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看文的

这个世界上最难的事情就是不忘初心

突然爱情 (番外)

秦生:

为什么我从不写短篇的番外...因为通常会多余....
哎....wink真是让我没有原则....苦恼....

01.
为了班小松结婚那天能准时到场,尹柯特意提前一个星期就跟医院请好了假。对此邬童表示强烈不满

——凭什么为了班小松你就这么积极去请假,我之前约你...
——再说一句废话,我就自己去

秒怂这种技能,自从和尹医生在一起了之后自然而然的就会了。邬童老老实实的闭上嘴,虽然手还不老实的在尹柯腰上磨蹭。

班小松和栗梓的感情走了多年终于还是走到了这一天。年少时候的青梅竹马在经历过时间和生活的打磨之后,就连一个简单的眼神里都是满满的信任和喜欢。尹柯坐在距离新人最近的亲友桌,看向台上小夫妻的眼神里闪动着莫名的光芒。

画面突然疯狂倒退回了他们相遇的第一天,班小松略带傻气的对着尹柯笑,小男生青涩的脸庞和此刻俊朗的男人重合在一起。

——柯柯,怎么了
——没怎么....

邬童悄咪咪在桌子底下握住他的手。

——虽然说婚礼是很容易令人感动的一个场景,但是.....你可不要为了别的男人哭

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煞风景专家的存在,那一定就是邬童本人了吧。尹柯反手掐了他一把,无视那傻子吃痛的声音。

婚礼之后新人还有许多事要做,邬童带着尹柯去寒暄了几句,又帮忙送走了一些客人之后才离开。路上邬童难得的安静,手指有节奏的叩打着方向盘像是有心事。

——柯柯
——嗯?
——班小松说,结婚了之后感情会升华到新的高度
——嗯,所以呢
——你觉得我们要不要升华一下

尹柯转过头,正好对上邬童试探的眼神。

——....

所以说邬童这个傻子,求婚都得靠班小松是吗?

02.
中心医院最近似乎是水逆了。就连一向适应高强度工作的alpha群体都开始抱怨最近病患太多,且不说床位不够,这样下去就是连人手都不够了。

——没办法,最近天气状况又不好,闹流感的闹流感,真是要命
——关键光是流感也就算了,最近事故还特别多不是吗,这样下去不行啊,都往医院跑了

护士站的八卦小分队们天天就是这样的抱怨,每次尹柯经过的时候都能听到诸多嘱咐

——尹医生,最近闹流感呢你可得小心点
——是啊,让你家那口子也小心点,别老往外头跑啦

那口子。尹柯面不改色的应了两声,叮嘱了一些关于病人的细节,推推眼镜就回自己办公室去了。

流感闹的凶,尹柯早就跟邬童提过了。但当时邬童本人表示他的身体相当强健,流感这种东西对他根本没有杀伤力。

然后第二天早上就开始吸鼻子了。

尹柯碰到过很多不听话的病人,往往在这样的人面前,尹医生是一万分的冷漠。想痊愈那就听话,不听话那就另请高明,但如果是邬童不听话。那就相对简单多了,尹柯看着自己的手术刀露出一个迷之微笑。

下班之后尹柯直接开车回家,原本在一起之后不思进取的邬老板每天都是雷打不动的来接人,但是最近闹感冒又被尹柯嫌弃,只好老实在家呆着。在沙发上窝着,活的像个留守儿童,听到开门声就两眼放光的冲过去。

——和我保持一米及以上的距离谢谢
——柯柯...我这么可怜...
——如果你要是传染我,我会让你更可怜

尹医生在对内的家教上是一如既往的严格,大型犬散发出来的信息素都似乎夹杂了委屈的成分,有点酸涩的味道不是很令人愉快。但尹柯依旧面不改色的直接经过了邬童

——吃药了没有
——吃了吃了
——喉咙还疼?
——疼

饭后尹柯给邬童做了一个大致的检查。确认这家伙必须是要扎一针了

——我不打针!
——打针,或者分房睡
——我选打针

邬童是一向不喜欢医院的,其中的原由尹柯也知道大半。邬童的妈妈大抵是在医院离开的,后来好几次邬童受伤,去医院的经历也不愉快。如果不是尹柯现在就在医院工作,邬童大概以后都不会想去医院。所以第二天邬童扎完针之后,尹柯就直接顶着全医院八卦的注视把人带回自己办公室了。

——睡一会儿吧
——你有手术吗
——没有

尹柯把自己的小毯子给他盖上,抬头就对上了他温柔的视线。

这个人总是这样毫不掩饰对自己的爱。尹柯抿了抿嘴,轻叹了一声。

——睡一会儿,我就在这儿看着你

就让他得意一回吧。

03.
手术灯仍然是刺目的红色。手术室中尹柯有条不紊的动作着,身旁的护士紧张的帮他擦干。

——缝合

做完最后的收尾工作,尹柯舒了一口气。但紧随而来的是熟悉的眩晕感,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最近他似乎总是有这种吃力的感觉。

——尹医生你的脸色不太好
——这边你负责一下
——好的

摘掉口罩之后,新鲜的空气驱散了血腥气,尹柯收拾好自己回到办公室之后有些脱离的瘫倒在椅子上。

这种状态很奇怪,尹柯头疼的按压着自己的太阳穴试图冷静下来客观分析一下。他没有头疼的习惯,也很少会对血腥气味有这么强烈的排异感,诸多反应联系在一起让他觉得万分不解。

——尹医生,你还好吗

过来送资料的护士有点担心的看着他。尹柯摆摆手,但眉头仍然纠结的很。

——要不你去找刘医生看看吧,她现在正好空着
——刘医生?哪个刘医生
——就...妇产科的刘宋医生....

妇产科。妇。产。科?尹柯表情古怪的看着人家小护士,吓得小姑娘一下子都不敢说话了。

——我,去妇产科?
——对..对不起啊尹医生...我是因为看你的反应跟我那个omega的姐姐很像所以才....

如果标记对于尹柯来讲已经是他过去二十多年来都没有想过的问题的话,那么怀孕就是他下辈子也不会去考虑的问题。接受邬童成为他的alpha已经是尹柯最大的妥协,当然,如果他知道有一天他会因此现在妇产科主任的办公室门口的话。

去他妈的妥协吧。

邬童下班之后特意去买了尹柯喜欢吃的香辣面,看时间尹柯大概已经到家,结果一开家门里面反常的乌黑麻漆。

——还没回来吗....
——邬童
——maya!......柯柯你在家怎么不开灯啊,是要吓死我吗

邬童正要去开灯,就听见尹柯的声音阴森森的飘过来。

——你是到死期了

04.
尹柯仔细回想了这一个月的x爱经历,邬童几乎每次磨着他不戴t又把东西都留在里头。但几乎每次之后他都会吃药,所以尹柯花了一下午的时间思考到底是哪里出了错。直到他下班回家拉开床头柜,看到了里面的两瓶避孕药。

一瓶避孕药,一瓶....

——维生素啊,上次流感之后你不是让我多吃维生素提高免疫力吗。然后我上次不小心打碎了药瓶,正好有个空瓶我就装进去了
——....
——我跟你说了,你忘了?

所以这一个月以来,每次吃的所谓避孕药...正好成了他的保胎良方?

——邬童
——柯柯,到底怎么了...你别这么看我...我有点慎得慌......

昏暗的屋子里,尹柯的脸上突然出现了一道银色的光。

手术刀。

——每次都说要阉了你,今天就是时候了
——????????
——你竟然,让我怀孕了

邬童有特别犯傻的时候吗。其实这个问题问尹柯是最合适的了,毕竟三个人在一块儿的时候要不是班小松犯傻,就是班小松和邬童一起犯傻。尹柯的手机里还存着以前那俩傻子一起穿裙子的照片和小视频,时时刻刻都准备用来臊他们。

邬童啊,其实真的很傻。学生时代中二病,青年时代中二病,现在也算得上是老板里的成功人士了,在尹柯面前却还是个中二病炸裂的傻子。会犯蠢的吸引尹柯,会可怜兮兮的cos大型犬,和在公司的精英形象没有一点相似度。

此时此刻,他也依旧没有什么令人意外的表现。

——我我我????
——你说,我该把你做成标本还是.....
——尹柯你怎么这么好...你真的太好了....

这不是尹柯想要的发展,邬童二话没说就扑过来扎进他怀里,略带哭腔的声音传出来的时候尹柯觉得自己根本就没办法下手了。

——你闪开,别压着我
——我知道你不喜欢小孩子,更不喜欢生小孩子
——你既然知道还....
——我跟你在一起的时候就已经想过了,你不喜欢那我们就不要了....但是我还是想谢谢你...谢谢你至少告诉了我而不是第一时间弄掉他

尹柯犹豫了几秒,还是先把手里锋利的手术刀放到了茶几上。

——你....不介意我不想要?
——当然不介意,没关系,如果你不要,那我们就不要了吧,我也很怕你疼,没人能让你疼

没人能让你疼。

——傻子

这么久了,还是没学聪明。

05.
如果以前的邬童还算是有一点一家之主的自主权,那么现在的邬童已经是完完整整的妻奴了。尹柯查出来怀孕之后的第二天,两家父母齐齐到场。谁也不知道他们谈了些什么,毕竟这期间邬童很果断的把尹柯带回了房间,日常按摩日常讨好。高冷如尹医生,全程都没哼唧过一声,专心致志的看着手里的医刊杂志。

——柯柯,你现在肚子里有个球是不是不好去医院了
——死了你那条心
——哦......

尹柯一门心思的盯着杂志,其实心里一点没底。说实话,即便是承诺会留下孩子,他也依旧在怀疑这个决定的正确性。可不管是因为什么错误才酿成今天的后果,小孩是没错的。

他不是不纠结。尹柯很清楚自己心里的那道坎到底是什么,逃不脱就是因为他是个男人。从没有认真审视过自己第二性别的尹柯,先是为了邬童破了戒,现在连最后属于男人的尊严都要抛在一边。他竟然要给邬童生孩子,生孩子啊,尹柯在医院见多了孕妇也见多了孕夫,可他们可以,不代表尹柯也可以。

——至少不会发情了
——嗯?柯柯你说什么?
——我说,至少不会发情,你别想在孩子出来之前再动手动脚的了

尹柯面色如常的说了一句,就像是在客观叙述一个典型的案例。至于邬童的秒僵硬,跟他没什么关系。

——柯柯....其实如果你真的不想.....
——别再给我说这种废话了,怀都怀了,留也留了
——....可是我觉得你不喜欢...以后只有我爱他怎么办......
——在你担心这件事之前,先把我爸妈还有你爸送走吧,哦对了
——嗯?
——两家父母见面,小王来了...是什么意思??
——........

尹柯看着面色突变的邬童,觉得心情好了很多

06.
尹医生怀孕了。这是中心医院八卦部门最新也是最震撼的小道消息,他们医院的高岭之花不仅找到了男朋友竟然还直接怀上了小孩。联想起每每下班都能在医院门口看到的那位高富帅,大家只能感叹,果然配得上尹医生的也只有人中之龙了。

——尹医生!这是我妈炖的鸡汤,用的是老母鸡特别补,你拿着喝
——哎呀尹医生你怎么穿的这么少,肚子可千万不能受凉
——尹医生你怎么在搬东西!那些alpha的老男人要死是不是居然让你搬!

尹柯成了全中心医院的中心,就连院长都把他传唤过去好好关心了一番。

从院长办公室出来的尹柯觉得只是这一上午的功夫,他累的像是连做了好几台的手术。

院里的同事原本就对他很是上心,自从知道他怀孕之后就关心的更加明目张胆。今天一只老母鸡,明天就是什么人参了。尹柯自己就是做医生的,虽然不是妇产科专业,但也知道怀孕的人不能乱吃东西。

于是在他拒绝了大家的好意之后,第二天他就成了妇产科的vvvvip。刘医生本就是热心的性格,更何况尹柯怀孕还是从她这儿查的,于是干脆制定了详详细细的孕期作息和食谱。尹柯看到微信里长长的一串文字,头疼的要命,看都没看就直接转发给了邬童。

——收到!今天就开始执行!

也是个傻子。

尹柯这一胎不算安生,有几个月了之后小腹有了一点弧度,人也就以肉眼可见的程度消瘦了下来,吃进去的基本都吐,邬童急的掉头发,中心医院的全体同事也急的掉头发。幸好尹柯自己心理素质过关,撑过这段时间之后有养了回来。只是每天睡到半夜小腿就开始频繁的抽筋,邬童整宿整宿的睡不好,随时被一点小动静惊醒就慌里慌张的查看尹柯睡的如何。

——带球太遭罪了
——这话应该我说吧
——柯柯是有多爱我才会愿意为我遭这种罪啊
——呵

当天晚上邬童甚至没机会爬上尹柯的床。怎么说呢,有了球之后的尹柯虽然不会随便亮手术刀了,但是性子...完全没变啊.....

07.
尹柯生的那天邬童合同都没签就直接飙车去医院了,距离预产期还有三天,尹柯没撑住。

尹医生要生了,妇产科最权威的几个医生全体出动,听说是因为产前指标不太好。邬童坐在手术门口,满头是汗,手里握着一杯水,是刚才护士站的小姑娘送过来的。刚才来的路上他给家长们打了电话,估计一会儿就能到。但对于邬童来说,此时此刻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太漫长了。

漫长到,他将自己和尹柯度过的每一分每一个场景都仔仔细细的回想了一遍。最后他发现自己居然那么清晰的记住了他们相处的每一个细节,尹柯的每一个表情。他抿着嘴笑的时候,拿着手术刀威胁自己的时候,还有在情动时对着自己轻喘的时候。

每一个尹柯,都是邬童的命。

如果没有让尹柯怀孕就好了,他就不会这么疼。

幸好尹柯没有听到这句话,否则他应该会气的直接从手术台上跳起来切了邬童的下半身。

男性omega生育的危险系数原本就是很高的,和女性不一样,即便是omega,男性的那个部位要承担生育也是万分勉强的,更何况尹柯的指标实在是不算好。

尹医生是什么性格的人,大家都很清楚,但这个时候一个人的坚强实在微弱。他需要他的alpha给他支撑和依靠

——柯柯,柯柯...你看看我....你看着我...

尹柯感觉自己像是沉在海里,每一次呼吸都要花费很大的力气。整个人都是完全脱力的状态,但痛感却一刻不停的撕扯着他。

——邬童....

太疼了,他居然为了给邬童生孩子,痛成这个德行。尹柯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再有这么痛的时候了

——邬童......
——我在!柯柯我在!
——你....你去死吧
——好好好,我去!只要你没事,你怎么用手术刀片我都行!

同事肯定觉得他们这对情侣很别致...尹柯眯着眼迷迷糊糊的想....心情却好了很多....

——帮帮我,我要他平安...

这是尹柯在陷入疯狂用力前说的最后一句完整的话,接下去的几个小时,是他人生最黑暗的时间。

08.
尹柯梦见了年少的自己,穿着校服坐在位置上安安静静的写作业。有一天,一个男生,戴着帽子,突然就出现在了他的人生中。他说

——我叫邬童

邬童。

——我在

尹柯睁开眼睛,没有意识到他在睡梦中喊了邬童的名字。像是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的终点,他看到邬童在等他。

——还疼吗
——去死吧你
——......柯柯.....
——你委屈什么,疼的是我
——我也疼啊

邬童轻轻的应了一声,尹柯心一下子就软了。这个傻子整张脸都写着寝食难安,应该很久没有好好休息过了。尹柯拍拍他的手

——去休息吧,让我妈来替你

邬童固执的摇头,直接趴倒在床边。

——不行,我想看着你
——....
——你痛的昏过去的时候,我觉得我是天大的混蛋,居然让你这么痛
——你混蛋不是一天两天了。去休息吧,好歹是当爹的人了,求你别让我这么闹心了

痛不痛的,都已经过去了。

尹医生生了个大闺女,这简直可怕。只要脑补一下尹医生对待女儿温柔的样子,全体女性工作人员的血条几乎都要清空。

这种脑补导致尹柯出院的当天,医院里闲着的同事几乎都来围观了。父慈女孝,这种画面放在尹医生身上简直是神级画面。

——柯柯,原来你们医院的人都这么....关爱你
——闭嘴吧

尹柯抱着孩子坐进车里,感觉生活对他的恶意简直是史无前例。

以后不能随便亮刀片了。尹柯看着怀里熟睡的孩子暗暗叹气。到底是随谁

长的跟个猴子似的。

09.
能毁灭世界的到底是什么。没错

是小孩子。

邬童觉得自己简直作了大死,他手把手搞出了一个情敌,而且还是个小公主。

尹柯不喜欢小孩子,邬童原本很确定这个结论,但他现在觉得,尹柯只是不喜欢别人家的小孩子而已。刚出生的球球还皱巴巴的没长开,那会儿尹柯就已经喜欢的不行了。现在已经长成粉嫩嫩模样的球球,是个人都觉得太可爱,更何况是尹柯本柯。

于是尹柯从房间拿完东西出来看到的就是一家小孩拼命往邬童身上蹭,而邬童拼命躲的场景。这算什么?生出来了就不要了?

——你要是不喜欢当初叫我生什么
——我没有不喜欢...是她咬我!柯柯....

尹柯把奶瓶塞进女儿的嘴里,轻飘飘的看了邬童一眼。

——咬的好

邬童看着尹柯和孩子腻在一起,脸上全是不自知的幸福感。

也好。孩子孩子,希望你长大以后也能这样护着尹柯,像他爱你一样爱他。

邬童怕自己给的爱还是太少。而尹柯,值得最好的。

——柯柯,孩子都生了。我欠你的那场婚礼,能不能补上了?
——......

尹柯把球球抱在怀里,半天才哼了一声。

——随便你好了

看,尹柯的爱总是这么别扭。但是幸好邬童全都明白

10.
尹医生家的闺女漂亮的像个洋娃娃,而且还是奢侈品牌的那种。

什么?护士怎么知道的?

——尹医生的老公天天带着女儿来接尹医生,小公主一边喊爸爸一边往尹医生身上扑呢

尹柯下班先是去父母家里接了女儿,然后开车回家。一路上小丫头都在叽里呱啦的说话,活泼的要命。

——爸爸!我能听你和邬童的故事吗
——我和邬童?什么故事
——就是你为什么会喜欢邬童,他可讨厌了,除了长得好看,没有优点!
——那你喜欢邬童吗

球球本人笑嘻嘻的点头。

——喜欢,我最喜欢爸爸和邬童了!

尹柯笑着摸摸女儿肥嘟嘟的小脸蛋。

——我也喜欢,最喜欢球球和邬童了
——那我们快回家
——好

尹柯很久都没有再去想过爱不爱这个问题了,对他而言,时间已经告诉他答案。

尹柯站在门口,身边的小丫头已经踢掉了鞋子跑过去抱住了邬童的大腿。

——柯柯,欢迎回家

这一次,爱情总算不突然了。

尹柯笑着走向他。

评论(2)

热度(9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