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看文的

这个世界上最难的事情就是不忘初心

恋爱病症——童柯篇之恋爱无能

答宴:

#我的故事于你可以是现实,于他们只能是故事


#这是恋爱病症系列短篇的第一篇——童柯篇






恋爱无能




我喜欢你,却不会爱


——没关系,只要你喜欢我就好


 


“尹柯,我喜欢你!和我交往吧!”


 


邬童是第十个和他告白的人,是他暗恋的第五个人,却是第一个他暗恋的人和他告白。尹柯有些无措,一般和他告白的人都是他不喜欢的,他会直接拒绝对方。而他每过一段时间就会有一个暗恋对象,他一般都是日久生情,他喜欢的都是他很欣赏的、长得好看的人,每一次暗恋的结束都是因为他和暗恋对象失去交集,也就是意味着只要见不到对方一段时间,他就会失去心动的感觉,但依旧很欣赏对方,毕竟他的眼光还是不错的。


而邬童是他正在暗恋的对象,他们同班,是同一个棒球社的,并且是好兄弟,虽然他们现在初三,可是如果不出意外他们高中都会考中加,而且邬童真的足够优秀,说不上努力成绩却不错,是棒球队的队长和王牌投手,而自己是棒球队的副队长和王牌捕手,这么看还挺般配,最最最重要的是——邬童绝对是他见过的所有人里面长得最好看的,说起来这样的人作为男朋友,硬件条件绝对过硬。


只是他很享受暗恋的感觉,突然要他答应暗恋对象的告白让他心里梗得慌,可是......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邬童可不管,他盯着小羊很久了,他可不想一直在尹柯最好的哥们这个位置待到死,他已经受够了只做对方的好朋友。“请多指教,男朋友。”


 


尹柯虽然是被迫答应了这个告白,但这么好看的人,尹柯可舍不得让人家尴尬,还是握住了邬童伸出的手,看着对方笑出了虎牙,他也跟着笑出了梨涡。


 


 


可是尹柯是真的不会谈恋爱啊,而且恋爱真的好麻烦哦,还是暗恋好,就是一个人的事,过了一阵换个人就好了。但是事情总是要解决的,被迫答应他也已经答应了,他总不能隔天就和人说——我们分手吧,到时候搞得人家又伤心又尴尬,多不好,两个人之前还是关系很铁的哥们。


对呀,还像之前那样不就好了,就像兄弟那样继续相处,说不定时间长了,邬童也会觉得他们还是做兄弟合适,然后就水到渠成的回到以前的关系,反正到了大学就见不到,而且说不定高中会遇到比邬童更优秀的人呢。


嗯,感觉自己很机智,就这么决定了。


 


不过事情好像并没有按照尹柯的设想发展,邬童好不容易有勇气告白并且还真的把尹柯拐到手了,还不得好好行使男朋友的权利,每天都要粘着尹柯,要亲亲抱抱举高高。


 


尹柯真的很绝望好嘛,他很喜欢邬童,以前他都是偷偷地看,每次偷瞄完还要假装看风景、看黑板、看天花板......一定不能让别人看出自己在偷看他,现在有了男朋友的身份倒是用不着偷看了,更主要的原因是邬童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让俩人成了同桌。但是他真的很害怕邬童的靠近,每次对方黏在自己的身上,他都下意识地想要推开。


而邬童看起来毛毛躁躁的,还像个粘人的小孩,其实是个极其温柔的人,每次只要自己有一点不情愿,邬童都会放开自己,然后捏捏自己的脸就去做自己的事了,可他脸上的失落却怎么也掩饰不掉,这种时候尹柯都觉得自己心脏梗地难受,揪着疼,有些鼻酸,喉头有点灼烧的感觉,想说些什么却张不开嘴,伸手想要触碰他,却又停在了空中,思考了片刻还是作罢。


 


尹柯觉得自己一定病了,他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他决不容许自己被感情牵着鼻子走,他应该要尽快结束这一切。


 


正好,今天邬童约他放学后在棒球场见面,把一切都解释清楚,然后回到以前的生活,回到以前的那个尹柯,心停跳了一拍,然后又是那种感觉,让他有一瞬的怀疑,还能回到从前吗?


 


“尹柯,这边!”邬童站在棒球场边朝尹柯挥手喊道。那人人都说丑的校服穿在这个男孩身上都好看极了,下午的夕阳映在少年的脸上,整个人就像镀了一层暖光,每一根发丝、每一寸肌肤都染上了夕阳的颜色,眼睛笑得只剩下了一条缝,小虎牙的牙尖亮的晃眼,这就是所谓的翩翩少年吧。


 


尹柯竟看愣了神,不知不觉间停下了脚步,他有些恍惚......


 


 


“尹柯,尹柯?”


 


“哦,来了。”


 


“什么来了,尹柯,你说什么呢?”


 


“小松?”


 


“尹柯,你刚刚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尹柯回忆了下刚刚发生的事,班小松突然来画室找他,说想让他代打一场棒球赛,他还没有回答,班小松就把注意力转移到了他的参赛的画上,是一个穿着蓝色校服的男孩站在棒球场边挥手,夕阳映在他的脸上格外好看,班小松说这人看着眼熟,问他是谁。尹柯直接忽略了后面的问题,回道,“小松,我不会打棒球,你找别人吧。”


 


“......”班小松还想说什么,但是看到尹柯已经开始在调色了,也就作罢了。


 


等班小松离开后,尹柯停下了动作,现在他已经无心作画,看着画里的男孩,尹柯再一次陷入了回忆。


 


 


“尹柯,生日快乐。”尹柯第一次没有推开邬童的触碰,邬童原本就好看的眼睛,现在更是亮得如同宝石。


 


尹柯忍不住露出了梨涡,他想现在不适合说一些破坏气氛的话,他就想好好过一次生日。邬童觉得自己今天简直捡到宝了,看着尹柯的梨涡,嘴不自觉得越咧越大,猫纹都挤出来了。


 


“走了,走了。”棒球队员们躲在教学楼后面观察形势,觉得时机到了就推着蛋糕出来了。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等大家唱完生日歌,尹柯吹完蜡烛,邬童就将攥在口袋里的东西扔给尹柯,他紧张的要命,刚刚生日歌都没有好好唱,就等着尹柯一吹完蜡烛就给他,攥得手上都出汗了。


 


“喏,生日礼物。”


 


“这么小啊。”邬童送的是一个钥匙扣,上面是一个铺手手套和一个玩偶图案的塑料片,尹柯突然想逗逗他。


 


“不喜欢啊,不喜欢还给我啊。”邬童越说越没底气,他没想到尹柯不喜欢。


 


“哎,不带抢回去的啊。”


 


“切,我们可是人手一个啊。”说着大家都拿出了自己的钥匙扣晃了晃,但明显他和邬童的和大家都不一样。


 


邬童起了玩心把蛋糕上的奶油涂在了尹柯的鼻尖上,队员们见状很有眼力见得互相追逐着离开,他们可不敢打扰队长谈恋爱。


 


“尹柯,我想要考中加,然后进入银鹰继续打棒球,我记得你之前说过也想考中加的,你会和我一起的,对吧?”


 


“嗯。”


“也许吧。”


 


“太棒了。”可惜邬童并没有听到后面那三个字。


 


 


“邬童!邬童!邬童......”窗外是从棒球赛场传来的一声又一声为王牌投手欢呼庆祝的呐喊声,尹柯觉得自己的心脏隐隐作痛,他以为自己躲起来,躲到长郡中学来,就会忘记喜欢邬童的感觉,但是他好像错了,那种喜欢在离开他之后就像癌细胞一样在身体里不断扩散,慢慢侵蚀他的五脏六腑,他好像已经没有办法再欺骗自己了。


 


尹柯,这里就是你离开我选择的地方吗?简直不堪一击,我不懂,再怎么样也不该是这样一个地方。不是说要去美国吗?不是说要去深造吗?不是说要去那里得到更好的发展,成为更好的捕手吗?不是说会找到比我更好的投手,比我更好的人吗?所以现在这是什么,这就是你所谓离开我后会有的更好的生活吗?


 


邬童,我突然有些期待,期待我们的再次相遇,可是我更多的还是害怕,害怕你的无法原谅,更害怕自己的无能再次伤害你,也或许你已经再也不会给我这样的机会。


 


 


“尹柯,明天和我去留学机构一趟,妈妈已经帮你请好假了。”


 


“妈,明天我有一场很重要的棒球比赛。”


 


“小柯,现在还有什么事比你留学的事重要啊,你看看你最近的成绩,都是被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影响的,我和你说...。”


 


“知道了。”也许这样也好,虽然即使分开他也不希望用这样的方式,但这样恐怕自己一辈子都说不出口。


 


“这就对了,妈妈是不会害你的,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的将来考虑。好了,早点休息吧。”


 


 


“小柯,进去吧,面试官就在里面。”


 


“......”


 


“小柯,你想什么呢,快进去啊,不要紧张,以你的...”


 


“妈,对不起。”邬童,等等我,对不起,不管怎么样我都不该缺席这场比赛的,对不起,等等我,情再等等我......


 


 


“队长,副队还没有来,怎么办啊?”


 


“让替补上场。”


 


“队长,没有副队这场比赛我们没有多少胜算,不再等等吗?”


 


“迟到的人没有资格上场比赛!”


 


虽然这么说,可邬童的眼神一直扫向入场处,他还是有那么一丝期待的,期待尹柯会出现,只要他最后出现,他就会原谅他,可尹柯一直没有出现,直到他彻底输掉这场比赛,他,尹柯,都没有出现。


 


邬童,我还是来迟了吗?对不起......对不起,这是我最不应该缺席的时刻啊,这是对你、对我,对整个棒球队来说都无比重要的时刻啊。我到底在害怕什么啊,我是笨蛋吗?那样优秀的人啊,明明接受就好啦,到底在担心些什么,呵,真是可笑极了,明明是自己的自私,却要邬童,要整个棒球队来承担,这太可笑了。


 


“尹柯,你站住!”


“你要去哪,明明来了,却连一句解释都没有,就想走?”


“尹柯,我要一个解释。”


“尹柯,你什么意思啊!?”邬童愤怒的掰过一直背对着自己不说话的人。


 


“对不起......”


 


“就一句对不起吗,我不仅是棒球队的队长,还是你的男朋友啊,你说,为什么,只要你说我都相信,作为你的男朋友我都能接受。”


 


“邬童,你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吗,就无条件的相信我。我从来都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是个极其自私的人。”


 


“尹柯,你在说什么啊?”


 


尹柯甩开了邬童拽住他的手,“邬童,你不是想要知道为什么我没有来参加比赛吗?你听好了,我去了留学机构,我要去美国深造了,我不会去中加了,在那里我会得到更好的发展,会成为更好的捕手,会遇到更好的投手,甚至,会遇到更好的人,而现在的棒球队,以及你,于我来说可有可无。”心脏已经痛到麻木,尹柯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等反应过来的时候,话已经说出了口。


 


“尹柯,你好样的。”


 


 


邬童不熟悉长郡的环境,不知不觉走到了一个很偏僻的地方,这里好像是个画室,这个画室的无论是位置还是设计倒是都很适合尹柯。


尹柯,我邬童于你不是可有可无嘛,那这幅画又是什么呢?尹柯,我想你似乎欠我很多解释。


 


“尹柯。!”邬童跑向画室门口拦住想要离开的尹柯。“又要逃跑吗?”


 


“放学了,我该回家了。”


 


“尹柯,放学的时间早过了。而且你应该不会不知道今天放学有你们长郡和我们中加的棒球比赛,所以,你不会是为了见我吧。”


 


“少自恋了。”


 


“尹柯,承认想见自己的男朋友应该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吧。”邬童双臂交叠在胸前,右脚交叉在左脚前,懒懒的靠在门框上。


 


“我们已经不是这种关系了,就不要再随便开玩笑了。”真的是,长得还越来好看了,脸上的稚气褪去了一半,身上的幼稚劲儿倒是一点没少。


 


“尹柯,我还没有同意呢。”邬童听了猛地直起了身子,激动地吼道。


 


尹柯没有理会邬童,转身离开了。


 


“尹柯,我们走着瞧。”


 


尹柯突然就笑了,笑着笑着就觉得眼眶有些热,走过拐角,尹柯停下了脚步,抬头看向天花板吐了口气,压下了那种哽咽感,还好他还没走远,还好他还在,但是自己真的可以吗?


 


邬童走回画前,端详了数秒,笑着取下了画,小心收好离开。


 


 


“同学们,今天我们班要加入一位新成员。”第二天一早陶西就来教室宣布这个消息。


 


“谁呀?谁呀?”


 


“男生还女生啊?”


 


“陶老师,新同学什么时候来呀?”


 


“同学们,安静,让我们欢迎新同学。”


 


“大家好,我是邬童。”


 


“尹柯,我就觉得那个画上的人眼熟,我昨天就想去画室问你,那个人是邬童,对吧?”


 


“班小松,谁允许你离尹柯那么近的,昨天还没被我虐够吗?”邬童看见班小松靠近尹柯咬耳朵就妒火中烧,直接冲到班小松面前吼道。


 


“要你管,我告诉你邬童,总有一天我会打败你的。”班小松站起来想从气势上压倒对方,可他的身高好像不同意。


 


“呵,你开什么玩笑!?”


 


“邬童,你少看不起我,我可是很厉害的。”


 


“是、吗?”


 


“当然。”底气似乎有些不足,班小松突然指向一旁的尹柯说道,“尹柯可以作证。”


 


“啊?”大家的眼睛都齐刷刷地看向了尹柯,班小松和邬童的眼神尤为热切。


 


“好了,好了,同学们都安静吧,邬童你选个空位吧。”


 


尹柯真的是无比感谢陶老师的及时解救,其实以班小松的实力再过十年都不是邬童的对手,王牌投手可不是白叫的,不过要让他在大庭广众之下夸邬童,那不可能。


 


“我要坐这。”邬童手指着班小松的桌子,斜眼看着班小松说道。


 


“邬童,你别太过分了。”


 


“好了,邬童你就坐在尹柯后面那个空位子好了。班小松,你也快坐下吧。”


 


陶西要离开,那些女生就都围在了邬童周围,尹柯嫌吵就出了教室,邬童见状推开人群赶紧追了上去,刚好在走廊拐角处碰到了尹柯。可尹柯好像没看到他一样略过他走开了。


 


“尹柯~”


 


“你为什么来长郡?”


 


“来找你啊。”


 


“学校不是你胡闹的地方。”又是这样,出口就是这些伤人的话,明明知道他来是为了自己,明明是因为觉得他比初中的时候更受欢迎了而吃醋,可偏偏就是口是心非。


 


“尹柯,我没有胡闹。你不觉得胡闹的人是你吗?你还欠我很多解释。”看着尹柯的背影,邬童觉得有一种无力感,他也是第一次谈恋爱,他猜不透尹柯在想什么,尹柯永远都把最真实的想法藏在心里,他现在已经可以知道尹柯的哪些话不是真心话,可用排除法,永远只可能无限接近正确答案,却无法知道正确答案是什么。


 


“对不起......”


 


“又是对不起,尹柯,你知道我要的不是对不起。”


 


“要上课了,先回教室吧。”


 


“尹柯!”邬童叫住了往教室走的尹柯。


 


“下午放学教学楼天台。”


 


 


邬童打开天台的门发现尹柯已经到了,明明自己走出教室的时候尹柯还没有离开啊。


 


尹柯趴在天台半高的围墙上,他现在的气息并不平稳,邬童一走出教室,他就立刻从另一边的楼梯跑上天台,出了些汗,风吹过来不免感到一丝凉意,但这样到让他格外清醒。


 


邬童走到尹柯身侧,背靠着围墙,手肘反撑在上面,歪过头看着尹柯的侧脸,风吹起少年额前的发丝,有一滴汗沿着他坚毅的下巴滑下,邬童下意识伸出手拭去。


 


尹柯这才侧头看他,过了许久尹柯才开口,“邬童...你转过身去。”


 


邬童看着尹柯,一脸疑惑,但还是乖乖转身。


 


“我不叫你,你不许动,听到了吗?”


 


“好。”


 


“那天,我的确去了留学机构,但还没有进去我就逃走了,但没想到并没有赶上那场比赛。”


“不和你上同一所学校其实在我们交往后没多久我就决定了。”


“其实你的表白我并不想答应的。”


“别回头!”


 


邬童觉得尹柯的每一句话都在侵蚀他的心脏,他怎么能这么残忍。


 


“但这不代表我不喜欢你,相反我喜欢你,很喜欢。”


“在你告白之前我就喜欢你。”


“但我只会喜欢,不会恋爱。所以在你之前我有过许多暗恋对象,不过都会在失去联系之后不再喜欢,但你是第一个和我告白的暗恋对象,所以一开始就预示了你和他们不一样吧。”


“我不会恋爱,或者说我害怕恋爱,所以我用了最愚蠢的方式,也是我最擅长的方式——逃避,我以为我见不到你,就会像之前一样,不再喜欢。”


“不过,我好像高估了自己,或者说低估了你对我的影响力,离开你后,喜欢的感觉好像越来越强烈,越来越不可控,这好像是第一次我的理智完全无法控制我的感情,它像病毒一样,不断地扩散,侵蚀我的身体。”


“邬童,那么现在我想要问问你,即使是这样的我,你确定还要吗?”尹柯从来没有像此时此刻这么害怕过,他这句话的每个字都在不安的颤抖,语气里是从未有过的渴求,身体在不停地颤栗,连指尖都已经紧张到发麻。


 


“尹柯,只要是你就好,真的,只要是你我都要。”这样的尹柯真的太让人心疼了,心脏像被攥紧的疼,他不知道尹柯在说出这些话的时候花了多大的勇气,他觉得每一个字都砸在他的心上,现在他的心脏有着新伤旧伤,他想尹柯也是一样,但往后的日子里他们将相互治愈。


 


“怎么不转过身来?”


 


“你没叫我转身啊。”


 


“现在可以了。”


 


邬童转过身,彼此的脸上都有泪痕,少年时期最刻骨铭心的落泪献给了彼此,但泪最终会消逝在今天这落日里的风,只有此时此刻的感觉将永远留存在彼此的心底。


 


两个少年相拥在这夕阳最绚丽的时刻,他们感受着失而复得的真实感,感受着彼此的温度,一辈子很长,也许未来他们还会遇到很多问题,但他们会因为落日、夕阳,或者只是刚好吹起的风,今天的刻骨铭心会再次充斥他们的身体,也许记忆会有些模糊,但这种感觉会让彼此再次相拥。


 




END



评论

热度(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