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看文的

这个世界上最难的事情就是不忘初心

亲子鉴定

立青:

 


*wink


*破镜重圆/另类总裁


*分手多年偶遇前任,一同出现的还有一个跟他外表酷似的小孩,前任居然还一口咬定这不是他们的孩子?邬童表示,谁信啊。


*尹柯否认三连,他不是,我没有,要你管。


 


 


 


 


人生如戏,邬童此时此刻是相信的。他觉得他的人生仿佛一部俗套总裁文,不然那个从市立幼儿园蹦蹦跳跳出来的小孩怎么会和他的前男友尹柯长这么像呢。


 


 


“总裁,这是您要的资料”


邬总裁的眼神在出生日期上停留良久。没错了,再往前推十个月,就是他跟尹柯分手前两个月,那时,他们几乎天天都腻在一起。


 


 


邬童已经站在市立幼儿园门口等候多时,终于等到尹小宝由老师带着走了出来。这是什么级别的小可爱啊,邬童越看越顺眼。


此刻,尹小宝已经注意到了邬童。这个怪蜀黍一直盯着他,就在幼儿园大门不远处的一辆轿车旁,尽管门前人来人往川流不息,尹小宝还是不安的抱紧了自己的小书包,你可要快点来接我呀!


“先生,请问您是哪位小孩的家长?”


样貌出众者无论身处何方都会招来前赴后继的搭讪,哪怕是对方大概率已经有了一个上幼儿园的小孩。邬童正想把对方打发走,但在回头时却眼睛一亮。


呦嚯,这不是刚才牵着尹小宝出来的老师吗。


“老师您好,我是替我姐姐”,邬童往他家族谱上添了这么一号人物,大言不惭的自表来意,“来看幼儿园的”


大概颜值是所有话匣子的通用钥匙,不一会邬童就从老师口中得知,尹小宝平时由尹柯接送,家长会也是尹柯来开的。


 


 


看来八九不离十了。


当年他刚刚明确了自己的心意,却怎么也找不到表白的对象。几经周折,才终于把尹柯从酒吧里扛了回来。当他端着解酒汤从厨房里出来,听到卫生间里一阵阵干呕,他急忙过去帮忙顺气,他当时以为尹柯是酒精过量的反胃所致,所以他一边安抚的拍着恋人的后背,一边絮絮不停的叮嘱饮酒注意事项。那……那次尹柯的反应不是饮酒过量而是——


也就是说,当年那件事情发生的时候,尹柯已经有了他们的孩子,而他却还跟尹柯分手,让尹柯独自抚养孩子直到现在是吗?


 


 


“渣!真特么渣!”


马助理一边往嘴里塞着涮好的羊肉一边义愤填膺的谴责道。


意外总是猝不及防,惆怅想要找人分享。半个小时前,邬童以第三人称委婉的转述了这一情况,当然,整个故事是以老套的“我有一个朋友”开头的。


马助理把剩下的羊肉下了锅,在等候沸腾的间隙里,后知后觉想起一件事,他家总裁什么时候对这种家长里短这么关心了?


马助理先开了口,“那个……老板啊,你刚说的这个……不会就是你自个儿吧”


邬童虚张声势,“当然不是!你老板我是那种人嘛!”


“也是”,马助理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要真是你的话,这会你肯定让我去给你收拾摊子而不是带我来这涮锅了”


邬童:“……”


最后一丝顾虑也消失,马助理把悲愤化作食欲,一口气吃掉了双人份的火锅套餐。


然而这场上下级之间的友好交流并没有因为饭局解散而终止。在之后的几天里,邬总裁的微信收到了多条来自马助理的链接分享,充斥着各种关于单身妈妈的新闻报道,特别是一个为了五块钱地铁票打孩子的社会新闻,把邬童看得心酸不止热泪盈眶。新来的秘书看着总裁眼眶发红,双眼迷离,还以为撞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急忙放下文件快速闪人了。


一个年轻的单身爸爸总会惹人非议,一个单亲小孩也更容易被同龄人欺负,关于另一半的询问会让尹柯多么为难,而关于父亲的缺位又会让孩子多么自卑啊。邬童现在特别能够理解尹柯,善意的谎言是必要的,没有什么能比一个父母恩爱、还有哥哥关心的家庭更有利于孩子的成长了。同时,他也十分自责,整整五年,他将自己的情感束之高阁,是不是情感封闭时太过偏执以至于错过了如此多的重要时刻?比如尹柯行动不变的十个月,第一次胎动,儿子的出生,第一声爸爸……


过去的错误无法挽回,但可以补救。邬童打开一个空白文档,认认真真的敲上“千禧年补救计划”。


 


 


总裁文都是怎么说的来着?总裁的儿子/女儿会在第一眼看见总裁的时候,由然而出一种与生俱来的熟悉感,从此开始修复爸妈关系的漫长之路。


比如这篇:


“那……那个……你真的真的能肯定是他吗?没有骗妈咪?”苏YF瞪圆了眼睛,希冀的望着苏QB,不敢转头。


    苏QB不高兴,“妈咪,家里放的那些财经杂志上都是他的照片,除了陈叔叔,我记得最清楚的男人就是他了,我早就怀疑他是我爸爸了。”


苏YF脸颊涨红,眼角抽啊抽,她怎么觉得有个聪明的儿子并不见得是件好事呢?


……


邬童回想起上次在幼儿园门口和尹小宝短暂的对视。他认出自己了吗?会不会在提起的时候被尹柯否认了呢?


应该不会,尹柯是个说谎极其容易结巴的人,是个人都能看出他的反常。


也许是尹小宝没认出自己?邬童认真思考了一下,他们分手的时候也才十七八岁,这段时期男孩子的变化是很大的,尹柯如果有自己的照片也是几年前的旧照片了,尹小宝没有在第一时间辨认出来也是有可能的。


怎么才能让尹小宝尽快想起自己呢?尹柯桌子上不是摆着他们棒球队的合照?看来,是时候把以前的棒球服翻出来了。


经验表明,让破镜能够重圆的还得是两个人爱情的结晶,放在邬童尹柯这个案例中,发挥关键作用的就是他阔别多年的儿子——尹小宝。


因此,和尹小宝建立长期友好互利互惠关系是当务之急。


尽管邬童早已在家族的培养下于商战中浸染多年,但说风就是雨的性子可还是跟青春期那会一模一样。尤其是在关于尹柯的事情上,他一贯表现得相当直球,这次能想到通过儿子曲线救国,而不是不管不顾先做后奏,对他来说已经实属难得。


换好棒球服后,邬童开车直奔市立幼儿园。


当看见尹柯那辆停在路边的白色卡宴,他满意的拍了拍自己的方向盘。他第一次见到尹柯来接尹小宝时就注意到了,马上打电话让助理去店里给他提了一辆。


现在,两辆卡宴停在一起,很是养眼。邬童欣慰的拿出手机拍了张合影。


市立幼儿园刚刚放学,家长带着孩子陆陆续续从邬童身边经过。尹柯走在后面接着电话,尹小宝蹦蹦跳跳的朝着熟悉的卡宴跑过来。


这不是久别重逢的最佳场景,他还没搞定尹小宝呢。邬童赶紧缩回车里,在他的设想里,就算不能身披金甲圣衣、驾着七彩祥云从天而降,那也得是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然而现在,最重要的人和“尹小宝”还没就位,邬童只能眼巴巴通过后视镜看着心心念念的人。


忽然,车门一开,一个小孩窜上后座。


邬童有些懵,但这不妨碍他迅速做出决定。每当邬童的理智暂时掉线时,他的直球思维就会瞬间夺走大脑的方向盘,遵照本能的方向呼啸而去。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落锁,倒车,发动,邬童一套动作自然连贯,仿佛已经排练过上千遍。转眼间,车已经开出了几十米。


 


 


快放我下来,这不是回家的车!


发现自己上错了车,尹小宝企图打开车窗或车门,却发现这些出口都被锁住了。


“你……你是谁”,一个小奶音颤颤巍巍的从后座传来。


邬童正在开车,他一边盯着倒车镜时刻注意尹柯有没有追上来,一边抽出精力安抚小朋友,“别怕别怕,我是你爸爸的熟人”。


七拐八拐,再三确认尹柯没有追过来后,邬童放慢了速度,将车停靠在路旁。


尹小宝坐在后面一脸戒备的看着他,泫然欲泣的模样让邬童心都快碎了。


“哎哎哎别哭别哭,我不是坏人,我和你……哦就是刚才来接你的那个男生,我们是朋友”


显然这番话并没起到什么作用,尹小宝咬着嘴唇,这个动作和尹柯紧张为难的时候真是如出一辙。邬童赶紧拿出手机,打开相册。


“不骗你,真的,喏,你看,这是我们的照片”


尹小宝看看手机,又看看邬童。


“怎么样,我们很熟的”


“那你就熟人作案?”


“我没有!我……我们就是有点误会,他不想见我,所以……”


“哦~”,尹小宝把一个语气词说的九曲八弯意味深长,冲邬童挑了挑眉,“所以你就把我扣下来以此要挟他跟你见面呗,我懂~”


你懂个屁。


邬童拧了拧眉心,小心翼翼的试探,“你认识我吗?有没有想起来我是谁?”


尽管怪蜀黍的眼神里有着十足十的真挚又充满着百分百的期待,可我真没见过您啊。尹小宝摇了摇头,爱莫能助。


邬童有一点点泄气。


“其实,你应该叫我爸……啊我的意思是,得赶快给尹柯打个电话,现在他肯定急疯了”


 


 


尹柯现在十万火急。


刚才,他正和同事打着电话,突然面前一个倒车,他赶紧退后,一眨眼那辆车就已经在几十米开外了。学校附近的道路怎么能车开这么快呢,小孩子这么多万一碰到了怎么办,尹柯在心里嫌弃道“有钱了不起吗”,全然忘记自己也是一样的卡宴。一定要提醒尹小宝小心才是。


“在马路上一定要注意……小宝?小宝!”


尹小宝不见了。


本来就弟控属性太重的尹柯不放心自家保姆,从来都是亲自接送尹小宝上下学,结果今天在自己眼皮底下出了事,他怎能不着急。


他急忙向四周打听,有没有看到一个被轻松熊棕色书包、穿红色上衣的小孩子?终于,有个老奶奶说那个孩子上了一辆白色的轿车,那辆车刚才就停在那里呢,因为两辆一样的轿车停在一起十分显眼,她才多看了一眼的。


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车?难道这不是随机作案,而是有备而来? 


确定了嫌疑车辆,尹柯第一时间拿出手机准备报警,巧的是,一个陌生电话在这时打来了。


尹柯手心发汗,他划了好几下才划开。


“喂”


 


 


“对不起,害你担心了”


在刚才的电话中,尹小宝解释了自己上错车、遇见邬童的情况,又说自己快到家了,他这才松了一口气。邬童的出现让他十分意外,他搞不清邬童到底想干什么,总之还是有些放心不下,所以当邬童提出要见一面时,他便同意了。


“有话直说”,尹柯当然不会天真的认为邬童是来找他打棒球的,邬童比高中又高了一些,少年时代的棒球服显得很不合身,“新爱好?cosplay?”


邬童勉强从嗓子里挤出一个音节。


“今天是cos什么?”


“父亲”,邬童使了个眼色,我为什么这样你心里没点数吗。


“你眼睛不舒服吗?”


莫名其妙。先是莫名其妙的出现,又是莫名其妙的对话,让尹柯有种说不上来的别扭,好在尹小宝这时打来了电话。


邬童看着他对着电话翘起的嘴角,感到连周围的空气也跟着变得柔和。他隐隐约约听到尹小宝在电话里说了些什么“……他……照片……我……爸……”,


他拿出照片给我看,我猜他可能是我爸爸。邬童自动脑补完整句话。


他看到尹柯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那双眼睛里满是自己的身影,前提是如果能忽略他说的话——


“邬童你什么意思,当初的事情就算了,现在还想让我弟叫你爸爸,你是不是想让我也叫你爸爸啊!啊?!”


也不是不可以。


当然在这种关键时刻开小车无疑是不合时宜的,邬童迅速摆正自己的位置,开始亡羊补牢。 


“抱歉,我没想要这么早就告诉他的”,邬童急忙解释道,今天发生的一切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料范围,“我本来想等将来时机成熟了再……”


尹柯一头雾水,“等等,什么告不告诉,什么时机成熟?”


“就……嗯……”,邬童指了指自己和尹柯,“咱俩”,又指了指尹柯手机,“和他”


“咱俩的事为什么要告诉他”,尹柯勉强跟上他的脑回路。


“咱俩的事怎么就不能告诉”,邬童用余光扫了扫大厅,压低了声音说,“咱儿子了。现在又没外人,你就不能坦诚一些吗”


是谁不坦诚啊!尹柯皱起他好看的眉头,“你最好解释一下,我弟什么时候成你儿子了”


邬童自知理亏,尹柯这种反应他不是没有预料,毕竟当年发生了那样的事,尹小宝出生的这几年里自己并不在身边——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有了孩子,现在突然要让他们重新接受自己,这确实还需要一个缓冲的过程。


“尹柯,你不愿意承认我能理解,不过……”


“什么叫我不愿意承认!”,尹柯自认脾气还算不错,但邬童总能恰到好处的挑战他的底线,“咱俩是十七岁分的手,他要是我儿子,我岂不是十六岁就有了?!十六岁还未成年啊,你……你怎么想得出来!邬童你也太禽兽了吧!”


他骂我?嗯……打是亲,骂是爱……是不是在他心里我还是有点不一样的?得到积极心理暗示的邬童自我检讨得更加认真了,“都怪我当时做的太……呃,干的太……”,怎么表达都好有歧义啊,邬童决定一笔带过,“总之都是我不好,我确实禽兽,啊不,是禽兽不如”


“你说的没错,所以他跟你这个禽兽一点关系都没有!”


“那时是我不对,可孩子是无辜的,你忍心看他没有父亲吗”


玩家邬童打出一张亲情牌。


尹柯被他气的冒烟,“你……你……” 


“爱信不信”


玩家尹柯选择下线。


 


 


“其实……尹小宝不是我弟弟。”


怎么拒绝暗恋对象并把伤害值降到最小?这似乎是一道无解之题。尹柯索性豁出去,隐晦的暗示对方尹小宝其实是自己的儿子,果不其然收获了对方一个礼貌又不失惋惜的眼神。


旧爱重逢像是一场闹剧,先是弟弟差点失踪,接着他毫无准备的和邬童见了面,结果却是被邬童质疑自己的弟弟其实是他的儿子。他伤透脑筋也想不通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他也没功夫去思考——今晚有个宴会,看在长辈的面子上,尹柯不能不去。其实尹柯一点也不想去凑这个热闹,并不是他跟今晚的主人公关系不好,恰恰就是因为关系太好,所以像拒绝这样的事情真的难以开口。他是尹柯的众多追求者之一,不过当年尹柯跟邬童腻歪在一起大撒狗粮时这位小哥还没出场,但这并不耽误两人之后的友情发展,尹柯觉得这个哥哥和他还挺投缘,但那方面的感觉却真的一点没有。其实也不止是针对他一个人,这么多年以来,尹柯对其他人也是这样,朋友都说他没放下邬童,是吗?可是与不是都已经无法改变他们早已分手的事实。


虽然强行让弟弟尹小宝当了自己儿子一回,但尹柯暂时也没有更好的脱身办法。不管怎么样,这样的结果勉强可以算作一个圆满的句号。


终于可以消停了。


事实证明,任何结论都不能下得太早,刚送走一尊大佛,尹柯又落入一个结实的怀抱。


“你终于肯承认那是我们的儿子了”


药丸。


尹柯头更疼了。


“放手!”,他从怀里挣脱出来。


“那只是”,尹柯压低嗓子,为了不让其他人听到只能又向邬童凑近了些,“权宜之策!不然刚才那种情况,我还能怎么说”


“唔,你也可以直接说你已经有了未婚夫嘛”,这样的耳鬓厮磨几年来只存在于梦里,邬童看着尹柯露出来的一段白皙的颈部,心想今晚不能再喝酒了。


再喝就醉了。


“哦是吗,我怎么不知道”


“好好好,尹少爷青春年少,还要多享受享受众星捧月的感觉呢”,眼看尹柯又要跟自己保持距离,邬童揽住尹柯阻止了他后退的企图。


尹柯抵在邬童胸前的双手有些使不上力气。他还没见过邬童穿西服正装的样子,而此刻褪去孩子气的邬童显得这样优雅稳重。他们靠得很近,他听见自己的心跳随着邬童喉结的上下而震动,仿佛鼓声一下下荡漾在耳膜上。


好吵。


“他们说,你一直单身”


“你管得着吗”


拿定了尹柯这会不敢有太大动作,邬童凑到尹柯耳边,压低了声线蛊惑道,“那尹少爷看我如何?我比刚才那位可年轻多了……嗯……体力也好……给我一个追你的机会,我们重新在一起,就和以前一样,好不好?”


和以前一样吗?


尹柯瞬间清醒过来。


他一把推开邬童,对邬童说的话感到难以置信。明明是对方做了那样的事,现在反而这样轻松的说出和好的话。他胸口隐隐发痛,真是……真是太过分了。


“是你先离开我的”


 


 


尹柯一个人走在路上,清冷的街灯照在他心里,蔓延出一片荒芜。月亮岛每逢这种节气,夜晚多雾,能见度很低,给人一种梦境般的虚幻感。五年前,也是这样一个夜晚,他走在大街上,找不到家的方向。


那天阳光正好,微风不燥,无论是天时还是地利,种种迹象都无法让人与“分手”“离别”这样的词汇联系起来。


尹柯刚送姑妈一家来到酒店。这不符合尹柯一贯的做事风格,以往有姑妈在的场合他都要尽量避开,他一点也不喜欢姑妈总是把他当小孩子,还要一边被她捏脸一边听“天哪柯柯太可爱了吧”。要不是邬童说要去美国念大学……尹柯对着电梯的镜子理了理被揉乱的头发。


尹柯下了电梯,穿过酒店大堂,没想到却遇见了邬童。


对方显然没有看见他,被同伴拦着肩膀进了电梯。心里不祥的感觉越发明显,尹柯记下数字后乘着另一电梯也跟了上去,正好撞见两人搂抱着关上了房门。


还有什么比上一秒还在畅想美好未来,下一秒就直面出轨现场更讽刺的事情呢。


尹柯呆呆的站在门前,他第一次觉得邬童离他这么遥远。门外神伤,门内温柔乡。他把一串钥匙放在房间门口,他再也不想见到邬童了!


当两打啤酒一一在他面前开启,尹柯心里还是有些忐忑的。他还是个高中生,尹家家教严格,未成年不能喝酒。他从来没有喝过酒,也不知道两打啤酒竟然这么多,他拿起一瓶端详了半天,制造商生产地址都快背熟了,就是还没想好要不要真的喝下去。


邬童就是在这个时候闯进来的。他不走,邬童就扛着他走。邬童的肩膀正好抵着他的胃,原本就空空如也的器官这下更是直冒酸水,他惦记着恋人的洁癖,一直忍到家……


“你何必这样假惺惺呢”


当时稚气未脱的两人谁也不肯让谁,他第一次觉得朝夕相处两个月的男友如此陌生,邬童脸上的神情是这样的认真,“我还叫不爱你?我家的钥匙我只给过你一个人!”


可事实却是那样的残酷,邬童刚说完这句话,门就从外面打开了,数小时前还在酒店和邬童纠缠不清的那位从屋外进来,看见尹柯还猛然一愣,那神情真是——


“难怪一直叫我小哭包,原来你真的还有一个大哭包”


他再也无法待下去,电梯门将邬童的紧张和慌乱屏蔽在外,尹柯少年时代的初恋就在这样一个闷热潮湿的夏季里戛然而止。


是你离开我的。


是你。


 


 


“是我”


显然对方十分了解尹柯,即使不自报家门,没有联系方式,但也笃定了尹柯不会忘记他的声音。


“别挂电话。我知道你恨我,我不请求谅解,不过有一件往事,我想你应该知道”


你也知道是往事?那干嘛现在还要旧事重提。


“我要出国了,希望你能来”


 


 


见面时间在下午六点。下午五点五十五分,尹柯从床上坐起,他懊恼的抓了几下头发,随便捡了一套休闲装套上出了门。


往事如烟,让他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你出现之前,原本不是这样的”


邬童追求者众多,彼此之间竟然能和平相处,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少年心性,邬童换男友的速度整个高中无人不知。邬童的交往对象有一个共同的名字“月抛男友”,顾名思义,就是一个月换一个人。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们就达成了一种微妙的平衡,谁也得不到他,即使有过肌肤之亲,一个月后其他人依旧可以取而代之。


“所以,我也在等,等一个月后,取代你的位置”


他们在一起的消息可谓轰动一时,尹柯和邬童的前任们都不一样,找一个不沾烟酒不打架不翘课的三好学生邬童准备从良了?乖宝宝尹柯竟然表里不一离经叛道男男关系还挺随意?大家议论纷纷。


“但是那次之后,大家却发现事情正在偏离既定的轨道,某种心照不宣的约定似乎消失了,一个月后,两个月后,你们还是没有分手”


是从良还是堕落已经不再受人关注,赌注变成了“邬童和尹柯什么时候分手”。


“有人说你是终结者,可我不信,我去质问邬童,凭什么就认定非你不可”


为什么非他不可呢?对于还是高中生的他们来说,一辈子显得那么遥远,又那么虚无缥缈,有什么理由不好好享受当下呢?维持一种高尚的情操也许需要经年累月,但放纵却可以在一瞬间完成。在那天结束之前,他一直认为没有什么能比放纵更有诱惑力了。


“那天——你知道要我承认那天什么都没做有多难吗,尤其当倾听对象还是你,这简直就是在间接否认自己的魅力。到宾馆没多久,他就心事重重的走了,连自己钥匙掉了都没察觉”


也许这就是天意呢。邬童掉了钥匙,正好被他看见,也许天意认为他们不该就此一别两宽。但如果是送到邬童家里,他还是有些忐忑,地址不是秘密,但大家都知道,邬童从不欢迎别人到他家去。


“你们争吵的声音很大,我在门外都听得一清二楚。邬童正在气头上,我这会进去可能讨不到什么好,然后就听到邬童说他从来没有给过别人钥匙,我心想那就赌一把吧”


这一赌是输是赢呢?事后,邬童和尹柯确实分了手,但他也承受着来自邬童和自己良心的双重谴责。


“后来我才知道,他那一次是认真的……现在想通了,出国就不回来了,本来想就这么一走了之,但最近才听说原来当时你已经……”


如果不是最后这句话,尹柯想可能自己都快原谅他了。


“真的很抱歉,当时如果我知道你已经有了他的孩子,我绝对不会那么做的”


尹柯:“……”


有你大爷!


 


 


天意有时候真让人捉摸不透,尹柯看着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他误会邬童把家的钥匙给了别人,别人误会邬童掉了钥匙,而邬童又误会自己有了他的孩子,新愁旧怨跨越时间的洪流又将他们捆绑在一起。曾经刻骨铭心的往事,在时光的麻痹中,也只是留下一点痕迹而已。


 


 


尹柯走到楼下,远远看到自己的车停在门口。


我忘记停车库了?


他在原地愣了一会,才慢慢走过去。


透过红茶的热气看坐在自己对面的人,尹柯有一瞬间的恍惚,好像他和邬童还是高中模样,而这样的对视也不过是约会中最普通的一秒。


为什么邬童非要说尹小宝是自己的儿子呢?明明已经解释过是弟弟了嘛。


尹柯不理解,明明对方来找他的,可这会有摆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迟迟不开口,难道真的有什么难言之隐?


有些问题又不好直接问,尹柯只能斟酌着用词,“你……公司没出什么问题吧?”


毕竟公司若有不利传闻,放出有继承人的利好消息确实能够稳定股价。


邬童纳闷,尹柯什么时候开始关心起自己的工作了,不过他还是回答了,“没有”


“那你爸……伯父身体还好吧?”


毕竟邬家豪门,多一个男性继承人确实有可能获得利益天秤的倾斜。


邬童应着,“挺好”。


尹柯更不理解了,“那你干嘛非要认个儿子?”


为什么非要认个儿子呢——当然不会因为豪门恩怨争夺家产这些原因。


邬童试想了一下,如果是其他前任牵着一个小孩走在路上自己会特别关注吗?尤其是这个孩子长得并不像自己。如果是别人告诉说有了他的孩子自己情绪会如此波动吗?更何况对方还一直否认这是他的孩子呢。


就是因为这个人是尹柯呀,这个孩子的爸爸是尹柯,这样一切才能说得通,只有尹柯的一举一动能牵动他的神经,也只有尹柯的一再回避能激起他的占有欲。尹柯是不是太擅长这种游戏了?尹柯前进一步,他也绝对会前进一步,如果尹柯后退一步呢,他就前进两步、三步……直到他们之间没有空隙才好。


邬童终于明白过来,自己从一开始就用错了方法,为什么要认儿子呢?要认的是孩子爸爸啊!


 


 


“你不必因为负责而和我联系,因为……”尹小宝确实只是我弟弟而已。


邬童打断他,“不,我不是为了负责,孩子可以是任何孩子,但孩子的爸爸必须是我”,邬童握住尹柯的双手,蜻蜓点水般吻了一下,“跟你”。


不知是谁先往前跨出了一步,镜面裂痕正在慢慢消失,掉落在地板上的凌乱衣物就是最好的见证者。


 


 


上面那位磨磨蹭蹭,不见下一步动作。


不对。


尹柯用疑问的眼神看着他,果然对方欲言又止。


“他真的不是咱俩儿子?”


“不做就滚——嗯啊——”


不管了,这次的宝宝肯定是我的。


 


 




小番外:


邬总裁:你看,上次咱俩吃火锅我说那故事,真不是我吧(摊手


马助理:……(我看出了你的失落但我不说


 


 


——END——




wink组太带感了!非常好吃


想必鉴定结果已经在大家心里打印出来了,不枉我花费九千字为他们做这个鉴定(doge🐶


打滚求评论!


笔芯~♥~






其他文章:


成为高考状元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状元凯x明星千,高考辅导梗,温馨向


遗失了一只猫  北影x中戏,破镜重圆,现实向


掰投到老  wink,双向暗恋,欢脱向



评论

热度(1387)

  1. 一枚小仙女别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