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看文的

这个世界上最难的事情就是不忘初心

灯火阑珊处 番外【06】

小仲尼:



-------没啥上升的




-------感觉这个点发是不是有点不大对 = =




-------这章依旧是小哭包柯柯 btw 快结束啦






Previously on.....番外




ch 01    ch 02     ch03    ch04    ch05










尹柯一路恍惚,迫切地猛地撞开酒吧后头的门,身后依旧是那一片灯红酒绿,放浪肆意。其中还有一些人叫着尹柯的名字。白色的衬衫纽扣已经被扯开一两粒,露出白皙的前胸,因为喝酒的缘故已然泛红,甚至锁骨处显露出诱人的抓痕,尹柯的名字还在被呼唤着,当事人却狠狠地吐了一地,大口大口地呼吸随着剧烈耸动的肩膀。明明已经难受地就要死过去,一个人突然出现在了角落的阴影出,仿佛一个恐怖的幽灵,慢慢靠近。




“你去哪了,我找了你好久……”




“邬……邬童?”




“你可看清楚了,是我啊。”




阴影里的人最终站了出来,不是邬童,是那个一直跟他纠缠的未婚夫。下一秒就不有分说地拉住尹柯的手,企图要带他走。尹柯想要抵抗,却发不出一句叫喊。只能任凭对方揉捏着自己的腰,直到慢慢向下,到屁股,再到大腿跟,动作越来越生猛,尹柯一瞬间吓坏了,却没有力气把他推开。他的一切拒绝都变成了欲拒还迎,眼看自己要在他的淫威下一寸一寸被彻底吞没,尹柯虚弱着嗓子,终于喊出了“救命”。




如他所愿,门被推开了,酒吧后门这片角落的光线瞬间强了一倍,尹柯别过头伸出手,满怀希望,有人能把他拉住,拉离这个男人的身边。




他只看到眼前的一群人,刚刚在和他把酒言欢,怎么此刻都失去了言语的能力,一个个缄默不语,背光中他们的表情混沌不清,越靠越近,就犹如方才黑暗里隐隐出现而巨大的恐怖的幽灵,抓住了尹柯一只手,问他:




“来喝酒啊。”




尹柯瞬间惊叫出声,他们原来全都不怀好意,嘲讽而戏谑地向他阴冷地微笑,可怖的双眼慢慢变红,吐出欲望的星子让此刻的尹柯颤栗不已。




“你们要干什么……”




“不要怕,我们会很温柔的。”




头顶上传来未婚夫幽幽的一句话,尹柯便被狠狠推到了人堆里,唯独的一抹纯白最终随着一阵哄笑被彻底淹没,染成了污浊不堪的黑,只剩下嘶哑无力的声音缓慢而诡秘地荡开:




“救我,邬童-----”










“尹柯!!”




清晨五点,邬童从床上弹起,满身是汗,气喘吁吁,抬头望窗外,黎明前的惨白好似包裹紧密的迷雾,静谧无声,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在黑暗中起伏着,翻腾出空寂的回响,最终消失殆尽。拉开了灯,邬童起身出了房间,下楼往厨房的方向倒了一杯水,一饮而尽。




邬童妈妈今天起早便看到了桌上的早餐,顿觉奇怪,转眼就看到邬童从厨房里出来了,端了盘子,上头有煎三明治和鸡蛋。




“爸醒了吗?”




“你今天怎么起得那么早,平常都睡到日上三竿的。”




“给你们做早餐呀。”




邬童妈妈才听不进这套呢,疑狐地坐下来,凭着身为人母的直觉道了一句;“没睡好?别忙了,你先坐下,阿姨处理就好。”邬童这才坐了下来,不言不语地拿起三明治便吃了起来,对面邬童妈妈依然一双眼睛直溜溜地盯着他看。




没过多久邬童爸爸便下来了,看见邬童坐在座位上,冷哼了一声:“今儿什么日子,某人起这么早?”




“儿子还给我们做了早餐呢,你快过来坐下。”




“不求他做什么早餐,只请他早点去上班!”




“大早上的口气冲什么,真是的。小童又不是不去上班,他还不能休假了?哪像你,一天到晚就知道工作工作的!”




邬童爸爸邬驰看了儿子一眼,邬童低眉吃着三明治,似乎懒得说一句话。这次邬童回家整个人都包围着低气压,他父母都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每天除了晚午餐,邬童几乎都在楼上的房间里,脸上看不出多余的表情,但是邬童妈妈知道,邬童心情不好,情绪上不来,每次敲门进去,虽然他依然还是维持着从小到大的习惯,没事儿看看书和杂志,电视里放着固定的几个频道,从小到大邬童一直都乖顺听话,谦恭有礼的,这次回来他表面上没有太大的不同,也没有带来什么不良的坏习惯,也似乎回美国之后没有和国内的人有多余的牵扯。但是她总觉得儿子哪里变化了,这种不着痕迹的改变才让她忧心,以前同样是不苟言笑的,那是他生来性情里温和柔软的基因,可回国后的他仿佛整个人的精气神都被抽走了似的,毫无生气可言了。邬童母亲觉得他是失恋了,但是她又不十分确定,毕竟他从来没有见过自己儿子失恋的样子,她所知道的是邬童一直喜欢易烊千玺,这一点就在邬童出发国内都不曾改变过,她也知道邬童在感情上所受到的唯一的一次挫折便是高中的一次告白,可是即便如此,邬童都没有像现在一样完全像变了精神面貌,这是失恋吗?邬童母亲有去找邬童确认,问尹柯怎么不带过来了,邬童的反应却相当平静,说了一句分手了,她想要再多问几句,邬童就开始缄默不言。




邬驰可懒得观察这么多,他只知道他儿子已经赖在家三个月了,也不去上班,天天愁眉苦脸,说好这次回来带个媳妇儿结果空手而归,二来就是国内工作不知怎么的也没做下去,在邬童父亲眼里,他儿子出国一年仿佛在外头玩了一遭,回来的时候除了脸色变差了。其他的一切跟出发美国的时候没太多变化。尤其是尹柯这个事儿他尤其在意,其实一开始邬童说要回国工作他是不同意的,早前的大学和工作经历,再加上他一早在美国铺设好的丰富资源,邬童完全可以在美国事业发展上站稳脚跟,可是尹柯却突然被国内某个高薪职位给挖走了,儿子的理由是说去不同的环境积累积累经验,闯出点名堂,邬驰可不买账,他还不清楚自己儿子那点小心思,不就是想去看看那个当年的初恋易烊千玺吗?但是最后也随了他,他觉得往国内发展不是不可以,只要邬童真有这股子事业心,邬驰也算宽心,不料几个月前听邬童妈妈激动地说儿子找了男朋友了,要带回美国来,还给他看了那个尹柯的照片,邬驰必须承认他是相当满意的,还去查了尹柯的工作背景,他早前的教育经历,连连点头,欣慰地想着回一趟国还能带个媳妇儿回来,这趟出国也算没白出。可是没想到啊没想到 ,结果还是邬童只身一人回了国,脸还那么臭,问他工作,工作辞了,问他媳妇儿,媳妇儿竟然也没了。一开始他是气不打一处来,说着以后都别再想回国了,老老实实在美国呆着。






“等会中午和我出去一趟,xx公司的林叔叔还记不记得,他一早就想见你了,好好吃个饭,以后他公司很多事儿都需要你的帮忙。”




“不太记得。”




”我和他的公司一直都有合作,前几年有一次我还带了你去吃饭,他也在。你不记得也没关系,见一面就记得了。“




“我身体不太舒服。”




“因为你在家快发霉了,我要把你拉出去照照太阳。等会你必须去,听到了吗?”




“........."




气氛瞬间尴尬了,邬童母亲赶紧出来圆场:“那个林睿是不是?以前他的儿子还过来我们家里喝过下午茶。性格很好也很有教养,别看他从小生在美国 ,但是美国本地那种放浪随意的习性是一点没沾染上,虽然是beta但是我觉得他和小童这样的在一起会很配呀。”




“你是不是想让我邬家绝后?”邬驰瞅了旁边的夫人一眼,“就现在他这样,还结婚,连工作都料理不好!”




“你就想着人家能不能生,庸俗!而且现在什么科技没有啊,早就有beta生下小孩的新闻了,跟你没法沟通!”




“妈,你就别乱给我介绍人了,我现在没这个心情。”




“你现在做什么有心情?邬童我告诉你,你要再这样就给我从这个家出去!我看着碍眼。”




意外地,邬童的脾气竟然就上来了,虽然是一句话不说,但早餐只吃了一半,便麻利地站起了身,上楼去了。邬驰瞪着眼睛不可置信地想要和夫人找共鸣,邬童妈妈反而回瞪了他一眼,骂了一句”缺心眼儿“,就赶紧起身追了上去。敲了敲邬童的门。




“小童,开开门,我们聊聊。”




“怎么了,妈?”邬童开了门,让妈妈进来。房间依旧整洁,电视机里放着一部惊悚片,里头的一段音效突然出来的时候吓了邬童妈妈一跳。




“小童,你现在怎么喜欢看电影了,你以前看时事多一点。”




“妈,你要跟我聊什么?”




“聊尹柯。”邬童妈妈单刀直入。




果然一说起尹柯邬童眼色变了一秒钟,转身坐在床上斜躺着,懒懒道:“没什么好聊的。”




“怎么不好聊了,说起尹柯那个孩子,你不知道你爸爸有多满意他。长得好看,学历又好,工作又出色,和你多配啊,当时你说要带到美国来给我们看看,你爸爸不知道多期待了,你以前在这方面可从未给我们任何惊喜,别说带回家了,连恋爱的对象都见不着。可是你这次回来突然两手空空,你爸爸就当然失望了,问你具体发生了什么事儿,你也不说。我和你爸爸等于是白高兴一场了。”




“我们分手了。”




“因为什么呢?”




邬童目光暗淡:“我看错了人。”




“他劈腿了?爱上别人了?”




“没有.....他做了一些不对的事情,我不能信任他。”




“什么不对的事情?”




“.........”




不是因为他伤害的是千玺,而是他的害人之心。邬童从回国到现在没有一刻不在想,当时尹柯流着泪一句一句地控诉,直到最后他终于消化了他所有的话,他尝试让他自己去理解,去原谅,尹柯是因为喜欢他,他告诉自己这样做只是一时犯傻,其实他自己很快就想通了,却还是在床上躺了那么久,没有一个电话给尹柯,也没有问尹柯的情况,有没有在他家继续住下,还是已经搬出去了。只是每当自己要这么做的时候,就想起自己亲自在尹柯私人笔记本里彻底删除的视频,里头的剪辑文件,他恨尹柯依然留着这些东西,就好像是自己的战利品,他至今不明白尹柯到底是什么样的心理保留着这些视频,文件里的剪辑记录保存地清清楚楚,把视频里的千玺慢慢剪成了大家眼中不堪的模样,他就忍不住想象当时尹柯做这样视频的过程,认真研究每个视频的节点,别有用心地拼贴,剪掉多余的部分,留下过火的,只为把千玺推向地狱,这样还不够 ,还要放上惹火的音效,让其更有爆点,更吸引眼球,接着放上网络,还要取一个值得上头条的新闻名称,越狗血越好。于是邬童又变得无力了,一想到这里,他便立马退缩,一天又一天,只是踌躇不前。




“你看你又不说话了,你有时候就是这样,人家会觉得你太闷骚了,有事情就得表达出来,不然对方怎么会懂你呢……”




“唉妈,我跟你说不清楚……”




“你看你又不想说了,总之一句话,过去的事儿就让它过去,既然已经结束了,你也应该赶紧振作起来,外头还有大把的人排队等着你呢,不然今晚我就带你去钟叔叔家,你不在期间人家女儿就一直念叨着你呢……”




“妈我昨晚没睡好,先休息了,等会我还要出去。”邬童温和地下了逐客令,半推着就把邬童妈妈推到了门外,关上了门,瞬间松了一口气。不料回到床上还没坐热,门口又有敲门声。




“妈!我睡了!”




“小童,有电话!”




“谁啊?”




“你先开门。”




邬童深吸一口气,懒懒地下了床,打开了门便看到自己妈妈贼眉鼠眼的一张笑脸,顿觉莫名其妙:“你干嘛笑成这样……?谁的电话?”




邬童妈妈得意地故意靠近了说,好像要说一间不得了的大秘密似的:“易--烊--千--玺。”邬童把电话接了过来,满脸疑惑。隔了老远,千玺怎么突然就联系他了?他是怎么知道自己家的电话号码的?




“喂?千玺吗?”




重新关上了门,最后一刻邬童还配合妈妈做出一张“你懂得”的笑脸。




“邬童?你什么时候回国?”




“千玺,你怎么知道我家号码的?”




“哎呀这个你别管了!”




“……你凶什么?有话慢慢说。”邬童发现千玺急起来也是有小脾气的,只能像尹柯一样好言好语地劝着。




“你回美国了怎么没有通知我一声?就这么突然回去了?”




“不是什么大事儿,又不是不回来了,不想惊动你。”




“哼哼。”




“哼什么啊,你找我就为了这个事儿?下次我回去了好好跟你赔礼道歉。”




“下次是几时啊?你倒是说啊?”




“我也不确定……”




“什么叫你不确定啊?!尹柯怎么办啊?你就这么把他留在国内了?”




“干嘛……突然说起他了……?”




“是男人就干脆点!邬童,你和尹柯到底怎么了?你把他甩了?是不是是不是?”




邬童越听越觉得莫名其妙,千玺只见过尹柯一面,怎么就纠结起来他和尹柯之前的关系呢,还要特意找着他的电话号码就为了问一句他是不是把尹柯甩了,难道尹柯主动找上了千玺,跟他抱怨自己把他甩了?难以想象,邬童转念又想,能做出那样的事儿,还有什么事儿他是羞于做的?




“我们分手了。”




“我就知道!我看尹柯的样儿我就知道你们肯定出事儿了!”




“尹柯怎么了?尹柯他去找你了?他说什么了?”




“他怎么找我啊...我前几天碰到了他,哎哎,其实也不是碰到,我晚上开车经过看见他刚从酒吧出来......”




“酒吧!!!??他怎么了?!他出什么事儿了!?”




听到酒吧这个字眼,邬童瞬间炸了。他不禁联想起昨天的那个梦,尹柯孤立无援,朝他喊救命的模样,冷不禁握紧了电话听千玺继续说。




”你别激动,我看他从酒吧出来,好像喝了很多酒,在外面吐了。你知道不知道他差点被人带走了!跟他一起喝酒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人,想带他走说要继续喝,尹柯说根本不认识他们,叫他们滚蛋,那帮人就生气了,尹柯也生气了,然后他们还打了起来,尹柯发酒疯可厉害了,打架跟疯了似的,大庭广众的最后那群人终于散了,我赶紧劝住他,他说他也不认识我,让我也滚蛋,他已经醉得六亲不认了!也不说他的家在哪,我就只能把他领回家啊,当晚就发了高烧,我照顾了他一晚上。他气色很不好,我打电话给你,竟然也打不通,后来才知道你竟然早就回美国了!!”




邬童深深一闭眼,抿紧双唇,带着隐忍说了一句:“然后呢,病好了吗?”




“不知道啊!第二天醒了他就执意要回家,我说送他他也不乐意,他还说他讨厌我,不稀罕我的任何帮助!王俊凯当时差点又跟他掐了起来!”




“别管他。这事儿与你无关,我和他.....已经结束了。”




“临走时他也是这么跟我说的,还说....还说你们是炮友.....从来没谈感情的,是真的吗?”




“他是这么跟你说的?”邬童只剩下无奈,这不就是尹柯吗?表面的乖张,骨子里的冷漠,翻脸间的无情。自己为什么还要再一次去确认呢.....




“嗯....他还说了一些很自暴自弃的话.....还有之前视频的事儿,他说是他干的。”




听到这里邬童瞬间好像被定住了,喃喃道:“他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个......?他醉傻了吗?”




“他酒已经醒了,邬童,他还跟我道歉-----”




“千玺.....尹柯他只是一时间事儿没想通,其实他并不是那种......."




“哎呀,你能听我把话说完吗?重点是当时王俊凯在旁边,听到他说这句话王俊凯瞬间就要去弄死他,我差点没拦住 ,你知道王俊凯这个人说到做到的,我担心他会偷偷对尹柯做什么坏事!这才是我担心的!”




“千玺......我能明白王俊凯这么生气,我当时知道这件事我也很生气,你呢?难道你一点也不怨恨吗?”




“我不知道....虽然尹柯好像一直都没给我好脸色,可是我总觉得这是他披上的一层皮,并不是他真正的样子。况且是你喜欢上的人,能有多坏呢?上次在超市里遇见你们,你在我面前那么大方地介绍他,当时你的模样让我想起高中时候打棒球的你,一赢了比赛就兴冲冲地跑来告诉我,好像要把自己刚得到的最美好珍贵的东西和我分享,当时你那么考虑尹柯,就算他一句话也不肯说你还是以自己的方式包容他,邬童,你恋爱的模样我曾经是见过的,那一天在超市我很高兴自己又重新见到了,尹柯是不是一个坏人,你会比我更清楚,对吗?”




“.......我不清楚.....他总是把自己的某一部分藏起来,不让我看到.....”邬童说到这里觉得自己说了太多不该说的,于是转移了话题,“但是你说王俊凯会对他做什么坏事,我是相信的,这一点我也很担心,毕竟你丈夫有时候丧心病狂起来谁都阻止不了。”




“你说什么哪?他是我老公!你干嘛这么说他!”




“不然....我抽个时间回一趟国,看看尹柯怎么样。”




“好哇,我派那边的专机去接你,下午五点怎么样?”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




“我的快!不用谢。记得别迟到啊!”




只听对方麻溜儿地挂了电话,邬童懵了一两秒,自己也没想到一通和千玺的电话让他今晚就要回国了。现在头疼的是父母那边怎么应付了。尹柯先在房间简单地收拾了一下东西 ,接着下楼就跟父母说起要回国的事儿。




“你休想!又要回去干吗!? 满脑子尽知道玩儿!你要再回去你就别想再回来!永远别回来!”




“我回去找尹柯,这次很快就回回来。”




尹柯这个名字果然有效,邬驰听了明显迟疑了一秒钟,接着疑狐地问他:“找尹柯干吗?你们不是分手了吗?”




“我有些不放心他,怕他出事。”




“你跟尹柯到底是怎么回事!?分手了还是没分?”




“我回来的时候再跟你说.....”




“我告诉你,你想再出这个门,可以。再回来的时候如果还是一个人,你就干脆不要进家门!谈个恋爱都婆婆妈妈!当年我追你妈可不这样!”




“你们放心,我很快回来.....”










下午,邬童坐上了千玺派遣的私人飞机回了国,便直奔自己的家,然后他担心的事情真的出现了。从一楼往上看窗户是黑的,他安慰自己尹柯已经睡下了,可是当他上了楼,开了门,便知道一切都迟了。他首先闻到的是自己家里木质家具的清新气味,仅此而已。没有多余的味道,意味着已经没有丝毫的人气剩下,开了客厅的灯,一切都看起来干净整洁,甚至是光秃秃的,想必尹柯走的时候,打扫了卫生,把多余的摆设都收了起来,整理成了房子即将要安静沉睡的模样,还有他搬家期间新买的器具和装饰,都一一看不见了,不知道是他收走了,还是扔了。所有他曾经在这里生活过的痕迹,似乎已经被完全抹去。唯此这片寂静无声,仿佛是尹柯当时哭着背对着他的场景,故意把一片沉默留给了他,甚至夹着怨恨吧。邬童有些颓然地做在了沙发上,这才发现茶几上有纸和笔,白纸上似乎还有几行笔记,邬童定睛,那是尹柯的笔记。




字迹涓秀,上头写着:




学长,对不起。这是过去无数次,我想对你说的话。可是到你离开那天,我都没有说出口。我知道现在已经太晚了,你早就回美国去了,可能再也不回来了。我总是喜欢做这种事儿,自作自受,我知道。你离开我是对的,从我不再是刘艳芬的那一天开始,我就慢慢变坏了...我很高兴,你还记得刘艳芬这个人,可是我快要不记得了,那么多年,这个人早就从我身上慢慢脱离了出来,我已经再也找不着他了,也再也变不回他了。你无论有多鄙夷我,我都全盘接受。




尹柯




尹柯知道自己错了,早就知道了。可是他永远不会在正确的时间里说一句正确的话,就好像应该出现在机场的那一天他并没有出现。他的别扭和委屈,任性和嫉妒,他自己是十分清楚的,邬童回想起当时尹柯流着泪的控诉,透着满满的悲愤情绪,可想而知,从他第一天和自己在一起所绽放的每一张笑脸背后都是忍耐,拼命在压制住自己的不甘吧,抑制住自己精致表面下的邪恶,被当成替身的半怜半恨一直困扰着他吧。尹柯一直善于伪装,并且伪装地很好,可是他偏偏不要把电脑里面的东西删除干净,或许不是因为那过剩的嫉妒之心,只是他隐隐希望有一天他隐忍的另一面完全见了光,终于可以怀着记恨的眼睛直直地望着自己,把他一直憋在心里的不甘统统释放出来,说,我一直都追随着你,可惜你从来看不见我。




邬童把纸折好放进了口袋,第二天他便直接去了尹柯公司找他,可是他却不在。钱小花重新看到了邬童眼冒金星。




“尹柯他去哪了?”




“他最近都不在公司的,好像很忙的样子,找投资人之类的,我也是听说....."




“什么投资人?公司没事儿吧?”




“我也只是听说....”钱小花偏头看了看公司里头一眼,最后才凑近了邬童神秘地继续,“听说公司资金上出了点问题,最早的投资被撤下来了,接着没几天老板的家人也不继续提供资金了....说不定,我们大伙都要被辞退走人!”钱小花说到后头眼含泪花,毕竟她只是个坐前台的,公司真要炒人第一时间肯定找上的就是她,所以她对这样的消息异常敏感。




“为什么突然撤资了?哪里出了问题?”




“就是不知道呀!我一做客服的实在没预感到哪里不对,可是噩耗就突然来了,邬童你现在在哪里上班?有没有工作好介绍的给我?”




“一开始的投资人是谁?王氏集团?”




“怎么可能呢....我们这样的小公司哪能拉上这样的大客户呀。据说也是当时老板家的关系才弄到的投资。”




尽管如此,邬童依然笃定这件事情跟王俊凯脱不了干系,既然他已经确确实实知道了当时害千玺的始作俑者,还威胁这要弄死尹柯,那王俊凯第一件整尹柯的事儿就是弄垮公司就完全不难想象了。




”那你知道尹柯现在在哪么?”




“不知道....不过我可以去问问秘书,他今天的行程!”




钱小花把知道的行程告诉了邬童,知道了尹柯晚上有一个饭局,现在估计在跟另外一个客户见面。邬童把时间地点弄清楚了打算在晚上这个局抓着他。不料到了吃饭的地方,还是晚了一步,尹柯再次看不见了,正当邬童失落之际,一个服务员却告诉邬童是不是那个脸上有一对梨涡,长得很好看的一个男人,因为外貌出众她就不禁多看了一眼,接着又唏嘘了一阵:“唉.....一看他就是受制于人的样子,旁边有一个老男人,对他又摸又搂的,我在一边都看不下去了,他是不是做销售的啊?”




“你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吗?”




“那个老男人我认识,就一土壕,经常过来吃饭,整天色眯眯的,特别好色!他一般固定行程都是吃了饭去那些个商务会所,你懂的,这都是好听一点的说法,你懂的。”




邬童表示他久居国外,还真听不太懂,不过听到那个老男人特别好色,邬童赶紧到了谢,就心急火燎地赶到了那家所谓的商业会所,果然,门头装潢妖娆,一进去灯红酒绿,走廊的灯都是粉红色的,越走越幽深。几个瞅见邬童这样气质斐然的会所工作者还会主动贴上去问他要什么服务,预定了什么房间。邬童就趁机问了你们会所的常客一般在什么房间里头,他们这才明白过来原来眼前这个小白脸也是个陪客的,便把他带到了走廊深处,灯光越加暗淡幽深了,也愈加安静了。这一区段的隔音效果好,邬童在外头听不出里头有什么动静,只得直接推开了门,便看到了让自己震惊的一幕。




尹柯的皮肤在冷光灯的晕染下白皙异常,长长的脖颈,光洁的锁骨,一览无余,身穿着简单的白色衬衫,前襟的扣子也已经全数解开,尹柯就这么轻易地敞开了前胸,让自己的妖娆随意释放了,而脸却保持着低垂,似乎试图掩饰自己已经迷离的表情,邬童却还是一眼看出了两颊那酒醉后的红晕,眼眸间的荡漾开的晶莹的水雾,瞬时妩媚非常,他的整个身体此刻好像都已经不受自己支配了,只能被紧坐一旁的男人随意摆布着,搂抱着,还时不时地拿小杯的酒往尹柯的嘴里送,伴着众人的戏谑声,邬童已经是怒火攻心,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就这么招摇肆意,任人勾搭,不自觉地沉溺在危险之中,看见那只徘徊在尹柯细腰间的那只肥腻的手,邬童已是恨得牙痒痒。




那个男人一看邬童进来了,穿着白色“制服”,就招呼他过来赶紧倒酒,邬童听话地过去了,走到桌前,倒了一杯酒,拿起了酒杯下一秒就狠狠得朝尹柯的脸泼去,晶莹的酒水彻底地冲撞着尹柯高热的脸颊。这一刻尹柯终于醒了一份 ,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你这是干什么!?你他妈谁啊!?” 对面男人赶紧拿了纸巾企图要触碰尹柯已经被酒完全浸润的脸蛋,邬童抓起对方的手腕一转,只听“啊”地惨叫一声,尹柯这才忍不住叫出声:“邬童!你快住手!”




“住手!?他都快把你吃了你是傻逼吗!!”




“你先放开他!等会保安过来就不好了!!”




邬童也算听话,放了手直接抓起尹柯的手臂就要带他出去,惹得尹柯惊叫:”你快放手!你抓得我好痛!“




”你他妈是谁!?人家叫你放手,你没听见啊?!”




“滚!”




邬童嗓门大起来也是中气十足的,凶狠地瞪了那个男人一眼,便蛮横地把尹柯带出了房间,穿过走廊的时候尹柯还试图甩开邬童的手,无奈太用力,尹柯忍着疼终于被邬童带去了门口,放手的时候邬童带着十分的怒气甩开了他,让尹柯几近跌倒。




“邬童你有病是不是?那么用力干嘛!”




邬童反而贴近钳制住他的下颚,力气中依旧带着狠意,逼着尹柯看向自己:“尹柯你在搞什么!!”邬童气得眼睛都红了,脸部肌肉微微颤抖,尹柯瞬间被吓得三魂七魄都散了。




“我这是公事!.......你今天把这事儿全搅和了!!”




“放屁!这是公事吗?公事需要摸你腰摸你屁股摸你大腿吗!以前你和客户在一起也是这样吗!?是这样吗!?”




“管你屁事!邬童!你回美国那一天我们就分道扬镳了!我怎么陪客户,客户摸我哪里,都是我自己的事情!你TM管不着!”邬童当即便有股冲动,当街就要把眼前这个人生吞活剥,直接拿下,最好还要让他疼得哭爹喊娘叫饶命才解得了他此刻的心头只恨。




“你要是敢再回去,我就杀了你。”




这威胁还真是危言耸听,吓得尹柯汗毛都竖起来了,但是大花猫就是这天不怕地不怕的个性,尹柯迈开了腿果真要回去,擦肩而过的那一个瞬间,邬童把尹柯拉了回来 ,直接上脸一个耳光,清脆的“拍“地一声,尹柯终于眼角有了泪花,崩溃地抓起邬童的衣襟便是疯狂地捶胸猛打,嘴里还不忘大声控诉着,夹着哭腔:”你他妈混蛋!邬童我上辈子欠了你的是不是!你给我滚!我不想再看见你!你滚!”




“那个男人明显想和你上床!你他妈看不见吗!??”




”跟我见面的每个男人都想和我上床!我都要和他们上吗!!你以为我是傻逼吗!!?”




“那你还去!!??你成心气我是不是!?!”




“我不去!我公司的员工就等喝西北风!每一个机会我都要抓住!”




“他睡了你第一次就有第二次!你他妈不明白这个道理吗!”




“邬童!你太侮辱人了!你给我滚!我再也不想再看到你,滚!!!”






“闹够了没有?”




邬童和尹柯同时回过头,一个男人突兀地站立在两人面前,邬童看着隐隐觉得有几分熟悉,最终想起来了,之前见过他一次,尹柯和家人一起吃饭的时候,邬童还和这个男人擦肩而过。




“叔叔.....”尹柯的万千委屈势如破竹,推开了邬童便缓缓向对面那个男人走去,因为醉酒而踉跄不稳的步子终于被这个男人扶正了,“送我回家吧。”这个男人和邬童对视了几秒,便转身带着尹柯上车离开了。邬童赶紧跳上了一辆的士,跟上了这个男人的车,看起来是亲戚,谁知道跟尹柯是什么关系呢?邬童现在草木皆兵,觉得谁都会对尹柯不利,果然他料想的不错,车子开去的是一处陌生的地方,不是尹柯原来的公寓,而是一处普通的住宅楼,这个男人干嘛带尹柯来这种地方?从他的行头和车,和他住的地方未免也太不匹配了。




“叔叔,我自己能上去。今天谢谢你了。”




“你别太乱来,公司没了就没了,别给自己太大压力。”




“嗯....我还想再撑一会儿。”




“你是个机灵的孩子,就算是这样,也不能完全叫我放心,毕竟是omega,要好好保护自己,知道么?”




“嗯。你早点回去吧。我困了,想睡觉。”




“嗯。”




邬童躲在墙角边看着车子开远了,才马上跟了上来,叫住了尹柯。




“你住这里?怎么不住回原来的公寓了?”




尹柯回了头,他就知道邬童不会死心。




“没钱住。”




“我的家呢?你可以住我家啊。”




“邬童先生,我跟你不熟,直接住你家不太好吧。你要没什么事儿我先进去了。”




“我今天没地方住。”




“SO.....?"




“我暂时住你地方一晚上。”




“我建议你去街上打个地铺,晚上还有自然风,很清新。”




邬童却直接跟着他上了电梯,再接着出了电梯,尹柯早就投降了,他现在醉意浓厚,也没有什么力气和邬童争辩什么,进了门便直接脱了衣服要去洗澡,毫无顾忌。好像邬童是个不存在的人。邬童只注意到房子里的环境 ,让他心疼。装修太简陋了,可能尹柯是最近才搬进来的,家具都显得很空,沙发看起来很脏,餐桌也积着灰,墙角随意放着大行李箱,尹柯说他缺钱,为什么明明有家人,却不给予帮助呢?为什么不能回自己家里去住呢?




尹柯洗了澡,便直截去了房间,顺便锁了门,邬童靠近了门边,敲了敲门:“尹柯?”




“滚。”




邬童叹了一口气,回到那带灰的旧沙发,这里的环境越来越不忍直视,邬童想着明天请个家政把房间彻底收拾一下。但是现在首先要做的一件事,便是解决尹柯当下着急的问题。邬童去阳台打了一个电话,问他爸在国内还有没有熟识的公司,是否有投资意向,邬驰当即反问:你又在搞什么鬼?




“尹柯公司的资金出现了一点问题,在找新的投资人,您在国内还有熟识的工作伙伴吗?”




“什么样的公司?”




“软件开发。”




“你林叔叔的分公司不就在那儿吗?你自己跟他说吧。”




“嗯。好。”




“你和尹柯怎么样了?”




“挺好……”




“复合了?”




“呃……嗯。”看来无论如何都无法阻挡他爸此刻的八卦之魂了。




“那就好,你要还是一个人那你就别回来了,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




挂了电话,邬童接着联系了林叔叔,谈了一会儿后,对方终于答应先对尹柯公司做一个价值评估,再做决定。挂电话之前邬童突然想起了什么,加了一句如果中途有任何其他公司试图干涉请千万不要理睬。因为邬童怀疑王俊凯这么阴损的一个人一定会盯着尹柯和他的公司,只要有一点点复活的希望,王俊凯都决计不会让它发生的。




第二天早上尹柯早早地起了床,打开门便看见邬童在做早餐了。他记得厨房他还没有来得及清洁打扫,做出来的早餐卫生吗?




“我刚把厨房简单收拾了一下,在外头买了牛奶面包和鸡蛋,快坐下来吃。”




“不了,我有事儿。”尹柯压根没打算要坐下来,提了包就要走。




“如果是公司的事儿你不要着急,我已经帮你找到投资人了,做完基本的评估就会有资金进来。”




尹柯一双灰暗的眼镜深深地盯着邬童看,静静道:“你找的易烊千玺是不是?”




听到这里邬童瞬间恍然大悟,他怎么会忘了千玺这等如意算盘呢,如果当时找他提出投资的事儿千玺百分之百会答应的,而且顺便说不定还能气得他老公王俊凯半死,王俊凯到时候肯定没辙。




“你别想了,我不会接受他的帮助的。”




“不是他,你放心。”




“你的也不会。”




冷冷地丢下这句话,尹柯便要离开。却被起身的邬童紧紧攥住手。




“你这是何必?单凭你一己之力是没有结果的!王俊凯在整你你知不知道?”




“那也是我活该,我知道!你也别假惺惺了,邬童,以后我们天各一方,谁也别纠缠谁!”





“为什么你总是要说一些难听的话给我听?!是想折磨我还是折磨你自己?”邬童掏出口袋里的折叠起来的白色纸片,然后慢慢展开,白纸黑字地摆在尹柯面前,“难道你真正想要说的话只能写在纸上,却说不出口?”尹柯看到这张纸的时候下意识地别过头不去看它,抿紧双唇一言不发,“在里面,你跟我说对不起,你说你总是把事情弄得适得其反,尹柯,你真的想和我天各一方吗?再也不见我?”




“是你丢下我去美国的!你说我阴险,善妒!你既然那么鄙夷我,你就不应该再来找我!”




“可是我还是回来了!你无论怎么样都好,我还是害怕你被别人欺负!怕你没有我过得不好!事实就是如此!你住着这样的房子,你昨天去见那样的客户,我都心疼死了你知道么!”




“你心疼个屁....”尹柯当即就哭了,三秒之间便是泪如雨下,“你因为那个易烊千玺才和我在一起,你又因为那个易烊千玺离开我,我不要再上当了,你从来不知道我忍耐地有多辛苦,我和你在一起有多痛苦,我宁愿自己一个人,反正我从来都是一个人,我就什么也不怕!”下一秒邬童就忍不住把尹柯抱入怀里,紧紧的,尹柯仿佛把过去三个月经受的所有孤独委屈全都在此刻一并发泄了,此刻哭的抽抽噎噎,双肩耸动,激烈异常。




“尹柯你错了,我不是因为易烊千玺才和你在一起,我真正想认真地和你在一起,是因为你是刘艳芬,我高中认识的那个‘小女生’,三个月前我离开你,也不是因为易烊千玺,是因为那时的你在我眼里谁都不是,就好像是一个陌生人,我一时冲动离开了你,此时此刻我又回到你身边,你怎么赶也别想赶我走,是因为你是尹柯,我再也不想放开你了。”




“我不信你,让开!”




尹柯猛地推开了邬童,大步地去往门边。




“尹柯,你脸都哭肿了还怎么出门!”




“不用你管!”




邬童再次追上抓紧了尹柯的手。




“好!我们俩的事儿先放一边,如你所说,公司比较重要,你不信我也没关系,至少给我一个向你证明的机会,好不好?不要拒绝这次的投资公司,因为你找不到其他的希望了,就算有,王俊凯不动手,我也会向昨晚一样把你搅黄了!你如果真在乎你员工的生计,这次就乖乖听话,行吗?”




尹柯沉着脸一言不发,最后直接甩开了邬童的手,开门离开了。








倒数第二章这是 OH YEAH  秉着应该要比正文短的原则



















评论

热度(543)

  1. 唯一小仲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