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看文的

这个世界上最难的事情就是不忘初心

铜镜中的少年

Thea W:

昨天我室友给我看的《哑舍》里的一个故事,看完后就想改成wink的文,文笔不好请见谅,如果有不妥的,马上删!


现代 尹柯
古代 邬童


尹柯停留在一个铜镜面前,虽然不懂古董一类的,但,还是完全被这个铜镜吸引住了,着迷的望着它。
“少年好眼力啊,这个铜镜是青云山的掌门邬童生前的最爱物,它的做工精美,图案奇特。”老板走出柜台,来到尹柯面前。
“老板,我可以拿下来看看吗?”尹柯知道自己的请求很过分,但实在喜欢,还是小声的询问了。
“可以。”
手里的铜镜并不大,手掌大小,老板说的没错,它的做工确实很精美,尽管过了千年,它依然保存的很完好,但美中不足的是,铜镜的背面有一滴干了的血渍。


尹柯对它爱不释手,从拿到的那一瞬间,便不再想放回去了。可他一名高中生,怎么买得起呢!


“老板,这个铜镜可以借我吗?我们素描作业要求我们完成一副作品,我想临摹这个铜镜。”尹柯小心翼翼地对老板提出自己无理的要求,心中毫无底气,因为他撒谎了。
“可以。”


老板竟然同意了!


“那我需要抵押什么东西吗?我的手表可以吗?”尹柯按耐住心中的喜悦,依然礼貌的问道。
“不用了,你把你的信息写一下就好了。”
尹柯在纸上写好自己的个人信息,爱惜的把铜镜包好,放进了书包里。
老板看着纸上公公整整的名字,似笑非笑的对尹柯说到“千万记住不要擦这个铜镜啊!”


回到家,尹柯迫不及待的拿出铜镜,左看看右看看,越看越喜欢。可是铜镜上的灰尘实在影响整体美观,想着那湿纸巾擦干净,刚要碰到铜镜的那一刻,尹柯突然想起来老板说的“千万不要擦这个铜镜啊!”赶紧放下手中的湿纸巾,虽然不明白为什么擦不得,但是尹柯还是牢记了老板的提醒。
看了好一会儿,想到自己还有作业未完成,不舍的放下铜镜,转身向书包走去。


“你是何人?”
认真思考着一道几何题的尹柯,被这突如其来的空洞的声音吓了一大跳。
“谁!”
“你是何人?”声音再次响起。这次却清晰了很多。
尹柯寻着声音走到了铜镜面前,没想到铜镜中出现了一个清秀的少年模样,却不是尹柯。
“你是何人?”铜镜中的少年再次开口问道。
“我不是何人,我是尹柯。”
“我是邬童。”


确实是铜镜中的少年发出的声音,并且还和我对话了。尹柯着实被这吓了一跳。慌张的把铜镜扣在桌子上,关了灯,跳到床上,希望睡一觉可以带走这个奇异的事情。


之后的三天,每天晚上铜镜中的少年都会出现,也都会和尹柯说话。
尹柯也从惊吓慢慢适应过来,接受了这个铜镜可以连接过去的事实。也了解了铜镜中的少年就是老板所说的青云山的掌门邬童,不过现在和他说话的邬童,还不是掌门人。


“尹柯,今天我和师傅学习了新的招数,师傅看我学的好,奖励我明天可以下山休息一天!”
“你平时都不能离开青云山的吗?”
“对啊,我从小就在山上生活,很少有机会可以下山的,明天我一定要把握好!”


“尹柯,我今天被师傅发现偷懒,罚我不许吃晚饭,唔~”
“你不能和师傅求求情吗?不吃晚饭怎么受得了?”
“我师傅可严厉了,我可不敢去。”
“那你怎么敢偷懒。。。”
“嘿嘿~”


“尹柯今天我吃到了超好吃的水果,好想和你分享啊!”
“是什么啊?有那么好吃。”
“嗯,我不认识。。。”


“尹柯,你为什么总是一个月才和我说一次话呢?我等的好不容易啊!”
“一个月?我每天都在和你说话啊!”
“什么嘛,你明明就是一个月才理我,上次是9月21日,这次今天是10月21日了。”
“嗯,这个,可能铜镜的信号不好,所以咱俩之间有延迟吧!”尹柯这才知道,原来自己现在的一天,对于邬童来说,却是一个月之久。
“你说的是什么?信号是什么?”
“嗯,信号就是,算了,说了你也不懂。”
“什么嘛!”


就这样,尹柯和邬童的对话竟然不知不觉的过了两个月。当然这期间,尹柯又以“美术老师希望全班同学都可以学习临摹这个铜镜”为由,向老板延长了时间。


“尹柯,今天我成了我们青云新的掌门人。”
“你等一下!”尹柯跑出房间,到厨房拿过妈妈下午做的甜点蛋糕,回到房间。
“你看这个,邬童。”
“这是什么?”
“这个是庆祝你成为掌门的,我们这里有庆祝的时候都会吃蛋糕的!”
“可是我也吃不到啊~”
“那,怎么办啊。”
“尹柯你替我吃吧!我们一起庆祝。”
“好!”


尹柯每天晚上听着邬童分享他的生活,感觉自己也参与了似的。他发现,自己对邬童越来越感兴趣,每天都期盼着和他说话,看着他因为高兴而露出的虎牙,因为难过而皱起的眉头,自己的心也会随着他开心亦或是难过。
尹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不了解自己的感情,这使得他很烦躁,又正值高三,学习的压力使他喘不过气。
尹柯想着在高三的最后一个月不再想邬童,一心扑在学习上,也许会不让他如此烦躁。


尹柯开始不去理会铜镜里面的声音,真的很难,开始几天铜镜里邬童依然会和他说话,不过成了他一人的独角戏。后来,铜镜不再发出声音了。邬童也厌倦了吧,尹柯想。


终于,高考成绩出来了,尹柯如愿考上了自己心仪的大学。家人们想着如何为尹柯庆祝,出去吃饭,出去旅行。。。而尹柯只是要了一个蛋糕。

尹柯端着蛋糕跑回到房间,终于有勇气把扣在桌子上的铜镜翻过来摆好,他明白了,自己喜欢邬童,不管他是多久之前的人,不管他俩能否在一起,自己要把自己的心意告诉他。
可是铜镜里面邬童并没有再出现,只是有一个手帕,上面苍劲有力的写到“尹柯,我们一定会遇到。”


尹柯抚摸着铜镜,背后早已干的血渍竟然变得有些湿润。


一个月的忍耐,终于,眼泪落了下来。


尹柯把铜镜还给古董店的老板,老板看着铜镜后的血渍,像是明白了什么。
“你等等,这个铜镜好像已经找到了它的主人,你留着它吧。同时,和铜镜一起的,还有一副手帕。”说着,老板拿出已经发黄的手帕,递给了尹柯。


尹柯接过手帕,看到上面写到“尹柯,我们一定会遇到。”


尹柯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古董店,怎么回到家的。只知道回过神时,他已经来到了大学校园。
尹柯依然带着这个铜镜,恍惚间好像被人撞了一下,他拼命搂住铜镜,可是手帕却脱手而出。


一只手帮他捡起了手帕,他抬头望去,帅气熟悉的面庞,桃花眼,小虎牙,不是青云山时的长衣,而是简单的T-shirt和牛仔裤,少年拿着手帕,像是不经意读出又像是早已知道手帕上的内容。
“尹柯,我们一定会遇到。”





评论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