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看文的

这个世界上最难的事情就是不忘初心

同伙

送我一粒红豆好不好:

破镜重圆。




01






月亮岛今天格外热闹。




阳光透过画室的窗子洒进来,让尹柯琥珀色的瞳仁愈发漂亮。完成最后一笔,还是忍不住走出了画室,走廊里能清晰地听到操场上给邬童加油助威的呐喊声。




那个家伙,还是和以前一样受欢迎。




像是想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他眉尖一抽,重新回到画室。




“你果然在这里。”




熟悉的声音惊雷般在耳边炸裂,尹柯从凳子上弹起来,没有看向来人,反而手忙脚乱想要遮住画板上新完成的画作。




已经晚了。




看清楚画板的瞬间,邬童心底压抑的想念和埋怨通通开始膨胀,他冷笑:“你不是打定主意要离我远点吗?还画这些破东西干什么。”




破东西?心脏像被针尖扎了一下,尹柯面无表情转身,语气冷淡:“用不着你管。”




五个字轻轻松松点燃了邬童的怒气。




几年的投球训练不是白练的。他使了大力气,把尹柯狠狠压制在画室角落里,吐出的字也跟着伤人:“用不着我管?你是不是觉得,初中时代的那些牵手拥抱和吻,都是假的,都不值一提?”




尹柯默然,近乎贪婪回望着初中时代的恋人,隐忍又克制。在他的角度可以清楚看到邬童脸上细小的绒毛,眼下有淡淡乌青,怕是昨晚没睡好。




邬童最见不得尹柯一言不发的样子,让他充满了挫败感,明明一年前他们还亲密无间,像寻常恋人一样耳鬓厮磨,一转眼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他闭上眼,像是下定了决心,再睁眼已是势在必得,失去了又能怎样,妈妈他会找到,尹柯他也要得到。




汹涌的吻落下来,带着惩罚的意味,撬开牙关扫荡口腔黏膜,让他无法拒绝。




尹柯也不想拒绝,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被邬童的气息包围过了,熟悉的吻让他几乎要落下泪来。




怎么可能是假的。




温柔的邬童,认真的邬童,耍小心机的邬童,撒娇耍赖的邬童,亲吻他的邬童。都是真实存在着的,在中加,在他心里。








02






“今天我们班转来一位新成员,邬童同学,大家欢迎。”白舟冲着全班同学介绍。




邬童站在他身后,表情冷淡,仿佛老师介绍的不是他。他的目光越过一排排同学,落在倒数第二排一直没抬起头的那个人身上。




别想再逃开,尹柯。




听到邬童名字的那一刻,尹柯写作业的手有一瞬间的凝滞,在那一页漂亮的英文字体底部留下一道颇为狰狞的划痕。




顿了一下,他翻过页,继续写作业。




白舟看了一下座位空缺情况,指着尹柯后边的座位和班小松旁边的座位对邬童说:“你自己选一个吧。”




邬童径直走过去,坐到班小松旁边的空位上,期间一直盯着尹柯不放,看着他不自觉的攥紧手中的笔,期待落空的模样,心里得意,果然能左右你情绪的人还是我。




尹柯,承认吧,你还是喜欢我。






班小松的死缠烂打让邬童有点后悔转学的决定,更让他怒火中烧的是尹柯的表现,冷淡至极的模样差点让他以为,那天在画室里被吻得动情的人不是尹柯,是梦了。




他顺理成章答应了班小松,顺带卖了尹柯。看着向来温文尔雅的人被班小松逼到崩溃,邬童心里除了报复的快感,还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委屈。




不就是回来跟我一起打棒球,有那么难抉择吗?




一直到陶西接任班主任,邬童也没能找到跟尹柯亲密接触的机会,这让他十分烦躁,连带着对班小松也没了好脸色。








03






突如其来的郊游让全班十分亢奋,摘橘子吃橘子玩的不亦乐乎,清新的绿色让心情变得舒爽,尹柯弯唇,下意识转头寻找邬童。




邬童又在戏弄班小松。




尹柯远远望过去,班小松脸上两抹脏,笑嘻嘻的任由邬童拍照。邬童线条精致的脸上挂着笑,周围绿油油的橘子树都成了虎牙的陪衬。




让人想把他藏起来。




摘橘子的动作顿住,他走过去,递过一张纸巾。




班小松看起来还是很开心的样子,一边擦脸一边冲着邬童叫:“你看看人家尹柯,好人!”




邬童像被人搅了好事一样烦躁,话里带刺嘲讽他虚伪,转过头又偷偷勾起了嘴角。那是尹柯初中时候最熟悉不过的,邬童小心思得逞之后的得意洋洋。




尹柯没有看到,只是抿唇,他果然不该在乎的。




像被人硬灌了一瓶碳酸饮料,心间泛起不轻不重的小泡泡,不足以致命,却让他一想起来就酸涩难忍。






被抵在树干上那一刻,尹柯呼吸明显紧张起来,四周全是同学的嬉闹声,倘若有人不小心走近,他跟邬童要怎么解释?




邬童却管不了那么多了,从刚刚看到尹柯焦急寻找钥匙扣并小心翼翼收好,他心里的那团火像被人泼了大桶汽油一样旺盛。




从那天的画到今天的钥匙扣,样样都是尹柯还喜欢他的证据,就算问不清楚,至少也要纠缠不清楚。






好气呀






看着他一副刚被人蹂躏完的模样,邬童的心情突然好了起来。就算尹柯现在跟他有隔阂又怎样,他的这些样子还是只有自己见过。




抱过他,亲过他,牵过他手的人,只有他邬童一个。








04






“抱歉啊,我刚刚出来的时候有些事情耽误了。”




邬童不得不承认,看到尹柯气喘吁吁跑过来的那一刻,他是欣喜的。毕竟如果没有尹柯,比起让他和班小松一起调查诅咒信,他宁可一个人。




面上却不显,瞥他一眼开口就是讽刺:“您不是不来吗?”




尹柯啧一声,还没怼回去就被班小松抢了先:“哎呀,抓鬼这种事情,人多点当然好了。”




“抓鬼?”尹柯眉头轻皱,“不是调查诅咒信吗?”




“反正都差不多了,给你个小手电。”班小松一脸凝重,仿佛他们要去的不是教学楼而是战场。




邬童撇嘴,双手揣兜率先领路。




黑暗中的教学楼阴森森的,弥漫着让人心惊胆战的气息。班小松果然没让人失望,一路又是尖叫又是自己吓自己,让邬童再次后悔让他跟着。




还是我家尹柯高端大气上档次,吭都不吭一声的。邬童偷偷落后两步,视线扫过尹柯穿了休闲裤的细腿和翘臀,暗自唾弃月亮岛肥大的校服,一点都比不上中加的好看,白白掩盖了尹柯那么好看的身材。




红衣小女孩的突然出现,扰乱了他们仨调查的脚步。尹柯死死捂住班小松的嘴,邬童下意识跟着覆上去,没等回味一下,班小松直接扯开他俩跑了出去。




连廊不长,快要跑到头的时候身后有只手突然出现,把尹柯拖进一旁的房间里。黑暗里急促的心跳,在碰到熟悉的气息时平复下来。




尹柯翻了个白眼,任由邬童幼稚地粗着嗓子在自己耳边小声恐吓:“别动,我可是鬼。”




“色鬼吗?”尹柯的眼睛在丝丝光线的反射下亮晶晶的,里面含着促狭和调笑。




“对啊,色鬼,超级色的那种。”突然生动起来的尹柯让邬童欣喜若狂,右手摩挲着他的后背,左手抬起他的脸颊,吻上去。




这次的吻比前两次温柔的多,带着缠绵的意味,唇舌相触勾出想念,所有的事情都被抛在了脑后。




班小松在教学楼前等了半天,又是担心又是害怕,邬童和尹柯怎么还不出来,不会真的遇到鬼了吧?




手机铃声响起,吓得班小松一哆嗦,赶紧接起来,是邬童,一副很着急的样子:“尹柯脚扭了我送他去医院你自己回家。”




嘟嘟声中班小松风中凌乱:……???








05






“可以继续了。”邬童钳制住想偷跑的尹柯,空出一只手来反锁上门。




尹柯被亲的迷迷糊糊,却也知道再跟邬童呆在这里指不定要发生什么事,借口让他打电话给班小松,自己趁他不注意偷跑出去。






来吧






第二天的精神不济成了必然,即使邬童是因为兴奋,尹柯是因为羞耻,只有班小松是因为抓鬼。




语文课被好一顿训,下了课三个人出来醒盹,在走廊上商量对策。




“到底怎么查啊。”班小松和尹柯一齐看向邬童。




“今天晚上,我们在教室里边,”邬童双手抱胸,故意延长语速,视线牢牢锁定尹柯,嘴唇吐出四个字,“守株待兔。”




尹柯瞄着邬童离开的背影不自在地眨眨眼,想起昨天晚上他干的好事,耳朵烧起来。




“尹柯你的脚好了啊?”班小松同学傻乎乎的哪壶不开提哪壶,盯着他的脚看。




“只是扭到了而已,一晚上就好了。”尹柯有些狼狈,逃进了教室。




“扭伤可以好的这么快吗?不愧是学霸。”班小松暗自点头,更坚定了要成为学霸的决心。






调查最后的结果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薛铁的话也沉重的砸在他们心上,但不管怎么样,诅咒信的事情得到了解决,他们仨也可以专心致志忙活棒球队重组的问题了。








06






夜晚的中加校园失去了白天的人气,变得安稳静谧,操场上留了几盏灯,像是为了收留不回家的人。




邬童攥紧了手中的钥匙扣,轻车熟路翻墙而过,离那个地方越近,心头的焦虑不安就越重,一定要在啊,尹柯。




远远看到棒球场边坐着的尹柯,邬童松了一口气,加快速度走过去:“你果然在这里。”




尹柯被惊到,下意识接住邬童扔过来的球。抬眼看过去,那个闯进他心房的少年,正逆着灯光站在他面前。




“你怎么会在这儿?”尹柯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疲惫,眼神带着悲伤。




从兜里掏出钥匙扣,邬童问他:“你还记得这个钥匙扣的意义吗?”




叹口气,尹柯轻轻闭上了眼,将头靠在邬童肩上:“你是不是很想知道,我当初不去中加的原因。”




“你说,我听着。”邬童用脸颊蹭蹭他的头毛,动作说不出的温柔。




他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只有跟尹柯敞开心扉,未来的路才能携手走下去,光靠一个人的努力的爱情怎么可能长久。




故事不算长,甚至有些俗套。




要是把尹柯妈妈不让他打棒球并且逼迫他出国这件事,改成尹柯妈妈不让他俩谈恋爱并且逼迫尹柯出国,这就是妥妥棒打鸳鸯,从古流传至今的俗套故事。




可它真真切切发生在了尹柯身上。




邬童知道尹柯家里管得严,但没想到会到只要成绩不顾尹柯的个人意愿的地步。尹柯很少抱怨这些琐事,在他心里,谈恋爱就是要两个人开心在一起,不给对方增添没必要的负担。




揽紧尹柯的手臂,邬童有些庆幸今天出来找他了。不然按照尹柯的脾气,永远不可能告诉他这些。




“可这些不是你离开我的理由。”邬童低下头,盯着尹柯的眼睛,“有什么问题不能两个人一起解决呢?两个人一起面对总好过一个人独自承受。”




尹柯垂下眼,的确是他钻牛角尖了,年少气盛所做出的反抗让他和邬童痛苦了整整一年,差点错过。




好在邬童来找他了。




“对不起。”尹柯忽然笑了起来,漾起两颗小梨涡,“差点弄丢你,以后再也不会了。”




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尹柯这么发自内心的笑容了,邬童也跟着露出了小虎牙,闭着眼吻过去。




路灯下两个少年的影子纠缠不清,逐渐融为一体。








07






邬童最近十分低气压,班小松和焦耳他们都自觉远离高危地带。




原因无他,班里来了个录真人秀的小明星,长得还算勉强,一副亲和虚伪的样子。




更重要的是,他居然坐在尹柯后边,还和尹柯握了好长时间的手,每天尹柯尹柯叫个不停,尹柯是你能叫的吗?




倒是尹柯,呼噜呼噜邬童的头毛,笑他:“邬大少爷这么没自信啊。”




邬童撇嘴,那个郁风怎么可能比得过他,他只是不爽那个家伙每天缠着尹柯而已。




节目组为了多剪辑素材,跟陶西商量好了带班级去游泳馆。一行人浩浩荡荡出发,虽然到了之后各种嫌弃,但玩起来还是挺开心的。




水上跳绳看起来容易也不容易,主要是前面的几块浮板很让人头疼。




尹柯排在第三个,前面班小松和邬童成功着陆,平时很是稳重的他居然脚一滑卡在了最后两块中间。




笑开了花的邬童去勾他的脚,扯着他的脚腕,配合着班小松把他拉起来。






假的






“可以走了吧。”尹柯十分憋屈,又担心有人闯进来。




“以后不许跟郁风走那么近。”邬童一脸严肃看着他。




“知道啦,大醋王。”无奈应下,两人这才拉拉扯扯回到大家身边。




好在所有人都在关心陶西落水的事,没有发现他俩去而复返。




邬童对着尹柯眨眨眼,笑的恣意张扬。




这场爱情里,只有你是我的同伙,除了你我,从未有人发现过我们的失而复得。



评论

热度(1486)

  1. 即可倾心大雯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