哪里来的小白脸,识相的给我滚一边!”




邬童狠狠把抓着对方手腕的手向前一推,男人立即后退了几步。两方对峙,邬童的脸上一直是波澜不惊,倒是对方一直喘着粗气,接着他的拳头便挥了过来,可惜拳头还没触及到邬童的脸,邬童凌厉的一脚便秒速KO了对方,眼看跌在地上的男人还在叫骂不断,尹柯赶紧拉着邬童跑了,尹柯走得急,在底层转了半圈接着上了电梯,确定那个男人不会再追上来了,尹柯才彻底松了一口气,对面邬童从头到尾却是神情复杂,一眼不发地盯着他看,下面的两只手还是握在了一起。




“我送你回家。大晚上的不安全。”




“嗯。”




在8楼上了车,邬童开车的时候还是一言不发,专注地看着眼前的路。一边尹柯抠着手指头,才娓娓道来:“那个男人,是我爷爷安排的.....”




“你未婚夫,我知道了。”




邬童回复得简明扼要。




“我和他不会结婚!死也不会的!”




“因为你还没玩儿够,对吧?”




“不是.....”尹柯偏过头问得小心翼翼,“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




“是我的错,不该问你的私事。”




“你就是在生气!”




“别闹了。下车吧。回去好好休息。”到达了目的地,邬童坐在座位上不动,等着尹柯下车,尹柯却纹丝不动,一双倔强的眸子目视前方,噘着嘴就是没反应。邬童当机立断,自己先下了车,从外面绕到了尹柯那头,开了车门。




“你就这么讨厌我?那你刚才干嘛救我?”




“甲乙丙丁我也会上去救的。”




“你骗人!”




“尹柯别闹了好吗?我……”尹柯才不管那么多,他一只脚下车就直接勾上了邬童的脖子,对着嘴唇便吻了下去,堵住了邬童还没说完的话,一只手温柔抚摸着邬童的背脊。邬童恨尹柯每次都来这一套,他也恨他自己每次都受这一套,他不停告诉自己不能被尹柯把玩在手里,不能因为他又一次突然的兴致再一次掉进陷阱。




一吻结束,邬童依旧冷淡。尹柯看着有些无措,他已然这般讨好了,邬童还是那副冰冷的模样,甚至他还看出一丝鄙夷。




“我今天没兴致做,尹总您改天吧。”




邬童躲避尹柯的眼睛,关上车门,却被尹柯拉住。“我们不做!行不行?你陪陪我,我们以前也有不做的时候……我……我我我给你做面吃!我……我我我这几天买了好多菜呢。”




电光火石仅仅在那一瞬,脑子里划过一束欠淡却又锐利的光线,刺穿了邬童某一部分的灰色记忆,埋葬在阴暗不见底的某个角落终于见了光。大棉袄,黑框眼镜,齐肩长发,小红帽………那顶小红帽……




邬童回过头,眼神锐利地可怕,盯着尹柯的脸好像要盯出一个洞来,这种带着疑惑的审视搞得尹柯异常紧张。




“你说你买了菜,为什么?”




“你…你说要我多买点菜的……”




“可是前几天你不是都懒得理我吗?”




“是你不理我!……我…我知道你生气…我不知道你是不是还在生气……”




“别结巴。”




“……什么?”




“你紧张的时候,总是会结巴。”邬童幽幽地看着他,尹柯抿唇小声嘟囔着:“谁叫你每次表情都那么凶……”




邬童多看了他十秒,最终主动锁了车。走几步转过头。“不是说做面吃吗?还愣着干嘛?”










晚上他们俩真的没有做,夜深人静,只有邬童那边的台灯微微亮着,一边尹柯靠在他怀里睡得正香,邬童轻柔抚摸着尹柯头顶的发丝,偏头看着尹柯安宁的睡颜。精致得挑不出毛病的完美脸蛋,总是带着魅惑张扬的主动攻击,完全是不一样的两个人,可是为什么会突然想起那个人呢……?整晚,那个人的脸在邬童的脑海里挥之不去,某一刻眼神游离到了衣柜的顶层,邬童看了怀里的人一眼,最后悄悄起身,转身看了一眼尹柯还在深睡眠中。邬童尽量把动静最小化,用手够到了顶层的小手袋,果然还在里面,摸了出来。




还是那一顶小红帽,长长的红色尖头。




------刘艳芬。




邬童此刻才我不确定,是那顶帽子,是刘艳芬的那顶小红帽,每次看到那一抹红,就知道他是刘艳芬。




那一天,他为什么没有来呢?








那一天,邬童记得天是阴沉的,凉风习习,却也总不见下雨,邬童还庆幸没下雨才好呢,喝完了咖啡,透着厚重的落地玻璃窗,外头的飞机起起落落,本应怀着些离别的哀愁,邬童却全然不觉,眼看离登机只有20分钟。管家急匆匆地赶了过来。“小童,没时间了,该出发了。”




邬童看了看表,眼神漂移着,抬起头才缓缓道:“再等等……十分钟,十分钟就好。”




十分钟本来就短,自然是什么也等不到了。不是说要来送他的吗?还说着一定要来,明明那么坚定,为什么却没有来呢。邬童抚摸着手里的眼镜盒。




为什么自己每次要等的人永远都不会来。




邬童特意买了,一副眼镜。又大又圆的细黑色金属外框。拿到手的那一刻他还想着刘艳芬带上去的模样,因为他说过他改变不了自己,所以,他想着至少可以买一副更好看的眼镜儿给他,会变得更可爱些吧,更好看些吧。




最终邬童起身,背上了背包,却把眼镜儿的手袋留在了咖啡桌上。




“小童,那不是你刚买的吗?”




“不用了。”




“为什么?”




“已经不需要了。”




头也不回,邬童走进了通关口,直到彻底消失不见。










邬童此刻窝在办公桌上,缩着脖子窥探着眼前的电脑屏幕,本来自桌电脑用不着这么神神秘秘,但是邬童总觉得是在做一件偷鸡摸狗的事情。时不时还朝四周望望以防有人偷窥。




“邬童,下午的员工培训你还去吗?”




“去去去。”邬童立马弹起身子,装出一副认真工作的模样来。倒让人起了疑心。




“没事儿吧你?放心,公司没人管你干什么,放轻松。”




“嗯嗯,是是。”邬童报以温和的一笑。看得对面的人汗毛竖起,最终是疑神疑鬼地离开了。




重新打开linkedin页面,输入了尹柯的名字。他看到的是尹柯的帅照一张....性别,没有透露。大学.....邬童瞪大眼睛,竟然是XX大学,和易烊千玺的老公同一所大学。邬童慢慢往下翻,终于看到了最关键的部分,高中,XX私立男高,顿觉失望,同样是和易烊千玺的老公同一所高中。这一刻邬童瞬间泄了气,突然灵机一动,想起了什么。又立马搜起了那所私立男高的官网,看到了知名校友的专栏,打开的那一刻邬童瞬间反胃,果然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王俊凯那张脸,继续往下翻。邬童清楚那所男校是极少几率收纳omega学生的,除非成绩特别之优秀才进得去,一般一百个学生里都找不到一个omega,果然,在最下面一行分类的名单里,邬童终于翻到了尹柯的名字。没有照片,下面写着入学表现和成就,还有入学时间。邬童大脑迅速运转,掐指一算,觉得哪里不对,尹柯入学时间有点晚,难道是中途转学进去的?可是当邬童想再继续寻找更多线索,官网里给出的信息却只到这里为止。邬童沉住气,关掉了页面,陷入了沉思。接着拿起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喂,林叔叔我是小童,可以帮我查一件事吗?”










下了班尹柯出门往邬童的座位上望去,座位是空的,疑惑之间尹柯掏出手机。




-----你哪儿去了?




-----楼下咖啡厅,你下来,我等你。




尹柯挑了挑眉,是要说什么事儿吗?心里没来由地冒出一种惶恐来,难道要跟他摊牌?易烊千玺他又追到手啦?不可能吧?




诚惶诚恐地,尹柯奔到了楼下,透过玻璃落地窗便看到了邬童,半个身子伏在桌子上入神地看着手机。尹柯敲了敲玻璃,邬童便抬起头来对上了尹柯的眉眼,接着微微一笑,那种温暖的笑容尹柯这一辈子都忘不掉,总是对他怀着包容,怀着关切和体贴,他还记得那个时候的邬童学长,温暖如春。




尹柯在这一刻看傻了眼,邬童径直走了出来。




“晚上有什么安排?”




邬童问他。




“什么什么安排?”




“你以前不是一直叫着不想那么早回家吗?那么你想去哪?”




尹柯盯着邬童的脸良久。




“你…你不是不爱大晚上的乱逛吗?我说去哪你反正也不喜欢。”




“我改主意了?因为你总是说我无聊。”




尹柯顿觉受宠若惊,什么时候他的话对邬童那么重要啦?尹柯看着他怔怔没说话。




“怎么了?”




“没怎么……”




“来。”




邬童握住了尹柯的手,直到越来越紧。发生的一切都让此刻的尹柯慌乱无比。




“来…来来什么来?”




“你一紧张就结巴,是从小就这样吗?”




尹柯瞬间恼羞成怒:“管你什么事儿!不准笑话我!”




“好好好,不笑话你。”邬童无可奈何地笑笑,揉了揉尹柯的头,惊地尹柯脸已经烧成一片,一张小脸蛋不知是憋屈还是懵逼,一双眼睛更加无辜了,接着就把头低下去了再也抬不起来。以前他总是明目张胆地主动去撩邬童,因为他知道邬童会不屑一顾,所以自己自然也会没脸没皮,没觉得丝毫害臊。可是真当对方有一丢丢他期待的回应的时候,尹柯瞬间就被打回了原形。




这是第一次邬童看到尹柯如此害羞的模样,局促不安,满脸羞红。握着的手心都在微微出汗。邬童再一次握紧了尹柯的手,嘴角微微上扬。






好久不见,刘艳芬。










TBC




之前有人私信问阑珊的文包。我因为没写完总是拖着。现在我终于看开了。我觉得我的尿性不会那么快。所以我决定随时随时更新文包 = =而且听说不老歌会被封了,所以还是backup一下吧。 谢谢支持。




还有啊,我经常在地铁临时码字,有时候挺急的。文字可能有时候出来得比较迷幻 = = 欢迎,各种,捉虫。 哈哈。




灯火阑珊处文包戳这儿~      brp5











评论

热度(4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