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看文的

这个世界上最难的事情就是不忘初心

灯火阑珊处 番外【04】

小仲尼:



-------不上升








-------等待同框








Previously on.....番外




ch 01    ch 02     ch03










尹柯低着头,一双眼睛死死盯着邬童握着自己的那只手。双颊还在灼烧,今天邬童难道吃错药了吗?就在公司楼下,大庭广众。以前他死皮赖脸地贴上去邬童还要装装样子避避嫌,怎么今儿个轮到他开始演戏了?尹柯心里寻思着,刚一抬头果不其然就遇到了熟人。公司的前台小妹钱小花。


 


“哎哎,尹总…..”钱小花下意识低头就看到了那相互握着的一双手,眼神诧异了几秒,尹柯本来一开始就想挣脱开,不料被邬童握得那叫一个紧哪,“尹总,下班了呀….呵呵….”


 


“嗯…”尹柯强装镇定,平常风骚的微笑不见了,倒是收敛了不少,变成了皮笑肉不笑的假正经模样,“你也早点下班吧。”


 


“呵呵…嗯嗯,我上楼整理一下也下班了,那我先上去了,尹总您玩开心!”钱小花几乎是逃难般离开了案发现场,尹柯都能想象得到钱小花一路奔上楼扶住眼镜然后对着公司大大小小的员工开始阴阳怪气并且声情并茂地描述刚刚这一刻她的所见所闻,然后大伙接连着开始大惊失色,仓皇跑路,奔走相告,楼上定会乱成一团,尹柯忧郁地抬头看了邬童一眼,缓缓道:“你也不怕钱小花去上头乱说….”


 


“你怕吗?”


 


邬童依然目视前方,头也不回。


 


“我怕什么…..你不是最怕公司议论我和你了么,简直是避之不及…..”


 


“我和你不是在公司,现在是下班时间,”邬童把手心的手有握紧了几分,“我拉你小手他们要议论就议论去呗。”


 


“邬童你….”尹柯到底是撑不住了,赶忙把自己手抽出来,抬起头来瞪着邬童,“你今天不对劲儿!你是不是做了对不起我的事儿?公司的事儿?到底是什么事儿?你说出来,我原谅你。”这话逗地邬童噗嗤一笑:“我不就拉了你小手吗,你怎么大惊小怪的?”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尹柯抬眼阴森森地审视着,盖棺定论。


 


“你猜对了…..”邬童含着笑默默靠近,在尹柯的耳边有意无意地轻轻吹气。


 


“我选前者…..”这一刻尹柯瞳孔扩散,刚要把邬童挣脱开,不料邬童更快,一只手托着自己的腰,硬是贴向了他。


 


“邬…..邬…..邬童!你不害臊!….你….你不要脸….快放开我…..”邬童一边听着心里乐开了花,这只大花猫害羞起来真是可爱地要命,好像被自己掌握了要害似的诚惶诚恐地瞪着大眼睛还想向他示威,当然结果是毫无作用,反倒让邬童越来越想逗逗他了。同时感叹,他平常撩别人倒是装得游刃有余,怎么自己被撩的时候倒是一副受害者的模样了,让人看着心里痒痒的,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了。


 


“你今天是怎么了?”邬童决定主动出击,装作很无奈的样子,“我牵你手你不要,我要抱着你,你拒绝我,那你想要我怎样?”


 


“我!….我没让你这么做….你就别动!”尹柯一张脸鼓得红红的,伸出手指了指邬童,示意让他别乱来。


 


“那你想让我怎么做?你告诉我?” 邬童摆摆手,真心求教。


 


“就并排走!你别腻歪我,我也不腻歪你!”


 


邬童点点头,兀自向前走着。没想到邬童理解地那么快,尹柯赶忙跟上去,两人一前一后地走着,穿过了商场,邬童经过中心地段卖场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拿了一瓶防晒霜看了一看,接着就去付了款。在一旁等待的尹柯看着奇怪,直到邬童回来了,尹柯终于道出了疑问:“你买防晒霜干嘛啊?要去旅游?去哪里啊?”


 


“不去哪,给你买的。”


 


“我?我需要这个干嘛呀?”


 


“瞧瞧你,”邬童回过身,秒速捧起了尹柯的脸,动作轻微到小心翼翼,好像捧着又大又圆的月亮,还闪闪发着光,邬童宠溺地笑笑,“脸倒是包养得挺好的,怎么腿就那么随便呢,你看看你的脚踝,都两个颜色了,平常也多注重包养啊。”


 


“.……..” 尹柯已经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了,他只觉得,今天的邬童….有毒。


 


 


 


碍于刚才邬童对自己一系列温柔体贴的言行举止,就像对待一位亲密的爱人,回到家后的尹柯竟然也造作不出像以前那样小鸟依人的模样出来了,有那么一秒他觉得自己是不是被邬童算计了,邬童是不是一肚子坏水在打他的坏主意,在敌方情况不明朗的时局下,尹柯决定采取不动政策,不主动,不撩骚,不献媚。邬童纳闷着怎么一回到家尹柯怎么这么安静了,简直不像他。


 


“想什么呢?”


 


邬童开了电视剧,换了几个台,侧前方尹柯默默放下外套,背对着邬童随意敷衍了一句。


 


“怎么了?”


 


“很少见你回家那么安静啊,有心事啊。”


 


“我….我能有什么心事啊,倒是你….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些什么…一肚子坏水….”邬童笑了,刘艳芬,你怎么还是这样呢,跟我说话,却连回头看我的眼睛都不敢。


 


“宝贝儿,过来,你上次不是说想看一部电影,我买了蓝光碟,过来一起看。”


 


听到“宝贝儿”这个词尹柯的肩膀明显地抖动了一下,试探性地回过了头,一副谨慎又小心的样子,好似生怕自己中了圈套的迷糊劲:“什…什么电影,我几时说过….”


 


“你再不过来,我就要过去抱你了。”


 


面对这只待宰的羔羊,邬童此刻的耐性已经剩下不多了,却依然笑得温柔。


 


------敌不动,我不动。敌一动…….


 


“我不看,我去洗澡了。”


 


对面邬童一个鲤鱼打挺:“现在就洗澡?会不会太早?”


 


“你管不着…..”尹柯闷闷的声音远远从浴室里传了出来。


 


 


 


 


淋浴的时候尹柯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脚踝的部分,的确是两个颜色,小腿晒出了一片的阴影。默默地呼出一口气,回想着刚才几个小时邬童突然转变的温柔笑颜,他没看错,那种笑容他一辈子都忘不掉。怎么就突然又看见了呢?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他习惯的一切都不一样了,邬童,也不一样了。


 


“学长……”


 


“在叫我吗?”


 


尹柯一个转头便开始疯狂地“啊啊啊啊啊啊”,都快把邬童的耳膜给振破了。


 


“你..你你你…..”尹柯往下看原来邬童早就跟自己一样是赤条条的,羞愤交加,“你怎么进来了!?我有让你进来吗?你滚出去!快出去!”


 


“睡都睡过了,还害什么羞?”


 


“放屁!我在洗澡,这是一回事儿吗!你给我出去!”


 


“怎么不是一回事?我们一起洗,况且…..”邬童往后钳制住尹柯的腰身,在眼前光洁的肩膀上咬了一口,“我们还没在浴室做过呢,宝贝儿……”下一秒邬童便挑起了尹柯细长的腿,随即勾起自己的腿将它撑起,接着便在尹柯的大腿上轻柔抚摸,慢慢到了侧腰,继续往上,惹得当事人颤栗不止,连说出来的话都填满了妩媚的娇羞。“邬童….我…不喜欢在这里,别弄….”可能是身后的邬童故意释放了信息素,可能是身上邬童的手来回在他肌肤上游走,却还是不触及双腿间那片敏感地带,尹柯无力反抗,只觉得全身渐渐发热。这是他万万不想的,他只觉得邬童一定在戏弄他,看着他窘迫不安而悠然自得,此刻尹柯心里越来越乱,虽然浴火慢慢焚身,但是他一点做的兴致都没有。可是身后的邬童哪里能理解,他只会越做越过火,然而手法却是越来越轻柔,带着迷醉的舒服,尹柯理应很享受其中,因为看起来邬童似乎在伺候他,不急不慢,不轻不重,丝毫没有直接就提枪上阵的意思,倒是最后尹柯自己把自己弄疼了,挣扎的时候眼睛进了水,揉的时候疼得“啊”了一声。


 


“怎么了?哪里疼?”邬童最终手上松了力,别过尹柯的身子想瞧个仔细。


 


“眼睛….忘了取隐形眼镜…..”


 


邬童马上关了淋浴喷头,抚开尹柯两颊的水仔细查看,尹柯此刻连眼睛都睁不开了,用手捂住想要把隐形眼镜弄下来,还不忘小腿狠狠地踢了邬童一下。


 


“都怪你!”


 


“好好好,怪我怪我…..”


 


尹柯最终把隐形给取了下来直接扔在地上,眼睛还是红红的,虽然知道是隐形眼镜带来的后果,却还是显得何其委屈。


 


“好点了吗?以后别带隐形了,总是忘东往西的,你看看又忘了取隐形眼镜了吧….”


 


“都是因为你!”


 


“行行行,因为我。”


 


“别碰我……”


 


“好好好,还疼吗……”


 


这一路嘟囔一路道歉地,最后两人双双躺再床上了,尹柯还在纳闷怎么当时在淋浴间邬童熄火怎么熄得那么快,难道是自己太没有魅力了?接着又自打嘴巴,自己不是不想和邬童在淋浴间做吗,现在这德行真难看….


 


“听说你和王俊凯是一个大学的。”


 


沉静片刻,转过了身,看着邬童。邬童正在看书,看着全神贯注地,怎么就突兀地问了他这么一句。


 


“是啊,干嘛突然问这个。”


 


“上次在夏威夷我看你们聊得挺开心的,心想你们是不是认识,后来才知道你们是校友啊。”


 


-------难道是吃醋了?不会吧?


 


“很开心吗?王俊凯那种人,目中无人,我可没有半点开心表现在脸上…..”尹柯故作贼笑靠近,“你不会是….吃醋了吧?嘿嘿。”


 


“有一点,”邬童终于把自己的目光从书上移开了,“因为我也刚知道,你们不仅大学是校友,高中也是校友呢。”


尹柯咂舌,眼珠子转了转,怀疑道:“你查我?”


 


“怎么?你可以看我的简历,我就不可以看你的吗?”


 


“你….你还看了些什么?”尹柯顿时不安了起来,为什么邬童突然查起他的大学和高中了呢。虽然应该看不出什么问题,因为他的舅舅早就把他改名之前所有的信息都抹掉了。


 


“想查查你前男友啊,之类的,”邬童瞥了他一眼,果然,尹柯听了顿时完全放松了下来,眯眼弯出一抹笑,夹着庆幸的意味,“比如….你的初恋….之类的。”


 


“你干嘛那么在意了?”尹柯笑得得意,“我说了你也不认识。”


 


“那就是有喽?高中还是大学?难不成是那位风云人物王俊凯?”


 


“放屁!我是有多不济去看上他?我喜欢的人比他好几百倍!几千倍!”说道激动处尹柯翻了一个白眼,表示对那些纨绔子弟无限的鄙夷和唾弃,俗称,仇富。邬童心里听着笑眯眯,帮腔道:“那个人那么厉害?谁啊?说说呗。”


 


“哼,”尹柯得意地哼哼了一句,像双手怀揣着宝贝似的还怕让人看见,“不告诉你!”


 


“说说呗,说说,”邬童直接放下了书,过去抱着尹柯捧着脸靠近,“不告诉我我就亲你了,快说。”


 


“真不害臊!”尹柯笑着推开他,“都多少年的事儿了,你纠结这个干嘛呀。”


 


“我就想知道,你初恋什么模样,是他好还是我好,行了吧。”


 


 


“他好。”


 


 


邬童望着他,静静地。“为什么呢?”


 


“他是我见过的人里最暖最温柔的,我以后再也没遇到这样的人了。”


 


“是吗….”邬童望着他的眼睛,指尖勾勒着尹柯脸蛋的形状。


 


“怎么就遇不到了,我不是人了?”


 


尹柯当即哄笑:“你差远了,差太远了。”


 


“怎么远了….”邬童的表情倒在这一刻显得极其无辜,好像是真心求问。这些年他自问他也没怎么变过把。怎么在他眼里就和当年的自己差好远好远了?当年的邬童原来他的眼里那么好,怎么自己却从来都没有认真去体会呢,果真有些事情,永远不会当时知晓。


 


“那你呢,你初恋好还是我好?”尹柯此刻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邬童仔细看着尹柯认真看向他的眉眼,当他说道初恋的时候,他想起了易烊千玺,和眼前这张酷似千玺的脸,一时语塞,接着马上掩饰自己的尴尬表情,重新躺回了床上。


 


--------“都好。”


 


“如果一定要说一个呢?”


 


尹柯翻了个身,重新抬头又盯着他看。眼神比刚才邬童问他的时候不知道严肃了多少倍,眼睛一眨一眨地静静等着某个答案。


 


“各有各的好,你和他完全是两个感觉,比较没意义。”


 


“那哪个更有感觉?”


 


“没完没了了是吧?”邬童在尹柯眉心弹了一下,他没想到最后反倒是他自己亲手给自己挖了个坑跳,真是失算了。直到刚刚尹柯提及初恋的时候,他望着尹柯的脸,那一刻才恍然醒了,原来这是一张和千玺酷似的脸,他怎么就差点忘掉了这件事了呢,在几时忘掉的。而现在他想起来了,当时的自己忍辱留在公司,是因为这张和千玺相似的脸,当时的自己不放心尹柯酒醉回家,是因为这张和千玺相似的脸,当时的自己和尹柯酒后乱性,是因为这张和千玺相似的脸,当年的自己会注意到刘艳芬,也是因为,这张和千玺相似的脸。真的是这样吗?仅仅是精神寄托吗?他是在把尹柯当做千玺的替身吗?邬童一半笃定,一半怀疑。这件事的可怕之处在于,邬童自己都不确定真相是哪个。


 


眼前尹柯做出一个抱抱的姿势,邬童滑过尹柯肩膀一把把他搂在怀里,尹柯顺势便软软地卧在了他的胸口。一时无言,可最终还是尹柯打破寂静:


 


“这个月发情期…..你…你还是没空么?”


 


邬童的指尖在尹柯柔软的发梢打着旋儿,上次尹柯发情的时候邬童直接拒绝了他,要他该打针吃药的,千万别给忘了,当时两人还是在炮友关系的试探磨合期,尤其是邬童对当时的尹柯抱有着很大的怀疑,觉得他总怀揣着些坏心思,避免上当,邬童在那次尹柯发情的时间段里完全没和尹柯联系,万一尹柯带出个球来他肯定脱不了干系,其次就是不想标记他,暂时标记都不想,否则短时间内尹柯和他的炮友关系肯定就暴露了,再次便是邬童心理上的洁癖,发情期的omega大多难以自控情欲,甚至会极度沉溺,如果换成千玺,他会看红了眼,但是如若换成了其他人,邬童是没有兴趣看的,更何况是要累死累活,解决对方穷凶极恶的需求。


 


此刻两人的脸同时红了起来。


 


“有啊….几时来着,你请个假吧….”邬童小声嘟囔着。


 


“你….意思是..你过来?”


 


“不然呢?” 邬童也不知道为什么内心升起一股无名的羞耻感,仿佛答应了人家发情期的邀请就暴露了自己的无耻下流似的。另一边尹柯虽然窘迫着,却也不忘自打圆场。


 


 


“你放心…..我会准备套套的,还是你想让我吃避孕药,我都随便。”


 


“不准吃那些东西,对身体不好。这些事儿你别管了……睡觉吧。”


 


 


隔着玻璃再次窥探座位上的邬童的时候,正好就撞上了当事人的一双眼睛,随即露笑,尹柯含着一口咖啡装作只是眼光恰好扫到了他,苦涩下肚,着实太烫,洗杯子的时候又鬼使神差地偷偷瞧邬童一眼,不料邬童的眼光原来还停留在他身上,尹柯再次装作漫不经心地躲开了,自从发现邬童在他面前整个变了一个人,倒是尹柯随时随地地装起冷若冰霜了,撞上了邬童的眼睛也没个笑颜,不仅躲得厉害,旁人看来还以为做老板的对邬童有满满的偏见呢。最后尹柯故作潇洒地回了办公室,桌上的手机响了,邬童信息一条:


 


-----我提早走,晚饭还是上次那家吧。挺不错的。 


 


-----去哪儿呢?


 


邬童直接没回了,尹柯挑了挑眉,不料手机又响了,是舅舅的,尹柯打开一看,瞬间脸就黑了。


 


 


 


邬童四点就离开了公司,去了邻近的商场,打算看看某些难以描述之物,为接下来尹柯随时降临的发情期做准备。当然,首当其冲就买了避孕套,邬童翻看了其他的,其实其他种类也是很丰富的,润滑油,迷情药,还有跳蛋各种…..补充能量的水是不是也要买一点?邬童最终翻了几件小样儿,回头又多拿了几盒避孕套。付款出来的时候本想着直接在约好的餐厅等,可是经过一家眼镜店的时候邬童突然停下了脚步。


 


“请问先生需要帮忙吗?”


 


邬童抬起了头,微微一笑。


 


“把这一副给我看一下,”导购员拿出一副给了邬童,圆圆的一对细金属黑色镜框,精细简约,艳芬戴上去会很合适吧,老实说戴眼镜明明就十分可爱啊,“就这副吧。”


 


“好的,请您跟我来测量一下。”


 


“不是我,那个人没来,我知道度数。你直接做就行。”


配好的眼镜最后拿在了邬童手里 ,他把眼镜细致地用丝绒棉布包裹起来,然后放进了他挑选好的眼镜盒里。一下午收获颇丰,邬童正提腿要往约定地点走的当儿信息想起来了。


 


-------我今晚有点儿事,在外头先吃啦。你回家等我。


 


-------好。


 


邬童挂了电话,心想着今晚难道尹柯要见客户?以前邬童绝对不会多想,此刻倒是突然脑补起尹柯见客户的样子。是不是每次都光彩照人,变着法子勾引,还带着妩媚的笑,这只大花猫不就最擅长这种事儿吗?


 


叹了一口气,邬童只好自己去解决晚饭。期间他有几次给尹柯发信息,都未回。最后一次信息发过去说的是:你在哪儿吃饭呢?我直接在外头等你,一起回去。


 


吃罢饭下了电梯,邬童一个转角却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竟然是尹柯。并且不止他一个人,而是…..一家人?邬童远远观察着,一共四个人,一个看起来是老者,一个中年男人,尹柯,还是上次纠缠尹柯的那个男人。原来尹柯和他们一起吃饭,看来当时那个纠缠不清的男人没说谎,声称是尹柯的未婚夫,不然怎么会和一起吃饭呢?距离太远,邬童看不清楚尹柯的表情,好像在店门口四个人就打算散了,尹柯和他的未婚夫一边,另外两个朝的是相反的方向,尹柯率先走了,果然身边那个男人就紧紧跟着。这种情况下邬童当机立断马上跟上,快跑的时候正好遇上了另外两个人往相反的方向,那个中年男人望了邬童一眼,随即擦身而过。


 


 


“你走那么快干嘛?不是说送你回家吗?”


 


“不用 ,我自己回家,别跟着我了。”


 


“这可是你爷爷的意思,刚刚饭局是说了那么多,怎么转头就变脸色?”


 


尹柯显得急不可耐。


 


“我是演戏!你看不出来?我要真对你有一丢丢意思,还用得着爷爷出马?”


 


“你就拖呗,尹柯,看你能拖到什么时候。没戏的。我们两家结婚结定了。”


 


“你听好了我死也不嫁给你,”尹柯终于转身怒气冲冲,却说得斩钉截铁,“我告诉你不会有这么一天,我离家出走都不跟你处一块!听懂了吗?!”


 


“哟,说得干脆。你现在的一切不都是家人给你的,你的公寓,你的公司,没了这些你活得下去吗?尹柯,劝你识相点,你家老爷子可一直想抱着我家这棵大树呢,幸亏我看上了你,不然你在尹家什么地位你还不清楚?”


 


“真会给你脸上贴金,”尹柯冷笑,“算我谢谢你一片好意,我在家里的地位不容您操心,走好了行?”


 


“你们尹家全都是势利眼,这婚要是没结成,不等你离家出走,毫无价值的人尹家老爷留着干嘛?你就等着留宿街头吧!然后期望着有哪个有钱人看上你,最后你不还是会回到我身边,除了我还有谁能包养你?”


 


 


“我。”


 


 


尹柯偏头,在眼前这个男人的背后,邬童竟然兀自站着,他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刚才说的那些话他都听见了?


 


“你?怎么又是你这小白脸?”


 


回头的那一瞬间,男人瞬间就认出了邬童,眼神狰狞了起来。


 


“我现在知道你了,你是尹柯的下属嘛,口气挺狂,一个月工资多少啊?说来听听。”


 


“不多,养他 ,够了。”


 


对面男人瞬间给了一个白眼:“小子,你还太天真,我只问你,你们既然处在一块儿,那到现在你怎么还没标记他?尹柯不愿意,是不是?他这种人你是看不清的。”


 


邬童一笑:“你说尹柯吗?里里外外,上上下下,我看得不能再清楚了,但是细节我就不和你多说了,怕你听了不太舒服。”


 


邬童就猜到对面那个男人一定气不过,果然一下秒他就凶神恶煞地扑了过来,邬童松了手袋,正面迎敌,和他撕打在了一起,战地难舍难分,尹柯简直在一旁看傻了,战况太过激烈,他也不敢上前去制止。果然邬童没让他失望,最后一把把这个男人按到了地方,一拳一拳地往对方脸上砸,等到对方被砸地神志不清的时候,邬童起了身就开始上脚。尹柯惊呼着到底是多大仇,地上的男人随手抓起了旁边邬童刚刚放下的手袋往前一扔,里头的物品尽数散落,包括新买的眼镜盒“哐当”一声落了地,还有某些不可描述之物件。


 


邬童由此分了神,望着掉在地上的眼镜盒,正要去捡,却让那个男人着了空子,上前就是凶猛的一脚袭向邬童肚子。


 


“邬童!”尹柯扶起倒在地上的邬童,看着这一地的东西他也觉得倍感尴尬,原来今天邬童早走是为了准备这些东西……


 


“你们俩真让我恶心,在床上尹柯是不是让你快活得不得了啊?”


 


“对啊,和他做简直爽上天了,这种感觉真心妙不可言,爽死了!!”


 


不等邬童开口,尹柯一手扶着邬童,抬起头来一脸笃定,倔强地眸子盯着对方看,在尹柯说出更下流的话之前,邬童马上起了身,静静道:“你还想打么?我奉陪。”


 


“尹柯你等着,我决不让你好过!”


 


尹柯面无表情,看着男人踉跄地走远了,消失在转角。他意外平常邬童看着温文尔雅的,打起架来却一点也不含糊啊,快很准打地对方到最后毫无招架之力。战况当时火热,尹柯心焦,却也看得内心一阵悸动,觉得自己真的没救了,就算是打架也会沉溺在邬童学长的“反差萌”里。


 


“想什么呢?”


 


邬童早就把地上散落的东西捡了起来,重新放进袋子里,抬头的时候就看见尹柯在愣神。


 


“爱死你了,刚才打架帅呆了。”尹柯眼睛里闪着星星,搂住邬童的腰就撒不了手。


 


“就像一个流氓。”


 


邬童听了噗嗤一笑:“流氓你也爱啊。”


 


尹柯一开始不言语,指尖从邬童的手袋里夹了一个套套印在唇上,悠悠道:


 


“你越流氓,我越爱~”


 


尹柯佯装的脸蛋越加俏丽迷人了,一双眼睛仿佛含着春水一般。勾地邬童巴不得现在就把尹柯摁在地上办了他。


 


“对了这是什么啊?”


 


尹柯早就瞧见了袋子里有一个画风不同的东西,跳蛋应该也不长这样啊。


 


“我特意给你买了,”说道这里邬童竟然兴冲冲的,嘴角带笑,把包装打开,打开眼镜盒的那一瞬间,尹柯已经石化。


 


“好别致的性用品啊….怎么设计地跟眼镜儿似的?怎么操作啊?”


 


“想什么呢,”邬童点了点尹柯的眉心,无可奈何地笑出声,“就是一副眼镜儿,戴在鼻梁上的那种。”听完这句尹柯宁愿希望它是性用品,也比这无聊至极的玩意儿好。


 


“买眼镜干嘛?给我戴?傻了你?”


 


“没傻。”


 


邬童二话不说就把眼镜拿了起来,作势就要让尹柯戴上,尹柯躲闪不及。


 


 


“我不戴眼镜!我有隐形,我不戴这个。”


 


“我每次都看见你揉眼睛,一揉就红红的,眼镜多好,你戴着也漂亮。”


 


“屁,哪里漂亮了,少糊我,我讨厌戴眼镜。”


 


“乖,听话,我就爱你戴眼镜的样子,多可爱。”


 


“说得你见过我戴眼镜的样子似的,戴着特别傻,我怕我走在你边上丢人,行了吧。”


 


“我喜欢的,从来不丢人。”


 


尹柯怔怔看着他,默默出声:“你说的是真的?你喜欢的,我吗?”


 


“我面前就一个大活人,除了你还有谁?”


 


“你为了让我戴眼镜简直无所不用其极…….”


 


“好好的表白就被你毁了。”


 


“哪里好好的,你明明是脱口而出!”


 


“把眼镜戴上,我再慢慢跟你说一遍,语速你随便调。”


 


“真的假的…..?”


 


“真的,来,戴戴看…..”


 


“戴上去丑怎么办?”


“必须不能,你跟小仙女似的,怎样都好看。”


 


………


 


“…..怎么样?”


 


“完美!”






嘿嘿,18未满禁入        qaxn










TBC







评论

热度(425)

  1. 唯一小仲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