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看文的

这个世界上最难的事情就是不忘初心

局外人

三月间:




请勿上升





“春天开的第一朵花,是我在喜欢你;秋天落的第一片叶,也是我在喜欢你。一年四季,我的情绪弯弯绕绕的总围绕着你,我时常慌张,怕你知道,更怕你不知道。”




“楚越你看!”




旁边的好友指着不远处的人冲我低声喊道,语调中带了点似有若无的调侃:“那可是尹柯哦。”




我抬头望去,那人穿着宽大的卫衣在河对岸慢悠悠地走,不急不缓的样子漂亮的像是一道风景――或者说尹柯在哪里,哪里就是风景。




我只看了两眼就不敢再看,作贼心虚似的拉着好友朝另一个方向走去。好友被我拉的一个踉跄,不解问道:“为什么要走?”




为什么?




不为什么,只因我太喜欢尹柯。




好在好友没有继续纠结这个问题,过了一会儿又兴致冲冲的对着我说:“你知不知道街舞社的社长请了一个月的假?”




我心不在焉的点点头――作为街舞社的一员,我当然知道。




好友却很兴奋,不依不挠的继续聒噪:“但是你肯定不知道,你们社长请了谁来给你们代课!”




我白了他一眼,爱请谁请谁,反正和我没关系……




等等……




我脑袋突然抽了一下,看好友的表情,代课的老师不会是――




“就是尹柯!”




好友嘻嘻哈哈的扔下一个炸弹,继而又劝道:“好好把握机会啊楚越,暗恋可不是一件痛快的事。”




我没有回应,只是突然觉得双腿有些发软,心跳快的厉害,忐忑的期待着明天的到来。




今天我起的很早,到学校时同桌看到我趴在那里惊讶的不得了:“奇迹啊,你居然来这么早!”




我脸上有些发烫,总觉得自己的小心思是这样的昭然若揭,但是同桌只感叹了一句便没再说话,安静了一会儿后,她戳了戳我,一副八卦的表情:“我跟你说哦,高二的尹柯学长昨天又被别人表白了。”




我没说话,静静的等着她的下文,果然,她的下一句话就是:




“当然是又被拒绝了。唉,也不知道尹柯学长喜欢什么样的人,要不是他太难搞,我早就上了!”




听了她的话我有些想笑,但同时又有些难过――尹柯啊尹柯,到底什么样的人才能走进你的心里呢?




刚刚放学没几分钟,街舞社已经有些门庭若市的感觉了。我对着舞蹈室的镜子理了理自己的衣服,确定没有哪里不对后才放下心来,站在一旁等着尹柯的到来。




舞蹈室里是不同寻常的躁动与喧闹,显而易见的大家都很兴奋。去年的迎新晚会上尹柯的压轴舞蹈绝对是全场的高潮,我还记得――烟红色的灯光下,尹柯美的像是一只妖孽。




吵闹的教室里突然安静下来,我的心跳在安静的同时猛地加快了速度,我有些受不住这样快的心跳速度,赶紧握紧拳头让自己镇静下来。




然而后来我知道在尹柯面前,所有的假装镇定都是白费力气。他看着我笑时,我身体里的血液会不受控制的沸腾,直到蒸腾出一种称为欲望的迷雾,重重霭霭围绕尹柯而去。




我想,这一个月,我一定要努力。




舞蹈室的朋友惊讶于我的改变,都说我认真的都有点夸张了。可是我当然要认真,而且还要更加认真,因为我能够感受到,尹柯看着我努力时眼里流露出的不加掩饰的欣赏。我想,我就要这样,一点一点慢慢地走进尹柯的心里。




这一个月过的前所未有的快,在最后一节课下课后,我鼓起勇气拦住尹柯,问他:“学长,我以后有问题还可以来问你吗?”




尹柯笑得很温柔,声音也很温柔,他看着我,眸里是欣赏的鼓励:“当然可以,你很努力,加油!”




目送尹柯远去时,我心里却突然有些羞愧起来――你哪里会知道,我的努力不是因为对舞蹈的热爱,全是为了想要得到你。




接下来的日子过的肆意又快乐,我常常打着教学的借口约尹柯出来,有时候天晚了和尹柯一起回家时我心里常常觉得这就是我和他的一场约会,即使只是我单方面的臆想,也能给我莫大的勇气――




或许,我会成为走进尹柯心里的那个人。




然而一切只是我的一厢情愿,再又一次约尹柯出来的时候,他拒绝了我。




尹柯好像看出了点什么,即使我什么都没说。他拒绝我时是一如既往的温柔,但是却隐隐透着我以前没有察觉的礼貌和疏离。




我自然不甘心。这么长时间的相处,我不相信尹柯真的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我想,我应该去找他说清楚,我喜欢他,不想错过他。




可是愣在那条熟悉的马路转角时,我却浑身如坠冰窟――尹柯被陌生的男孩压在墙上亲吻,那男孩紧紧捏着尹柯的后脖颈,姿势亲昵又充满侵略性。




我想我应该愤怒,应该冲上去揍那人一拳,可是我却什么都没有做,眼睁睁看着尹柯软倒在他的怀里――




因为尹柯没有反抗,半点都没有。




那陌生男孩抬起头的瞬间我捂住了嘴,硬生生逼回了口中的惊叫,可是我的全身已经止不住的开始颤抖,怎么会是他?!中加的邬童?




邬童抱着怀里的尹柯,状似无意的勾唇朝我这边投来轻轻一瞥,但是我却瞬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这分明是警告,蕴含着可怕的占有欲的警告。




我站在原地手脚冰凉,邬童已经握着尹柯的手走远了,他根本没有把我放在眼里,如此嚣张,却如此笃定――




笃定的让我如此绝望。




我还有机会吗?




心里有个声音一直在问,我不知道。我不想就这样放弃,但是尹柯和邬童在一起时的模样,分明就紧密的容不下任何人插足。虽然不想承认,但那天他们离开时的背影,却是该死的和谐。




没过多久,长郡来了一位大名鼎鼎的转校生,我笑着听着同桌激动的尖叫,心里却苍凉的难以言说――我明白,那个人一来,我便再没有机会了。




我还是时常看到尹柯,然而几乎每一次他的身边都跟着邬童,我看到那双狭长的桃花眼里笼罩的种种情愫,全都落在尹柯的身上。




又过了一年,我升入高二,尹柯和邬童依旧形影不离。但我已很少为此感到落寞,只因时间教我明白,不管岁月如何更迭,我始终只是局外人。








评论

热度(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