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看文的

这个世界上最难的事情就是不忘初心

眼前人是心上人(上)

羽:

.


*请勿上升。


*一个编的小故事,勿较真,里面KQ设定比Y大几岁。










王源是娱乐圈正当红的炸子鸡,抛开身家身世,精致样貌不说,单从平时媒体反映出来的待人接物上来讲,双商也甩许多人几条街。


 


易烊千玺到现在也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成了王源的好朋友。


 


认识王源可以说是特狗血,就是下雨天从自己正在装修的餐厅门外捡了个被雨淋成落汤鸡的小孩,小孩冻得瑟瑟发抖,易烊千玺思量两人体型相似,赶紧找了套自己干净的衣服让他换上,顺便好心煮了碗暖身暖胃的药膳粥。


 


看小孩衣着打扮,倒像是和家人置气,闹脾气离家出走的富家少爷,说了句谢谢之后,板着脸一声不吭开始喝粥。


 


 “你好,我叫易烊千玺。”易烊千玺坐到王源对面,默默喝着粥的少年低垂着眼帘,眼皮抬也不抬,过了许久才从嘴里简单地说了两个字:“王源!”


 


这样,两人算是认识了。


 


易烊千玺不甚在意王源的态度,起身拿着抹布到别处搞卫生去了。他的手指修长柔韧,形状漂亮,本来是一双画画的手,却阴差阳错握了菜刀,这些,大概就是为当年年少轻狂的感情付出的代价吧。


 


之后,王源开始有意无意,赶前赶后在易烊千玺中午饭点到店,打过招呼后自来熟的从厨房拿出碗筷,也不看易烊千玺表情自顾自吃起来,偶尔说一两句话,饭后坐不了几分钟,戴上口罩帽子做贼般左看右看才走出店门,紧紧兮兮搞得自己跟个大明星似的,几下就消失在转角拐弯处。


 


富家的小孩果然都有一股怪脾气。易烊千玺忍不住在心底暗暗发笑,俊秀的眉眼在一瞬间舒展开来,看在旁人眼里自有一番迷人风韵。


 


餐厅员工放了假,平时装修工人不在这里用餐,自己一个人也没有什么不方便,每次午饭,易烊千玺便自动自觉多加了一份碗筷。


 


“明天随便三菜一汤就行,我以后中午来你这里吃饭,会给你算伙食费。”来回几次两人识熟,说话便随意了些。


 


年少时总有一股傲气充斥在胸口,感觉别人对自己无缘无故的好是占了大便宜,像是一种折辱,偏要分清一二才能安下心来。


 


易烊千玺先是一愣,随后了然地点了点头。他是一个非常务实的人,该要的要,不该要的他不贪。


 


生平唯一的一次贪念就是想要和那个人在一起,最后也是落得遭人嘲讽的下场,加上有心人的煽动,随后学校也待不下去了。易烊千玺知道自己不该贪,那个人是什么人?自己又是什么人,就算能站在他身边,旁人也觉是极大的恩赐。


 


但感情的事,谁又能说得清楚?如果问易烊千玺后不后悔,他会说不后悔。但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会选择不认识他。


 


那时年少不懂事,以为喜欢一个人就可以在一起,谈起感情来真情实意热烈得不计后果,而后来发生的事倒像把那颗热热的心投进了冰冷的水里,连爱人的勇力和能力也随着热度的逝去慢慢消失。


 


心里的那道裂缝,易烊千玺用了时间这剂良药修补,但是有没有用,只有他自己心里才清楚。后来,他习惯和旁人保持一定的距离,因为无需投入太多的感情和收获太多的失望。


 


这样,虽然会孤独,会寂寞,但不会再受伤。


 


王源感觉易烊千玺是挺奇怪的一个人,生性就像一盆温水,待人接物看着温暖,但无论如何就是缺一点温度,怎样也热不起来。


 


这样的性子,倒和他家那位年轻的叔叔正好相反,他家叔叔是冷,对旁人好像完全没有温度。在外国留学好几年,和家人的感情更见生疏,就算对着至亲的人也总是表情欠奉,偶尔表达出来对旁人的关心,也是绞尽脑汁才能挤出来的几句话。


 


王源听妈妈说王俊凯以前不是这样的,后来发生了一些事,伯伯把他送出了国外,一个人在异乡读书生活,慢慢养成了现在冷漠的性子。至于发生了什么事,好像跟一个男孩有关,当时在外读书的王源看妈妈脸色不好没敢细问。


 


从他们的性格上来看,两人倒是绝配。


 


王源对于易烊千玺不认识自己是家传户晓的大明星这件事上十分在意,因为在他的理解里,全国百分之九十的人应该都认识他,剩下百分之十不认识他的,不是古稀老人就是刚出娘胎的小孩。这点自信,王源还是有的。


 


易烊千玺竟然也在这百分之十的行列中,这让王源有种深深的挫败感,有生之年第一次产生这样的陌生情感,王源感觉一点都不美妙。


 


但当王源了解了易烊千玺的生活后,又觉得易烊千玺不认识他很正常,因为易烊千玺平时除了看看时事新闻和研究新菜,还要跟一位老师学画画,其他剩余的时间几乎全部投进了这间餐厅,那还有什么时间关注娱乐新闻?易烊千玺那么忙,不认识他,王源当即觉得没什么了。


 


这间餐厅已经开业三年,王源为自己错失了那些可以品赏美食的旧时光扼腕叹息不已,非常确定以后要多光顾这家餐厅,犒劳犒劳自己挑剔的胃口。


 


不过很快,王源的小小心愿也不是那么容易实现了。


 


那天,他被粉丝热情追逐,慌不择路狼狈逃进餐厅避难,门外长枪短炮,易烊千玺突然记起有次到超市采购食材,在一瓶酸酸乳上看到印着王源的大头贴和龙飞凤舞的英文签名。


 


 “Roy?”易烊千玺低头对躲在桌子底下的人不确定问了声。


 


“嘿嘿嘿,千玺,你终于认出我了。”王源伸手搔搔乱了的头发,慢慢从桌子底下站起来,在脸孔露出桌面的前一秒,脸上稚气的笑容立即换上成熟迷人的微笑,微微眯着眼,连抬起的下颌线也是恰好的优美弥度。


 


咔咔的快门声,乱晃的闪光灯闪得易烊千玺眼前一阵发白,手心冒出一层细汗来,王源一直保持着得体的微笑任凭拍照,态度极好的满足大部分人的心愿,脸上涂了层胶水似的,一丝不乱。


 


“怪不得当红!”易烊千玺惊叹了一声。


 


餐厅因王源的到来火了一把。


 


餐厅原来的老板移民,本来在餐厅做厨师的易烊千玺顶了下来,重新开张那天王源非常风骚地露了脸,硬拉着易烊千玺在媒体前合照。


 


“谢谢大家,希望大家以后多多关照,多多关照,”王源对着媒体热络推荐这家餐厅,热情得不禁令人怀疑他才是这家店的真正老板。


 


王源的这次曝光为易烊千玺的餐厅带来了一定的经济效益,也为王源带了了一定的麻烦,餐厅营业时间都有蹲点的媒体和粉丝,王源根本没有机会到餐厅用餐,从餐厅打包回来的食物,他认为始终少了点滋味。


 


“J,有人找,我给你带过来了。”在餐厅兼职的假洋鬼子钟家俊打开后厨门走进来,长腿一迈几步走到易烊千玺身后,也不顾忌旁人在旁,亲昵地把下巴搁在易烊千玺肩膀上,伸出修长的手指抹掉易烊千玺脸上沾上的面粉,贴着他的耳根问:“嗯,在做什么好吃的?”


 


温热的气息直接喷到易烊千玺脸上。


 


易烊千玺被钟家俊的热情吓了一跳,不过平时这人也是一副热情开放的外国人做派,从外国留学回来的人,根本不知道距离为何物。易烊千玺不动声色悄悄移开身子,扭头向身后笑着问:“源哥儿,你来了呀?”


 


厨房重地非工作人员一般不能进来,王源因为身份特殊加上磨叽功夫了得,易烊千玺无奈之下只得答应让他来这里找自己。


 


“千玺,我小叔叔今天正好经过,我带他来试试你的手艺。”这时从王源身后走出一个人,高挺的个子,英俊的脸庞菱角分明,薄薄的嘴唇,天生一副贵气的好样貌。他目光冷冷清清瞧了眼趴在易烊千玺背上的钟家俊,嘴角突然挂上一抹冷意,黑幽幽的眼睛盯着易烊千玺一动不动。


 


易烊千玺奋力挣开钟家俊的禁锢,稍稍有点狼狈看向来人,一愣,笑意顿时僵在脸上,遗忘许久的记忆突然涌上心头,像黑白的默剧在脑里回放,脑内混乱一片。


 


他回来了,易烊千玺心内只有这个想法。


 


易烊千玺和王俊凯曾经有过颇长的一段甜蜜时光,后来有人把他们的亲密照摆在了校园网内。当时很多人对同性之间的爱不理触并且反感,何况他们是在校的学生,部分师生像看怪物一样看待他们。那件事发生后,王俊凯出了国留学,没有给易烊千玺留下片言只语,而靠奖学金上学的易烊千玺却被学校劝退了。


 


他那一辈子为他操劳的倔强的妈妈,气得足足在床上躺了一个礼拜,身子落下了病根。


 


“千玺,你以后,好自为之。”那个对他很好,像老父亲一样教导他的头发花白的老教授,失望地对他抛下这句话就走了。


 


而那些和王俊凯玩得很好的富家子弟,用尽一切的手段奚落打击他,他从他们口中知道一个事实:王俊凯从来没有喜欢过他,他和他在一起只是因为一个玩笑。


 


“你是什么人?他又是什么人?你竟然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他们讽刺他,易烊千玺没有作声默默掉头走了,没有人知道,他当时有多难过。



易烊千玺只是一个生长在普通家庭的孩子,而王俊凯出娘胎那刻开始就注定身价不菲,王俊凯的父亲,一个颇有手段的商业大鳄,有无数家业等着王俊凯长大后去继承,他也不会允许自己的儿子,在为他规划好的人生了出现一丝一毫的差错。


 


易烊千玺当初以为爱可以跨越一切,后来他才明白,王俊凯他们那一类出生在金字塔尖的人,勾勾手指要什么没有?那里会看重一份年少的感情!他们从来都是把感情当儿戏,有什么真情实意。


 


“好久不见。”王俊凯向他说。


 


“好久不见。”易烊千玺回过神来,带着他们去王源常坐的包厢。


 


“小叔,你们认识啊?”王源看看脸无表情的王俊凯,又看看一脸平静的易烊千玺,十分好奇,怪不得叔叔在书房看到自己和易烊千玺在餐厅的合照反应那么大,一向冷静自持的人差点打翻了咖啡。


 


“嗯。”王俊凯应了声,目光在餐厅随意转了一圈,最后定格在易烊千玺略显僵硬的背影上。


 


“千玺,你说说,你是怎样认识我小叔的。”王源见在王俊凯身上找不到答案,三两步追上易烊千玺问。


 


“认识的时候自然认识了。”易烊千玺避开王源探究的目光,中途把他们交给服务生接待,借口有事离开了。


 


易烊千玺以为自己是恨王俊凯的,可除了刚刚见面那一刻的震惊之外,他竟然没有衍生出其它复杂的感情,心内也掀不起一丝波澜。



他想,时间这剂良药,果然在身上起作用了。


 


易烊千玺在后厨接到王源电话,刚来到包厢门口,王俊凯正放下筷子,不知道王源对他说了什么,他朝他看了过来,两人四目蓦然相对,易烊千玺向王俊凯笑了笑缓步走近,神色平静,王俊凯平静的目光在他身上只停留了一瞬又移开。


 


他们之间的陌生与疏离,好像都是发之内心的。


 


易烊千玺晚上做了一个梦,在高楼的顶楼掉下来,掉到一半的时候,他惊醒了。


 


他坐在窗台上看着天边泛白逐渐转亮,浓雾弥散,日头慢慢升起,植物身上沾着水珠,静寂的公路很快掠过一台快车,某些念头像磷火般闪亮,很快又熄灭。


 


曾经,他心内对于爱情的憧憬,也是一点点,一点点变得无迹可寻的。


 


王源新戏《青春》上映,特意亲自来餐厅给易烊千玺送电影票,可能保密工作做得不够好,一出餐厅门就被层层粉丝和媒体包围。


 


“做明星看似风光,实则真累,我打死也不进娱乐圈。”钟家俊靠在易烊千玺身上,站在一边轻松看着不嫌事大,说话啧啧有声,他在餐厅得名“软骨仙”,整个人好像没有骨头一样,喜欢搭在别人身上,在易烊千玺身上体现更甚。


 


“能遵循自己的梦想,也是一件幸事。”易烊千玺的目光穿过人群,在一处定格。


 


一台黑色的车子停在路边,穿着白衬衫的王俊凯正靠在车门抽烟,衣袖卷到手肘处,衬衣解开了两个扣子,胸部的肌肉若隐若现,头发往后梳得很整齐,衬衣下摆塞进西裤里,易烊千玺眼里将衬衣西裤穿得禁欲又好看的,果然只有王俊凯一个。


 


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王俊凯黑黑的眼睛里没有任何情绪,易烊千玺冲他淡淡一笑,随即转过头看着王源冲出重围向王俊凯那边跑。


 


随着王源的离开,餐厅又恢复了往常的平静。


 


易烊千玺下班后直接去了电影院,他把电影票交给服务生后,服务生把他带到了一间VIP房门前。


 


“王先生在里面等你。”服务生打开门。


 


“谢谢你。”


 


易烊千玺以为是王源,没怎样在意,推门进去,想不到是早上才见过的王俊凯,也是白天的打扮,不过也许是经过一天的工作,那梳得整整齐齐的头发有几根碎发掉了下来,冷峻中更添了几分邪魅。


 


易烊千玺脚下一顿,心下微微惊讶,很快不动声色走过去,王俊凯抬头望了他一眼,问:“你来了?”


 


“嗯!”易烊千玺点了点头,找了个离王俊凯稍远的地方坐下。


 


“你要点什么吗?可乐?爆米花?”王俊凯稍稍转过身子,看着易烊千玺问。


 


“不用了,谢谢,我喝水就可以了。”


 


王俊凯拿了支矿泉水,想也不想直接拧开递给易烊千玺,似乎触碰到记忆中某些东西,易烊千玺心尖不由自主颤了颤,接过半晌才说:“谢谢!”


 


两人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谁也没有意思打破。


 


影片很快开始了,房内的灯光暗了下来,两人都紧紧盯着屏幕,好像真的不能分出一丝一毫的注意力。


 


王源果然是天生吃演员这碗饭的,将十几岁的男孩离开爱人后隐忍的痛苦和愤怒的情绪刻画得很好,令看影片的人不知不觉代入自己的感情,易烊千玺好像看到了自己和王俊凯的曾经。


 


他的心口微不可察地痛了,不经意抬眼接触到王俊凯的目光,想不到王俊凯正盯着他,易烊千玺心一怯,呼吸滞住,马上撇开视线。


 


王俊凯目光一动,若有所思,手指在桌面轻轻敲了敲,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视线恰恰能观察到易烊千玺的侧脸,目光变得更深更暗。


 












TBC

评论

热度(6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