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看文的

这个世界上最难的事情就是不忘初心

【wink】最后一秒,喜欢,绝望?

故人南延:


  • wink的恋爱史


  • 请勿上升


  • 一发完





喜欢上一个人需要多长时间?


瞬间?


一秒?


五秒?


 


邬童站在阳光下,周身都被明朗灿烂的阳光笼罩,转过身对他笑着,将整个世界的明媚都带来,那些暖意宛如潮水一般袭来,将他表面的冰冷全都冲毁,外壳被毁掉,一个毫无防备的尹柯就这么被邬童抓获。


“我们一起打棒球吧,做我的捕手。”


 


或许就是那一秒里,尹柯喜欢上了这个叫做邬童的少年。


 


邬童是个很可怕的人,越是相处尹柯越能体会到,只要邬童的目光落在他身上,他便有一种被彻底看穿的错觉。


为了他,尹柯也做过很多没有脑子的事情,譬如逃课,譬如夜晚偷偷从二楼跳下来和他跑出去玩,直到早上再回去,譬如打架。


邬童不断的将他从从前‘标准答案’的生活中抽离,他自己尚且不觉得不妥,甚至还变本加厉。


一再的为了邬童拉低底线,他几乎快要忘记自己是一个多么冷淡的人。


 


球队赢球之后,大家聚在活动室里面吃邬童家里送来的肯德基,众人看着邬童靠在尹柯腿上,尹柯也惯性的不去理他。


“不知道的还以为尹柯喜欢邬童呢。”


他喝可乐的动作微微一愣,小心翼翼的抬头,只见所有人都暗暗打量他们两个。


“就是,尹柯平时那么冷淡,一遇上邬童就活泼的和兔子一样。”


“要不是你们是男的,我还以为你们两个在一起了呢?”


 


不过是玩笑话,尹柯却有一种被拆穿的错觉,他慌乱的放下手里的杯子……叫醒了邬童,自己背着包离开了。


那天之后,尹柯离开了棒球队。


 


人可以在一瞬间,一秒之内爱上一个人,那忘记一个人需要多久?一年?十年?还是一辈子。


没有人告诉过他。


 


邬童的再次出现,是一个巧合。


尹柯告诉自己是一个巧合。


讲台上带着棒球帽的少年正在和班小松呛声,丝毫没有注意到他……


也是,他喜欢邬童,邬童不喜欢他,只要邬童愿意下一秒就能找到另一个捕手,将从前的阳光转移到另一个人的身上。


他自暴自弃的想着,卷子上一个答案都没有。


 


尹柯知道邬童是个可怕的人,他只要一出现就会让他的生活发生转变,邬童的一个呼吸就能让他慌乱起来。


面对那个人,他总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才不至于被他随便的一个动作,一句话,打乱生活,搅扰心里的平静。


可……他忘记了,喜欢这个情绪并不会因为他的理智而收敛,邬童和班小松同进同出的时候,他站在远处,心尖上总归是酸涩的。


哪怕不断的告诉自己有些事情不能做,不能去,却还是扛不住心里的向往。


当他再一次从二楼的窗户上跳下去的时候,他就明白,自己的生活又被那个叫做邬童的打乱了。


 


赶到校门口,只有邬童一个人站在那里,他剑拔弩张的盯着他,还带着几分嘲讽:“您不是说您不来吗?”


他咬着牙,没有反驳,转头去看那边气喘吁吁跑来的班小松。


身后的视线是愤怒的,他们如此默契,就算尹柯不去看他也能知道邬童此刻的模样。他有些窃喜,这个人……并没有忘了他。


 


走上回家的路,他总能感觉到身后不友好的怒意。


一直都没有回头,跟在他身后的人似是被激怒,快步走上前:“你就不会回个头吗?”


尹柯站在原地,看着月光下俊逸宁人的少年:“你不是追上来了吗?”


又吃了一个瘪,口头上邬童从来都没有赢过他。


少年又是委屈又是愤怒的大步往前走。


尹柯望着他的背影,长长的叹出一口气,仰头看着半圆的月亮……


“月老啊,你在耍我吗?”


他低下头接着往前走,不远的地方那个少年正没好气的瞪着他:“不会回头,走快点也不会吗?”


“良辰美景奈何天,我赏月不可以嘛。”


“我去你妈的!!”少年被彻底激怒,直接爆了粗口。


尹柯眉眼之间有了笑意,望着邬童的双眼,跨步走到他身边:“回家吧。”


盛怒之中也俊美的少年,也不知道何为气全都消了,只是蹙了眉头,露出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


无言。


无言。


尹柯对着这场景,都快要吟诗了。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两岸的梧桐树随着风儿摇晃,也算是应景。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


 


真是佩服古人,就这么一首诗,此情此景,所有的一切都在不言中了。


 


“你明天还来吗?”邬童不再沉默。


尹柯低头看着他们两个的影子,脑子里面正在背诗‘愿教清影常相见’,未曾抬头只是要摇摇脑袋:“我不知道。要看我妈那个点有没有睡着。”


邬童这次反应过来:“你偷跑出来的?”


他没有回答,正好快要到家门口,他对着邬童挥手:“拜拜。”


 


熟练的爬上二楼,家里漆黑一片,他转身开了灯,走到窗口想要把窗户关上,就看到本该离开的邬童站在他家楼下,没有怒意,没有委屈,只有化不开的浓稠伤心。


他也看见了他,两个人就这么对视着。


谁都不愿意先别开视线。


 


那边的邬童从口袋里面翻出手机,然后指了指手机,意思是让他看短信。


他拿出口袋里面的短信。


【明天别来了。】


他再抬头,那边的少年已经离开了。


 


回家的路,有些暗淡,邬童不断的回头看着别墅的二楼,灯光还亮着,站在窗口的少年还是张望……


尹柯还是舍不得他的,他知道。


可他也不明白,既然舍不得,为什么还要离开?


因为尹柯的妈妈吗?还是说自己无意间让尹柯发现了那份喜欢之情,尹柯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所以逃跑了?


因为害怕面对他,所以尹柯才逃跑。


邬童确信着,也害怕着。


 


第二天尹柯还是来了,膝盖上有些泥土,袖口也有。


“跌了?”他问出口。


那边人拍拍自己的袖口:“路上不小心跌了。”


“疼吗?”


“摔倒会不疼吗?”


“你也知道疼吗?”邬童半眯着眼睛看着他,最后转过视线。


 


一句话便是火药味,尹柯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说话,默默的暗下视线。


昨晚好不容易缓和下来的气氛,一瞬间就回到原点。


两个人各自苦恼着,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回家的路上,尹柯看着邬童紧促不开的眉头,就知道自己又惹他生气了。


他叹气……


却不知道该怎么道歉。


 


走廊之上,班小松拦住他的路,他迷惑的盯着他:“有事吗?”


“加入棒球队吧,尹柯。”


一句话就让尹柯浑身的血液凝固住,只觉得手脚冰凉,一时间四肢百骸全都僵硬住,就连双眸都有些失焦。额角冒出冷汗,面色都苍白起来,身后传来两声轻笑,他回身去看,只见邬童正挑衅的看着他……


没由来的一股怒意涌上心头,可……很快就站回高峰的理智,控住了他所有的感官。


面色更白了几分,他没有理会班小松的话语,转头便离开了。


 


邬童看着他瞬间苍白的脸色,心里翻出几分烦躁,自己好像又惹得他难过了。


想要去追,那个人瞬间就跑的没有影子。


垂下睫毛,他趴在围栏上,望着走出教学楼的尹柯。


他就那么不愿意和自己扯上关系吗?


就那么不愿意和自己一起打棒球吗?


那种一点都不想要和邬童有联系的态度……真够让人心烦。


 


尹柯回来,抬眼第一眼,便是邬童那副被遗弃的表情,他说过……邬童的存在就是不断的拉低他的底线,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邬童成为了他的底线。


看着他那双干净的眼睛,尹柯无奈的点头了。


都是为了他啊……


 


本以为这已经是最后的底线了,可尹柯忘记了,邬童的存在就是不断的让他从拘束和‘标准答案’之中脱离,变回那个一无所有却真情实感的尹柯。


因为不去训练被邬童指着鼻子骂了,平时只是一个眼神就能撼动他所有平静的邬童,今天说了这么重的话……尹柯的心里早已是千丈波澜平地起。


当他夺门而出,奔向自由的时候……


他红着眼眶,满是不甘心的想着,尹柯的生活,尹柯虚假的外壳,第二次被邬童用寥寥数语摧毁了。


 


他用了一秒的时间爱上了邬童,用了一年的时间才恢复到原本的尹柯,可这个人出现不过半个月,只用寥寥数语就将他这一年全部的努力付之东流。


当他丢盔弃甲的逃跑,心中也满是那个中加操场上用灿烂阳光般笑意淹没他的少年。


 


坐在空无一人的操场上,过往的回忆如洪灾一般袭来。


喜欢邬童其实是一件很不聪明的事情,很多人都说他是个聪明的孩子,也是个会做聪明事的孩子,别人那么说了,他便这样认为,他一直都觉得自己是个很厉害的,可是遇上了邬童,他才明白什么叫做一物降一物,邬童总有办法叫他服气。


说真的,他和邬童在一起的时候,除了嘴上能讨讨便宜之外,其他的时候都是被邬童制的死死的。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一想到是邬童,他就自然而然的退让了,像是一种生来的本能。


 


怪不得,邬童是他喜欢的人。


在邬童面前,他不用聪明,要知道聪明人当的太久也会很累。邬童毁掉了他的虚假,所以真切的尹柯在他面前总是最活泼动人的。


和他在一起的时光总是最开心,最自由的,哪怕是一起被罚跑圈心里都是开坏了。


 


如果自己没有发现自己喜欢上邬童就好了,他常常这么想。


只要没有发现,他便能心中无愧的一直站在他身边……一直这么开心快乐下去。


可话又说回来,没有喜欢上邬童他还会这么开心吗?


这是个证明题,却又不能反证。


思考陷入困局,尹柯捂住自己眼睛,可眼泪还是顺着指尖流出来……


 


必须承认和邬童在一起是幸福的,只要在一起就是幸福,哪怕那个人对他横眉怒目,剑拔弩张,他也已经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猛烈跳动,只要能见到就是幸福。


既然这样,他当初为什么要逃跑?


因为,有尽头的。


这份幸福,并不属于尹柯,而是属于将来某个站在邬童身边的人……


这份幸福是尹柯偷来的,早晚有一天要还回去。


想到还回去的那一天,他会是一个什么凄惨的模样……便立刻惊慌的坐立不安,面对邬童的双眼,他都会有满满的负罪感。


 


要止损,他告诉自己,就算是为了自己,不为了邬童的将来,他也要迅速止损。


所以他逃跑了,为了不被别人发现,他的感情,也为了离开的时候不那么难堪,他逃跑了。


长痛不如短痛。


如今。事实告诉他,没用的,只要这份感情还存在,尹柯就永远会被邬童抓住。


 


所以说……喜欢上一个人到底值得还是不值得?


在一起的很幸福,可是离开的时候就会是削皮挫骨般的撕心裂肺。


 


喜欢的那一秒是幸福的,剩下的所有年岁都是痛苦的……


所以……


有没有人能告诉他


有没有人可以教教他。


喜欢一个人到底值得还是不值得?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遇上事情了,就只会一个人偷偷哭。”


棒球滚到尹柯的脚下,他抬起微红的眼睛,那边的邬童眼中带着几分抓住猎物的得意。


 


他无味的盯着对面俊美干净的少年……


你为什么不能放过我?为什么要出现?尹柯什么都没有,最害怕的就是被你发现。


你为什么不能放过我呢?


为什么?


为什么不能放我?


可他什么都没有说出口,身体的本能的被邬童抱住,少年身上是干净的冷杉的气味。尹柯在这一刻更加清楚的认识到。


 


尹柯喜欢上邬童,是与生俱来的一种本能。


 


戒不掉,放不下,忘不了,逃不得。


 


转眼便是毕业,两个人一起去了大学,不同的专业,不同的系别。


尹柯看着站在自己宿舍楼下的邬童,那人一身轻松的上前拉着他的行李箱,右手拉着他的手肘:“我已经帮你申请了走读。我爸给我们准备了屋子,你跟我走吧。”


他要出声反驳,那边的邬童就开口了:“我可不想和你一起去挤宿舍。我有洁癖,你要体谅我。”


他便一个字都说不出口了。


 


尹柯的课业压力很大,准备考研的事情确定下来,邬童看着他日渐消瘦的模样,有些心疼,下厨给他炖了鸡汤。


等到鸡汤炖好,他去叫人,那人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盯着人看了很久,他伸手打横抱起人,最近真的瘦了很多,比想象中要轻很多的重量让他蹙起眉头。


刚刚盖上被子,尹柯就醒过来了,迷迷糊糊的看着邬童:“你怎么在这?”


“这是我们家啊,我为什么不在这里?”


“哦,这样啊。”他呆愣愣的看着他:“你明年就毕业了,你打算干什么去?”


“继承家产。”他在尹柯身边躺下来,双眼柔的快要落出水来。


尹柯有些不懂,脑子还是糊的:“为什么?你不是想要打棒球吗?”


“是啊,为什么呢?”邬童伸手把人搂进怀里:“我要是去美国的话,你怎么办?”


尹柯欲睡不睡,下意识就脱口而出:“我可以申请交换名额。”


“你会跟着我?”


“你结婚之前,我会一直……一直……跟……”还是撑不住了,就这么劳累的闭上眼睛,陷入沉沉的睡梦之中。


邬童低下头,几乎是痴迷的看着怀中的睡颜:“这样就够了。有你这句话……就够了。”


 


班小松的电话来的很及时,邬童正无聊,那边叽叽喳喳的叫嚣着:“邬童啊,我和栗子告白了,她答应我了。”


他笑着点头:“早生贵子啊。”


“你说话怎么和尹柯一个味道啊,话说你们两个挑明了没有啊。”


“没有。”


“为什么啊。我看你们两个对彼此都很有意思啊。”


“还没有到时候。”邬童望着那边的鸡汤,摇摇头:“不说了,我挂了,你们结婚的时候在给我们打电话吧。”


班小松也知趣立刻挂了电话:“到时候,你要给我大红包啊。”


“知道。”


 


邬童站起身将那鸡汤倒回锅里面。


为什么不和尹柯说开呢。


他确实觉得还没有到那个时候,尹柯这个人啊,看着比谁都聪明,感情上就是个白痴,更是个缩头乌龟。


邬童都能想象,他现在和尹柯说自己喜欢他,他会是个什么样的反应。


他肯定下一秒就从自己身边消失的干干净净,就和初中的时候一样。


有些事情急不得,先把经济问题解决了,父亲那边也都解释清楚了,父亲也表示理解,说是高中的时候就看出他们两个不对劲了。关键是尹柯家里……


邬童有想过,要不要逼尹柯一次。


可是一想到尹柯那个倔的要死的性子,怎么都不敢轻举妄动。


 


想着他们两个现在这种状态,邬童真的害怕自己有一天会受不了,直接把人给强了。


到时候生米煮成熟饭,尹柯不认也要认,敢反抗就找个屋子关起来……


这种想法太邪恶,他摇摇头把这些想法抛却,开始认真的思考该怎么挑明关系的事情。


 


事情的发展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快,邬童毕业的第二年,这件事情才算是有了一个爆发点。


 


那天,邬童参加完酒会,顺带着送了邢姗姗回家。


还特意让邢姗姗坐的后座。


再转道去接还在学校学习的尹柯,尹柯上车之后就发现副驾驶的缝隙里面有一根口红。


邬童那时候正在系安全带,没有注意到这里,尹柯将口红放在一旁,不动声色,一句话也没有说。


晚上尹柯洗完澡出来,发现邬童正在和邢姗姗打电话,两个人有说有笑……


他躺上床,关了灯。


邬童走到他房门口敲了敲门:“尹柯,我和你一起睡吧。今晚可能会打雷。”


尹柯捂住自己的嘴巴,没有应一声。


 


那边的人以为尹柯已经睡了,便失望的回了房间。


 


三天之后,邬童归家,发现尹柯正在收拾行李。


他没由来的生出一种慌乱感。


站在门外看着正在收拾东西的尹柯,不解的问:“你干什么呢?”


“导师叫我去做交换生,我同意了,正在收拾要带走的东西。”


“去哪里?”


“英国。”


“去多久?”


“三个月。”邬童松下一口气:“那正好……我们公司打算开展管家营销,我和你一起过去,正好我们两个做个伴。你等我,我去收拾行李。”


尹柯看着他要离开的背影,直接喊出口:“你知道,我喜欢你。”


 


看到那只口红的时候,尹柯就知道,自己该离开了,偷来的东西要还回去了。


他不想要走的太狼狈。


呼吸慌乱的尹柯,努力的维持平静道:“我要走了,以后不回来了,你别来找我。”


邬童转过身,异常平静:“我为什么不能去找你?”


“因为你总是让我很心烦,我一看你就不像我自己,我害怕。我不想每天都活的惴惴不安。你能不能不来找我?我们以后不见面了。你让我安心一点行吗?”


邬童走到尹柯身边:“你初中的时候抛弃过我一次。”


“我道歉。”


“道歉没用。”邬童伸手捏住他的耳朵,笑的多情又魅惑:“我也很不安的过了很多年,你现在想要安心,是不可能的。”


 


“你为什么不能放了我?”尹柯双目泛红,似要落下泪来。


“我为什么要放过你。”邬童凑上前吻了吻他的唇:“你知道,我为了能让你留在我身边做了多少事情吗?你想要走?凭什么?”


他颤栗的往后退去,邬童强势的压着他,呼吸乱成一缕,两情之间,总有悲凉。


 


最后还是走上一条没有办法回头的路。


 


疼痛和羞耻的感觉一起涌上大脑,泪水模糊了眼前所有的视线,他的身体被撑到极限,邬童又在降低他的底线。


双手被衬衫死死的束缚,他哭喊着:“求你,放过我,让我走。”


想着这些年的心酸,眼泪便止不住,哽咽的声音在屋中回荡,摇晃到两个人的心尖。


邬童看着他的双眼和无能为力的模样,怜惜的低下头吻住了所有的哀求,在激烈的动荡中融入一点柔情。


他反复的问尹柯,也不断的问自己:“尹柯,我为什么要放过你?”


 


尹柯陷入无力,肿胀的黑暗之前,耳边仅有邬童轻柔如丝绸般的语调:“不准去,你敢去的话,我就打断你的腿。”


很恐怖的话,却很温柔。


 


中加的操场还是和从前一模一样,这么多年来一点新的物件都没有填过。


他坐在老地方,看着孩子们奔跑,玩闹,喧哗。


身体几乎快要散架了,醒过的时候家里只有他一个人,邬童不见了,应该是去公司了,他望着自己消失的行李箱,还有身份证和护照,应该是走不了了。


可又不想那么快的面对那个人,索性拖着身体找一片安静的地方,开始想他和邬童之间的事情。


他发现,自己和邬童说过很多话,温柔的,讥讽的,吵闹的,各式各样……但是从来没有坐在一起好好说过心里话,他的矛盾和悲伤一个字都没有和邬童说过……


邬童的隐忍和愤怒他也不得而知。


其实他们两个有问题。


 


也是……


说到底不过两个普通的人而已……


还是初恋。


头破血流也是应该的。


 


“我就知道你跑到这里来了。”耳边是那个人的声音,邬童长大了,声音也和从前不一样了。


尹柯转过头去看他,那个人伸手摸他的额头:“有点发烧。”


“怪谁?”他轻松的笑道。


“你。”邬童脱下西装,解开领结,将尹柯搂进怀里,望着那人身上的痕迹,无奈叹道:“你要去的话,就去吧……反正,我会去找你。”


“你为什么不能放过我呢?”尹柯不像是在问,而是陈诉出来这句话,最后低头笑道:“你喜欢我吗?邬童?”


“喜欢。”


“什么时候?”


“初中的时候。”


“用了多久?”


“一瞬间。”


 


“你不后悔吗?”他浑身都疼,还有些发抖,整个人蜷缩起来,妄想着小鸟依人:“你用一瞬间喜欢上我,然后要和我纠缠一生?”


“你后悔吗?”


“可能你不相信,不过……我到现在都没有后悔,即使你昨天那么对我。我现在还很难受。”说完他自己都笑了:“我屁股痛。而且还疼的很奇怪。”


邬童被他逗笑了,点点头:“回去给你看看。”


“我们从来没有好好的谈过。”


“是。”


“也没有像别人那样说过喜欢。”


“嗯。”


“如果我初中的时候就告诉你,我喜欢你,是不是很多事情都不一样了?”


邬童摇头:“世界上没有如果。”


“哦。”尹柯抿唇:“我累了。”


 


“身心俱疲,我再也不想这些,我不走了,你也不要打断我的腿。”他真的闭上眼睛:“请你带我回家吧。”


邬童眸中难掩惊喜:“你想开了?”


“不是想开了。”尹柯抬头,梨涡浮现:“我不想了,我想的越多,错的越多,以后你来想吧,我就躲在你背后吃瓜。”


“好,你躲在我背后吃瓜。”


 


坐在副驾驶上,尹柯将口红拿出来:“这个是谁的?”


“我的。”


“啊?”


“那是润唇膏。”邬童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你不是我嘴巴太干了嘛,吻起来不舒服,我就去买了。”


“哦……”尹柯眨着眼睛:“你现在也很干,估计是体制问题。”


“……”


 


“邬童。”


“嗯?”


“你那么对我,你就不怕我真的跑了吗?或者说我要是自尊心强一点,我可能会自杀的。”


“你不会。”总裁大人挑眉。


“为什么?”


“有人和我说过,一个人要是真的想要离开,是不会让人发现的,也不会透露自己要去什么地方,更不会和别人说自己要离开。”


“很有道理。”尹柯点点头:“说和你说的这么有道理的话?”


邬童转头看着身边的尹柯:“是啊,谁说的呢。”


“嗯?”


总裁大人讪笑:“我记得是一个喝醉的尹柯。”


 


END


 


哇,很久没有这么顺畅的写过文章了。


解释一下。


《他的谎》里面尹柯会身体痛,是因为他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人累到一定程度,会感觉到身体的反抗的。


《莫问狐归处》小七和惊羽,都是孤独人所以惺惺相惜,爱情是在相识之后产生的,细水长流才是真。


小七心疼林惊羽,林惊羽也心疼小七。


(写羽七只是突然想写换心这个梗,不是要抛弃我wink专业户的头衔。)





评论

热度(1355)

  1. 九公子故人南延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色欲
  2. Bye故人南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