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看文的

这个世界上最难的事情就是不忘初心

历历万乡

离离蔚蔚:

#Wink假的破镜重圆


 双娱乐圈演员×演员设定


#500fo,谢谢大家。


 情人节快乐呀,希望所爱的人都在身边。


 情人节我哪舍得虐,还是要甜甜甜。


#BGM——十二月的奇迹


 


 


 


 


 


 


 


 


 


 


 


“近日有网友爆出尹柯准备回国参与张清导演筹备的电影。尹柯作为当红小生突然休假一年飞于国外度假着实让很多粉丝不解,此次参演张导作品不知是否有重归大众视线的想法。”



尹柯的小助理一直是陈文,这小姑娘儿做事剔透,在娱乐圈这地方也足够八面玲珑,关键对尹柯是真心不留余力的好,尹柯自然也更愿意这样的人留在身边。他这次回国也只在上飞机前给陈文和另一个助理发了短信。


“哥,你这要回来怎么都不提前通知一声?”陈文从副驾驶扒着椅背回头看尹柯,也只瞧见那人转头望着窗外的侧脸。还是以前的习惯,坐车的时候喜欢望着风景发呆,总让陈文产生尹柯其实从未在她身边空白了一年。


“陈文,以前那里的奶茶店呢。”


尹柯没头没尾地问了句话,想来他也根本没听到陈文刚刚询问他的事。陈文倒是没了好气,撇着嘴坐直身体。


“不知道!关了呗,你那么久没回来了,这世界上的东西,关了开了都很正常。”


“也是,都是常态。”


尹柯手肘顶着车窗撑着头,深夜里昏黄的灯光随意便碰痛了他的眼,心底里一闪而过的那张脸想再寻却也早已消失不见。


陈文想起了什么似的噤了声,又只敢偷偷向后瞥一眼尹柯,才犹豫着断断续续地开口。


“哥,你是不是想到…”


“这里离机场最近,人也不像别的商业街那么多。我和邬童以前有通告就先来这里玩一圈。”


然后各奔东西。


“都分手了再想有什么用。”陈文对邬童本来就没什么好感,在她看来,两个人做不成情侣,最好连朋友都别给她做了。毕竟邬童不是什么好人,分手了也该离得远远的。


尹柯将视线移回,看到陈文一脸愤恨的模样宽慰笑笑:“没想,就看到了顺嘴问了一句。”


“他知道你回来了吗?”


“知道啊,我跟他说过了。况且张导估计也会跟他提起吧。”









“你好我叫尹柯,是这次跟你搭戏的演员。”


“你就是尹柯啊,久仰大名,我邬童,接下来的日子请多指教啦!”


前两年作为第一部过审登上大银幕的同性题材影片。《无声即哑》自筹备期就被大众焦点关注,张清作为金牌导演,力邀圈内人气偶像邬童和青年戏骨尹柯主演。


邬童那时候作为歌手出道,唱的歌也算是大街小巷都传过了一番,七八岁的孩童至七老八十的老人都能给你哼几句。唱而优则演,邬童确实有转型实力演员的想法,可前些年公司给他接的剧本不是什么霸道男主就是温柔男二,净是玛丽苏神剧,导致路人对邬童的演技评价一直不上不下。这次便是想博一把,看能不能就此在演员圈站稳脚跟。


尹柯打小就拍过广告,基本上叔叔阿姨哥哥姐姐还有你都参与了他从顶着锅盖头的小男生长成现在浑身散发魅力的大男人的过程。从年纪轻轻就拿下影帝奖杯后,尹柯反而保持着随意的状态,两年一部电视剧或者一年一部电影。这次参演《无声即哑》也不过是纯粹想尝试以前从来没有体验过的题材。


《无声即哑》将故事背景放置于现代社会,主要将难以自制的爱情和不知所措的未来冲撞在一起。叶哑年纪更大些,是一家私人诊所的医生,顾梧苼刚大学毕业,在为了找工作发愁。叶哑和顾梧苼偶然相识于一家咖啡馆。叶哑替忘带了钱包和手机的顾梧苼垫付了钱,顾梧苼事后请叶哑吃了饭,一来二去两人之间便多了交集,自然也产生了不一样的感情。顾梧苼向叶哑告白,却被叶哑大声吼斥着拒绝。


彼时,邬童正将头枕在尹柯的大腿上,仰躺着看剧本,身边的工作人员来来往往也知道这俩人是在为了新电影培养感情。


“柯柯,你说叶哑爱顾梧苼吗?”


尹柯一时还不习惯刚认识没多久的人对他做出入侵安全范围的动作,也接受不了如此亲昵的称呼。他不自然地动了动身子,想起来导演叮嘱的培养感情才努力放松。


“爱的吧。”


“那他为什么要拒绝顾梧苼呢?”邬童放下剧本,转了个角度盯着尹柯看。


尹柯无意识地微嘟起嘴,将剧本翻到最后几页:“叶哑不是说了,这个社会上大家都不接受同性恋,顾梧苼根本不知道人心恶毒。”


“不接受就不接受啊,叶哑怕什么呢。”邬童简直像十万个为什么的好奇宝宝。


“我又不是叶哑,哪知道叶哑怕什么。”


“他是我的角色,他就是我,我就是他。”


尹柯倒是对于这种说法不以为然:“角色有他自己的性格,也有他自己的人生。叶哑会遇到顾梧苼,可你不会啊。”


“会的啊,一定会的,小苼。”


尹柯到头来反应了良久才知道邬童的这句“小苼”喊的是他。他一愣,随即微微笑着点头。


从那以后邬童见着尹柯就唤小苼,尹柯就随他去,也算顺从着让邬童更入戏,没成想这人入戏到下了班还硬要跟他挤一个房间,大喇喇地躺在他床上。


有些感情真的是顺其自然,尹柯木楞地陷进邬童那双桃花眼的时候,想脱逃成了他人生中最难的事儿。邬童刚从浴室洗完澡出来,头发还没擦干,水珠滴到木质地板上惊得尹柯心里一跳,什么时候连邬童身上这样的小细节都能看清了呢。


最后的戏是在一个冬夜拍的,想趁着运气赶上实时播报的大雪。尹柯悄悄拢了拢身上的羽绒外套,又不自觉地将目光放在对面正在补妆的邬童身上。


 


“顾梧苼,你知道现在有多少人能真的接受同性恋吗?你就是个异类!我俩在一起了,以后怎么办,你什么都没有考虑过,你有什么资格提在一起啊!”


 


邬童的纤细脖颈上青筋外露,眼睛都红了,尹柯突然不忍心看他这样伤心,微微偏过头调整状态。


 


“因为我喜欢你,我为什么没资格。叶哑,你总考虑未来,为什么不肯放过现在。”


 


“......我不喜欢你,所以我大概也有资格跟你说......我再也不想看见你。”


 


邬童转身,镜头拉远了些停在尹柯迷茫的背影上。


 


然后这座南部小城开始下雪。


 


在导演喊下最后的“cut”,在工作人员凑在一起欢呼,在邬童跑向他露出招风的小虎牙的时候,尹柯搂住邬童,伸手将他头发上的雪花拂落,轻声启唇。


 


“邬童,我们在一起吧。”


 


随着纷扬雪花飘散在风里的还有邬童的那个“好”。


 


 


 


 


 


尹柯为了这段感情毫无保留地付出,甚至在陈文问他恋情被发现了怎么办的时候随口就说出了退出娱乐圈的想法。尹柯无所谓,什么职业都好,都有努力的理由,可是邬童全世界只有一个,是无论如何都无法被替换的存在。


 


陈文嘲笑尹柯肯定是石乐志,尹柯也觉得是。他也曾经信誓旦旦地以为他和邬童之间,肯定是邬童提的分手这段感情才会结束。


 


结果邬童没想到。尹柯没料到,提出分手的会是他自己。


 


尹柯转着手中的笔坐在沙发上等邬童洗完澡,电影上映之后很成功,邬童和尹柯也因此拿下了电影节的双影帝头衔。他俩没敢招摇,也只在靠近郊外的地方买了套房子,平时休息就偷偷去住几天。


 


客厅的电视里在放着《无声即哑》,邬童在的时候尹柯不会去看这部电影,结尾的时候有后期邬童配音的心理独白。仓皇的路灯下,两个人都渐渐被风雪拉成模糊的小点。


 


“小苼,换一个时空遇见你,我还是会请你喝一杯咖啡。然后等到杯子空了的时候,再好好跟你说一声再见。”


 


思绪被拉回到现在,尹柯自嘲摆出嘴角的弧度,他自以为是的爱情终于泯灭在邬童的每一个“小苼”里。邬童喜欢他吗,他喜欢的究竟会是谁呢。媒体和粉丝一直猜测他俩是不是在一起,原因不外乎是电影里邬童看向尹柯的眼神里,那终究是错付的深情。邬童当真了,尹柯也当真了。


 


“你怎么突然在看这个,也不等等我一起看。咱俩好像除了首映就没有在一起看过《无声即哑》吧。”


 


邬童擦着头发坐到尹柯身边,又想撒着娇腻在尹柯身上顺便偷个亲亲。尹柯手上转着的笔被邬童的动作撞跌在了地上。


 


“邬童,叫叫我尹柯。”


 


“你怎么了,干嘛突然这么严肃。”


 


“你昨天回家的时候,叫了我小苼。”我怕你分不清我到底是谁。


 


“这样啊,我没注意,可能是习惯了吧。”


 


“我想,换一个时空遇见你,我还是更想和你一起喝杯咖啡,然后说一声我叫尹柯,很高兴认识你。”


 


邬童停了手上的动作没明白尹柯的意思,他坐直身,疑惑不解地看着尹柯希望能得到一个更明白的解释。


 


“邬童,我们分手吧。”


 


 


 


 


尹柯没在北京停留多久就启程赶往了拍摄地重庆,结果在机场意外也算合理的看到了邬童。尹柯朝邬童颔首示意就坐进了副驾驶,车里没有别的工作人员,剩两个人的气氛也着实尴尬得可以。


 


“张导说让你休息一天,明天再进组。”


 


“好,我知道了。”


 


邬童开着车,也没敢一直转头盯着尹柯,吞咽了口水才继续说。


 


“我就是张导邀请过来客串个角色,我也不知道你会加入。”


 


这回尹柯倒是笑了:“你也不用把话说得那么小心翼翼。分手了还可以做朋友这话不是你当初说的吗?”


 


邬童内心不甘地咆哮着,那是因为我不能让你删掉联系方式好不好!这样就真的没有机会没有交集了啊喂!


 


“你去了哪里玩?”邬童关注着尹柯,自然也是看到了不少路人的偶遇图。这一年,尹柯的足迹可谓是遍布全球。


 


“冰岛,新西兰,美国,奥地利......数不清了,大大小小的地方都去了。”


 


可是到哪里都会想起你啊。


 


在雷克雅未克等待极光的时候,在中土秘境追寻精灵的时候,在洛杉矶的科比站下地铁的时候,我都在想,没有你,这些风景都少了味道,丢失了曾心心念念的意义。


 


“那挺好,听说科比的退役赛你也去看了?”邬童听着心里却不是滋味,那些地方曾经都保留在尹柯制作的旅行计划里,当然那个计划里也包括他。


 


“嗯,看了,人超级多,现场也挺燃,场边好多大牌也都到场了、”


 


“你喜欢科比那么多年看场退役赛可够你开心了。”


 


尹柯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不开心,还哭了。”


 


邬童实在是觉得尹柯可爱得很,低低笑出了声换来了尹柯的一个大白眼:“你哭什么,有些人就算不在你面前了,也会通过记忆的方式永远活在你生命里。”


 


尹柯不说话了,活在我生命里最缠人的可不就是你这家伙。


 


“那你怎么没去西班牙,你不是最喜欢巴塞罗那,球也没看?”


 


邬童大概到现在都记得尹柯计划本的第一页就是巴塞罗那。他兴冲冲地向邬童描绘着巴塞罗那,恨不得现在就长双翅膀带邬童飞过去瞧瞧。


 


“直线属于人类,曲线属于上帝。高迪创作的巴塞罗那,整座城市都是一件艺术品。圣家族大教堂那么有名你肯定知道不......哎邬童你摇头干嘛,我允许你摇头了吗。我最喜欢的当然是兰布拉大道,不过我更喜欢它的另一个名字,流浪者大街。它的尽头就是巴塞罗那海滩和地中海了!而且必须去看巴萨的比赛......邬童你别舔我!”


 


......


 


“哦,没来得及,下回有机会去。”


 


尹柯自然不会说,只要一踏上西班牙,他就和邬童分不开了。他和邬童也算半吊子球迷,不过就是他喜欢巴萨,邬童喜欢皇马。每次一到国家德比的时候,两个人基本不会处在同一空间,因为全场哨声结束的时候,他们两个人很有可能撂挑子直接干一架。


 


“尹柯,”上车这么久了,邬童才叫了尹柯的名字,“还是来重庆了啊。”


 


邬童是重庆人,之前尹柯便蠢蠢欲动地想去重庆看看,结果因为工作行程问题一拖再拖,直到分手那天他也没有跟着邬童回过一次重庆。


 


“嗯,凑巧。”


 


尹柯不想再继续这个话头,却没想到邬童在路边直直停下了车。


 


“一天的休息,我带你去小地方逛逛。”


 


没等尹柯回答,邬童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绕到一边就把尹柯拽了出来。尹柯算是认了命,这人那么些年我行我素的脾气倒是一点儿长进都没有。


 


“尹柯,”邬童自以为霸气十足实则怂得不行地牵住了尹柯的手,“一年时间我想了也很久。我这人确实有点入戏太深,可是我喜欢的人是尹柯。叶哑喜欢顾梧苼,我喜欢尹柯这是世界上最不容许反驳的事情。我承认一开始同意你在一起的时候,我还没从角色里回过神,我也确实没有喜欢上你。可是顾梧苼做饭才不会把盐放成糖,更不会在巴萨输球的时候拿抱枕给我一闷锤。我喜欢的人傻乎乎的,没有顾梧苼温柔,可是我到后来发现,留在我记忆里的全是那个不温柔的尹柯。”


 


尹柯的沉默让邬童快要被心底涌出的阵阵恐慌给淹没,他的脑袋突然断了片儿似的想起了有一段时间尹柯常挂在嘴边上唱的歌。


 


“和我在成都的街头走一走,直到所有的灯都熄灭了也不停留......”


 


尹柯终于是没忍住噗嗤笑出了声,脸上的梨涡深陷怎么也掩不过去。


 


“呀儿,你在重庆唱成都是啥子意思嘛。”


 


邬童也不好意思地嘿嘿笑着,手上越发用了力攥得更紧些。


 


“尹柯,拍完这部电影我们就去西班牙吧。”


 


“能赶上西班牙国家德比。不过先说好,谁输谁赢都不准生气打人。”


 


尹柯回握住邬童的手。其实早就想好了,只要你问我愿不愿意,我还是会毫不犹豫地跟你一起走。


 


“好。”


 


“但是输了的话我还是会揍你的。”



评论

热度(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