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看文的

这个世界上最难的事情就是不忘初心

Pitiably

YL:

“尹柯,郁风是这样的,因为这次Even的时间有限,所以这次见面的事情就让江狄他们先去了,毕竟他们才出道,需要好的作品扩大知名度。下次公司一定会安排你们和Even再次合作的,你们先练习吧,我就不打扰了。”传达完意见的经纪人就离开了,可能是看到二人脸上辛苦的汗水而不好意思了吧!
“所以说,原本写给我们的歌就又飞了,真他妈的可笑!”郁风把脖颈上擦汗的毛巾直接甩到了地上。
Even是金牌音乐制作人,凡事从他手里写出来的歌必定大火。本来这次说好了安排Even和尹柯他们见面的,但是临了又变卦了。
“我们早该想到这一天不是吗。”比起郁风的愤怒尹柯倒是显的很平静,捡起地上的毛巾坐到郁风的身边。
“我们两个14岁就出来了,从出道到现在Legend已经走了10年了,10年了他们想扔就扔,我们明明还年轻,凭什么现在把好的资源都让给别人,凭什么好不容易争取的一个角色别人说拿走就拿走。”郁风不甘心,他和尹柯的Legend组合从出道到现在拿了大大小小多少个奖项,是他们跟着当初这个名不经传的小公司一步一步闯到现在有名的造星梦工厂,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可现在呢,公司好像已经在计划着抛弃他们了。
“10年了,我们是还年轻,可是观众看够了。娱乐圈最不缺的就是新面孔,最需要的也是新鲜感,当初我们不也是因为这样才成功的吗。”尹柯拍了拍郁风的肩膀,对于今天的现状,尹柯比郁风看的开。
“我不会让他们得逞的,只要有人肯捧你不就行吗!”
“郁风,我们自己不是也能写出好的歌曲吗!”
“可是公司不捧你写出来算个屁啊!连几个后辈都能随便的欺负咱们,我不会再忍了,我不会让任何人挡着我。”郁风说完拿着外套就走了出去。
“郁风,郁风!”尹柯到最后还是没能追回郁风,他知道郁风要去干什么,尹柯总觉的他们还不至于走到这一步,尽管这个圈子里确实没几个真正干净的。
“你再说一遍!…我马上过去。”
接到电话的尹柯急忙的跑了出去,怪不得郁风今天一天都没来练习室。郁风自己去找那些赞助商还有所谓的商界大佬喝酒吃饭,现在在酒店被灌的不省人事,公司知道之后很是愤怒郁风的自作主张,这样一恼直接也连累了尹柯。公司只让尹柯一个人去接郁风,那种饿狼成群的地方,尹柯一去必定凶多吉少,但是在公司眼里他们已经是不听话的棋子了,任其自生自灭。
尹柯来到酒店包厢门外,稳了稳心神敲敲门走了进去。很意外的,推开门没有尹柯想象的那种乌烟瘴气和满脸猥琐的赞助商或是商界大佬。倒是有一个气质与相貌出尘绝佳的人在等候他。
“尹柯。”那人轻轻开口,充满磁性的声音直接闯到了尹柯的耳朵里。
“您好,我是来接郁风回去的。”尹柯对着那人鞠了一躬“请问他现在在哪里?”
“我派人送他回去了。”摇晃着手里的红酒杯,转过头,一双多情勾人的桃花眼看向尹柯“我对他没兴趣,过来陪我喝几杯。”
尹柯站在原地没动,郁风没事就好,他现在只想尽快脱身。
“我知道你们现在的情况,乖,过来,你们公司我都不放在眼里,你更是惹不起我的。”邬童冲尹柯勾了勾手指,翘起一边的嘴角。
听到这句话的尹柯只好妥协,的确,就冲公司现在对他们的态度,现在的Legend就是一枚弃子。他和郁风的靠山没了,已经得罪不起任何人了。乖乖的走过去坐到邬童身边,接过邬童递给他的酒杯,顺从的喝了下去。
“这种酒局你来过几次?”邬童说着又给尹柯倒了一杯,顺势也揽上尹柯的肩膀但却被尹柯躲开了。
“很多次。”尹柯在邬童的示意下又喝下去一杯,很诚实的回答了这个问题,而且这种公开的秘密你撒谎也得有人信才行。
“那,像我这种图谋不轨的呢,有几次?”
“也有很多次。”尹柯低下头。
“得逞的呢?”邬童继续问。
尹柯摇了摇头,之前不仅仅是因为年纪小而且那时他们正是公司力挺的当红组合,就算是为了自身的公司发展,都不会让尹柯和郁风随便的做这种事。
“很好。”邬童一手揽住尹柯的腰身将他拉向自己,另一只手抬起尹柯的下巴,仔细的端详尹柯羞红的小脸,勾人的凤眼,眉心小痣,还有粉嫩薄唇上的诱人唇珠,对了,他还有一对漂亮的小梨涡,只不过在笑的时候才有,邬童都记得。尹柯所有美好的一切都在等人采撷。
尹柯没有挣扎,但是身体上的僵硬却暴露了他现在有多么的恐惧。他不想装什么纯情,既然来了就应该料到这一切,能全身而退是万幸中的万幸,但如果像现在一样走不了那也只能接受,他没能力反抗,惹到不该惹的人,不仅仅是退出这个圈子那么简单。
“你真的很乖。”邬童满意的在尹柯的红唇上印下一吻“我会给你你想要的一切,你想飞多高就飞多高想走多远就走多远。而且你拒绝不了,只能接受。那么现在,跟我回家好不好。”
尹柯看向邬童的双眼,美丽而又危险,让他陷了进去怎么都逃不出来。
“告诉我,好不好。”邬童在尹柯的耳边呢喃,就像是催眠符咒一样一遍又一遍直到换来怀里的人儿一声颤抖的“好。”
当尹柯整个人被邬童抱到床上的时候他的身体都是颤抖的,紧紧的闭着眼睛不敢面对所发生的一切。邬童很满意尹柯这种稚嫩生涩的反应,一遍一遍轻吻着他让他放松,然后动手解决碍手的衣物。
“柯柯,”
熟悉的称呼传来,尹柯一下睁开了双眼,但也就在那一瞬间邬童直接进入了他,尹柯伸长脖颈痛的说不出来话,大口大口的喘气想要平复下剧痛。邬童也没再动作,就算他再小心这种痛楚也是避免不了的,心疼的在尹柯唇边轻吻,在他耳边一遍一遍的喊着那个名字。
“柯柯,柯柯…”
“你,”平复下痛楚的尹柯伸手抚上邬童的面颊,有些不敢相信“你是…”
“我说过要娶你做我的小新娘的。”邬童握住尹柯抚摸他面颊的手“对不起,我回来的有些晚了。”
一瞬间,尹柯的记忆又被拉回到那个儿时的午后,还是小豆丁的他被另一个小豆丁抱着哭,那个嚎啕大哭的小豆丁说爸爸妈妈要带他搬走出国,可他不想走,他怕走了就回不来了,他怕他走了就不能娶他的柯柯当小新娘了。结果这么一说,还是小豆丁的尹柯也伤心的大哭,不是因为当不了小新娘,而是他怕再也见不到他的童童了。
“童童。”尹柯呢喃出那个名字,看到了记忆深处的小虎牙。
“我还以为你真的把我忘了呢!”终于有听到了那个称呼,邬童直接笑的露出了小虎牙,但是下一秒就收了回去,因为尹柯狠狠地在他的肩膀上咬了一口。
“这么耍我你很开心吗!”尹柯从没想到再见面会是现在这个样子,被他调戏,负距离的亲密接触,想想就又气又委屈。
“我是真的太想你了,柯柯,真的。”邬童贴着尹柯的唇瓣哄着他“也只有这样,才能这么快的得到你。”
“无耻。”尹柯嘴上这么说着,但还是伸手抱紧了邬童的肩膀“咬疼了没?”
“我不疼,可是接下来你可能要有些疼。”邬童说完轻轻的挺动了一下身体,满意的听到尹柯的声音。
“为你疼,我心甘情愿。”
尹柯的这句低语就像是一道特赦令一样让邬童不再顾及其他,只想身体力行的宣告着他对他的柯柯的深沉爱恋与思念。
邬童拉着尹柯缠绵了整整三天三夜才把人亲自送回公司,临走时还不忘在公司门口讨要一个离别吻。也就是这样一个吻,让整座公司都明白尹柯的背后已经有人在撑腰了。
“算你们狠!”
刚走到公司的会议室门口就听到里面的怒吼声,然后就看到郁风满脸怒气的推门而出。
“尹柯来了,快坐。”
公司的高层看到尹柯一改以往的冰冷态度,讨好的招呼尹柯,还给他一份企划案。
“你看这是公司最近给你们安排的行程,还有这是Even专门写给你们的新歌。”
尹柯还是有些不太适应高层突然讨好谄媚的态度道了声谢就翻开了企划案。看到里面的内容,尹柯就明白郁风为什么会那么生气了。行程还好说,但是Even写的五首歌,有两首是组合唱的,而另外三首全是给他自己的。
“这,有些不妥吧!”
“有什么不妥,你说,我们马上改。”
“Even写的歌,不是应该给Legend的吗,我可以和Even谈一谈吗,稍作一些改动,把那三首都变成组合歌曲,或者改一首也可以,剩下两个我和郁风一人独唱一首。”尹柯提出自己的意见。
“尹柯,其实你是一个很有潜力的人,比郁风的潜力要大很多,我们都是这样认为,这次也是给你一个展示自己的机会。而且,一旦抓不住机会,就会有其他人踩在你头上往上走。”
“我知道,但我和郁风是一个组合,如果这么做的话Legend会走不下去的。”尹柯明白高层的意思。但是同郁风一样,Legend在他的眼里已经不仅仅只是一个组合名字那么简单,整整走过的十年,Legend早就渗透到他们的骨血里了,割不舍也放不下。
“走不下去就走不下去,十年了,Legend已经走的够长的了。公司会有新组合,观众也需要新面孔。”公司高层完全不在乎这些。
“可是,”
“尹柯,”高层打断尹柯的话语重心长的说“有些东西也不是公司能做主的,你也更拒绝不了,更何况这么好的机会为什么要拒绝,你应该想的是自己的路要怎么走的更长,不仅仅是机会,该抓住的你都要抓住,就算抓不住,能攥在手里的时间长一点也是好的。”
“我知道了,”尹柯其实心里明白他为什么会突然被公司这么重视“但是,Legend,不管怎样我都会尽力让它走下去的。”
尹柯说完起身离开,来到他和郁风二人的练习室,看到郁风颓废的坐在落地窗前,眼里一直有着他的不甘心。
“很开心吧!”听到开门声郁风就知道是尹柯来了。
“郁风,我会和Even把歌曲的问题解决好的。”
“我现在都沦落到让你可怜我的地步了。”郁风低头自嘲的笑了起来。
“不是这样的。”
“从我们出道到现在,我什么不比你强,可是到现在呢,我反而成了弃子。”
的确,尹柯承认,郁风比起自己更适合当一个明星。唱歌跳舞不必说,综艺感比他好的不是一星半点,也很会给自己制造话题提高知名度,知道如何与粉丝交流感情,知道如何与前辈搞好关系。不像自己,呆呆傻傻的只知道唱歌跳舞,演些小电视剧。所以从出道到现在郁风的人气一直都比自己的高,尹柯也想过即使有一天Legend真要解散了可能公司留得也会是郁风不是他。
“邬童明明是我找来的,抢过去就那么开心吗?”郁风起身走到尹柯身边,伸手拉开尹柯的衣领看到里面的暧昧痕迹冷笑一声“那些方面比你强有什么用,没你会勾引人还是失败。”
“我没有抢邬童,你说话也别太过分。”尹柯打掉郁风的手,拉紧了自己的衣服。
“我过分,你现在在这里跟我装什么清纯,尹柯,好歹咱们俩个也是在这个圈子里待了十年的人,这里面的门路还不清楚吗!三天三夜,把你那骚劲都在邬童的床上用光了吗!在我这里装无辜。”
啪!
郁风被打的歪过头去,尹柯看着自己的手也有些不知所措。
“郁风,对不起。”
“尹柯,你够狠。咱们两个走着瞧,走到最后的人一定是我不是你,邬童早晚会玩够你。”郁风拿起外套摔门而出,留尹柯一个人傻站在那里。
尹柯透过落地窗看着远处的风景,他这一巴掌彻底的把Legend打散了拉不回来了。但这一巴掌也让尹柯明白了,其实郁风想的从来不是让Legend如何走下去,而是他自己怎么才能爬的更高。
“怎么了,有什么心事吗?”邬童把站在窗前的尹柯抱在怀里。自从那天过后,邬童就把尹柯接到了自己家里,正式的过起了他期盼已久的二人世界。
“关于那几首歌的事情,我想再和公司谈一谈。”尹柯也顺势靠在了邬童的怀里。
“我觉的也应该谈一谈,应该把那五首都给你,明明我的柯柯唱歌这么好听。”
“邬童。”尹柯有些生气“我们明明是一个组合,Legend不应该这样的。”
“你叫我什么?”邬童的眼眸暗了暗。
“童童。”尹柯怯怯的出声,邬童这才满意。
“那你们应该怎么样,”邬童吻上尹柯嫩白修长的脖颈“实力不行就该让位。”
“我们有实力。”尹柯觉的有些痒,躲了躲但被邬童抱的更紧了。
“这里面的实力可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唱歌跳舞好的人可是有很多。”邬童的手伸进尹柯的浴袍里“可是背后人的实力不行那就是不行。柯柯,”邬童伸进浴袍里的手没有隔阂的加大力度的掐住尹柯的细腰满意的听到尹柯的一声轻呼。
“你知道郁风找我时都说了些什么吗,他完全不在乎组合不在乎你,甚至在他的眼里你一直在拖他的后腿。”
轻轻的一拉,尹柯的浴袍就从身上滑落,邬童贪恋的把他爱到骨子里的人抱到大床上欺身压了过去。
“他可是巴不得我对他做这种事情,为的就是让我捧他走的更远。他早就明白Legend会有解散的一天,他现在要找的是能把你踢的更远自己走的更高的庇护伞。柯柯,对于这件事你完全不用感到愧疚,我说过,有我给你保驾护航,你想走多远就走多远,我会给你你想要的一切。”
尹柯有些承受不住,用手抓紧身下的床单泄出自己的呻吟。
“还有,”邬童突然加大了力度和尹柯十指相扣“以后,你嘴里的我们,只能是我和你,不能是其他的任何人。”
新专辑完成之后收到了意料之内的好反响,荣登各大音乐榜首居高不下尤其是尹柯的三首单曲。Legend又重新火了起来,不过这一次是尹柯的人气高于郁风。尹柯知道郁风是恨他的,他从郁风的眼神里都感觉的到。舞台上他们还是表现的亲如兄弟,郁风还是会像之前那样主动的揽他的肩膀,可是舞台下,尹柯想要和郁风说一句话都难上加难。
尹柯自己单独的通告要比郁风多的多,但每一次尹柯都极力争取让二人一同上阵,有些不是那么重要的,公司也就都同意了。邬童有时候也会亲自陪尹柯赶通告,其实他们俩的事情早在邬童第一次送尹柯回公司时就传出去了。他们俩在公司门口亲吻的照片早就被刊到了各大娱乐版面的头条。所以,这次Legend重新火起来之后,关于尹柯的负面新闻也被出了不少。不过这些新闻里唯一与真实贴边的就是,他确实也算是被邬童包养了,他承认。剩下的,除了胡扯还是胡扯,尹柯都佩服这些娱乐记者的想象力。
邬童陪尹柯去录制一个国内知名度极高的综艺,郁风会作为惊喜嘉宾出现几分钟,当然这也是尹柯极力争取下来的结果。虽然这个惊喜他早就知道,但是他没想到郁风还给他带来了别的惊喜。
郁风录制完自己的部分就退场了,尹柯还有一大段要完成,当尹柯录制完之后已经很晚了。想着邬童还在他的休息室等他尹柯不由得加快了回去的脚步,可是当他推开门的一瞬间就愣住了。郁风跨坐在邬童的身上揽着邬童的脖颈,而邬童靠在椅子上,两个手臂也都搭在椅子后面的化妆台上,看到尹柯进来还挑了挑眉。尹柯还是反应快速的关上了门,走廊里来往的人太多了,尤其是记者。
把郁风从邬童的身上拉扯开毫不犹豫的扇去一巴掌,这一次尹柯也说了对不起,只不过内容有些不一样。
“对不起,上次那一巴掌我扇的太轻了。”
“哼,我倒是真想看看你会被他玩多久。”介于邬童在场郁风也没好还手而是留下一句嘲讽的话就离开了。
“柯柯。”邬童起身想要抱住尹柯,尹柯挣扎着不让他碰。
“你别碰我!你放手!放…唔…”
尹柯的力气到底还是没有邬童的大,被邬童制止住强迫的交换了一个深吻。不知过了多久,尹柯觉的自己都快被吻的缺氧了邬童才放开他,尹柯被亲的软了身子也没了脾气靠在邬童的不住的喘气。
“柯柯,你刚刚也看到了,我真的没碰他,是他自己坐上来的。除了你,我谁都不要,相信我,柯柯。”
“那你就不会把他推下去。”
“可我想看你吃醋的样子。”
“你!”尹柯气的在邬童的胸口打了一拳。
“我看到了你为我吃醋的样子,真可爱,而且,这也证明了你很在乎我。”邬童轻咬一口尹柯细白的耳垂“我很开心柯柯,我们回家吧,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这样了。”
听到这句话的尹柯点了点头,被邬童揽着腰走了出去。邬童想要知道尹柯有多在乎他,尹柯也想知道邬童有多在乎自己。可是尹柯却注定不能像邬童那样去肆无忌惮的试探对方,尹柯一直都明白,他与邬童的这段感情,就像外界所说的那样是一直处于弱势的。邬童没了他可以再找很多更好的人,可是他却只有这一个邬童。所以只要是邬童的解释他就会听,对于邬童发的小脾气也只有点到而止。
这一晚,尹柯很是主动,邬童很是受用,但同时邬童也知道自己把尹柯欺负的狠了。完事之后,邬童把清理完身体的尹柯抱回床上,躺在尹柯的身边把尹柯拥入怀中一遍一遍的对尹柯说着对不起。邬童轻抚尹柯的后背忏悔自己的过错,告诉尹柯自己有多爱他,告诉尹柯面对他时可以发泄出自己所有的小脾气,无论尹柯做什么他都不会离开他。当然尹柯这辈子也别想离开他。
等到第二天来到公司,尹柯就被通知准备Legend最后一场演唱会。这场演唱会过后,Legend就彻底的解散了,Legend解散过后,公司也只留下了一个人。只不过那人还真不是尹柯而是郁风。不是公司不想要尹柯,而是邬童来向他们要人了。相比在业内,邬童手下的娱乐公司不知比他们知名多少倍,从邬童刚回来的时候就想把尹柯带走了。可邬童知道尹柯舍不得Legend,可是现在经过昨晚的那件事后,邬童就知道Legend注定是回不去了,这个传奇要落幕了,下一个独属于尹柯的传奇才刚刚开始。
最后一场演唱会座无虚席,演出也很成功,现场的很多粉丝都哭了,尹柯和郁风也哭了。尹柯是为了自己付出了十年心血的Legend,郁风也不例外,但是更多的还是为了自己。最后分别时,郁风还回了那两巴掌,尹柯也没反抗,只说了一句“各自安好。”而郁风也像之前那样回了他一句“我等着邬童玩够你。”
郁风没等来尹柯和邬童分手的消息,但尹柯却是等到郁风永久退出娱乐圈的消息。误食药物,嗓子坏了,再也唱不了歌了。其实所有人心里都跟明镜似的,娱乐圈哪有那么凑巧,哪有那么多误食。一瞬间,尹柯这个昔日队友也被推到了风口浪尖,在他身上的猜测怀疑最多。但尹柯也只是简单的发表了一下自己对郁风的事深表惋惜之外,再没说其他的。结果就是,那些不实报道又铺天盖地的疯长起来。
“不需要压一压吗?”邬童拿起一颗葡萄喂给窝在他怀里的尹柯。
“你压的住新闻但压不住人们乱猜的心,娱乐圈天天新鲜事这么多没几天就会过去的。”尹柯才不在意,反正他问心无愧,但是他还是想问邬童一句“是你做的吗?”
“不是。”邬童毫不犹豫的回答。
“嗯。”尹柯又往邬童的怀里靠了靠,看着电视屏幕里Legend刚刚出道时的第一首MV。
果然没过多久郁风的事就被层出不穷的娱乐新闻压过去了。在邬童的庇护下尹柯的脚步也真的越走越远,站在了很多人都无法启迪的高度。而且,更令人们震惊的是,尹柯在微博里晒出了邬童给他的求婚戒指,邬童也在自己的微博给予甜蜜回应。这段从一开始就不被外界看好的包养与被包养关系,其实一直都是真爱。一瞬间大半个娱乐圈都送来了祝福,关系好的,关系不好的,甚至根本不认识的都要沾一沾这爆了的热度。
第二天,求婚视频就流出来了,直接霸屏各大网站。邬童亲自为尹柯种的红玫瑰花海,亲自剪的每一帧尹柯从小到大的视频,亲自抓的萤火虫让它们飞舞在玫瑰花海之上,因为邬童说过会许给尹柯一片独属于他的耀眼星空。最后,邬童亲自给尹柯戴上戒指,承诺出他的一生一世。任谁都不会拒绝这么优秀的人吧!尹柯戴着那枚戒指被邬童拥进怀中,任何人都别想把他们分开。
但是过于美好的事情总会引起别人的嫉妒,总想插一脚惹人不痛快。
尹柯看着眼前近来大势的女明星,漂亮的脸蛋火辣的身材唯一的缺点就是怎么都掩盖不了身上那股风尘味。
“宋璃小姐这是什么意思。”尹柯随意的搅弄着桌子上的咖啡。
“没什么意思,就是想告诉你你昔日的好队友嗓子究竟是怎么坏的,邬童当初又睡了多少人。”宋璃唇角勾起一抹笑容。
“那邬童也一定睡过你了。”
“当然,你以为他手底下的艺人他哪个没碰过。”
“从现在开始不碰不就行了。”尹柯把玩着无名指的戒指。
“你真以为他忍的住。”宋璃继续火上浇油。
“先不说邬童能不能忍得住,我看你倒是忍不住了。”尹柯轻蔑的看着宋璃“我知道邬童床上功夫好的很会让你念念不忘,但是你们都要摆正自己泄欲工具的态度。在邬童眼里连人都算不上的家伙,是谁给你的勇气来挑衅我。”
“你!”宋璃恼羞成怒刚想拿起桌前的果汁泼向尹柯结果就被尹柯先行抢走了反而泼了她一脸。
“我从小就在娱乐圈里混,这里面什么样我比你更清楚,那些龌龊事见的也比你多得多。郁风也好,你们也罢,我都不在乎,我只在乎邬童。你记住了,我既然有本事抓的住邬童的心,也就有本事管的住他的身子。我不在邬童身边的那几年,多谢你们帮他发泄欲望了,要不然憋坏了,我还得心疼。对了,”尹柯看了看手表“邬童就要来接我了,哦,他已经来了。”
尹柯朝邬童挥了挥手,然后就看到邬童走了过来亲昵的把尹柯揽在怀里看都没看宋璃一眼。
“不好意思宋小姐,刚刚手抖没拿稳杯子撒了你一身,这些钱够你买一套全新的了。”尹柯从邬童身上拿出钱包取出一张支票随便写了一串数字就扔到了宋璃眼前“我老公赔你。”
“童童,回去给我做小蛋糕好不好。”尹柯揽上邬童的脖颈。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邬童亲了亲尹柯的鼻尖。
“不过,你找我们家柯柯有什么事吗?”邬童看向狼狈的宋璃,眼睛里就像是淬了毒药一般让宋璃头皮发麻。
“说了一些关于你的事,你猜,我信还是没信。”尹柯替宋璃回答。
“猜不出来。”邬童揽着尹柯腰的手臂又收的紧了一些,眼里流露出令尹柯满意的珍惜在意与害怕。
“当然没信,我只信你一个人。”尹柯笑出两个甜美的梨涡。
“我的柯柯真乖。”邬童这才放下心来。
“那不乖的人要受惩罚哦!”尹柯又加了一句。
“当然。”
“我们回家吧!”
“走吧!”邬童揽着尹柯离开,看了一眼已经傻掉的宋璃,真的把自己当个人了,不知死活的东西。
而尹柯也在临走时看了一眼宋璃可怜的背影,不自量力。这里面所有的生存法则他都清楚的很,从前之所以不想亮出伤人的利爪是因为他不屑。而如今,他既已拿到生存王牌,就没有人再有资格在他面前放肆。

评论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