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看文的

这个世界上最难的事情就是不忘初心

糟糕情书 春日限定番外

不识神仙:

压力好大码个不太甜的甜饼给自己


想写长点写不长 算了……




·欺负邬童令我快乐






正文走→糟糕情书








邬大明星最近很烦。


 




他刚杀青了一部戏,推掉了一些可有可无的通告,为的就是能悠闲地跟自己对象好好放松一段时间。家庭计划他都想好了,第一天先在家里休息,跟尹柯酱酱酿酿以解一段时间分别以来的相思之苦;星期五郊外有个尹柯很感兴趣的画展,陪他去看,然后订一个画展附近的温泉酒店,继续快乐放松;周末可以逛逛街看看电影,安静待在家里互相依偎也很不错……反正邬先生满打满算,已经设想好了自己接下来几天的美好未来,连带着走机场的时候都难得抛弃了通常挂着的黑脸,满面春风笑意盈盈,粉丝们的尖叫呐喊几乎要把机场顶儿掀翻。


 




管家说来接他,他上了车后却看到尹柯坐在后座上。南方的春季已经来临了,气温渐暖,尹柯穿着一件卡其色的针织外套,戴着一副金色细边儿的镜框,见他钻进车里就对他笑笑,扬了扬手里的手机:“今天没误机啊,好快。”




邬童愣了,还以为自己是从春日里樱花树洋洋洒洒的粉色树影里看见了富士山那么惊奇,刚才还在脑海中游泳的人一转眼就蹦到眼前,怎么不让人惊喜。“你怎么会来啊?”他挤着尹柯坐,温柔又强势地按着对方后颈先讨了一个亲吻。尹柯有点无奈地瞪了他一眼,才说:“我不是来接你的。”




他还没反应过来,一只皮毛油光水滑的小拉布拉多就不知道从哪里跳出来,径直跳到尹柯膝上,睁着两只黑亮的圆眼睛很精神地冲着邬童“汪”了一声。


“爸妈去欧洲玩了,他们最近养了条小狗嘛,就交给我养几天。”尹柯笑眯眯地抱着小狗,拿着小狗的爪子对着邬童一瞬间黑得密不透风的脸挥了挥,“这是皮皮,皮皮叫哥哥~”


那只叫皮皮的小狗又是欢快地“汪”了一声,吭哧吭哧地舔尹柯的手背。


 






去你的哥哥,我才不给一只狗当哥哥!邬童生生咬碎一口牙,马上打开手机查询狗肉火锅的做法。


 


 






他就知道这只小狗会破坏他的完美计划。


尹柯向来热爱小动物,以前也养过小猫,因为工作忙才交给了尹妈妈帮忙养着。这会儿有了只小狗他也是爱得不行,一晚上光顾着逗小狗了,教它起立坐下叼飞盘,一只蠢狗也夸得天花乱坠。而邬童冷眼旁观,并未得到一位离家已久的丈夫归来后应有的待遇。




 


“我告诉你,”邬童跟在在厨房里做夜宵的尹柯后面神经紧绷地念叨,“我可不会允许你养宠物,养你已经很麻烦了!”


 


尹柯手上动作一顿,似笑非笑地瞥了他一眼:“我什么时候需要你养了?”然后就赶人,“你出去,别在这儿挡道。”


 


邬童那个委屈,拖拖拉拉地挪到客厅,看到那只叫皮皮的小狗还在快乐地啃着尹柯给它买的骨头形状的狗咬胶。吧唧吧唧的声音听得邬童牙酸,伸手揪了揪小狗的耳朵。


 


——“破坏别人家庭幸福很可耻你知道吗?”


 


小狗当然不知道。黑溜溜的眼睛瞅着他,不肯放弃自己的狗咬胶,嘴里呜呜地叫了两声。尹柯刚好到冰箱拿鸡蛋,一眼瞅过来立即对邬童小朋友进行批评:“邬童你不要欺负皮皮。”


 




邬童:???我哪有欺负它!!明明是它欺负我好不好!!!争夺自己老婆的宠爱容易么???






终于到了晚上睡觉时间,邬童把卧室门紧紧一关,毫不留情地把亦步亦趋跟到门口的小狗关在了门外。尹柯趴在床上刷手机,邬童瞄准他的后背一个邬式飞扑,结结实实把他罩在了身下。尹柯不为所动,稍微挪了一下,扭过脸看了他一眼:“干什么?”




邬童对着他的嘴巴亲了一口,严肃地说:“我有事跟你讲。”


 




尹柯莫名其妙地看着他,就看到邬童涨红了脸,对着他“汪”了一声,然后像是很丢人一样捂住了脸,嘴里哼哼唧唧地说:


 




——“你只能养我这样的宠物。”




 


我也会撒娇,会陪你玩,而且我还会很爱很爱你。










end 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

评论

热度(1022)

  1. Strawcherry千歲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