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看文的

这个世界上最难的事情就是不忘初心

未名未满

季景辞:


千智赫不能忘记,初见karry时的那种怦然心动。
——————
“喂,小子。把你身上钱交出来,不然……哼哼”三个不良少年堵住了千智赫,为首的那一个还威胁似的掂了掂手中的水果刀。
千智赫没有说话。长长的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让人看不真切他的情绪。身为跆拳道黑带的他完全可以在暴打不良少年一顿之后扬长而去,但是因为懒得动手,所以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了自己的钱包,递给他们。
就在那三个不良少年要伸手接过钱包的时候karry突然从一条小巷子里冲了出来,在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顿虎打猛踢,三个人落荒而逃。
如果不是karry长得太好看的话,千智赫都要默认为这是karry花钱雇的演员了。毕竟……打的真的毫无章法可言……
karry帅气的一撩刘海,转身对千智赫笑笑,说“你没事儿吧。”
千智赫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但是因为他长得太好看了,所以才又摇了摇头。
在karry眼里这就是小孩儿被吓到说不出话来了,于是伸出手揉了揉千智赫的头发,说“已经没事儿了,不用怕。”千智赫的身子僵住了。
karry的脸在厚重刘海下看不真切,只有他衣服上的校徽清楚明白的映到千智赫的眼里。
“你叫什么”
“我叫karry哦”
——————
当千智赫在一年后走进这所男校的时候,心里可以说是毫无波澜的。
一年前自己被karry“救”了,不是很俗气的一见钟情,而是那种,嗯……见色起意。
四处打探karry的信息,多大啊,喜欢什么颜色啊,喜欢吃什么啊,什么星座啊,生日啊……这些千智赫基本上都知道的透透的。
karry是个海归。从小和父母在美国生活,后来又因为父母工作上的调动回到了国内。
当走进那间自习室的时候,千智赫微微的抿抿唇角。
自习室里的那个男孩子对他有着明显的敌意“你谁啊,你知不知道这里不能随便进啊?”
千智赫为难的咬住下唇,看上去有些怯懦“这……这里不是自习室么?”
那个男生皱了皱眉,很是不高兴的样子“诶你这个人,什么都不懂怎么还……”
“天宇文。”
千智赫的身后传来一道男生。那是他心心念念了一年的声音。
不如“胆怯的”转过身,对他说“学……学长你好。我叫千智赫,一……一年前被你救过。”
——————
那天之后,千智赫得了karry的许可可以进入自习室。看着一群人闹啊笑啊,也只是腼腆的勾唇一笑。
这只是伪装给你看的。
马思远笑着闹着不知不觉间将头枕在了karry的手臂上,就这么倚着karry的手臂说“karry,星期六你生日,准备怎么过。”
karry揉了揉马思远的脑袋,只回答一句随便。
“不如到你家里开party啊。”马思远兴致勃勃的开口。
“好啊。”
“智赫也来吧。”
千智赫在那一刻真的是连眼神都变了。你凭什么能以一副主人的口吻对我说话。你对他的那点心思真的以为我看不出来?
可是啊,身为乖巧软萌的小学弟,千智赫应该做的就是腼腼腆腆的笑着,软软的说一声“好啊。”
其实那一次的party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千智赫只不过是知道了karry喜欢草莓味的糖果,只不过是知道了karry养了一条狗,只不过是知道了自己在他心里没有马思远重要罢了。
——————
千智赫和karry熟络起来,还是在后来的一次爬山活动里。
初春的天气还是挺冷的,正巧那天也没出太阳,天阴着阴着一行人就去爬山。
在山脚下的小卖铺里又买了一些食物喝水,一行人就浩浩荡荡的向着山顶进发。
爬到半山腰,karry有些体力不支的样子。天宇文大大咧咧的没注意到,千智赫暗了暗眸子看着马思远和karry一起搀扶着前行。
可是karry还是没能熬到山顶。马思远将背包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找到昨天晚上放进去的糖果,他颤抖着双手去翻找每一个口袋,都没有找到 。
千智赫安静的掏出一颗糖,一颗草莓味的糖。剥开了糖纸,塞进karry的嘴里。karry的情况渐渐好转。
马思远也松了一口气,对千智赫低声说了一句谢谢。
——————
后来karry,千智赫,马思远和天宇文就成了一个四人帮。
千智赫经常会带一些小点心到自习室分给大家吃,每次karry问他在哪里买的,他总是说:“在我家对面的面包房里。”
于是其他三人心安理得的接受了这份好意。后来,千智赫逐渐代替了马思远的位置,他会帮每个人准备好东西,会在karry低血糖的时候剥开一颗草莓味的糖果塞进他的嘴里。
千智赫慢慢的融入了他的生活,占据了他的生活。
马思远也逐渐释怀,慢慢的和千智赫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朋友。
直到,那一天。
四个人约好了去游乐场玩,可以带一个家属或者朋友。
千智赫很自然的带上了自己的弟弟楠楠,天宇文也拉着自己的堂哥来了,马思远想了想,带上了隔壁家的王源。而karry则是带来了一个女生。
一开始大家也没多在意,直到两个人分食一个棉花糖的时候才发觉不对。此时刘志宏和王源正好去上了厕所。
千智赫攥了攥拳头,语气里却是不显露分毫“学长,这位……是谁啊……”
karry像是吃了一惊的样子:“我刚刚难道没人有和你们介绍她么?这位是林逸,我的,女朋友。”
马思远皱了皱眉头,与千智赫对视一眼,也没再说什么。但心里却总觉得那女生看着眼熟。
这时候,楠楠摇了摇千智赫的手“多多,楠楠想吃糖。”
天宇文顺势扯开了话题,嚷嚷着要带楠楠去买棉花糖。谁知道楠楠傲娇的嘟嘟嘴说“哼,才不要呢!我要吃多多做的糖!”
天宇文瞪大了眼睛“哇!智赫你还会做糖啊!也不给我尝尝,太不够意思了吧。”
千智赫苦笑笑说:“没有,就平时自己捣鼓着玩的。”
正好这时候王源和刘志宏也回来了,一行人就打乱开来去玩。马思远以自己太喜欢楠楠为理由硬生生的把楠楠从千智赫的怀里扒拉下来。理直气壮的带着楠楠去坐摩天轮。千智赫不敢跟上去一起坐,只能叮嘱了几句后去和刘志宏随便逛逛。
坐在摩天轮上的马思远从口袋深处掏出一颗很早以前私藏的一颗千智赫给karry的糖果,在楠楠面前晃了晃,问:“楠楠啊,哥哥问你,你多多做的糖果是这种样子的么?”
楠楠在看到HelloKitty样子的糖果的那一刻眼睛都亮了“就是这种糖果!每次多多都要做好多好多,可只给楠楠吃一点。”
马思远挑挑眉“那你多多自己会吃么?”
楠楠撇撇嘴“多多以前可讨厌这些甜甜的东西了,现在不讨厌这些东西,但是绝对算不上喜欢的。”
马思远把糖果剥开,喂给楠楠。看着小孩儿吃的高兴的样子心里想着:千智赫,你这是为什么呢……
——————
后来在自习室里经常会看到林逸的身影,校规第十条上清楚明白的写着的“禁止早恋”被无视个彻底。
千智赫依旧会带一些小点心到自习室,王源和刘志宏总是会来蹭吃蹭喝。草莓味糖果也依旧在做着,却不再是给karry一个人的了。
这天,高三的老先生们正讨论着想考哪所大学。
“我觉得B大蛮不错的。”马思远经过认真的考虑之后给出了这个答案。
karry却反驳到“明明Z大也不错啊,Z大相比较B大来说交通会更便利一点。”
林逸附和道“是啊是啊,而且Z大会比较适合我们。”
…………
正当三个人争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刘志宏贴近千智赫的耳边,悄悄问他“你觉得哪所大学比较好啊?”
千智赫冷漠的抬起头,直视着刘志宏的眼睛说:“Q大。”说完又低下了头。
刘志宏抿抿唇:“你跳了一级压力肯定很大,Q大不是那么好考的,而且它又不在……”
“在不在本市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差别。于我来说没有任何影响。”
好么,这一句话直接堵死了刘志宏接下来想说的话。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千智赫变得越来越冷漠,不仅是对于身边的人,也对于他自己。可这本来就是真实的他啊。
刘志宏看着又低下头解着题目的千智赫无声的叹了口气。却是忽略了karry对他们投来的疑惑的一眼。
——————
后来高三毕业,考上了大学,都是自己心里所中意的。马思远和karry考上了Z大,林逸却是去上了B大。天宇文正值高三,数着高考的脚步。
唯独千智赫和刘志宏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再也联络不到。从联络不到人的那天起karry就变得患得患失的。
当最后一粒千智赫给的糖果被塞入口中,karry也就没有了吃糖的欲望。
正巧林逸约他出去看电影,想了想,抓了一件外套就出去了。
林逸正坐在椅子上刷着手机,看见karry过来就递了一杯奶茶给他。karry抿了抿唇,还是接了过来。
智赫从来都知道,我是不喝这种粉兑的奶茶的……
将那温温热的奶茶握在手中,却不去喝一口。林逸好像注意到了这件事,微微偏偏头“karry,怎么了?奶茶不好喝么?”
karry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有事。在林逸的注视下轻啜了一口奶茶,啧,甜腻的味道瞬间都传递到了全身。嘴里还有着一粒珍珠,嚼一嚼。啧,这是牛皮糖做的珍珠吧。
智赫买的奶茶从来都是有着淡淡的茶香的,从来不会有这种甜的腻人的味道和嚼不动的珍珠。
而林逸看到karry喝了奶茶之后很满意,继续刷着手机,等待电影开场。
karry觉得,自己或许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再接触甜品了。
——————
心不在焉的陪着林逸看着电影。当那张布满血迹的脸忽然出现在屏幕上的时候,karry心里是没有什么感触的。
可是,当林逸一个劲儿的往他怀里钻的时候,karry把她从自己的怀抱里拎了出来。
“你干嘛,之前去鬼屋连工作人员都敢调戏,你会怕这个?”karry皱着眉头。
林逸扫兴的撇了撇嘴“真是一点儿情趣都没有,你真无聊。”
karry的眉头皱的更紧了。智赫从来都只会用一种很坚定的眼神看着他,那种眼神里可以轻而易举的读出对他的喜爱,他从不会说他无趣。
——————
karry觉得自己快要疯掉了。每次一见到林逸,心中就会不自觉的拿她跟千智赫做比较,比来比去,每一次胜出的都是千智赫。karry不知道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
马思远也觉得自己快要疯掉了。自己早就过了情窦初开的年纪,心里对karry那点原本不怎么友好的心思也早已经变成了哥们儿之间的情意。可是千智赫不一样,他从一开始的入学就是为了karry。高三毕业了,可以谈恋爱了,karry也早就有了女朋友。千智赫也不知道到哪儿去了。这一个两个的都不让人省心。
karry最近总是会问自己千智赫会在哪里,可是,马思远又怎么能知道呢?幸亏karry和林逸能算得上是“异地恋”,不然,怕是她看见自家男朋友担心一个男孩子担心成这样,指不定要吃多少醋呢。
马思远一直都觉得林逸的脸好像在哪里见到过,从第一眼看见她就这么觉得。
——————
一晃,四年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这四年里,karry和林逸在第二年就分手了。据说原因是因为性格不合。
可在此之前马思远越看林逸越觉得心惊。因为有一次和王源一起在外面吃东西,林逸看见他们远远的打了个招呼就又走了,王源有点近视,眯着眼睛自己辨认了一会儿对马思远说“挺长时间没看见千千了啊,怎么不把他叫过来一起吃啊?”
马思远随口接到“都多长时间没见过了,也不知道他现在过得怎么样。连人都联系不上怎么请他吃饭啊。”
王源听了当时就诧异了“刚刚那个难道不是千千么?”
马思远赏了他个白眼儿,说“你度数是不是又加深了,刚刚那个不是智赫,是……是,林逸,啊。”
话越说越不对劲。
当时马思远的脑子里就闪过了些什么:“林逸和智赫很像”“karry一直在打探智赫的消息”“最近karry和林逸的冷战有些频繁”“karry说很喜欢林逸的梨涡,可惜她没有眉心痣”“智赫的眉心痣”……
马思远当时就在大夏天打了个寒战。这特么,这特么可不就是林逸相当于女版的智赫么!
自从想到了那些事儿之后,马思远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连带着看karry和林逸的互动也变得不对劲起来。
karry总是会向自己抱怨说,林逸对他不够包容,性格上总是太要强 。总是对自己身边出现的女生疑神疑鬼,对他完全没有信任。宁愿花费时间去看一些美妆博主也不愿意了解自己的喜好。
林逸也总是会跟马思远吐槽karry的死洁癖,大男子主义,不懂得和别的女生保持距离什么的。
马思远心里当时就奏了一曲《凉凉》。那可不,人家智赫能为了你亲手做小点心和糖果,能给你百分百的信任,入学前就把你资料了解的一清二楚,可你却神经大条的没有丝毫察觉。还找了一个长得有五分像他的女朋友,可真是作死。
可是这些话马思远又不好直接说出来,只能干瞪着眼着急上火。
后来两个人终究还是分了,对于这件事,马思远是松了一口气的。
后来karry和马思远去找过千智赫以前说的买甜品的那家面包坊,却是被路人投以异样的目光,他们都会这么回答“小伙子你们记错了吧,这附近从来没有开过面包坊。”
马思远支支吾吾想要说什么,karry撇了他一眼,示意他开口。
马思远支支吾吾的说出自己的猜想:“我,我觉得这附近可能真的是没有面包坊,智赫之前,带的甜点上从来就没有哪家面包坊的名字,所以,他,可能,或许,是自己做的,吧……”
karry听了之后没有说什么,只是很平静的哦了一声。
可是马思远就是觉得不对劲。从那之后karry再也没有碰过甜品,身上也没有再带过糖果。
一晃,四年过去了。
——————
四年前因为父亲的工作变动,千智赫一家都搬到了C市,千智赫也如愿进了Q大。
四年前,高考完之后千父曾经问过千智赫要不要留下来在N市上大学,房子可以不买掉,给他居住。
千智赫笑笑,对父亲说:“不了。C市很好,Q大也很好。不比N市差。”只不过,是少了一个叫karry的我喜欢的人罢了。
千父也当真装作看不出他的不舍,儿子的突然转变,会开始学习烘焙,肯定是有原因的。作为父亲,他愿意理解,也愿意尊重他的每一个决定。
千智赫做事一向洒脱,可能是因为是射手座的原因,即使对你再怎么难忘,但是该放手了,就不会拉拉扯扯的。
人总是要向前看,或许长久不见你,和她,他,他们,我会比较好一点。
千智赫在大学里主修的企业管理,加入了舞蹈社。他似乎在这四年里真的做到了忘记karry,没有再做过一次甜品,也从来不接受任何甜品。
可是,真的忘了么?
有一次和刘志宏一起出去买衣服,累了找了一家甜品店坐了下来。
刘志宏问他喝什么,千智赫深吸了一口甜品店里甜的腻人的香气,告诉他:“一杯黑咖啡就行,不加奶不加糖。”
两个人静静地在甜品店里坐了一个小时,刘志宏喝着自己的珍珠奶茶,有些嫌弃的看着千智赫面前的黑咖啡:“真不知道,你怎么会喜欢黑咖啡,又苦又涩。”
千智赫好像在很认真的听着刘志宏的话,眼神却不知道飘到了哪里。
刘志宏寻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看到了一块草莓蛋糕。刘志宏没有说话了。他知道,在千智赫面前最好不要提草莓味,因为那个人最喜欢。
千智赫突然开了口:“志宏啊,我只是很喜欢它在我打转后留下的苦涩的味道,那种味道,我很喜欢。”
刘志宏沉默了。冷静,冷漠,甚至是冷酷才是千智赫原本的性格。他不会去多在意别人的情绪,却能在那五年里把每一个人的情绪照顾到位。他很讨厌甜品,却能在那五年里每天练习烘焙。
——————
大学毕业后,千智赫原本以为千父会让自己进公司锻炼,千父却是告诉他:“做你想做的吧。我们对你的希望太高,让你从小就没有了同龄人的快乐。你也很争气,从来没有让我们失望过。现在,真正做你想做的吧。”
千智赫只是勾了勾唇角,却看不出来笑。
他开了一家甜品店,店名叫“千纸鹤”。这是一家很有特色的店。每一个来买甜品的客人都会被赠送到一张便签,一张张便签上写满了心愿,贴在墙上,就变成了心愿墙。店里有千纸鹤串成的帘子,很好看。
“千纸鹤”在C市里小有名气,可是这家甜品店有两点很奇怪:1.老板从来不做草莓味的甜品,从来都不。2.老板始终带着一个黑口罩。
关于第二点有很多人好奇,千智赫只是半垂着眸子告诉他们,因为自己很不喜欢店里甜腻的味道。大多数人只是置之一笑。
——————
karry读完了大学,进了父亲的公司开始上班,从实习生开始做起,一步一步往上爬,三年后坐到了总经理的位置。
很多时候的下午茶,员工们都会看到他手捧着一杯不加奶不加糖的热咖啡,偶尔还会痴痴的笑。
不是没有人给他换过甜品,他却是大发雷霆,讲甜品狠狠地扔进了垃圾桶里。从此以后,再没有人给他送过甜品。
这天,马思远来找他一起吃饭,还没走进办公室呢,就看见karry新换的小秘书站在门口哭,神情很狼狈。
马思远挑挑眉,走过去,轻声问“怎么啦?”
小秘书理了理自己的衣服,哭到哽咽地说:“我……我只是给王总送,送了一份甜品,然后,他把甜品扔进了垃圾桶里,还……还把杯子扔在我的脚边……”
马思远无语的撇了撇嘴:“你买的甜品什么味儿的?”
小秘书还没回答,马思远就自己回答了“肯定是草莓味的吧。”
小秘书有些吃惊的张大了嘴。
马思远不再理会她,直接进了karry办公室。
当年karry和林逸分了之后,有一次趁karry喝醉了,自己把他可能喜欢的是千智赫的事儿和他挑明了。原本以为他睡一觉就会都忘了,谁知道他竟然真的一字没落的全记住了。这才明白自己一直喜欢错了人。
可是也找不到千智赫了 千智赫最后做的草莓味的糖果也早就被吃完。从此以后,草莓味和甜品就成了karry不能提的禁忌。
那小秘书一定是做了什么蠢事,才会让karry连杯子都砸了。那个马克杯上表面上看很普通,加入热水之后有一面却是会慢慢出现一张千智赫的照片。这也是karry会对一个杯子那么宝贝的原因。
进去一看,karry果然在捡着杯子碎片。
“捡回来也没用了”
“我知道”
“她干嘛了,你这么生气”
“她想,勾引我”
“……”
——————
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的过,这年夏天,千智赫的小侄女刘艳芬从C市到N市玩,到了千智赫的店里简直眼睛都发光了。
可是翻遍了店里所有的糖果都没有发现草莓味的糖果。她泄气的去找千智赫“叔叔,艳芬想吃草莓味的糖果~”
千智赫的脸沉了下来“不行。”
刘艳芬咬着下唇,很委屈“为什么呀?”
千智赫无力的解释道“因为叔叔不喜欢草莓味。”
艳芬小脸一扬“可是艳芬喜欢啊!”
千智赫不做声了。
被缠了两天,最后还是刘志宏的一句话说服了他“你既然都决定不在意过往了又何必在意草莓味的东西呢?”
千智赫沉默着被说服了。他做了两罐草莓味的糖果给刘艳芬,草莓味HelloKitty样子的糖果。
小艳芬在三天后回了N市,讲糖果给了一罐给自己最喜欢的王凯莉。
王凯莉很高兴,整天抱着那罐糖不撒手,一起带到了小叔叔的公司里。那时候karry正在处理文件,王凯莉就紧紧的抱着那罐糖看动漫。等到karry处理完所有的事务准备带王凯莉去吃饭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被她紧紧抱在怀里的那罐糖。
“凯莉,你的这罐糖,可以给小叔叔看一下么?”karry几乎是颤抖着说出这句话。
王凯莉宝贝的看了一天被自己抱在怀里的糖,不舍得的对karry说“就看一下下啊!”
karry接过那罐糖,倒出一粒来,果真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看到了一个小小的“k”。
这是千智赫的模具上的,绝对不会有错。
karry一瞬间被惊喜砸中了,他看到了包装上的“千纸鹤”简直是欣喜若狂。是他,一定是他!
——————
他用了剩下半天的时间收拾行囊,第二天一早坐上了飞往C市的飞机。
千智赫今天从起床开始就觉得不对劲,左眼皮跳完了右眼皮跳,右眼皮跳完了左眼皮再跳。总是心神不定的。
走到“千纸鹤”,刚打开了大门就听见一声熟悉又很陌生的呼唤“智赫。”
千智赫不敢转过身,也无法转过身。
身后那人又说了一句“智赫,好久不见了。”
猛的转身,看见的是他带笑的桃花眼和上翘的嘴角。
千智赫也笑了,笑着说了一句:“karry学长,好久不见。”


我们俩,友情之上,爱情未满,最后未名未满。


end







评论

热度(149)

  1. 浅夏有乔木季景辞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