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看文的

这个世界上最难的事情就是不忘初心

【wink】看若如云似歌,品若细水长流

故人南延:


  • 一发完


  • 9000+


  • 勿上升





月亮岛是个很特别的学校,有各种奇怪的老师,也有各种奇怪的学生,要说谁最奇怪……还真的是比较不出来。


面冷心热的校草,云淡风气的学神,热血的追梦者,爱打听八卦的百事通,高高在上的大小姐。


每个人都代表着一种颜色,每一个颜色都独一无二,最后汇聚在画布上成了一副绝无仅有的画卷。


尹柯被陶西命令画一幅全班同学的画像,作为班级的画展作品拿出去参加校园文化展。


众人看过去,本以为学霸会以学习为由拒绝,陶西连规劝的话都准备好了。


结果尹柯愣了两秒就答应下来了。


“我尽快。”


 


邬童坐在离他不远的位置上,看着他清淡的笑容,咬牙道:“骗子。”


 


他开始动笔画了,时不时的拦住班级的同学细细的打量了一番。


每个人几乎都被他拦下来过,除了邬童。


 


一个星期之后,那张画就完成了,陶西展开那张画,满意的炫耀道:“这是谁带出来的学生?是我!”“这是谁的学生?我的!”


总归所有的荣誉都和他有关系。


众人上前开始观赏那副画,所有人都说画的好,站在画前面的焦耳指着画上的人道:“还是邬童画的最像。你们看是不是?”


众人都围在一起,听到这话难免比对起来……


 


是啊,还是邬童最像。


 


邬童本来不想上前去看,听到这句话难免要上前去……


其他人多少都是抽象的,有些线条都是模糊的,怎么说呢,看起来有点敷衍……


只有画上的自己,棱角分明,一看就是用心去画的,占得比例也最大。


没由来的心里有些得意,没由来的觉得心满意足。


转身去看原本应该在座位上的尹柯,却发现那个已经背着书包走的很远。


 


他总是在他转身之前离开。


 


邬童拿着书包,加快脚步追出去。


刚刚走到学校门口,刚刚要追上那个人,就看到一辆车往两个人中间开来,生生的隔开了。


又走散了。


车上下来的是父亲的助理。


他一脸讨好的笑道:“邬童,你爸爸叫你过去一趟。”


望着那已经走远的模样,他心里泛起无奈感,最后还是坐上车子:“走吧。”


 


班小松是个很执着的人,他说要尹柯加入棒球队,那就真的丝毫都不放松,整天都缠着。


邬童盯着尹柯面上为难却依旧不为所动的眼神,陷入无奈的悲伤之中。


食堂的饭一直都不对他的胃口,中午买了面包就能对付过去。


挥别了班小松和焦耳的盛情邀请,他往小卖部里面走去。


可下一秒就在转角遇上回来的尹柯,那个人正低着头拆包装。


两人一撞。


面包直接掉了出来,落在地上,沾了灰尘,不能吃了。


 


邬童见是尹柯,总算是抓到一个可以单独相处的机会。心里还是暗喜。


他先一步的拿起那面包,准备扔到垃圾桶里面,下一秒就被尹柯拉住手腕:“别扔。”


“不扔?你还吃?”


尹柯拿回面包将其装回包装纸里面:“我有别的用处。”


两个人就这么干站着,邬童轻咳了两声:“我赔你一个。”


“赔?”他摇摇头:“一个面包而已,是我自己低头走路没看人,抱歉。”


 


转身就要下楼。


 


邬童发现尹柯的不在意让他很不满。


这要是放在以前自己要是弄丢了尹柯的什么东西,尹柯拆了他的书包,也要他血债血偿。


他蹙眉上前,走到那个人的身边,抢过那个面包:“我说赔就赔,走。”


拉着人的手臂,就往小卖部走。


本以为尹柯会说些什么话来反驳,可他小心翼翼的回头看,那个人面无表情的跟着他,也不挣扎,也不说话。


他没忍住停了下来,有些怒意的看着尹柯:“你哑巴了啊,说话啊。”


“说什么?”他浅笑开来,没有梨涡。


邬童烦死他这种态度,却一点办法都没有,急的跳脚也只能加重手上的力气。


“你不准笑。”


“我笑不笑你也管上了?”


“你可以笑。”邬童蹙眉:“但是别这样假笑。”


 


尹柯的脸上出现了几秒短暂的空白,他收敛了眉眼:“嗯,那我不笑了。”


 


带着人走出校园,尹柯不解的问:“你不是要赔我一个面包吗?”


“去吃饭,你不想长个子了吗?不是说要长到……”邬童说不下去,咬牙道:“去吃饭。”


尹柯看着那个人变红的耳朵,终究还是笑了。


 


邬童带着他去了他们从前最喜欢去的拉面馆。


老板娘见到他们两个立刻笑开了:“你们两个都大半年没来了。”


尹柯对着老板娘微微一笑,梨涡浮现,是怀念。


邬童见此松下一口气,他还记得。


两个人面对面的坐着。


尹柯吃饭的时候很安静,邬童喜欢在吃饭的时候说话。


从前总是一个人不断的说,一个人安静的听,然后其中一个人立规矩:“吃饭的时候不要说话。”


 


如今邬童也不说话了,两个人就这么安静的对面对,除了吃面的声音半分声音都没有。


尹柯吃完了,习惯性的坐在那里等着邬童。


见邬童低头吃面半句话都不说的样子,他心里有些酸涩。


就算是回来了他们从前的地方,他和邬童都没有办法再回到从前了。


不过一年的时间……


物是人非。


 


“看我干什么?”邬童一抬头就看到尹柯正呆呆的看着他,那眼神怎么说呢,有些悲伤。一副快要落下泪来的样子。


尹柯回过神露出一个简单的笑容:“没什么,习惯了。”


 


邬童发现尹柯的笑比起泪还要让他难堪。


 


吃了面,邬童没有要走的意思,尹柯也不动。


“回来打棒球吧。”他说。


“为什么?”


“班小松说这是他的梦想。”


尹柯心里有些发虚:“所以呢?”


“我想守护他的梦想。”邬童蹙眉:“我是认真的,你要不要回来?”


 


他低下头,笑的无辜:“邬童,我并没有那么喜欢棒球。而且你知道,你也说过,我是个没有团队精神的人。”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你觉得我会是那种守护别人梦想的人吗?”


“你不是。”邬童肯定的说。


“嗯,那你还有什么……”


“为了我呢?”他下意识的就问。


“嗯?”


“你说过要一辈子都给我做捕手的,这是你说的。”


 


尹柯点头:“我说过……我一辈子就给你一个人做捕手。我没有给旁人做过捕手,我没有违背誓言。”


终究还是委屈,邬童愤怒的盯着他,可还是带着几分旁人不懂的悲伤。


“那你还说过要陪我一辈子,可你跑了。”


 


尹柯低下头。


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沉默之后,邬童道:“回去吧。棒球的事情我们慢慢说。”


“我……”尹柯还有什么想要解释的,最后还是放弃了。


 


一进班级焦耳就马不停蹄的冲过来,一副焦虑至死的样子:“尹柯,这次你一定要帮我一个忙啊。”


他耐心的笑着:“什么忙?”


“帮我画一张我的画像。”


“画像?”尹柯立刻往后退了一步:“我不给人画单人画像。对不起啊,焦耳。你找别人吧。”


听了这话邬童微微抬起眼睛,闪过一丝精光。


 


下午的体育课,男孩子们窝成一团,每个人都叫嚣着口渴。都组团去买水喝。


尹柯提前准备好水,走回到休息区发现邬童正拿着自己的水,猛地灌了一半。


他挑衅的看着他:“不能喝吗?”


尹柯摇头:“给我留一点。”


邬童把剩下一半的瓶子递过去,尹柯张口就喝,身边的男孩子看到尹柯有水立刻就要冲上来,尹柯半笑着,眼中没有丝毫温度:“我不喜欢旁人喝我的水。”


身边的邬童翘着二郎腿,一副了然的表情。


 


国旗下讲话,尹柯好听的声音传过来。他孤单的站在话筒前,站在众人面前,礼毕,清冷的离开。


校长开始表彰,特别表扬的就是尹柯。


邬童看着那边向自己这边走来的人,突然想起初中的时候尹柯也是这个样子。


他就是这么孤傲的人。


特立独行。


人人都害怕自己被丢下,害怕自己没有办法融入这个班级,融入这个圈子,唯有他自己一个人就是一个世界。


那个世界里面出了尹柯认可的人,谁都没有办法进去。


那个世界只有自己进去过,邬童这样想着。


可是后来自己主动离开了,他本以为那个世界的主人会来挽回他这个唯一的住客,可当他站在门外等了很久都没有追来……


他就后悔了,心急的追过去看。


那个世界的大门都已经关上了。


 


但他毕竟是那个世界里面唯一的住客。


所以,尹柯只会给他画单独的画像,只让自己动他的东西,也只会让他靠近他。


对其他人……


他面上再暖,心里都是不情愿。


 


晚上邬童睡不着,出门散步,这走着走着,就走到了尹柯家楼下……


他抬头看着亮着灯的窗户。


没忍住,熟门熟路的顺着水管爬上去。


敲了敲尹柯的窗户,那个人立刻就惊了,连忙过来开窗户,手忙脚乱的把他拉进来。


压低声音问:“你怎么跑过来了?”


“我看你还没睡,我上来看看。”他拍拍自己身上的土:“怎么?吓到你了?”


“大晚上我爬你家窗户,你看看你会不会被吓一跳。”


那人只顾着乐,转身邬童就坐到尹柯的床边了:“喂,我们俩聊聊吧。”


“不行,我妈每隔一个小时就要进来一趟。”他叹气:“你还是快走吧。”


邬童看着那边立在那里的时间表,心里烧起一把火。


“你妈把你当儿子还是当囚犯?”


“可能在她心里两者没有什么差别。”


尹柯听到脚步声,立刻就拉着邬童往衣柜里面躲。把人安置好,自己快速的回到座位上开始写作业。


邬童站在狭小的屋子里面,不小心打翻了一个盒子,转身一看,那盒子里面全都是中加棒球队的东西……


那个时候尹柯过来办退部,尹柯说那些东西他都不要了,邬童气的把他所有的东西全都扔进垃圾桶,棒球衣,球棒,手套。后来觉得后悔想要去捡,再去的时候就什么都没有了,他以为自己错过了,却从来没有想过是尹柯把捡回去了。


棒球服划破了好几道口子,都被细心的补起来。歪歪扭扭一看就是新手。


他拿着那个球衣坐在衣柜里面,外面的声音传来。


 


“尹柯妈妈告诉你啊,你不要在这个时候乱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那个棒球你想都不想,知道了吗?”


尹柯声音带着几分淡然:“我知道,我不会去想。”


“现在当务之急是学习。”母亲的声音带着几分不耐烦:“那个邬童是不是去了你们班?”


尹柯那边没有声音。


“你少和他来往,你当初就是和他在一起才开始做这些棒球梦。”


“妈,这是我的事情。”清冷却带着几分坚决:“我和什么人做朋友,您不能插手。”


“妈妈还能害你吗?啊?妈妈和你说了多少次了,等你考上好的大学,你想和什么人在一起玩都好,找了好的工作,你想做什么都是你的自由。”


……


……


……


数之不尽的教育。


 


邬童靠在衣柜里面……


他不能出去,他一旦出去,尹柯和他就彻底完蛋了。


 


终于传来了关门的声音。


几秒之后,尹柯拉开了衣柜的门,邬童靠坐在衣柜下面。尹柯面上带着疲惫笑意:“我刚刚特怕你跑出来。”


“我忍住了。”


“嗯。回家吧。”


“我不能留下来吗?”


“你说呢?”


邬童看着他;“那你跟我走吧。”


 


尹柯眉眼之中露出几分伤怀:“你说呢?”


他伸手抚平那个人的眉宇,伸手拉过他,死死地抱住。


 


站在楼下,楼上的人对他挥手,两个人都不肯动。


尹柯看那个人迷茫的双眼,最后还是笑了。


邬童看到那个笑,终究还是放下心来,转身回家了。


 


相安无事的过了一段日子,尹柯不冷不热,邬童不热不冷,说不上亲近,也说不上疏离。


 


那天放学邬童紧跟着尹柯,准备和他来个偶遇。


刚刚靠近他,身边就驶过来一辆车。


是父亲。


邬爸爸看到尹柯的那一瞬间也很惊讶,下一秒就笑开了。


“你们两个一起放学?”


“不关你事。”


邬童上前推着尹柯:“咱们走。”


尹柯转身看了邬爸爸一眼,不解的盯着邬童:“你和你爸还没有和解?”


“你关心我?”


“我只是好奇。”


 


尹柯最后还是加入了棒球队,邬童得意的笑了。


可很快他就恼了……


尹柯不愿意做捕手!!


 


换衣室里面,邬童把所有人都赶出去,自己一个人和他对峙:“你什么意思?什么叫做你要打外野手?要不是陶西要你打捕手,你还打算怎么样?”


尹柯蹙眉:“你既然想要守护班小松的梦想,让他来当捕手不是很正常吗?”


“正常个鬼!!”


 


这世界上有些人就是喜欢计较,小气的很,得罪了就是一辈子的事情,还有些人只是嘴巴坏而已,心里到底还是善良的,不会太过计较。


尹柯就是不计较的那种……


就连捕手这种位置,他都能拱手让人。


邬童气急:“好,捕手给别人当,你也别打棒球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尹柯道:“我可以帮你训练班小松……”


换衣铁柜被邬童砸出悲鸣一般的动静,邬童眼睛都血红着:“跟你没有关系了。不管你的事。”


尹柯看着他,最后还是低下头。


“我知道了。”


 


邬童最烦他这个态度,用力的踢了一脚面前的桌子,然后坐在那里。


尹柯换下衣服离开。


 


“尹柯,你凭什么。你每次都骗我。”


“我没骗你,我从来都没骗过你,只是……后来我后悔了。”


 


也不是后悔了吧。


他走在人海之中,尹柯蹙起眉头。


就是明白了一些事情,明白了,他们两个的未来,明白了人生之中那么多的无可奈何。


他懂事早,所以活的比一般人要痛苦。


 


按照惯例,吵完架之后邬童就会后悔,这次也是一样。


自己在家里反思了半天,最后还是知道了问题所在……


班小松!


自己说要帮班小松守护梦想,才让尹柯陪着自己一起打棒球。


果然问题在这里。


 


他想明白了,就要和尹柯说清楚。


第二天一放学,他就赶忙去找尹柯,那人走路很快,稍稍不注意就消失在人海中。


 


邬童看到了他,几步往他身边走去,尹柯正在听音乐,被他拉住整个人都惊了一下,不解的看着面前的人:“干嘛?”


“谈谈。”


“谈什么?”尹柯的态度明显软下来,看邬童的眼光也有些无奈:“你不是说,不关我的事吗?”


果然还是计较的。


邬童面上有些庆幸:“你这么记仇。”


尹柯低下眼睛:“那我不记仇了。”他说的云淡风轻,远如烟尘:“我要回家了。”


“你回……”邬童咬了咬牙还是没有问出口,还是拉着他的手臂:“我陪你回去,我们顺路。”


他看着面前桃花眼少年眼睛里面那几分显而易见的委屈和苦恼,始终还是心软的点头:“那咱们边走边聊吧。”


 


两个人往前走,邬童不想松开他的手腕,尹柯也不动,就这么紧紧的拉着也不放开。


和那天一起去吃面一模一样,历史总是不断的重复。


“你想聊什么?”气氛太静了,他先开口。


邬童一副别扭的模样:“我想和你一起打棒球,不是为了班小松。”


尹柯低下头:“嗯,这个……我知道了。”


“那你还给我当捕手吗?”


“我说过,我这辈子就给你一个人当捕手。”


说道这个地方,邬童蹙起眉宇:“你初中的时候为什么不打棒球了?你能不能给我一个解释?不然……我……我……我死不瞑目。”


尹柯听到那四个字免不得一笑,最后无奈的解释起来:“我妈不让我打,我自己也觉得棒球可有可无。然后……就不打了。”


“可有可无?”


“我本来就对棒球一般,只是因为你在,我才愿意去打。”


 


面上有了一些得意:“那……为什么不上中加?”他再问。


他答:“我没考上啊。”


“你骗谁呢。”他急躁的拉紧手里的手腕:“你考不上?你骗人也要有个度。”


 


尹柯淡淡然的说:“我真的没考上,我中考的时候故意空下许多题没有写,所以就没考上。”


邬童不能理解:“为什么?”


他刚刚想要云淡风轻的说,不为什么。


就听到邬童咬牙的声音:“你敢说不为什么,我就揍你。”


尹柯笑了还是清淡如云:“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邬童蹙眉:“假话。”


“我妈爱控制我,我想摆脱她的控制,做了蠢事。”


他也知道尹柯的家庭,兀自纠结了一会儿,最后还是问出声。“那真话呢?”


“真话?”他眉眼皆笑。


“真话?”尹柯笑意深了几分,眉眼弯弯,梨涡浮现,是初中得意又张扬的模样,他推开了邬童的手,声音轻缓又缥缈:


“不能告诉你。”


 


邬童看着他的笑整个人都空白了两秒,反应回来的时候,那个人已经背着书包离他很远了。


 


总是在他稍稍不留神的时候,悄无声息的离开。


 


邬童心里一狠,大踏步上前,拦住了要走进家门的尹柯。


尹柯回身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吻了。


很轻的一个吻,像是雨水落在嘴角的感觉。


邬童得意的笑着:“你不准躲着我。”


 


一个简单到虚无的吻而已,无数的回忆牵扯而出。


面前的人再也不是云淡风轻,脸猛的就烧起来了,连带着耳朵都是红的,眼眶都红起来了……


一副被人抢了玩具,被欺负的快要哭出来的模样。


 


初中的时候邬童先意识到自己喜欢尹柯,按道理来说那个时候基本上都是未进化完全的猴子,懂得情爱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偏偏邬童觉醒的早,这还要归功于邬童的母亲。


妇人的眼光总归是深沉的,他看一眼就知道自家儿子看尹柯的眼神不对劲。


和邬童爸爸商量了很久之后,决定和邬童谈谈,这一谈就彻底给邬童谈明白了。


他喜欢尹柯。


知道自己心仪的人都是比较痛苦的,以前该怎么上下其手,现在都不太好意思,大家看到邬童对尹柯的占有欲没有那么强的时候还以为两个人闹别扭了。


结果刚刚靠近尹柯,就被邬童一脚踹走了。


得……占有欲更强了。


 


初中的尹柯身边有很多小迷妹,这个年代很少有情书的出现,尹柯就收到过很多,常常拉着邬童一起看,两个人一起念那些肉麻兮兮的情书也是习惯。


后来有一次尹柯收了一封情书,死活不愿意给邬童看,气的邬童直接抢过那情书,当着尹柯的面就撕了个干干净净,不解气还拉过人狠狠的亲了一口。


气的尹柯鼻滴眼泪一起流,眼眶红的和兔子一样。


邬童哄了很久,才把人止住哭泣。


得了……


人也亲了,情书也撕了,估摸着尹柯应该不太想在和自己有什么牵扯。


邬童就开始躲着人了。


 


躲了几天之后,邬童发现尹柯还是自由散漫的过自己的日子,丝毫没有被影响,心里觉得不爽,下意识的就要去找他理论。


却被尹柯先一步的找到,那人面色不佳的看着他…


“你跟我到画室来。”


他心下生疑,还是跟过去了,刚要为自己那天的过激行为道歉,尹柯就走过来了,拉着他的脑袋,小心翼翼却极快的亲了一口,然后低着头如何都不肯抬起来:“我让你亲。”


声音小的快要听不见,邬童却还是清清楚楚的把那话收入耳中。


“你不要躲着我。”他还是低着头。


 


邬童知道他遇上事情还是脸皮薄的哪一种,知道他说出这样的话,要多少的勇气。


云淡风轻都是假的。


他都快忘了……邬童苦笑……他都快忘了尹柯所有的云淡风轻都是假的。


 


那个时候尹柯说他不打棒球了,邬童以为还是会这样……


尹柯早晚会过来找他低头,那个时候他就顺势的原谅他,历史总会重演。


……


可惜历史非但没有重演,现实还给了他一个重重的耳光。


 


看着面前又红了眼眶的尹柯,邬童庆幸他还是记得的,不用尹柯说什么,他一眼就能看穿尹柯心里在想些什么。始终都能明白。


尹柯抿起嘴唇,侧过眼光:“我没躲着你。”


“你这还叫不躲着我?”他低下头,尹柯的衣袖被拉扯上去,露出手腕……


邬童后知后觉的发现,上面有些青紫,他连忙拉上去,是手指的捏过的痕迹,是自己刚刚用力牵着的时候留下来的。


“你怎么不说啊。”他又着急又心疼:“我弄疼你,你怎么不说?”


 


可能是说话的声音太大,里面的人听到了声音。


门里面传来动静,尹柯下意识的就拉着邬童往旁边的地方躲去。


两个人紧紧的靠在一起。


邬童小声的在他耳边吹气:“干嘛呢,躲什么啊,你爸妈又不是不认识我。”


尹柯白了他一眼,可惜眼睛红的和兔子一样,一点威慑力都没有。


他心里发痒,直接张嘴去咬尹柯的耳朵。耳朵边缘滚烫,他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尹柯看着自己母亲关上门才回过头去揍邬童,一摸耳朵,一脸嫌弃:“口水!!”


“切,我以前又不是没有咬过。”他一脸习以为常。


 


尹柯看着时间,最后无奈道:“你晚上能出来吗?”


他眼前一亮:“能啊,要和以前一样私会吗?”


“嗯。”


邬童高兴的抱着他又亲了一口:“晚上九点,我在你窗户下面等你。”


他把脸上的口水擦掉,抹到邬童的衣服上:“快走。”


 


走之前,邬童还是欢乐开口道:“我以为,你变了,现在想想……你根本就没变,云淡风轻都是假的,你个大尾巴狼。整天就知道骗我。”


“我是石狮子才对。”


赶走了邬童,他才算是冷静下来,理了理自己的衣服,又看了看自己的眼睛,最后恢复了往日的云淡风轻,推门回家。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家也变成了他需要伪装才能活下去的地方。


 


夜黑风高夜。


邬童在家里给自己换了一身好看的便服,对着镜子臭美了两下,然后才风流舒爽的出门。


站在尹柯家楼下,没过多久,楼上就传来开窗户的动静,他对着楼上的人挥挥手,然后那个人顺着杆子趴下来,一副大户人家的小姐出来私会穷书生的老旧桥段。


 


见他来了,邬童拉着他的手:“走吧,咱们出去。”


“嗯。”


两个人鬼鬼祟祟的跑出小区,邬童带着他往中加初中部走。


“去哪?”


“能聊天的地方。”


 


路过包子铺,邬童上前买了两个大包子。尹柯看着那人站在店前的身影,不由的想起从前的时光。


那个时候一训练就容易到天黑,身上的零用钱全都拿去买了装备,他又不肯让邬童给他花钱,两个人饿了就买两个包子,热乎乎的张口就啃,一天的疲倦都消了下去。


有时候不巧赶上包子铺关门常常只有一个包子,两个人就分一个包子吃。


纵然有些单调和可怜,却是幸福的。


他怀念那个时候,却也知道……自己和邬童不可能有结果……


 


带着包子,两个人爬了栏杆,闯进中加的操场。


微风席卷眉眼,尹柯看着熟悉的景象,心中波澜万千。


“你看什么呢?”邬童见他眉眼温柔如画,带着几分泪意,觉得好看极了。


“不知道……”尹柯吸了一下鼻子,淡淡笑道:“就是觉得很美。”


“月亮岛的操场比这里还要大。”


“我知道。”尹柯接过邬童递过来的包子,狠狠的咬上一大口……


熟悉的味道……


热乎乎的。


狼吞虎咽的吃完,身边的少年也大口的咬着。


 


两个人吃了包子,整个口腔都快要烧起来,太烫了。


邬童揉着手里的塑料袋:“我刚上高一的时候,每天晚上都过来吃一个。”他看着尹柯:“可是我一次都没有吃下去,买了吃了两口,就吃不下去了,全都拿去喂了路边的狗。”


“你知道我为什么吃不下去吗?”


他没有等尹柯的回答:“其实包子还是好吃的,可我觉得那包子是苦的。特别苦,我每嚼一下我嘴里的苦味就多一点。可我不死心我就是想要吃从前和你一起抢一个包子的那个味道,可我怎么吃……我都觉得是难吃的。”


 


邬童看着他,眼中带着几分不舍和失而复得的喜悦:“你回来吧,你看,我去中加等你,你不来,那我就只好过来找你。”


他伸手抱着他:“我想你了,你回来吧。”


 


尹柯坐在那里……


“你有想过以后吗?”他清冷的开口。


“以后?”邬童的手臂僵住:“什么以后?”


“就是……未来……”


邬童知道这是尹柯在找借口拒绝他,他心下生出一种狠劲:“我本来想到以后毕业再和你讨论未来的事情,但是你既然现在说了。”


他捏着尹柯的肩头,用力的快要把指甲都掐进肉里面:“我的未来有你,就算什么东西都还是未知的,但是你已经在那个里面了。所以……别想劝我,我一根筋,不听劝,死脑筋,不撞南墙不回头,不知道天高地厚,更无法无天。”


他一口气说了一大段,最后小心的问:“我的心意,你明白了吗?”


 


尹柯见他那么坚定,免不得开始笑:“好,我明白了,我回来。”


邬童却一脸嫌弃:“我不信。”


“我都说了我回来,你还不信什么?”


邬童小气吧啦的开始细数尹柯的罪行:“你看,你从前说过,我妈走了我还有你,你要陪我一辈子。后来你说要陪我打棒球,再后来你说你要陪我一起上中加,再后来你主动说过要和我上一个大学,一直都陪在我身边,我继承我爸的公司,你就给我做助理。你说了很多,却一样都没有实现。”


邬童摇头:“我不信你。以后……你说什么我都不信,我就信我自己的感觉。”


 


时间回到那个冬天,邬童得了个第二名,一个人在操场上郁闷。


转头就看到那个人手里握着包子笑道:“最后一个了,咱们分着吃吧。”


而后,是和那人携手的不断的第一。


他转过头,那个人带着耳机,永远都是一副狐狸的笑意:“快点走,再晚就只能分一个包子了。”


再之后,他站在漆黑冰冷的操场上,再也没有人给他送包子来。他自己去买,吃到的……却是苦的。


最后……


他把手里的塑料袋扔进垃圾桶。


 


转身在身边的人嘴角亲了一口:“我先亲的你,你也说了让我亲,以后就一起吧。”


尹柯不说话。


他急了:“为什么不说话……”


“我说什么你都不相信,我为什么还要说?”


“切。”邬童心思欢喜:“小气那样。”


 


END


这个算是如云似歌的青春……所以这一篇应该会有番外……


说的是他们细水长流的未来。



评论

热度(1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