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看文的

这个世界上最难的事情就是不忘初心

错过

孤独别醒来:

文笔渣见谅


勿上升真人





经过尹柯离家出走这么一闹,他可以继续做他喜欢做的事了,本以为也可以继续喜欢着喜欢的人,就在他想要告白的时候,那个人先给了他一个“惊喜”


“尹柯,我发现我好像喜欢上班小松了”


“噢...是吗,那很好啊”


这应该是尹柯这辈子笑的最难看的一次了,却还要装作若无其事的说着祝福的话。没错,尹柯喜欢邬童,喜欢了好久,决裂的时候他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他了,没想到上天让自己再次遇到了他,他在离家出走的那一刻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想要解释,想要挽回,想要他知道自己的心意。如今,他确实解释了也挽回了,但也没有机会了,他喜欢的人...不喜欢他,还有比这更悲哀的事吗。没错,尹柯喜欢邬童


“那你帮我想想,我该怎么告白啊”


“这还不简单,你帮他打赢了比赛不就得了”


原来还真有更悲哀的,自己喜欢的人让自己帮他追他喜欢的人,真是可笑


“那我试试吧”


从那天起,尹柯感受到了邬童的变化,练习更加勤奋,技术提高了不少,他还看到了,邬童因为班小松的一句夸赞笑的一脸张扬得意,那表情,明明就是当初和自己一起练习的时候才会有的。果然,回不去了吧


决赛最终还是输了,尹柯不得不承认,对手很强大,尤其是...那个叫杜棠的人,总感觉他在盯着自己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很不简单,像是要吃了自己???尹柯无奈的摇了摇头,我这是在想什么,怎么会有这种让人惊悚的错觉。回过神来,又看见了刺眼的一幕,邬童正蹲在班小松的面前安慰着他,语调是前所未有的温柔。


逼着自己撇过了头,却在没有收敛好情绪的时候撞上了一双深邃的眸子,自己眼中的泪水,紧咬的嘴唇,被那人一览无遗。这样被人看到自己的隐忍与难过好像还是第一次,尹柯慌忙的低下了头生生切断了视线的交错,却没成想那人竟直直的走了过来,地面上突然多了一双白色的鞋,疑惑的抬起头,又看见了他那复杂的眼神,是杜棠。


“怎么,输不起了,还哭鼻子?”


到底是尹柯,很快就掩饰好了自己的情绪,再抬头,又恢复了那冷冰冰的模样


“技不如人,没什么好哭的”


“那你怎么...”


“你的队员在等你”


这人的拒绝交谈还真是干脆,不过,有点意思


凑到了尹柯耳旁,一字一句的说着,喷洒出来的呼吸打在耳朵上,尹柯瑟缩了一下,随后他又听到了一句更过分的话


“我们,来日方长”


“没想到,你的耳朵这么敏感啊,我记住了”


“你...”


“以后再见”


饶是冷静如尹柯,被这么调戏也难免会害羞,耳朵那部分以肉眼能看见的速度迅速蹿红。邬童早就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在看到杜棠靠近尹柯的那一刻他就想冲上去了,碍于班小松还在这,他没有动作,看见杜棠走了,终于忍不住走上前去


“尹柯,怎么了”


“没...没事”


“你耳朵怎么这么红”


“啊?可...可能是热的,你...先带小松回去吧,我没事”


邬童什么都看见了,在杜棠离开后尹柯的情绪就有了变化,他太了解尹柯了,所以也明白了尹柯的刻意隐瞒,但心里这么不痛快是怎么回事?不过自己还没看过尹柯这个样子呢,耳朵红红的,说话也磕磕巴巴的,看上去好可爱。诶?自己这是怎么了,不是喜欢小松的吗,怎么会对尹柯...一定是自己没见过所以很好奇,一定是这样。这么想着,邬童把班小松送回了家。


球赛输了,邬童向班小松告白了,班小松答应了,尹柯从来不知道坐在他们两个的旁边是这么的难受。看着为班小松打水的邬童,为班小松讲题的邬童,为班小松做蛋糕的邬童,尹柯的心里充满了苦涩,每天还得扬起笑脸,强装大方。尹柯真的觉得,自己...快要撑不住了。


高一六班出了个大新闻,银鹰队的王牌投手杜棠连续一个星期等着小熊队的王牌捕手尹柯放学一起回家。而新闻的当事人之一尹柯,此时正被班小松和邬童两个人拽着,逼着坦白,而且邬童的脸上还有一丝怒意


“你们到底要问什么”


“尹柯,你和杜棠到底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


“他怎么每天都来等你”


“他想来就来了”


“那你为什么和他一起回家”


“我们两个的家离得近啊,我也是最近才发现的,就一起走了,他挺有意思的,和他相处我也挺开心的”


“你和他,到底是什么关系”


听着班小松和尹柯的对话,邬童再也压制不住心中的怒火了,尹柯的性格没人比他更清楚,那根本就不是慢热,而是不热,就算是能熟起来也得过好长一段时间。他不相信,短短几星期,他们就成了这么好的朋友,可能是恋人?想到这,邬童就怒火中烧,也没顾及班小松的存在,就这么吼了出来


“你发什么疯啊,我们还能有什么关系”


“尹柯你别介意,邬童不是故意的,是吧邬童?”


“哼”


没理会班小松的话,邬童转身就走,班小松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还扯出了一丝苦笑。当然,尹柯的脸色也好不到哪去


“小松,我先走了”


“好,邬童就那样,别和他计较”


“我懒得和他计较”


邬童,你到底想我怎么样,你说你喜欢小松,我就把对你的喜欢放在心底,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既然不喜欢我,就别总是给我希望好不好,我不想每一次都失望。邬童,别再招惹我了,我真的...想放弃了


邬童怒气冲冲的坐在座位上,满脑子都是刚才尹柯谈起杜棠时眉飞色舞的表情和嘴角淡淡的笑容,那不是平日里礼貌疏离的尹柯,那是真实的尹柯。一想到尹柯那样的笑是因为杜棠,邬童就觉得心里非常不爽。明明...明明那样的笑只能对我一个人啊。邬童猛然惊醒,难道我...喜欢的是尹柯?这个认知让邬童自己都很难接受,怎么会呢,初中是默契的搭档,后来决裂,直到再次相遇然后再次成为朋友,彼此都是最了解对方的人,所以从没想过会有感情纠葛,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的呢?


被这件事影响着,邬童没再去招惹尹柯,对着班小松也有了那么点敷衍,而尹柯还是每天都和杜棠一起回家,感情也越来越好。杜棠知道尹柯对于邬童的心思,但却从来不提这件事


“明天周末,出去玩吧————杜棠”


看着手机上的短信,尹柯思考了一会,回复了他


“好啊”


“尹柯,在这儿”


“我说你不是吧,两个大男生来游乐场玩?”


“那怎么了,游乐场可是约会的好地方”


“去你的,再乱说打你”


“好了,快走吧”


杜棠的温柔与体贴尹柯不是没见识过,每天放学都背过自己的书包,总是让自己走在街道内侧为自己避开车子,每次出去吃饭都点自己爱吃的,但看着为了让自己玩的开心此时吐的昏天黑地的人,尹柯忍不住骂道


“你是傻吗,不能玩还偏要玩,你是超人吗”


“我...咳咳...我...没事”


“你给我闭嘴,你个傻子”


“我们回去吧,还能不能走”


“别...别走,还有一个没玩呢”


“你都这样了还玩什么玩,赶紧回家”


“不行,必须...得玩”


“好,你最好玩个有意义的,不然我掐死你”


看着眼前的摩天轮,尹柯真的很想掐死杜棠,搞了半天就坐摩天轮啊


“杜大少爷,您这是少女心泛滥?”


“别贫了,看外面”


“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为了坐这么一个玩意连身体都不要了”


“尹柯,你先不要说话,听我说”


“从第一次见你开始我就对你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你总是在不经意间吸引着我,让我看不见别人的存在只能看见你”


“我知道你喜欢邬童,说不介意是假的,但我可以让你忘掉邬童忘掉伤痛,只记得我对你的好”


“你愿意给我这个机会吗”


“尹柯,和我在一起吧”


尹柯早就明白了杜棠的心意,但因为放不下对邬童的感情,一直装作不知道。今天的这场告白让尹柯无法再忽视杜棠的感情。尹柯知道即使今天拒绝了他,他还是会对自己好,会陪在自己身边,杜棠很好,他从一开始就知道。既然这样,就试一下吧


“杜棠,你说的没错,我心里还有邬童,但如果...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试着去放下对他的感情,你能不能...给我点时间”


“那...你这是答应了?”


“算...是吧”


“但如果你最后真的后悔了,一定要告诉我,不要忍着,我会和你分手的,我不会缠着你的”


“你这个傻瓜,就这么不想和我在一起吗,刚开始就要分手”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好啦,我知道,我不会放开你的,永远不会”


尹柯谈恋爱了,班小松是最先发现的。每天吃饭的时候尹柯的手机都震动个不停,然后就看到尹柯无可奈何又带点幸福的笑,最后在手机上噼里啪啦的打字发送后手机归于平静


“尹柯,你是谈恋爱了吗”


班小松的话一出,饭桌上一片寂静,邬童也抬头紧紧的盯着他,如果仔细看的话会发现他的呼吸还有一丝紧张,尹柯看了看紧张的邬童,又看了看同样紧张的班小松


“是,我谈恋爱了”


“和谁”


邬童现在什么都不想问,不想问为什么,不想问什么时候,就想知道那个人是谁,那个可以拥有尹柯的人,可以一辈子陪在尹柯身边的人,那个可以得到尹柯关心的人到底是谁


“杜棠”


“你了解他吗,你知道他是怎样的人吗”


“他喜欢我,这就够了”


“那我也...”


“好了,我吃好了,先走了”



邬童没说出口的话就这么生生的被止住了,从来没想过尹柯谈恋爱自己会这么难过,就好像明明是自己的东西却被人宣告不再属于你了一样。一想到尹柯会和那人牵手拥抱甚至是亲吻,邬童的心里就嫉妒的要死。自从他有了喜欢上尹柯的这个认知以后,他就无法和班小松亲密,他看着尹柯的次数越来越多,想尹柯的次数越来越多,甚至有一次自慰的时候想的都是尹柯的脸,高潮时嘴里喊的是尹柯的名字,他终于明白了,其实他喜欢的一直是尹柯,他的怨恨遮住了对尹柯的喜欢,但无法磨灭,这种喜欢在尹柯和杜棠的关系越来越好的时候放大到了极致,他无法忍受尹柯有恋人。当初和班小松告白,是因为班小松和尹柯一样照顾他,他把他当成了当初的尹柯,他一直在自己身边,就好像当初的尹柯一样,所以他把对尹柯的感情放在了班小松的身上


“小松,今天放学我有话和你说”


“……好”


邬童,你要和我摊牌了吧,你终于想明白了吧


“小松,对不起,我想我对你可能不是那种感情”


“我知道,你喜欢的是尹柯对不对”


“你怎么知道”


“很难吗,你每次和我出去说的最多的都是尹柯,这个尹柯喜欢,那个尹柯讨厌,每次叫我的时候都会下意识的喊柯柯,每次练习棒球的时候都和我讲述你和尹柯初中时候的事”


“我...对不起”


“你当初和我表白是以为练习后的水,受伤时的药,喜欢吃的零食都是我送的对吧,其实那些,都是尹柯给你的,他怕你会拒绝,所以让我给你,没想到你会因此喜欢我。邬童,你从一开始喜欢的就是尹柯”


“什...什么”


“是我太自私了,没有告诉你真相,去找他吧”


“对不起”


邬童飞奔着向尹柯家跑去,这一次他没弄错,他喜欢尹柯,一开始就喜欢尹柯,他一定要告诉他


“柯柯,刚刚你吃了好多,你是猪吗哈哈”


“杜棠你想死是不是”


“哎呀,以后你会不会把我吃穷了啊,养不起你怎么办”


“养不起就直说,我找别人去”


“养得起养得起,以后我就负责赚钱养家,你负责貌美如花好不好”


“什么破形容,我这叫帅好吗”


“好好好,你帅行了吧”


“好了,我到了,你赶紧回去吧”


“那...亲一个我就走”


“……”


“快点”


“啾”


“哎呀快走啦”


“柯柯晚安”


幸亏是晚上,要不然自己脸红的样子让他看到了明天又要被嘲笑了。尹柯收回觉得杜棠很不错的话,现在的他整个一流氓,动不动就亲。不过,现在也挺幸福的吧,突然,思绪被一个声音打断


“尹柯”


“邬童?”


“嗯”


“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我有话想对你说”


邬童在树后面,他们两个的话他听的一清二楚,他从来都没听过尹柯会用这种语气说话,柯柯这个称呼一直都是自己叫的,什么时候连这个称呼都不属于自己了呢


“那你说吧”


“我知道了那些东西都是你送的,其实你……也喜欢我对吗”


“邬童,我从来不否认我喜欢过你”


“喜欢……过吗”


“是的,喜欢过,我曾经很喜欢你,你不知道在你和班小松在一起的那段时间我有多难熬,但现在都过去了,我们不是都好好的吗”


“不是的,我和班小松分手了,我以为那些东西是他送的所以才会喜欢他,其实我一直都喜欢你,现在我想知道,你还喜欢我吗”


“我现在很开心,很幸福,当初杜棠和我表白的时候说他会帮我忘掉对你的感情,他做到了”


“是...这样...吗”


“我承认一开始我没那么喜欢他,还总是把他当成你,但后来我发现你和他是不一样的,我开始只把他当做杜棠,结果,我还是喜欢了”


“我们...没可能了吗”


“邬童,错过的都是不应该在一起的,我们没有缘分,所以才会错过,这是上天的安排,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你也...忘了吧”


“好,我知道了,祝你幸福”


“你也是”



邬童失魂落魄的走在街上,脑子里只有一句话,他把尹柯弄丢了。只有到失去才能明白当初的自己有多傻,将自己心爱的人拱手相让。他想着和尹柯的从前,操场上挥洒汗水的两人,一起翘课出去玩的两人,迟到被罚站的两人,还有,说好永远在一起的两人。尹柯,没有了你,我怎么幸福,没有了尹柯的邬童,要怎么幸福


那天过后,邬童再也没有来上学,有人说他去了美国


走的那天,邬童没有让任何人来送他,一个人去机场,一个人等飞机,一个人走,他要习惯,以后,都是一个人了


尹柯,没有了你,我不可能幸福了,我不愿将就,只想和回忆相伴一生,但是,你要幸福。答应我,下辈子,我们一定不要错过



end



刚才看了一篇文,虐死我的尹柯学长了,就想写一篇来让心里平衡平衡,说实话,我是真的很不喜欢邬童和班小松在一起,但是,剧情需要,没办法

评论

热度(139)

  1. 一只cb孤独别醒来 转载了此文字
  2. 来看文的孤独别醒来 转载了此文字
  3. 来看文的孤独别醒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