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看文的

这个世界上最难的事情就是不忘初心

围城

我有梨涡和虎牙:

【CP:邬童×尹柯】私设wink,ooc,同性婚姻合法化(注意避雷)
【婚后,破镜重圆梗】班小松出没(注意避雷)
【一发完结,HE保障,放心食用】6000+
【请勿上升×20120520】


————————华丽分割线——————————
【邬童和尹柯,12岁成了最好的朋友;16岁成了最默契的恋人;28岁成了最亲密的家人。】


〈壹〉
尹柯睁开眼看了看身侧,没人。他已经不愿再去细数与计较这是邬童第几次一声不吭就离开了。


尹柯机械的洗漱着,他看着镜中面无表情的自己;自己已经有多长时间没有发自内心的笑、生气、悲伤了呢。


尹柯从容的吃着早餐,松软的面包,香甜的牛奶;这些曾经自己最喜欢的早餐,现在入了口却变得索然无味。


吃完早餐后尹柯拉着安静躺在窝里的苏牧出了门。刚刚晨练完回来的张阿姨看见每天定点出门遛狗的尹柯热情的同他打了招呼;出于礼貌尹柯不咸不淡的道了一声早,点了点头便算是应答了。


遛完狗后,尹柯顺带去超市买了一些生活用品和食物;路过玩具区的时候,尹柯从货架上拿了一只布偶熊放进了购物车里。


尹柯看了眼墙上的挂钟,11点整。拨通了邬童的电话,听到那方说不必准备自己的午饭后,尹柯随便下了碗面条,吃完午餐后尹柯躺在卧室里的榻榻米上小憩了一会儿。


午休过后,尹柯从书房里拿了一本书,坐在阳台上看了起来。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了,眼睛有些疲惫的尹柯抬起头来看着湛蓝的天空,有些出了神。自己和邬童结婚两年,从一开始的蜜里调油,到后来的小吵小闹,再到现在的漠不关心…究竟是什么让两人走到了今天这一步。


想了一会儿没有想通的尹柯不再纠结,将手中的书本放在小圆桌上,起身进了客厅。书还敞开着,停留在他刚刚读的那一页,一句不起眼的话用荧光笔勾了出来“婚姻是一座围城,城外的人想冲进去,城里的人想逃出来”……


尹柯准备好了晚餐,等着邬童回来一起进餐。邬童回来了,尹柯替他将脱下的西装外套拿到房里挂了起来,替他盛好了饭,等邬童开始进餐后尹柯坐到了餐桌的另一边安静的吃着饭。餐桌前一片宁静,只有细微的声响是来自碗与筷,牙齿与食物所碰撞出来的声音。


晚饭后,两人并肩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里播放的连续剧,邬童抬起手看了看时间,和尹柯打了一声招呼后去书房处理文件了,独留尹柯一人在客厅里看着烂俗的肥皂剧。


睡前尹柯替邬童温了一杯牛奶;待邬童喝完后,尹柯收拾了一下先行睡下了。不知过了多久,尹柯感受到身侧的床陷了下去,邬童睡下了,与尹柯背对而眠。尹柯鼻头一酸,晶莹的泪水微不可闻的滑落,洇湿了枕头。


这就是尹柯的一天,平淡、规矩、机械……


〈贰〉
两个人的家庭总有一个人要作出牺牲。尹柯成为了做自我牺牲的那个人。


高中毕业后,两人并没有再继续打棒球,棒球在国内实在太冷门,以打棒球作为毕生的梦想实在太沉重。退而求其次,尹柯选择了自己的第二爱好,绘画;而邬童,家族事业是他所要肩负起的责任,所以他选择了金融。


将射手座的浪漫情怀运用的很好的尹柯成为了绘画界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做了绘画大师的关门弟子,办了几场自己的画展,作品在拍卖会上也拍得了好的价钱…


很多时候,鱼和熊掌都是不可兼得的。在事业与爱情里,尹柯选择了爱情。邬童没办法放下家族事业,那就由他来做这件事。


淡出工作后的尹柯,将家里的一切打理的很好,做了邬童背后的功臣。刚开始家务事处理完,闲暇时间尹柯会去邬童的公司找他,陪他一起批阅文件,累了替他冲杯咖啡、捏捏肩;等他处理完公司的事务后再一起回家,去超市买一些两人都喜欢吃的东西,回家做一顿属于两人最温馨的晚餐。不想去找邬童时,尹柯就画画,在邬童为他隔出的画室里或者背上画具出门随便找个地方写生。两人的日子就这样简单且舒服的过着。


尹柯是很温柔的人,外热内冷,可是再温柔的人都会有自己的小脾气。尹柯从不对别人发脾气,唯独邬童。佳兴世尊发展的越来越好,邬童的工作也越来越忙,有时候难免忽视了尹柯,尹柯有时候会抱怨邬童工作起来就忘了他,晚上回来的那么晚,早晨都不跟他打声招呼就走;有时候两人还会因为这些事拌起嘴来,看不得尹柯委屈的样子的邬童冷静过后总会耐心的哄他,在惹他生气后会为他洗手作羹汤,会用心挑选小礼物来哄他开心;往往这个时候尹柯都会选择原谅他,然后两人继续蜜里调油。


什么时候开始,尹柯已经懒得再去计较邬童工作忙的事情了;或许尹柯也累了吧,被自己的小心眼给压累了。渐渐的他不再过问邬童工作上的事,不再对邬童抱怨他对自己的忽视;渐渐的,尹柯闲暇的时间里只剩下了绘画这一样东西。


〈叁〉
尹柯和邬童之间爆发的最大一次的争执是在尹柯看见邬童和邢珊珊一起出现在商场之后。


邬童和尹柯相对而坐,看着彼此的眼睛,什么也不说。总有一个人要先开口,尹柯深吸了一口气。


“邢珊珊,回国了呀。”平淡的语气里听不出一起情绪来,邬童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邬童,你知道你有多长时间没有好好陪陪我了吗?”
“……”
“我知道你很忙,我也一直在告诉我自己多理解你一点,你有你自己的工作,你有你自己的责任;可是你能不能把陪其他人逛街的时间用来陪陪我?我的要求不算过分吧?”
“小柯,珊珊昨天刚回国,她说让我今天带她四处转转,她从小就和我是很好的朋友,我以为你会理解我的。”
“我不理解!我没办法理解,生活已经把我的大度和懂事磨平了,所以我做不到去理解我的爱人背着我和一直暗恋他的人去逛街的行为。邬童,尹柯也会变的,尹柯也不是一直都那么大度的,尹柯也是会生气的,为了理解你,体谅你我已经放弃了自己的事业了,所以我也请你理解一下我好嘛?”尹柯强忍着要夺眶而出的眼泪保持理智的告诉邬童自己心里的压力。邬童听了后摇了摇头,“小柯,别闹了我明天还要工作,早些休息吧。”说完后起身离开了客厅。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尹柯将茶几上的杯子掀翻在地,玻璃器皿破碎的声音传到了邬童耳中,愣了一秒后,邬童走进了卧室,尹柯看着一片狼藉的地面,抿紧了嘴唇,冷静如尹柯以前从未想到过自己有一天会做出摔东西这么幼稚的事。他抬头望着暖黄色的灯光,许是盯的太久,眼角变得有些湿濡,他胡乱的抹了一把脸,取来扫帚机械的打扫着被自己弄脏的地。


〈肆〉
尹柯联系了自己的老师,老前辈一直很器重他,在听说他想重拾画笔后,将他安排在自己的工作室里上班。


回归工作后的尹柯没办法再全方位照顾到家里的琐事。每日两人下班回家后也是各做各的事,原本按照尹柯的意愿安装的暖黄色的灯光无论再怎么温暖,也照不暖这空旷冷清的空间。


尹柯有了自己的工作,自己的事儿。他不再去想他和邬童之间究竟是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也不再去想邬童今天有没有时间好好的陪陪自己…


尹柯淡漠的看着舞会上共舞的邬童与邢珊珊两人,一边的同事问他你难道不吃醋的时候,他也只是笑笑并没有多说什么。


邢珊珊大方的和他打招呼,像曾经少年时代一样亲切的唤他一声“尹柯哥”邢珊珊的大方让他很不舒服,他和同事以及邬童打过招呼后提前离了场。


尹柯没有回家,而是去找了自己十多年的好友。


班小松替尹柯沏了一杯茶,他知道尹柯有心事,也知道有心事的尹柯最喜欢喝茶。从小就老干部的风格,让他想起来,以前特别流行的心理年龄测试,他至今都还记得尹柯当时的测试结果是39岁。


尹柯将心里想说的话都说了出来。最后,他告诉班小松他不知道自己的坚持到底正不正确,可是现在无论正确或是不正确他都不愿再坚持下去了;因为今天当他看到大度的邢珊珊后他才明白自己真的不再是自己了。


〈陆〉
下班后邬童回到家里,屋内一片漆黑,他打开灯,暖黄色的的灯光均匀的洒在他身上,他仔细确认了一下空气中没有尹柯身上独特的铃兰花的洗衣液味。尹柯,没有回来。


邬童拿起了茶几上的纸张看了一眼,不耐烦的扔到桌子上,用手松了松领带,离开了客厅,转身朝书房走去。


“Marriage maybe compared to a coge;the birds outside dispair to get in and those within despair to get out。”牛皮纸信笺上写着尹柯想对邬童说的话,白色A4纸上“离婚协议”四个字,以及文末尹柯洋洒洒的签名在暖黄色的灯光下显得格外明显。


书房里,邬童拿起了尹柯平时最喜欢翻阅的书籍,一句不显眼的话被荧光笔淡淡的勾了出来“婚姻是一座围城,城外的人想冲进去,城里的人想逃出来。”


邬童离开书房,走到了画室前。推开门空气中有一丝淡淡的颜料味。邬童看着尹柯唯一留下的画作,画中的尹柯躺平在榻榻米上,头枕着正在翻阅文件的邬童的腿,邬童腾出一只手来呼噜了一把尹柯的头发,榻榻米前有一条惬意的趴着睡觉的苏牧…


这是曾经的尹柯与邬童;再生气邬童工作多的尹柯对于邬童都是温柔的,工作再忙的邬童都会抽时间陪陪尹柯。


〈柒〉
尹柯来书店里买书,寻寻觅觅从书架上取下自己想买的那一本。他看着封面上大大的“围城”两字。他之前也有一本《围城》,他翻阅了很多遍,却在离开的时候将它遗忘在了书房里。


书店里放着音乐。歌声很小,隐约听得清几句歌词。
【我们一直忘了要搭一座桥】
【到对方心底瞧一瞧】
【体会彼此什么才最需要】
【别再寂寞拥抱……】


尹柯结了账后离开了书店,自己该有属于自己的生活了。


两年前退出圈子的新星尹柯重拾画笔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艺术界。不少偏爱艺术的企业家提出资助尹柯开一个大型的回归画展;对此尹柯自己必然是开心的。虽然自己离开了一段时间,但却还有人记得自己,认可自己,这就足够了。


整天忙于画展的尹柯几乎与画室连为一体,除了上厕所和晚上睡觉以外,他基本都是在画室里准备自己的出展作品。


班小松来工作室里找尹柯,他看着专心作画的尹柯,一时间善于活跃气氛的他却不知道说什么。思忖了一会儿后还是开了口。


“尹柯,你和邬童真的就这么完了吗?”尹柯的手顿了一下,随后抬起头来看着班小松“小松,我想好了,或许我们并不适合。”


“你不爱他了嘛尹柯,你们为了能走到一起做了多少努力难道你能就这样潇洒的放开吗?”
“小松,我离开邬童不是因为不爱他,而是因为我不知道我怎么才能继续爱他;他的冷漠,他的毫不关心,他的毫无解释,都在一点点的将我对他的耐心磨灭。两年,我觉得够了,因为这短短的两年我变得幼稚,易怒,不冷静,我不想再继续这样下去,所以算了吧。”


班小松看着他一脸坚定的样子也不好再说些什么,留下几句祝福的话后离开了工作室。


〈捌〉
尹柯离开后,邬童总感觉缺少点什么。在公司工作时没有多大的感觉;可一回到家里没有在空气中闻到专属于尹柯的味道,没有人替自己温牛奶,也没有人睡在自己的身旁,这一切的一切让他真实的感受到孤寂,心里也是空落落的。他的小柯,终于还是离开了,逃走了,逃出了这座围城。


邬童看着对面的好友,是他和尹柯两人共同的最好的朋友。


班小松劝解邬童,他希望邬童能放下身段追回尹柯。他觉得只要邬童愿意努力,愿意多关心、多陪陪尹柯,尹柯到底还是会回来的。


邬童想起了信笺上的话,和那纸离婚协议,自己是不是真的错了,或许自己真的让尹柯感觉不安全了,所以他才急于这么快就想逃出去。


〈玖〉
尹柯的画展开展了,邬童也去看了;看着那些画作,他发现尹柯依旧是曾经那个有浪漫情怀,对外理性甚于感性,对内感性甚于理性的人。


或许自己还有机会不是么……


尹柯站在角落里看着曾经的爱人,他没有想过他会来。邬童对于这些东西向来提不起兴趣,当初让他给自己做模特都是千万般央求才换来的。怎么现在他会来。


画展结束后邬童拨通了尹柯的电话,想邀他一起用餐,可被尹柯拒绝了。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曾经是尹柯希望他能陪他一起吃饭,可因为工作原因他一次又一次的让尹柯失望,现在该轮到自己了呀。


尹柯看着已经连续一个多星期在工作室门口等着自己下班的邬童,心情有些复杂,邬童他究竟想要干什么。


在画展过后的第21天,尹柯离开工作室时终于没有再看到邬童,他难得的松了一口气,感觉自己摆脱了,他害怕邬童再这样下去,自己又会忍不住重新回到那座城内,砌起一块又一块的石头将自己堵死在其中。


就在尹柯以为邬童不会再来纠缠自己的时候,邬童还是来了。邬童抱着尹柯就在家里唯一的一幅画来工作室里找他。


尹柯的手指拂过已经干硬了的颜料,这是他在决定离开前画的一幅画,是自己最满意的作品,也是自己最想过的生活。这样的生活,平淡、轻松、简单或许还有一些乏味,可同时也是最甜蜜的。


“小柯,我答应你,以后我们就像画中这样,你回来,好不好。”邬童在恳求尹柯,他希望尹柯能回到自己的身边。邬童从小就不会恳求别人,他将所有的妥协和耐心都给了尹柯。


尹柯看他这幅模样一时间有些哽咽,不知道该说什么。


见他没有反应,邬童继续说“书我看了,书上说‘爱情多半是不成功的,要么苦于终成眷属的厌倦,要么苦于未能终成眷属的悲哀。’小柯,终成眷属的厌倦和未能终成眷属的悲哀我们都体会到了,我不知道你更倾向于哪一种痛苦。可是我知道,相比于余生没有你悲哀的活着,我和你宁愿和你纠缠一生,哪怕再枯燥、再烦闷只要有你就够了。”


尹柯上前拥住了邬童,将脸深深的埋在他的肩窝里,无声的泪水透过衣服,落在邬童身上是滚烫的。


尹柯不懂哭泣,却将自己所有的眼泪都给了邬童;就像邬童不懂温柔,却把自己所有的爱都给了尹柯。


尹柯到底还是没有松口,邬童失落的离开了;或许自己不应该再去打扰尹柯了吧,或许离他远些就是爱他最好的方式吧…


〈拾〉
几场画展结束后,尹柯向老师提出想要外出写生的想法。尹柯背上行囊,开始了自己不知道期限是多久的旅行。


从那天后邬童没有再去找尹柯,也没有再去刻意打听所有与尹柯有关的事情。


尹柯走过很多地方,从草原到雪山,从沙漠到森林…去了很多地方,却没有作出一副满意的画。


邬童忙于工作,佳兴世尊越做越大,邬童看着本应令人雀跃的利润表,却丝毫没有开心的感觉。


尹柯决定结束长达两年的旅行。他将旅行的最后一站定在了冰岛。


将近两年没有休息过的邬童,决定做完这笔案子就给自己放个长假。


尹柯来到冰岛,深夜里,他独自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等待着极光;他等到了他提起画笔以自己的方式记录下最美的瞬间,他终于作出了旅途中最让自己满意的画。


邬童成功拿下了这个大案子,他如愿以偿的给自己放了长假。


尹柯回来了,他将自己在冰岛作的画拿给老师看,老师有意替他拿去拍卖;他笑着摇了摇头,拒绝了。


闲下来的邬童又一次翻开了那本书,他细细品读着书里的内容“爱情多半是不成功的…”自己和尹柯有没有机会成为少数的情况呢?


〈零〉
尹柯带着画,回了家;属于他和邬童的家。


邬童看着眼前的人,自己一直以来都是被上天所偏爱的人。


尹柯将手中的两幅画递给了邬童;一副是当初他留在家里的,另一幅是他去冰岛看到极光时画下的。


“我去冰岛遇到极光了。”
“我知道,看见你发的ins。”
“有了极光,却少了一点东西。”
“少了什么?”
“你。”


尹柯感受着邬童身上的气息,有了极光没有你,始终缺少点什么;有了你,即使没有极光也足够了。


邬童闻着熟悉的味道,“爱情多半是不成功的…可自己和尹柯到底是少数情况。”


【番外】
失而复得,最能让人感到弥足珍贵。尹柯回来回来后,邬童每天清晨离开之时都会在他眉间落下一吻;工作闲暇时间总会和尹柯通通电话,开开视频;无论多忙,每周都会抽出一些时间陪陪尹柯,或陪他外出写生,或陪他呆在家里发发呆,逗逗狗;两人领养了一个孩子,让这个家变的更加幸福…


那本被曾经被翻阅了无数次的书籍,此番也被束之高阁,安安静静的躺在书架上,看着属于邬童和尹柯的幸福。


婚姻是一座围城,处理的不好城内一片萧索;处理的好城内一片幸福。


————————作者有话说——————————
  首先感谢你长的那么好看还来看我的渣文。
  这篇文章的灵感来自于钱钟书先生的《围城》里面有有几句话也是出自书本里的;歌词借鉴的是莫文蔚的《电台情歌》,几日前听这首歌莫名就想起了《围城》,就将之前看过一遍的《围城》又翻了出来,当时看的时候还小,有些不懂里面写的内容。前几天看了找到了一些感觉,有好的有不好的,但多半是不好的。后来和妈妈交谈了一下,问她怎么看待婚姻是一座围城这句话,她告诉我,究竟是不是围城主要还是看相爱的两人,处理的好了就算不得是,处理的不好了自然会变成围城。后来想了想的确如此。
  好了在这里安利大家一波钱钟书先生的《围城》和莫文蔚的《电台情歌》,书很好看,歌很好听。
  文笔渣是我的特性,内容淡是我的风格。不喜欢的欢迎诸君吐槽,点评,建议。当然,如果你喜欢我的作品请给我你的小红心和蓝手掌哦,你的喜欢是对我最大的鼓励,小生在此谢过了,爱你❤❤❤

评论

热度(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