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看文的

这个世界上最难的事情就是不忘初心

【wink】他的谎还不都是为了你。

故人南延:


  • 笨蛋都是这么谈恋爱的


  • 1w+


  • 请勿上升





邬童生日在九月下半旬。


本来是打算叫尹柯来家里,仅他们两个一起庆祝,只是奈何老爸太过护犊子,在自家的酒店里面开了一个包厢,叫他喊上同学们一起过来。


毕竟是刚刚开学,学生的心都还处在飘离的状态中,邬童稍稍一问,整个班级都应声下来,说是要跟着去。


连着陶西,安谧,白舟都叫上了、。


 


“财大气粗啊。”尹柯背起书包,满目幸灾乐祸。


“没办法,我爹有钱。”邬童刚想要拉着他说些什么,手机就响了。


邢姗姗的电话。


毕竟是生日,邢姗姗也是认识的人,人家来了电话,邬童出于礼貌还是出口邀请了。


本想着他们班全都去了,邢姗姗一个外人总归不好意思过来。


没想到他一出口,那边的姑娘就答应下来。


都快忘了,邢姗姗喜欢自己。


 


他再一转头,原本站在那里的尹柯已经不见了。


 


提着书包追出门,发现那个人正在趴在围栏上发呆,刘海挡住了眼睛,他一直都是这样淡淡的,看不出什么表情,浑身上下唯一的漏洞不过那双眼睛而已。


邬童走上前:“你跑出来干什么?”


“没有人告诉过你偷听别人的电话很不礼貌吗?”尹柯习惯性单肩背包,拽了拽快要掉下去的书包:“我可是君子。”


“得了吧,你又不是外人。”邬童勾上尹柯的肩膀:“我生日,你送我什么啊。”


尹柯冷哼了一声:“我有说过我要去吗?”


“你不去?你不去我就不办了。”


他低下头,嘴角扬起一抹浅浅的苦笑,双眼被头发遮住看不清情绪。


“玩笑不能这么开,你要是放了全班的鸽子,他们说不准就要联合造反了。”


“怎么?”邬童笑道:“怪我要美人,不要江山吗?”


 


他不想要去接这个话,只好转了话题:“礼物早就准备好了,明天等着收礼吧。”


“果然全世界你最靠谱。”邬童笑的有些孩子气:“陪我去买衣服吧。”


“买衣服?”


“嗯。”


“明天我要闪亮登场。毕竟是寿星公啊。”


 


也是没办法拒绝,硬生生被人拖着去了商场,看着他少年青葱的模样,心里也是愿意的。


“你品味好帮我参谋参谋。”


他便像个跟着妻子去买衣服的丈夫,凡是尹柯说好看的,一律都穿上了。


这一来二去的,活脱脱就是一起去逛街的小情侣。


 


回到家已经是八点过后了,提前和爸妈说过要陪着邬童去买东西,家里也没有什么责备的声音。


“咱们家小柯啊,整天和邬童在一起,关系这么好,说不定以后那你们都要指腹为婚。”尹柯爸爸玩笑道。


尹柯笑着:“我和他结为亲家吗?那也不错。”


回到房里,门关上的那一瞬间,他闭上眼睛,面上的轻松和笑意全都消失。


躺在床上,不知不觉的想到未来,邬童和旁人结婚……别说指腹为婚这种蠢事了,恐怕连婚礼他都不会去的。


今天下午,仅仅是邬童和邢姗姗笑着说话的样子,他都没有办法忍受,更不要说看着他和另外一个人走进婚姻殿堂。


都说女人的嫉妒心可怕,实际上男人嫉妒起来比起女人的还要可怕。


 


在床上打了两个滚,他坐起身将床头的画布取下来。


这是明天要送给邬童的生日礼物。


画布上是小熊队所有人的画像,画上的人都笑的欢天喜地。所有成员都在那画上,除了他自己。


尹柯荒唐的想着,或许自己再聪明一点,再多说一些谎话,将来从邬童身边消失的时候就能一丝一毫的痕迹都不留下,他留下的痕迹越少,邬童是不是就能越快的忘记他。


 


也许能。


 


可是望着画上开怀而笑的人,他心里有些不舍,可要是他邬童忘了他能够获得幸福,纵然不舍……


纵然不舍,也必然成全。


 


第二天一早,邬童的消息就来了。


全都是各种抱怨,说是一大早家里来了一大堆不认识的人,他叔叔阿姨的喊了半天,最后也不知道谁对谁,不过好在红包给的大方,过完生日就能买下中意了很久的棒球设备了。还吃了一大碗难吃的长寿面,说是邬童老爸亲自下厨的。


啰啰嗦嗦的一大堆,没头没脑的。


他只能一条条的回复,然后那边就越发的变本加厉的发过来消息。


后来直接打了视频电话过来。


“邢姗姗来我家了,和她爸妈一起来的,你别说啊她和她妈妈长得还真像。”


尹柯拿着书,眉宇微微动了一下:“那很好啊,他们对你好吗?”


“挺友好的,毕竟我们两家关系不错。”邬童大口咬着草莓:“你在家干什么呢?要不你过来陪我吧,我一个人好无聊。”


“不要,你家好吵。”他合上书:“邢姗姗不是在吗?她陪你不就好了吗?”


“她?我能让一个姑娘家家的陪我一起玩游戏吗?”


尹柯笑了:“有什么不合适的。人家可是美女。”


“美女是用来看的,不是用来陪着玩游戏的,你快点过来,要不我去你家找你。”他不依不饶的在电话那头喧闹。


 


有些人啊,不达到目的一定不会罢休。


望着那头快要把手机吃了的人,自己最后还是败下阵来。


“等着吧,我过去找你。”


“快点啊,等你过来。”


 


穿上外套,尹柯将画装好,和爸妈说了一声,便出门了。


刚刚走到邬童家门口,那人就一脸烦闷的打开门:“你好慢啊。”


“我不开火箭。”他不动,就那么遥远的站在门口。


“进来啊。”见他不动,邬童焦急的踩着拖鞋就要走出来,尹柯自己上前:“宝贝一下你的拖鞋吧,别到处乱踩。”


迎着人进了门,大人们都齐齐的回头看他,尹柯有些不自在的问了声好,邬童立刻就搂着人道:“我带着他上楼去玩了。”


也不理会那些大人想要说些什么,自顾自的搂着人往楼上走。


 


邬童的房间尹柯很熟悉,熟练的打开电视,拿出游戏机:“玩什么?”


“虽然,你挑吧。”


他发现尹柯带过来的画:“给我的?”


“嗯。生日礼物。”


邬童有些兴奋的打开,细细的扫了一遍,立刻失望的道:“你呢?怎么没有你啊。”


“我自己画自己吗?你以为我的梵高吗?”


“梵高谁啊,你们画室的?”他脱口而出,下一秒才反应过来:“哦,你说的是那个梵高啊。”


“也不知道你这个人到底是真的没有文化,还是真的有文化。”他细细的盯着邬童面上的变化,心里有点紧张:“你不喜欢?”


“喜欢是蛮喜欢的,画的我还挺帅,就是没有你啊,你应该画一张只有我们两个人的。”邬童有些纠结:“可惜我不会画画,不然我就自己画了。”


 


尹柯盯着他笑……


轻松的,温柔的。


邬童一抬头就看到他的笑容,只觉得心里猛地颤了一下,脑袋一片空白,下意识的就要凑过去。


他们靠的很近,尹柯也没有避开。


 


门被敲响了。


 


邬童烦躁的蹙眉,来开和尹柯的距离,轻咳一声掩盖了气氛中的暧昧:“进来。”


邢姗姗端着饮料还有小点心走进来:“邬童,叔叔叫你下去一趟,想和你商量一下晚上的菜色。”


“哦。”他对尹柯说了声:“那你先玩,我马上就回来。”


邬童站起来的时候抖了抖手,风风火火的下楼去了。


 


尹柯抬头盯着邢姗姗尴尬的不知道该怎么摆出表情。


相比之下,邢姗姗落落大方,将手里的托盘放在尹柯手边,他礼貌的说了一声谢谢。


邢姗姗娇媚的笑道:“邬童最近很高兴啊,一定和你们这些朋友在他身边分不开。”


他楞在那里,耳边是邢姗姗悦耳的声音:“我本来以为他知道阿姨的死肯定会难过,我还担心了很久,还好有你们这些朋友在身边,真的要和你们说声谢谢,这么照顾我们邬童还那么体谅他。”


 


尹柯抬起头,邢姗姗笑的很温和:“你们肯定是一辈子的好朋友。”


 


他看穿那笑容背后的虚假,并没有拆穿她的打算,只是转过头道:“也不一定啊。”


“不一定?”少女的笑意颤抖起来。


“我和他之前吵过架的,他脾气那么大,说不准那天就叫我滚了呢。”尹柯对她眨眨眼睛,望着少女渐渐苍白的脸,他笑的更是无辜:“开个玩笑而已。”


少女不自然的挽过自己的头发:“邬童对你还是很好的,一直都拿你当最好的朋友,有时候我都会嫉妒你和他的关系。”


尹柯自在的吃起小蛋糕:“妒忌?你也想要和他当朋友吗?”


 


邢姗姗没有理会尹柯的四两拨千斤,而是单刀直入道:“我和他告过白,初中的时候,你也看到了不是吗?”


尹柯露出一副恍然的表情,咬着蛋糕的动作都慢了下来,当真是无知的神态:“你当时?是在告白?”


邢姗姗的笑意僵在脸上,她完全不明白尹柯到底想要说些什么,或者说是证明些什么,这个人她根本就看不穿,她微微冷笑:“你以为我在做什么?”


 


“我以为邬童在和你告白呢,毕竟他脸红成那个样子。”尹柯去拿那边的红茶,喝下微苦。


少女的笑意自然了一些,她秀眉微蹙:“我喜欢他。”


尹柯没有说话。


她接着自顾自的说:“我会把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爱给他,圆圆满满的,我有的东西我全都会给他,他缺失的,我全都会给他。家庭,孩子,幸福。都会给。”


他将手里的红茶全都喝下去,口中苦的快要麻痹,几乎是机械性的开口:“这件事,你应该去找他说,不是找我,找我没有意义。”


“你真的觉得没有意义吗?”邢姗姗站起身,像是看透了他方才所有的谎言:“邬童说你很会骗人,真是没有说错。”


“我没有骗你。”他长叹:“我们的对话没有什么值得骗的,你想的太多。”他放下那红茶杯,给自己又添了一杯。


水流声很响。


邢姗姗握拳道:“我能给的,你给不了。”


 


她走了,尹柯放下水壶,指尖颤抖的不像样子……


头发挡着眼睛,情绪被他藏得很深,深吸了两口气。


屋外传来脚步声,邬童跑回来了。


“累死我了,我给你点了你爱吃的海鲜。”


尹柯露出笑容,语调带着欢快:“那还真的是多谢你了啊。”


 


像是完美的衔接上了邬童走出门外的时间,一切回到正轨,尹柯淡然的喝茶陪着他玩游戏,该损他的时候一句话也不少,该耍赖的时候也丝毫都不让步。


看着邬童欢笑的模样,尹柯摸着自己脸上的笑意。


谎话说多了……


他都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是不是真的高兴。


 


生日会很热闹,全班都在,大人们喝酒吃饭在隔壁包厢,小孩子就喝可乐,雪碧,碗筷作响,众人都是欢腾不下,吃了饭就去唱歌。


互不打扰。


Ktv里面更是哄乱一片,焦耳还对着话筒来了一段山东快板,所有人都笑的前仰后合,更是喧哗。


尹柯素来喜欢安静,这样的场面,叫他待一会儿还好,待得时间太长了,心里难免有些不舒服。空气太闷,脑子都糊成一团。


避开正在欢笑的人群,走到包房外,呼吸了好几口新鲜空气,他才算是活过来。


 


冷风一吹,神志也清醒过来了。


 


休息了一会儿,他感觉好一点了,准备回去,就看到班小松和邬童哥两好的搂着肩膀不知道在闹些什么,邢姗姗坐在一旁笑着看着他们两个。


班小松,邢姗姗。


他们两个正好的替代了尹柯在邬童身边的位置。


友情,爱情。


正好能代替。


 


热闹的热闹,落寞的落寞。


 


邬童被鼓捣着和邢姗姗唱了一首《因为爱情》。


他轻手轻脚的关上那扇门,将一切喧哗和热闹都隔绝在另一个世界,仿佛一个做错了脚步的孩子,转身离去。


低头疾步而去,还不小心的撞到了一个人,他紧握着手机,对那人说了声对不起。


被撞到是个服务生,他看着面前人,多嘴的问了一句:“你的脸色看起来很难看,你没有事吧。”


他立刻摆手露出僵硬的笑意:“没事。”


 


搭上电梯。


总算是逃离了那个喧闹的世界。


 


“你做的很好。”他对着手机屏幕上的自己笑了笑:“你很高兴才对。”


 


或许是他的脸色太差,就连爸妈都觉得奇怪,他只是说在KTV里面呼吸不畅现在还有些头疼,在关心的话语之下,他回去了房间。


身上有一股味道……


邬童洗发水的味道,闹得他心绪不宁,索性去洗澡了。


洗完澡出来,手机上几个未接电话,就叫他再次头疼起来。


还没有打过去,那边就打过来。


 


“喂,尹柯你跑哪里去了?”是邬童的声音,很焦急的样子。


“哦,有点事情,可能没办法回去了。”


“啊?”那边变了声音:“邢姗姗不是说你去上厕所,顺便透气了吗?你现在在哪啊。”


尹柯想了想回答道:“我和我爸妈在一起,反正有点事情,你们好好玩吧,我先挂了,我爸妈叫我。”


“哎?喂?”


他果断的挂了电话,最后将手机调成了静音,那边确实没有电话再来,倒是多了几条微信。


【你不在,我也不玩了,我打算回家了,你在哪里?我去找你?】


【出什么事情了?要不要我帮忙?】


【你怎么不理我啊。】


【喂喂喂。】


【我去你家等你回来。】


 


邬童总是有办法逼他就范。


他犹豫了一会儿,最后回复道:“我马上就和我爸妈回家了,你别过来,早点回家。”


 


那边立刻就打来了电话……


 


你大爷的。


尹柯觉得自己早晚被邬童逼疯。


 


“干嘛啊,”


“你回我消息了啊,那就说明你现在能和我打电话了啊。”那边是上车关门的声音:“出什么事情了?”


他想都没想就答道:“我妈舞社的事情,已经解决了,你不用过来找我。”还是补充了一句:“我到家了和你说。”


邬童那边沉默两秒:“好吧。那你到家了和我说。”


“嗯。”


 


挂了电话的邬童,仰头看着尹柯窗前亮着的光。


他不肯说实话。


他也不会去逼问。


 


尹柯走后没有一会儿,他便发现了,转身去找人,邢姗姗说尹柯只是出去透气,又过了三四分钟,他发现那人还是没有回来的迹象,便跑出去找,问了招待员才知道他已经走了。


招待员还说尹柯一直都在看手机,脸色和表情都不太好。


他立刻就打电话也没有人接。


匆匆跑回去包厢拿了东西就宣布自己要走了,让剩下的人好好玩。


那首因为爱情,最后也给了栗子和班小松。


有些人不在身边,你会不安。


 


他叫小王送他去尹柯家,到了他家楼下,看到了他窗前亮着的灯他才稍微的安下心来。


电话那头,没有一句是实话。


可尹柯却说得煞有其事,若不是真的确定尹柯在家里,邬童真的会认为他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尹柯瞒着他什么事情,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那件事情是尹柯说谎也要保护的事情。


 


日子重新回到正轨上,他不会问,他也不会主动说。


邬童发现生日会之后尹柯开始若有若无的躲着自己,虽然和从前一样,会一起吃饭,一起上学,一起回家,可邬童总觉得尹柯在躲着自己。


班小松坐在自己对面大口吃面,尹柯说要去买水就一直没有回来。


【我去画室了。】


邬童愤恨的把手机拍在桌面上。


班小松差点被呛死。


“你有病啊,谁又招惹你了?”


“尹柯。”


“他怎么了?”


邬童一脸厌烦:“我觉得他最近在躲我。”


“躲你?”班小松抹抹嘴:“怎么可能,你每天都黏在他身上了,要是我早就烦你,要不是尹柯脾气好……哎……他还躲你?他要是躲你,天都能下刀子来。”


 


邬童泄出一口气:“你不懂……我就是觉得他在躲我。”


“成成,我们不懂,我们都是傻子。你们两个的事情就只有你们两个明白。”班小松吃完东西就走了,邬童孤零零的盯着面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把尹柯逼得太紧了吗?


是不是给了尹柯太大压力了。


越想越烦闷,索性也不吃了。


 


在学校里面乱走乱逛,看着那些成群结队的人,特别的是那些玩在一起的男孩子,确实少有他和尹柯那么亲密的,不对……


是他自己黏着尹柯。


可他自己也没有办法,尹柯有前科啊,稍稍不注意就能跑到他找不到的地方。


放松这件事,还是等到告白之后吧,在那之前还是不放松为好。


他明白自己该做什么,就不会再迷茫。


这一点和尹柯一模一样。


 


回到班级……


母亲留下的mp4被弄坏,他脑子正处在混乱之中,没头没脑的对着班小松发了脾气。


坐在椅子上,望着损坏的东西,无论怎么拼都拼不回来。


一只手轻轻的取走了自己手里的东西,一样一样的拼好,而后放在耳边听了一下,露出简单的笑意:“他不是故意的,你不会真的要和小松绝交吧。”


“我有那么说过嘛。”邬童盯着尹柯的眼睛。尹柯对着邬童点点头:“那你回去和他道个歉吧,我先回去了。”


他刚起身就被人拉住了,邬童抬头不解的看着他:“你就走了?”


“东西也好了,你和小松的矛盾也解决了,我还有事情要做啊。”


“那我呢?”他指尖用力的扣住尹柯的虎口:“你张口闭口都是班小松,那我呢?你怎么不问我一句?”


尹柯像是没有办法似的,只能蹲下身子:“你呢?你还好吗?”


邬童气结,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瞪着尹柯,哪怕是瞪着他,尹柯也是一副好脾气的样子,看起来像是天边遥不可及的明月,靠近了也是随时都会消失的云烟。


“你为什么躲着我?”他委屈的问出声。


“我?”尹柯更是堂皇,面上的表情比他还要委屈上几分:“我什么时候躲着你了?”


“那是不是我最近惹你不高兴了?”邬童又问。


“没有啊,你最近没有骂我,没有气我,更没有损我,我还在好奇你怎么突然转性了,你倒是问起我了?”尹柯直视着邬童的双眼,嘴角梨涡浮现。


“我以后不凶你。”他握紧手里那只带着薄薄茧子的手:“你别躲着我。”


尹柯面上的笑容松动了几分,眼神都飘忽起来,他转头缓和一下,再回来的时候眼神中的破绽已经消失了,不留痕迹的拿出自己的手,放到邬童的肩头:“你现在应该去找小松了,你总不希望自己失去最好的朋友吧。”


 


邬童莫名的感觉到几分无能为力,最后长叹而出:“我知道了。”


 


尹柯走路从来不回头……


邬童盯着他远去的声音,心里泛起几分苦涩。


手机响起,是邢姗姗。


 


尹柯放学要去舞室练习,和邬童说了一声,就先走了,棒球训练也只能先搁置。


走出校门,不少人都盯着一辆停在街角的豪车,豪车上的女孩子一看到尹柯立刻露出笑意,像是在此守株待兔一般。


走下车,亲切的叫了声:“你放学了?”


“嗯。”他有些累,不想要和面前的女孩子多说些什么:“你来找邬童?他很快就出来,我要去上课了,再见。”


“等一等。”邢姗姗拦着他的路,细望着尹柯眉宇只见的疲惫:“我只说几句话,说完你就能走了。”


 


他点头,忽视了后背传来的疼痛,只觉得耳鸣:“你说吧。”


“我知道你想要做什么,既然你那么想的话,不妨去伤害他,我会去守护他的。”


尹柯漠然的盯着面前的女孩子:“我从来没有想要伤害他,我有我做事的方式。”抓紧手里的带子:“我不会和你争什么,麻烦你以后不要说出这么蠢的话。你挡路了,麻烦让一让。”


擦身而过,邬童正好从学校里面走出来,看到这一幕之后,立刻走上前,眉眼之间带着怒气,他望着邢姗姗:“你和他说什么了?”


“没什么。”少女笑的欢喜:“我只是和他打个招呼而已。”


邬童不吃这一套,压下怒火道:“别打他的注意。”


 


笑容全数僵住。


 


他把邢姗姗甩到身后,追着尹柯去了。


看着他玩命一样的练习,两个小时之后,换了一身衣服舒爽干净的走出来,面无表情。


“练好了?”


尹柯有些讶异邬童出现在这个地方。


“你怎么在这里?”


“就是突发奇想的,就过来了。”他走上楼梯:“我想和你一起吃个饭,我爸今天不回家,你是跟着我在外面吃,还是我去你家吃?”


“去我家吧。”尹柯热情的拍拍他的肩膀:“我爸那天还说咱们两个关系这么好,以后我们的孩子肯定会指腹为婚的。”


听到这句话,邬童的脸色立刻就变了,停下脚步望着笑容灿烂的人。


“你也这么想?”


尹柯点头:“当然了,咱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


 


令他没有想到的是邬童毫不掩饰的愤怒的吼叫:“谁和你是最好的朋友!!”


尹柯的眼神微微动荡了几分,刚想要说些什么,那人就负气离开了。


他站在原地,眼看着邬童离开,本想着转身离开,可是还是放心不下,偷偷的,远远的跟着他,直到看到他走进班小松家的面馆。


他小心的靠近,通过玻璃窗正好能看到邬童和班小松一家人吃饭的和谐场面。


只是偷偷的看了那么一眼,就已经足够了,他恐惧的往后退去,往家里走去。


 


尹柯妈妈看着尹柯面色苍白的归来:“你怎么了?”


他脚步一顿,然后摇摇头,露出一个简单又真实的笑容:“没事,就是练舞太累了。”


“哦,那早点休息吧。”


他点头,走的很快,像是落荒而逃。


 


躺在床上,他点开手机,百度一下邬童家里资产……


果然是阔少爷啊,邬童的爸爸还有很多桃色消息都在报纸上面。


他闭上眼睛,想了想以后……


邬童一定会被万众瞩目……


自己一定会成为邬童的污点,耻辱……


他害怕的冒出冷汗。


最后还是晃晃脑袋,将所有的杂念都抛却,关掉手机,蒙头大睡。


 


两个都是心高气傲的人,虽然互损是常有的事情,只是这……这真的吵架……要拉下脸去求和,还真的是做不到。


 


陶西带着他们坐上去安谧老家的车,和往年一样,在半路上把他们丢下,叫他们跑过去。


尹柯最是沉默,闷头就跑,邬童紧紧的跟着他,两个人就像是比赛一样谁都不认输。


弄得班小松他们几个快要奔溃。


“他们两个不要命了啊,这么跑?”焦耳累的趴在班小松身上休息,说话都要大喘气。


“谁知道他们两个抽的什么疯?”他推开焦耳:“走吧,跑吧。”


 


那条路尹柯还记得,只要一直往前跑,就能跑到安谧家,所以不用多想只要向着目标跑就好。


邬童见他又加速了,立刻加速追上去,两个人跑的很快,将班小松他们甩的很远。


六公里的路很快就跑完了。


尹柯踉踉跄跄的停在老院的门口,他身边几乎和他同时到达的邬童。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无奈的笑了。


纷纷跌坐在地上仰着头喘气。


 


“本来说以后都不凶你的。又没有做到。”邬童咳了两声:“没守住信用。”


“你不用对我守什么信用。”尹柯玩笑:“反正我也不会对你守信用。”


 


“为什么躲我。”他还是那个句话。


尹柯摇头:“我没有躲你。”


 


“那你……为什么……”还有字没有说出口,身后的门就开了,安谧和陶西搂着彼此的肩膀:“你们两个小子安了飞毛腿啊。”


尹柯站起身,拍拍身上的土:“饿了,不吃饺子。”明显的……不愿意说真心话。


 


陶西和安谧转身进去了双红门之中,尹柯跟着要进去,邬童拉着他的肩头,强硬的拉过他:“你会永远都是我的朋友吗?永远。”


尹柯稍稍一怔,随即笑道:“只要你叫我滚,我会永远都是你的朋友。”


“那你会永远都在我身边吗?”他问出声。


那边却没有给出答案,只是无奈的笑出声:“傻子,你以后要成为总裁大人的,我还打算跟着你吃肉呢。”


 


不清不楚的答案……


从以前开始就一直是这样。


不是谎话就是不清不楚的谎话。


 


邬童失落的低下头……


 


转眼便是毕业……


考完之后,还是邬童破财请全班一起去唱歌,去吃饭。


那天所有人都在哭泣,不少人都在喝酒。


邬童拿着酒瓶走到尹柯身边:“喝一个?”


“嗯。”他笑的简单。


 


尹柯酒量很浅,不过半瓶就已经足够让他神志不清的了。


他红着脸靠在自己的臂弯里面,目光诚恳的问:“邬童,你现在幸福吗?”


四周都是喧闹的歌声和众人说话的声音,他的声音很软,很轻,却正好落在邬童的耳朵里面。


“你现在幸福吗?”他问。


邬童用手掀开他过长的刘海,音如流水:“嗯,幸福。”


“那就好。”他松下一口气,整个人都软下去,面上是前所未有的轻松和欢乐,毫无防备的模样:“那就好。”


伸手拍拍邬童的双颊:“那就好。我就放心了。”


他觉得好笑,拉下他乱拍的手:“你放心什么?”


谁料到尹柯又低下头,闭上眼睛之后落下一滴泪:“没什么,没什么。”


 


酒意熏人之中,尹柯接着那七彩的光,想要看清邬童的双眼,却是徒劳,这个人早晚都会这样朦胧在他的记忆里面,他要快些抽身而出,不能再深陷了。


邬童,现在邢姗姗和班小松都在你身边,你应该很幸福了吧。这样就算我不在你身边,你也一定会很幸福。


也不是不想要陪在你身边,只是我没办法看着你身边的人不是我,可是在你身边就会继续深陷,这样不行,这样下去……你一定会毁在我手里。


邬家的大少爷是个同性恋,想想报纸上的话,再想想你将来光辉的前程……


我这么做,都是对的。


 


“你会记得我吗?”尹柯的声音细若蚊哼,这样吵闹的地方,除了他自己谁都听不见。酒精将他的疲惫感放大。


还有很多问题没有问出声……


你会像记着中加操场地址一样记得尹柯吗?


你在那里找到了一无所有的尹柯,你记得吗?


最好忘了。


自己也是,最好都忘了。


 


陷入黑暗前。


他挥着邬童挥手。


别了,邬童。


别了,高中的尹柯。


 


他按照中介提供的地址找到了自己在国外的出租房,屋子很大,屋主是个中国人,说是还有一个中国人会和他合租。


收拾完东西,他就睡了。


 


恍惚之间,有人推门进来,站在他身边揉着他的额角。


“尹柯,说谎已经疲惫不堪了吗?”


睁开眼睛,是以为这辈子都不用再见的邬童。那人一副平常的状态:“你好啊,房客,以后我就是你的房东了。”


见他无言。


“惊讶?”


还是无言。


“你有前科,你以为我还会蠢得相信你说的要一起念大学这种话吗?”


依旧无言。


“你喜欢我,对吧。”


 


邬童坐在地上,趴在床边和侧卧的尹柯对视,声音很轻,眼眶微红:“我都知道,你说谎从来都不是为了你自己,都是为了我。你那些不堪一击的谎言,全都是为了隐藏真相。真相,就是你喜欢我?对吧。”


尹柯坐起身,呼吸微微颤抖着,盯着邬童的目光是前所未有的愤怒。


邬童了解,所以站起来,坐在他身边:“从你初中的时候从我身边逃走的时候,我就知道了,我知道你喜欢我。”


 


他说了那么多的谎,兀自期盼着那个人一辈子都不要知道,保住那份摇尾乞怜的可悲的感情,一直都不明白,他只是喜欢上了一个人,那个人也应该是喜欢他的,他为什么还要这么纠结,为什么要想那么多,那么凄惨的守护着那份感情,一丝一毫都不敢让旁人知晓。


他不过是喜欢上了一个人。


那么罪不可恕吗?


 


可后来明白,确实罪不可恕。


他喜欢他。


所以希望他,幸福,费尽心思的想要把最好的未来放在他面前。


所以费尽心思,小心翼翼,摇尾乞怜。


就连委屈和愤怒的资格都不曾有过,就连哭泣都不被自己允许过……


 


这个人却将他给与的一切那么轻易的抛弃掉。


“爱情上有邢姗姗,友情上有班小松。”


心中的喜欢和棒球上的欢喜,都找到了最合适的人选。


他害怕的往后退了一些:“邬童,我不欠你什么。”


 


世界天旋地转,肩膀被钳住,被人压着的感觉并不好……


那人嘴角带着笑意,话语却是意外的温柔。


“你欠我一颗心的,欠了我六年以来一心一意的喜欢。我傻逼一样的等着你,等来却永远都是你离开的消息,你欠我的东西多了去了,邢姗姗和班小松算什么?他们两个凭什么要帮你还债?”


 


邬童将脑袋埋进那个人的颈窝,闭上眼睛,静静的抱着怀里的人:“不要再说谎了好吗?”


“不要再说谎了。”


“我们不说谎了好吗?尹柯?”


“和我说句实话好吗?我千山万水的追过来,我不凶你了,以后都不凶你,我以后守信用。”语调轻柔的不像是邬童,哪里像是那个到处发脾气的少爷,尹柯一辈子都想不到这个大少爷会这样柔声细语的和他说话:“我都守信用了,你是不是该和我说句实话?”


 


刚想要张口,他才发现自己哽咽到心酸。


“我……我能留在你身边吗?”


“能。”


“我不想做你的朋友。”


“好。”


“即使那样也能留在你身边吗?”


“可以。”邬童抱紧他,感觉着他面上滚烫的泪:“你可以留在我身边。”


 


除了他,哪里还有别人能站在他身边。


能被尹柯这样笨拙的爱着……


这兜兜转转最幸福的还是自己。


邬童这样想。


 


谎言也好,失信也好。都是因为喜欢。


看着越是精明的人,喜欢人的方式就越是笨拙。


 


愿你们从此以后欢天喜地,再无分离。


 


END

评论

热度(2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