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看文的

这个世界上最难的事情就是不忘初心

突然爱情

秦生:

重发了,这是全文。之前的上已经删除了,想来想去放一半真的好恶毒,不符合我天使的人设,这是第一篇让我有写番外念头的短篇,wink果然要我命。

一半原剧情,一半私设。abo设定

01.
没人觉得邬童会和尹柯发展出超越朋友之外的关系,毕竟是结交多年的老友,一个alpha和一个omega,如果有戏,不至于到今天才决定凑活过。

尹柯也不认为他会和邬童有什么特别的关系,当然,前提是。

没有意外。

02.
尹柯这个人,性格真的很寡淡,更不用提感情。当时月亮岛三帅里头,班小松是第一个分化的,虽然说beta的结果感觉并不是多么的帅气,但本人依旧十分欢喜神奇的表示终于不用日夜担心自己分化成omega了。第二个分化的是邬童,那天他一天都没有出现在学校里,放学后尹柯和班小松一起去他家,小王为难的将他们放在门口说,邬童的第二性别觉醒了,现在状况....有点混乱。

——尹柯,你说邬童...会是什么啊,该不会是omega吧!

班小松在回去的一路上都在焦灼的猜想,说到这个可能性的时候突然觉得后背一凉,赶紧心虚的闭上了嘴。

——哎尹柯,现在只差你了

无论是那时候的尹柯,还是如今已经踏入成人世界许久的尹柯。他似乎都毫无所谓自己的第二性别,尽管最后他是三个人里,唯一的omega。

印象中尹柯的发情期除了抑制剂就别无其他了。无坚不摧的意志力让他安然无恙的度过一个又一个的发情期,而他的好兄弟除了负责随时随地保证他的安全之外顺便还承包了他的移动抑制剂据点。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所有人都认为邬童和尹柯都只能是兄弟而已,不提身为beta的班小松,能以alpha的身份稳稳当当的出现在正在发情的omega身边,邬童怕是真的不喜欢尹柯。

年少时候彼此之间的玩笑和猜测,到此为止,不攻自破了。

一切都很正确,没有偏离轨道。可为什么....偏偏就出错了呢。

尹柯看着酒店地毯上散落的衣物,视线触及到的每一处都像是沾染了什么火辣辣的东西,刺的他眼睛生疼。

——嗯.....

被子下的真空状态让他下意识的往床边挪了挪,但是身旁同样真空的傻逼像是有所感应,大长腿直接勾了上来。

——邬童你大爷

03.
还是在酒店房间,两只真空的小虾米已经各自穿戴整齐,大眼瞪小眼。

——尹柯...
——道歉就算了吧,昨晚的事情我也有错
——不是为了昨晚的事
——还有什么事
——就刚才...我不是故意晨...
——邬童你给我闭嘴!还是你现在立刻马上就想被我用手术刀给片了?

一小时之前的窘迫感还没完全消失,邬童无辜的捂住自己的嘴巴,表示一定好好做人。尹柯换了个舒适的姿势,身体的酸痛感已经没有办法用词语来形容。如果非得追究什么,尹柯大概只觉得自己昨天真是倒了大霉。

好端端的聚会,怎么就变成了干柴烈火。酒能误事不假,但明明知道他喝不了酒还硬要他喝的班小松.....

——尹柯我会对你负责的
——成人世界,不提负责
——成人才要负责...再说了,我喜欢...
——邬童,这件事就当做没发生过吧,你知道我一直都不是什么谈爱情的人,我不需要你负责

尹柯很冷静的说话这句话,双手交握放在膝盖上,这是他理性分析时候的典型动作,以前讨论比赛战术的时候他也常常喜欢这样。

——可是...我标记你了尹柯

尹柯的手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就松开了,理智崩盘。

——你再说一遍?标记?暂时....
——不,彻底标记,我成结了

尹柯认为他此时此刻恐怕真的不应该保持冷静了,先揍邬童一顿,然后拖去医院阉了吧?

——我标记你了,你是我的了尹柯

十几年来都不曾对邬童爆过一句脏话的尹柯,这一天早上,彻彻底底的收拾了邬童一顿,以此来纪念他彻底失去的清白之身。

04.
感情世界里恐怕没有人会喜欢负责这个词语,尹柯更不喜欢。虽然是omega,但尹柯确认自己完全不属于弱势群体那一族。学生时代的时候就是如此,性别分化之后陶西私下好几次隐晦的表示omega恐怕不适合棒球这种激烈的运动,但尹柯就偏不服输。后来即便是邬童和班小松跑来劝他,尹柯也只是平静的说

——我好不容易得到的机会,就因为我是omega,就该放弃吗

一句话堵住了所有想要置喙的人的嘴。也许有人不服气,想要代替尹柯进棒球队的人多的是,他们等着看尹柯的笑话。直到的之后一场比赛中,对方球员气急败坏的释放出自己的alpha信息素来攻击尹柯时,这个球场上唯一的omega只是略微有些呼吸急促,丝毫没有其他反常的表现,随即在所有人震惊的眼神下,来了一个漂亮的击打,结束比赛。

没有人再敢挑衅他。在有尹柯的学生时代里,没有人会怀疑,他是最强的omega,甚至更像是一个强壮的alpha。

可尹柯到底不是alpha。和邬童发生关系已经过去了三天,这三天他没有去上班,而是老实的呆在家里。在身上的痕迹没有消下去之前,他是绝对不能这样出现在医院里的。但....消下去了又能怎么样...只要是有鼻子的人,一秒就能发现他的变化,他的身上如今散发着满满的,属于邬童的味道。

糟糕透了,和自己最好的兄弟发生了关系。尹柯光是想到这一点就觉得自己犯了大错。那可是邬童,从小学初中开始就牢牢牵扯在一起的邬童。比起班小松,他们之间的羁绊甚至更为复杂。即便是经历过几年的误会和分离却也依旧分不开的两个人,偏偏是他们两个人。

——尹柯,开门,我知道你在家

不想面对邬童,一点都不想。尹柯靠在门边,听着门外的声音,心生无力。

——我知道你就在门后,我闻到了
——你是狗吗
——给我开门,我给你学狗叫也行

艹。

05.
虽然看到邬童的脸还是下意识的想要打过去,但是尹柯不能否认,也许是本能真的就此被唤醒,他现在能感觉到alpha对他的影响了。至少现在,他非常放松的坐在沙发上,而邬童就坐在他的对面。

——找上门来有什么事,我怎么不知道你真的能磨人呢邬童
——还不是因为你玩消失
——我说过了,标记我会想办法去掉,我是医生,有这个能力
——你是医生,那你就应该知道这对你的身体来讲会是多大的伤害
——如果以后我都要用这么屈辱的方式生活,这才是对我最大的伤害

尹柯毫不在意的靠倒在沙发上,微微合上眼。

——我跟你说过的你忘了啊,到了时候我会切除我的腺体,随便怎么样都好,我不想因为本能去谈什么爱情,或者,我根本也不想谈爱情
——其实可以有更好的办法

尹柯睁开眼,看向他。

——我没有对象,你也没有。而且我们都没有意愿找,既然现在我已经标记你了,那以后正好让我来帮你度过发情期,你来帮我解决我的麻烦,不是正好吗
——正好?
——你好好想想,是我的话,不比其他陌生人强吗

尹柯窝在沙发里躺了很久,邬童给自己倒的那杯水原封不动的放在茶几上。 人已经走了很久,走之前欲言又止的样子有点犯蠢,可最后一句话却还循环在尹柯的耳边。

——尹柯,就成为我的omega,好不好

尹柯不喜欢别人对他强调他omega的身份,omega,虽然他已经无所谓自己的第二性别,但仍排斥别人言语之中的轻视。可此时此刻,在omega的前头加上“邬童的”,邬童的omega,听起来感觉竟然完全不同。

——这家伙.....

06.
他们三个人好一段时间的棒球,高中,大学。但奇怪的是,大学毕业之后他们都默契的不谈继续打棒球这件事,就好像全都事先商量好了一样。班小松跑去当了老师,听起来特别误人子弟,那班主任当的,简直和当年的陶西没什么区别,不过幸好有栗梓能控住他,别提,和那时候的 陶西安谧一模一样。

剩下他和邬童,一个继承了父亲的公司,一个跑去当了医生。三个人走上了全然不同的道路,却始终没有脱离彼此的生活。现在不仅没有脱离,反而更加纠缠了。

尹柯原本想再考虑考虑邬童的提议,但第二天早上自家爸爸就来日常催婚了,没来得及思量再三的决定就这样秃噜了出去。

——爸,我和邬童在一起了

事后尹柯差点没有后悔到跳楼。好了,这下好了,彻底不能回头了。果不其然半个小时之后邬童的电话就打过来,正在去往上班路上的尹柯刚按下接听,那傻子的声音就直接炸出来。

——尹柯!!!你跟家里人说啦!!!!所以你要和我在一起,对不对!!!
——要么好好说话,要么分手
——咳咳.....我没想到你会这么直接就坦白了,有点惊喜
——....邬童
——你说
——我....不是个合格的恋人

尹柯犹豫了一下子,还是决定早事先打个招呼,免得邬童回头又要抱怨客户体验度太差。电话那头安静了几秒,随即就是一阵轻笑声,

——你傻啊,我那么了解你我会不知道吗
——呸
——尹柯,我不需要你是多么完美的恋人,我觉得现在的你就很好了真的

算了。还纠结那么多干嘛,直接跳到了家长那一步,接下去的,也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挂了,我到医院了
——下班我来接你,不许拒绝,否则我立马去跟焦耳说咱俩好上了

然后整个月亮岛就全知道了。

——邬童,威胁我的时候麻烦也想想我的手术刀
——......
——准时一点,我讨厌迟到
——收到

跟傻子在一起久了,怕是也要变成傻子。尹柯锁上车走进电梯,

好了,现在也是该想想,要怎么应付八卦的同事了。

07.
尹医生有对象了。这个消息不到一个小时就传遍了整个中心医院,医院所有未婚当然还有部分已婚女性都表示生活令人绝望。

那可是尹医生,这样一朵高岭之花,到底是呗谁给采了。虽然刚进医院的时候大家都觉得这样一个全能优秀,颜值还分分钟碾压全医院所有男性的青年居然是个omega,这也未免太令人遗憾了。

遗憾?三天之后她们就不这么觉得了。这个尹医生,不用说beta,就是随便从alpha医生里挑一个,都完全碾压。一个根本不像是omega的omega,吸引力可想而知。

所以当尹柯带着满满陌生的味道出现在医院里时,大家几乎全都斯巴达了。

——尹医生...你今天精神不错哈...
——嗯,还可以
——前两天请假我们都担心你是不是生病了
——谢谢,只是有一点不舒服而已

熟悉的小护士已经在办公室磨蹭了十分钟,问了这些可有可无的问题,尹柯心里分分钟就能猜到她的意图。

——那尹医生你....
——我都挺好的,谢谢大家关心

小护士最后还是点了点头欲言又止的退出办公室。全世界都在八卦他到底跟谁搞到一起去了,尹柯有点烦躁的合上病历。恰好这个时候邬童的微信消息就进来了,截图?

尹柯面无表情的看完内容,当然,如果忽略他微微抽动的嘴角,也许可以说是面无表情吧。

——你是不是有病
——那尹医生给我治治呗
——..............
——下午见柯柯

柯...柯柯?邬童怕是真的想死,尹柯亮了亮手里的刀片,笑容略显惊悚。

尹柯刚上车,邬童就不怕死的凑过来亲了亲他的嘴。尹柯二话没说就先掐住他的脖子,微微用力

——嗯?叫我什么,再说一遍?
——柯柯,你这样捏着我的脖子,我会以为你在索吻
——邬童,认识这么多年,我头回知道你是这种人
——夫人谬赞
——呸

邬童得意的耸耸肩,一脚油门。

08.
和邬童在一起之后,尹柯大概是察觉到了一点不同。首先就是家里的变化,邬童时不时的留宿给了他极大的借口入侵尹柯的私人领域。面对尹柯的不满,邬童也只是面带委屈的凑过去环住他

——以前咱们出去比赛不是也经常住一个房间吗
——和现在有可比性吗,那时候只是单纯住一个房间,现在你是随时都心怀不轨
——你怎么知道以前没有
——你说什么?
——没,没什么

话虽这么说,尹柯说到底还是没有把那些东西都丢出去。邬童大概是了解他,至少了解他只是嘴比心硬。平时尹柯总是很忙,有时候做完一台手术半天就过去了,晚上到家也是洗洗就睡。能真正在一起的时间大概也只有周末而已。

约会这种事情,反正尹柯觉得烦。但无奈他的alpha似乎非常热衷,两个奔三的大男人还跑去电影院看海贼王恐怕真是绝无仅有的了。

当然,令人绝望的恐怕不是电影。尹柯看着几米之外目瞪口呆的焦耳,绝望的谈了一口气。

全月亮岛。嗯。

当天晚上尹柯和邬童就被绑到了老同学的面前。以班小松为带头人物的诸位,岂是亢奋就可以形容的。

——要不是焦耳抓到你们两个手拉手看电影,你们俩是不是还打算继续搞地下工作???
——我们只是没说,地下工作就别冤枉我们了吧

邬童推走尹柯面前的酒杯顺便帮他换了一杯橙汁。

——尹柯,你都瞒着我你太不够意思了,亏我还天天操心你的终身大事
——小松,我一直都想跟你说,你还是操心点别的吧

尹柯喝了一口橙汁,先前的绝望显然已经完全消失。

——所以你俩......
——在一起了
——我要听尹柯说

邬童可怜兮兮的转过头盯着尹柯,像是在急切的盼望着什么。大型犬,尹柯脑袋里突然冒出来三个字。

——嗯,在一起了
——嚯!!!那种意义上的???
——各种意义上

尹柯听出来焦耳问题中的深层含义,干脆直白的承认。沉默了片刻之后,起哄声像是要掀翻饭店的天花板。

邬童悄悄在桌子底下握紧他的手,尹柯去看他的时候正巧对上一双含笑的桃花眼。

——柯柯今天真诚实
——我车上放了手术刀片
——..............

邬童?绝对不能让这小子得意,尹柯微微勾起了唇角。

09.
在医院工作了好几年的尹医生已经看多了生死,他救活过不少人,也同样无可奈何的送走过许多人。医生不是上帝,当他每每不愿接受现实的病人家属时,他只能这样说。

病人在送到医院时就已经只剩一口气,尹柯就算拼尽全力也无法力挽狂澜。当他面色苍白,两腿发飘的走出来时,病人家属已经扑过来准备跟他同归于尽了。

——这位先生,请冷静一点!尹医生已经尽力了!

尹柯使不上多大力气,为了这台手术他到现在为止都没有进食,脑子都是嗡嗡的。对方是人高马大的中年男子,撕扯他的力度可想而知。

——你给我放开他

外力突然消失,尹柯没反应过来就要往地上跌。比身体反应更快的是鼻尖萦绕的味道,他无比熟悉的味道。

——柯柯,没事吧?
——你怎么来了
——你不接我电话,我猜你有手术,所以过来等你下班

周围不少围观这出医闹的观众,还有不少医院的人在劝架,现在都纷纷盯着尹柯和邬童,仿佛完全忘记了刚才在做什么。

尹柯借着邬童的力道缓了缓,感觉力量一点一点回到身体里。

——我警告你,你再碰一下尹柯,我就让你连家在哪里都想不起来

尹柯私以为,这是他认识邬童这么久以来,这傻子最帅的一次。至于明天医院的八卦论坛又会有怎样的腥风血雨.....算了,他不想管了....

——当医生太危险了!
——你是傻吗....
——你们医院的保安不行啊,怎么这么个老家伙都拉不住
——是你出现的太及时了吧,保安都还没来
——必须的好吗,幸好你没受伤....

天色渐暗。尹柯做了一台手术现在还是觉得疲惫,正好侧靠在副驾驶位上看着邬童开车。

其实如果邬童没来,尹柯也有办法全身而退。他也不是第一天在医院做事,这种事情也不只是经历这一次而已,如果应付不来,那没有邬童英雄救美的时候他是怎么过来的呢。可邬童出现了,就又要另当别论。有人保护的感觉,真的不差,就算是坚强惯了的尹柯,也依旧不能否认这一点。

——邬童
——嗯?
——谢了
——要谢我,能不能实际一点啊

尹柯觉得自己可能是疯了,明明扬言过完切除自己的腺体,这样无欲无求的自己.....在没有发情的情况下,和邬童滚到了一起去。没有酒精,没有误会,他甚至清楚的记得邬童贯穿他的瞬间是什么感觉。

——柯柯,你能不能....爱我....

爱....吗

10.
这已经不是什么简单的协议而已了。清晨睁开眼睛的尹柯,看着眼前放大的脸这样想着。

——早.....
——邬童,你.....是不是喜欢我

刚睡醒还依旧无神的双眼一瞬间就恢复清明。邬童盯着尹柯,半天都没有回话。

——算了,当我没...
——我们第一次之后的那个早上我就说过了,我喜欢你
——什么时候?
——是你不相信,以为我只是想对你负责。尹柯,我喜欢你,时间太长,我都快记不清为什么会喜欢上你了

尹柯觉得自己的四肢变得无比僵硬。仍被邬童牢牢夹着的腿开始发凉,他发现自己....居然在害怕这个答案.....

超出预想的答案。

——你...以前从来没有说过。况且我以前每一次发情,你明明都没有任何反应
——我有,你每一次发情我都想像现在这样,压住你,狠狠gan你。可是如果告诉你,你恐怕根本不愿意再和我当兄弟

没错。

——所以我就只是自己喜欢着你而已如果不是那次意外,也许我就怂一辈子了,一辈子都说不出口,我有多喜欢你,多爱你
——真恶心
——柯柯,你说,我可不可怜
——去死吧

邬童厚着脸皮凑过来蹭他,尹柯犹豫了一下,还是僵硬的摸了摸他的头发。

——我不是个好情人,邬童
——我不用你成为完美情人,我只要你爱我

眼前的光像是被敲碎,斑驳的撒落一片。喘息和shenyin之间,尹柯盖住了自己的眼睛。耳边只剩下低沉的呢喃声

——尹柯...柯柯...让我进去...

身体最深处的那个入口慢慢打开,尹柯闭上眼睛,一滴眼泪没入枕巾。

承认吧尹柯,你对他打开了你最重要的那个位置,因为你的心里。

真的有他。

11.
所有人都以为尹柯不会和邬童在一起,但是突然有一天,他们的合照出现在了同一张请柬里。

这大约就是爱情。突如其来,但有迹可循。

评论

热度(1312)

  1. 鹿包子萌萌哒秦生 转载了此文字
  2. M.H.YYQX秦生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iamese.YYQ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