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看文的

这个世界上最难的事情就是不忘初心

°前任

桃之:

——


 


1.


“邬童,中加的王牌投手,在整个双清市中绝对是数一数二。”   


尹柯从未想过,会在这里以这种方式再次重新听起他的名字。


手里的画笔顿了顿。


他已经很久没有从别人口中听到这个名字了。


尹柯停下手里的动作,把耳机里的声音调到最大,方便更好的听到球场直播的声音。


随着中加的王牌球手邬童的最后一投,比赛落幕。


尹柯画上最后一笔。


在占据了几乎一整副画面的蓝天白云下,右下角画着的两个分别穿着1号2号棒球服只有背影的少年显得不太让人注意。


但是却是尹柯想画的全部。


画好像跟记忆重叠了一般。


烈日骄阳下的棒球场上站着两个少年,一个拿着球不断上下抛物,另一个穿着捕手的棒球手套。


一个高傲嚣张,一个温暖如风。


投球者准备动作,正面投了一个高速球。


捕手弯下腰,直视前方,棒球“啪”地一声进了手套。


接住的瞬间捕手又将球投了过去,投手接住。


你眼里有我,我眼里也亦有你。


 


尹柯盯着画里的两个少年,垂落的眼睛里,渐渐浮起一层悲伤。


 


 


 


 


 


 


 


2.


今天的数学课上,老师非得要让全班同学解出这道世纪难题才能下课。


身边的班小松已经按捺不住凑了过来请求,“尹柯尹柯江湖救急啊,你帮帮忙呗!”


尹柯偷笑了一下,“急着上厕所?”


班小松瞪了他一眼,“我是要去棒球队找老师。”


尹柯转了转手里的笔,“棒球…你还没有放弃吗?”


班小松提到这里就激动起来了。


“怎么可能放弃!”


“只要我们肯努力!”


“一定能拿全国冠军的!”


说话的班小松浑身都在发光,好像真的只要尽力就能进入全国大赛的自信光芒。


他能理解班小松喜欢棒球的心情。


因为他也曾有过那种心情,因为那个人的存在,而更加喜欢。


“笨蛋。”


全班听着声音去看出现在门口的人,有些诧异。


邬童低着头走了进来。


他头发剪得更短了,很干净清爽,眉眼间即便稚嫩也有了让人开始惊艳的轮廓。


这让尹柯想起初中时的邬童。


更好看。


也让人心动。


“邬童从今天起就是我们班上的一员了。”


带领他来的老师开始发言。


“现在班上只有尹柯的后面和班小松的旁边有空位,你要坐哪里?”


邬童似乎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再次见面,他的眼睛微微睁大,有点不可置信。


尹柯有些无措,但更多的,是小心翼翼的惊喜。


惊讶过后的邬童好像有些生气,他看也不看尹柯,直接就往班小松位置走去。   


看他的反应明显是不知道自己也在这个班上。


所以。


他不是来找我的?


那他是来干嘛的!


邬童还因为尹柯也在这个学校还气恼着,走廊转角的时候恰好碰到他迎面过来。


看表情好像就是故意来找自己的。


尹柯的声音带着质问,“你来长郡做什么?”


邬童不爽地移开他的目光,步伐向右移开一步,避开他继续走“关你什么事。”


尹柯看着他的背影,想说点什么最终还是没开口。


“…好久不见。”


 


 


 


 


 


午休的时候,尹柯趴在桌子上闭着眼,面朝邬童的方向。


邬童看了看留在教室的几位同学都在各忙各的,他故意用手在尹柯眼前晃了晃,确认他是看不见自己了,吸了一口气后,快速地在尹柯的脸上亲了一口。 


然后马上撤离,整个脸埋在桌子上假装睡觉。


这一边闭着眼的尹柯,翘起了唇角。


 


 


比起现在,我更希望你是记忆里那个害羞的少年,讲一句甜言蜜语就能脸红半天的青涩。


 


 


 


 


 


 


 


3.                                   


邬童的到来似乎让班小松燃起了重组棒球队的希望。


按照班小松的说法就是,有这样一个王牌球手的存在,说服老师也更有底气些。


从那之后,班小松每天跟着邬童,去哪都跟到哪,尽责到厕所都不放过。


尹柯偷瞄过好几次,反正只要他目光所及的地方,都是班小松黏着邬童的。


有次邬童被烦得发脾气了,拍桌子走人。


尹柯看着失落的班小松,劝说他,“小松你别理他了。”


班小松不明白,“为什么啊?”


“反正我这样做是对你好。”


“我不能不理他啊!他是我重建球队的希望!”


“邬童等等我邬童!”


 


 


 


放学的时候下了场大雨。


所有人都被困在教学楼里,谁也没想到大晴天会一下子风雨席卷。


班小松仍旧缠在邬童身边,邬童抬头看了看乌黑的天,心情更加不好了。


“邬童,反正这雨一时半会也停不了,要不我们…”


“我才不要跟你打棒球。”


“我这话还没说完呢!我是说反正都走不了了,我们去看看尹柯吧!”


邬童的脸瞬间变得阴霾,“他有什么好看的?”


“…我觉得尹柯挺好看的啊……”


“……”


“你不知道,可多女生放学不回家直奔画室去看他呢!”


“哎邬童你去哪?”


“画室。”


班小松跟上他,“你不是说不去吗?


“我倒要看看他有多受欢迎。”


 


 


 


画室的窗户全部都被女生占据,她们没有大吵大闹,安静地趴在窗户边看着里面那个人。


邬童凑上前去。


尹柯似乎完全没有受到外面人的影响,他在打好的草稿上再描绘了一遍。


邬童就隔着窗户站在他的旁边,看着他认真的侧脸。


 


 


 


 


偌大拥挤的地铁里,邬童把脸别到一边,语气紧张。


“你之前不是说我赢了比赛就有奖励吗?”


尹柯看着他笑了笑,“那你要什么奖励?”


邬童朝他挥了手,让他过来。


他们原来就处在拥挤车厢的角落,尹柯垂下头往人群的邬童那边贴近了一点,显得更加拥挤了。


“奖励,一个拥抱。”


直白又强烈。


邬童低沉温柔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很近…很近。


近到他在说话的时候尹柯都能感觉到他的嘴唇若有若无地碰到他的耳垂。


尹柯听得心跳加速,浑身酥软。


他将双手从邬童的外套里面伸进去,顺着衣服的缝隙摸到里面的衬衫,抱住了他。


邬童的一只手抓住吊杆,另一只手搂住尹柯的腰。


两人几乎是紧紧相贴在一起。


尹柯偷偷抬起头,看见邬童正紧张的撇开脸。


偷偷地,在他衣领里能隐隐看见的锁骨上,轻啄了一口。


“尹柯…”邬童抬手揉了一把他的头发。


“邬童…”尹柯笑出两个特别撩人的小梨涡。


“你知道吗?”


“什么?”


“棒球界一直有种说法,投手和捕手如同天然的cp一样。”


 “……”


“你喜欢这个两口子的称呼吗?”


尹柯点点头。


“很喜欢,比世上任何一个都要喜欢。”


 


 


 


 


雨还在下着。


窗户都被蒙上一层薄薄的雾气。


明明已经看不到里面那个人的模样了,心里却能清楚无比的勾画了出来…


他还是和之前一样,脸上轮廓很清晰,还有比一般人浅的褐色瞳孔。


 


命运总喜欢出一些难题,喜欢潇洒的自己,偏偏在记性最好的年纪,遇到了难忘的你。


 


 


 


 


 


 


 


 


4.


班小松到现在还不明白,经历了昨天下午那场大雨后,两人回家路上到了分岔口的时候邬童突然说。


“我答应你,加入棒球队。”


虽然班小松很高兴,但好像不是他的功劳。


不过也没差,反正结果邬童能进入棒球队就可以了。


班小松把椅子直接搬到邬童座位边上。


捧着脸直勾勾地盯着邬童。


尹柯:“……”


邬童被他突然的动作下了一跳,“你干嘛?”


班小松凑到他耳边,“我想跟你商量个事?”


邬童把脸转向班小松,两人的距离更近了,“什么?”


尹柯:“……”


“我觉得我们球队的人太少了,还不到能组队的人数。”


“我们球队现在有多少人?”


班小松很自信地回答,“我和你。”


尹柯看英语书的眼睛时不时瞥向他们那边,在聊什么那么高兴?


身体已经不自觉往那边凑。


“就我们两个!”


邬童气得大声吼出来。


就他们两个…什么事就他们两个能做?


邬童意识到自己声音太大,压低了继续说,“就我们两个我才不加入,我退出!”


“你先别退出,这就是我要和你说的事。我啊知道我们班上有个打棒球打得很厉害的人!”


“…谁?”


“尹柯。”


“不要,我才不要让他加入!”


“等等!你嘴上说不要,眼睛里冒着光是什么意思?”


“……”


“不过他也不会来。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


“为什么,他不喜欢棒球?”


“我有一次看见他在打棒球,非常厉害!我当时就缠了他很久让他加入棒球队,但是他没答应。估计这次也是没戏了,真是遗憾啊!”


“他必须得来!”


“为啥?”


“…我我需要一个很厉害的捕手。”


“你怎么知道尹柯最擅长的是捕手的位置?你俩认识啊?”


“不认识。”


“不认识就不认识,干嘛摆臭脸。”


 


 


 


 


尹柯的眼神已经第53次往那边瞄了,聊什么能聊十几分钟啊?


不过关你什么事呢?


原本挺直的腰板萎了一些。


就是啊,关你什么事。


萎了一些的腰板彻底弯腰了…


最后完全趴在桌子上了。


还在期待什么?分开了那么久,即使当年默契好到你一个眼神一个表情我就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一个伸手我就自然地十指相扣。


但是现在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会觉得你对我还喜欢着。


有机会一起睡。


没机会了。


 


 


 


 


 


 


 


 


5.


中午的时候,尹柯和班小松一起吃饭。


尹柯递给班小松一杯饮料,然后漫不经心地问起,“今天你跟邬童在聊什么啊?”


班小松含着一口饭还没来得及吞下就跟尹柯分享这个好消息,“对了尹柯,我差点忘了跟你说,邬童答应加入棒球队了!我还是队长!”


班小松用手势比了个赞。


尹柯伸手把他的赞推倒。


用认真又严肃的语气告诉班小松。


“邬童他不是好人。”


“……”


班小松楞得鸡肉都掉桌上了。


“怎么样也好过临阵脱逃的某人好。”


邬童托着餐盘,站在尹柯后面出了声。


班小松看到他很高兴,招呼他过来,“邬童你来啦?坐这里。”


“尹柯我也约了邬童,你不介意吧?”


尹柯:“……”


“在背后说人坏话的人有资格说介意吗?”邬童看着尹柯笑了笑,“你说是吧,尹柯。”


“小松,你跟他打棒球的时候可要小心。”


班小松将耳朵凑过去听八卦,“小心什么?”


“他这人,脾气暴躁,性格又不好。”


“也好过某些话少怕麻烦的人。”


班小松听着他们怼来怼去,冒着危险问了一句。


“哎你们俩是不是认识啊?”


“不认识。”邬童起身拿着餐盘向左边走了。


“不认识。”尹柯起身拿着餐盘向右边走了。


语气动作如出一辙,班小松看两人背对着离开的背影觉得越来越糊涂了。


“他们明明像认识的啊?”


 


 


 


 


 


 


 


 


6.


尹柯放学的时候仍旧去了画室。


旁边的同学有些羡慕,“会画画真好!什么都能画得惟妙惟肖,自己喜欢的东西都可以画出来,就好像自己拥有了一样。”


尹柯笑了笑,“不能得到的东西只能画出来。”


他连画他肖像的勇气都不敢,怎么能拥有。


画室的走廊里,突然出现了混杂的脚步声,尹柯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班小松和邬童左右夹击。


“干什么?”


“邬童快!拉住尹柯,我们就这样拖他去棒球社报名!”


“你们打算硬来啊!”


邬童有些犹豫,伸出的手迟迟不动。


尹柯自嘲,连手都不愿意碰了吗。


班小松在这空挡被尹柯刚画好的画吸引住,“尹柯你也太自恋了吧!竟然画自己!”


尹柯心想完了,他用另一只没被控制的手挡住的自己画像上的眼睛。


应该…没有被看见吧?


尹柯回过头,发现邬童正看着他,立刻就心虚了。


邬童翘起的嘴角很快压了下去,“班小松快点。”


“啊啊来不及了!社团快关门了。”


“快跑啊!”


 


 


 


 


班小松悬着的心放下了,“总算在最后一刻赶上了,以后我们就一起并肩作战了,邬童哎?邬童去哪了?走那么快也不说一声…”


邬童,不见了。


尹柯感觉心像一脚踏空似的,猛地沉了下去。


“我想起我书包还在画室,我回去拿。小松你先走。”


尹柯跑到画室的时候,邬童果然已经在那了。


他背对着尹柯,眼里细细地端详着那副画。


他早就发现不对劲了。


画上描绘的是一个带有梨涡的少年,尹柯画的是自己。


画中少年的瞳孔里倒映着另一个拿着棒球笑容灿烂的少年。


眼里藏着爱情的模样。


“当时为什么离开?”


尹柯没说话。


“我们不是约好一起打棒球吗?”


“为什么比赛那天你没来…我等了你很久…很久……”


“你没有当捕手的那场比赛我输了。”


“我们不是约好考同一所高中吗?”


“…为什么你最后没出现……”


“现在这幅画又是怎么回事?你他妈别以为你藏着掖着我就看不出来!”


邬童冲上去揪着尹柯的衣领,气得脑壳都快掀出来了。


“你倒是说话啊!”


尹柯看着他,嘴唇开合了几次,却不知怎么开口。


他不知道该怎么向邬童解释这件事,明明这个时候是个很好的机会。


像喉咙卡着刺,下不去也上不来,疼得要命。


最后选择了最残忍的一句。


“我们之所以会现在这样子,都是我一手把它变成这样的。”


邬童看见,有一颗很大的眼泪顺着他的脸颊,最后重重地砸在地板上。


感觉也砸进了他胸口里,很疼。


松开抓住他衣领的手,慢慢搂住他的肩膀。


邬童极慢地将唇靠过去,吻上了尹柯另一颗悬挂在尹柯脸上的泪珠。


 


 


 


 


 


 


 


7.


社团招人的活动正如火如荼的举行着。


班小松凭借自己热情的攻势和邬童的美貌还有尹柯的帅气成功地让几乎全校人来面试。


…虽然多数是女生。


“尹柯,你把那个表拿给我,我发给他们填然后你再登记。”


“好。”尹柯嘴上应着,动作迅速地将邬童要的东西都递给他。


“你们和好啦?”坐在中间的班小松疑惑的注视他们的行动。


邬童点点头,“我们初中是一个球队的,朋友。”


尹柯不高兴了。


朋友?


只是朋友吗?


呵呵。


虚伪。


“果然你们早就认识了。”


“所以小松你要相信我之前给你的忠告,他不是个好人,你不要跟他走太近。”


邬童一把搂过班小松的肩膀,“我是不是好人?小松应该知道。”


对于这点班小松很赞成,“邬童是个好人啊!经常给我们买好吃的!放学我们一起去吃面吧!”


尹柯气得火冒三丈。


 


 


 


 


 


 


 


 


8.


成功组建棒球队之后的第一场比赛是跟隔壁学校的对决。


“赢了有什么奖励吗?”       


邬童撇了他一眼,“赢了再说。”


 


邬童最厉害的是高速球。


从投手板到本垒的尖角约18.44米,捕手区域又要从本垒尖角向后延1到2米,他们的距离在20米左右。


邬童将带着手套的手握着抓球的手,双手举成一个高度。然后左脚膝盖抬到腰的高度半转身,最后左脚往前踏一步,右手同时将球投了出去。


好球!


对方还没挥棒球就已经落入捕手的手套了。


第一球过后,尹柯分析根据上球击打者的站位,打击习惯,给对面的投手邬童做了暗示。


邬童点了点头。


又一个高速球。


这次对方虽然挥棒了,但是球并没有击中。


捕手尹柯和投手邬童配好暗号后,邬童迅速甩出一个球。


对方没有接到,球稳稳地落在捕手尹柯手套中。


旭日队三振出局。


攻守互换。


这局是班小松负责击打,清脆响亮的一击后,球飞出一段很长的距离。


全垒打!


全部垒上的队员一垒安全上垒。


二垒尹柯安全上垒。


三垒邬童安全上垒。


击打者班小松安全上垒。


依次上垒成功每人算作一分。


第三局的击打者是尹柯,他顺利击中对方投出的球,依次跑过一,二,三到达本垒,得1分.


攻守交换。


几局下来比分32:11。


双方比分相差15分及以上时,5局可结束比赛。


被称为王牌投手的邬童在这场比赛里功不可没,所有球员都跑上来围住邬童,形成一个圆圈,将他抛起来。


尹柯站在圆圈外面,跟着他们一起笑。


能有这样一群伙伴,青春里的成长变得闪闪发光。


 


 


 


 


 


一切又好像回到初三的那场比赛。


“你刚刚有没听解说员说你是千年一遇的王牌投手,千年一遇,笑死了!”尹柯还在嘲笑刚才大家评价邬童的话。


“邬童你怎么不说话?邬童邬童?你脸怎么这么红?”尹柯没察觉他的异样继续捉弄他。


“被晒的!”


“应该是被羞的吧?”


“尹柯!”


“啊?”


“你不是说比赛完了后有话要跟我说吗,还说有奖励…你说什么奖励都可以的……”少年说着脸越来越红。


后面他们一起坐在天台吹风,邬童等了好久,尹柯都还没说话。


“你到底要跟我说什么?”


“我…我想把我喜欢的人介绍给你认识……”


“哦。”


居然就这样不咸不淡地回了个哦。


“你怎么不问我喜欢的人是谁啊?”


尹柯有喜欢的人了?


蹲了尹柯这颗白菜两年的邬童觉得自己都快要冒上天了!


老子一点都不想知道!


“他成绩好吗?”


“嗯…没我好,但是也不差。”


他会骑车吗?”


“他骑车挺帅的。”


他会做饭吗?”


“挺好吃的。”


完胜。


邬童很不爽地起身走人,越想约气。


我要知道是谁拱了我家白菜我不揍死他不算完!


尹柯连忙起身跟在他后面,“邬童你干嘛?”


“他那么好你去找他啊!”


“我这不是带你去见见他嘛…”


尹柯下了几步楼梯,站在邬童楼梯的上一层。


比他高出一点点。


“邬童,看着我的眼睛。”


 


尹柯微微低下头,直视邬童的眼睛。


两人靠得很近。


……


你,看到他了吗?”


 


 


 


 


 


 


 


 


9.


晚上是其中一个球员的生日,大家一起商量着去ktv玩。


邬童被拥上台唱了首歌回来时,尹柯正乖巧地坐着,眼神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邬童看了看尹柯面前放的酒杯。


“这么快就喝醉了?”


尹柯努力地分辨,认出是邬童后他索性直接靠在他怀里。


“童童,我好困我要睡觉…”


他呼吸都是热的,眼睫毛忽闪忽闪的,弄得邬童心里都痒了。


 


回去的路上,尹柯一直抱着邬童的脖子不肯撒手,还一个劲往他那蹭,邬童使了很大力气才不让自己身体发软。


“你趴好一点,不要东倒西歪的。”


尹柯还是在蹭。


唉,跟喝醉的人是没有道理可讲的。


身后的人突然伸出手摸住自己的脸。


“邬童是你吗邬童…邬童。”


“嗯。”邬童点点头。


尹柯得到回应后笑嘻嘻地,没多久就抽泣起来。


尹柯哭得特别伤心,“我我不是故意…不是故意想和你分手的,比赛那天我妈拉着我去报国外的高中,她想把我送出国,她不想我打棒球…她觉得棒球没出息……”


“她想拆散我们…我没同意。”


 “我很害怕我会永远见不到你,我有反抗的,我极力地反抗!我还跟她说了很多过分的话…”


“但是她不听,然后狠狠地打了我一巴掌。”


“打得我很疼。”尹柯把头埋在邬童的肩膀上,眼泪鼻涕都蹭在他衣服上了,“最后我看见我妈哭了,我就妥协了。”


“那时候我就很绝望,我是不是再也看不到你了?邬童…”


邬童眼圈也是一红。


 


 


 


 


尹柯觉得自己好像看见邬童了,又好像没看见…


后面的事他也不记得了。


迷糊中有人一直背着他,他不知道那人是谁,他想挣扎但是身体似乎软踏踏地使不出力气。


接着被放倒在一张软绵绵的床上,很舒服。


过一会儿觉得好热…好热……


尹柯伸手扒了一下衣领,那人也似乎看出他很热,靠了过来帮他衣服脱掉,摆脱束缚一下子凉快多了。


光着身子没多久那人又过来,怎么又给他穿上衣服了?


不是刚脱了吗?


“乖,伸手,对就是这样…好孩子……”


虽然不情不愿地再次穿上了衣服,好像比刚才的那件凉快也舒服些。


尹柯安静地躺了一会儿又开始嘟嘟啷啷起来,说什么嘴巴不舒服要喝水才能好…


那人把他扶起来,喂他喝一半杯水。


喝完水之后终于不吵了,尹柯伸出手搂住邬童的脖子,邬童被他吓了一跳,剩下的半杯水一个不小心洒在尹柯裤子上…


邬童无声地看了看尹柯…又看了看他的裤子…又再看了一眼尹柯。


终于做出了决定。


尹柯感觉在朦胧中有人在脱他的裤子,他动了下脚,想把人蹬开,那人非但不离开,还直接把自己裤子扒了?


他的手掌慢慢贴上自己的大腿…


贴上了之后就没离开过…


尹柯潜意识觉得这样很不对劲,但是他脑子又白花花的一团,想不出来是为什么。


那人的手从自己的腰部开始抚摸到臀…


…手指在自己内裤的边沿上弹了下。


尹柯跟着抖了一下。


那双带有热力的手顺着他的后腰慢慢下滑…


尹柯的呼吸一下子急促起来,他的手慢慢抓住那人的肩膀,不知道自己是想推开还是别的…


那人仍旧没停下来。


他的手开始用力想把这碍事的东西脱掉。


尹柯开始恐惧起来,就算是在梦境中也不能让完全不认识的陌生碰自己。


这么一想他突然挣扎起来,用力所有力气把身上的人狠狠推开。


万幸真的推开了。


尹柯微微睁开眼…两人靠得很近,四目相对。


那人身上熟悉的味道覆盖过来,是他一如以往喜欢的,心动又安心。


尹柯突然大大地松了一口气,这个人也跟着放松起来。


“原来是你,童童…”


邬童在他额头上啄了一口,轻轻地安抚他。


“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


说完尹柯就将刚才某人没脱完的和还挂在脚踝的裤子脱下一把丢开。


之后整个人平躺在床上一副“随你怎么样”的姿态…


“这下我就放心了,来吧。”


邬童:“……”


 


 


 


 



尹柯醒来的时候是躺在邬童家里的大床上。


除了身上套了件邬童的衣服外,一丝不挂。


这时邬童端着杯水走了进来,他刚洗完澡,头发还湿着。


尹柯有些口干舌燥,“邬童你要对我负责!”


邬童把水递给他,不明所以,“负责什么?”


“昨晚,我们,那啥。”


“昨晚什么都没发生。”


邬童讲述这件事的时候全程表情很平静,没有一丝波澜。


尹柯拉了一下衣服,看了看自己。


好像,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


但是!


裤子确实是脱了。


有一个更可怕的时候事实浮进脑海。


顶着一头软趴趴头发的少年盘腿坐在床上,只套了一件白色的衣服,领口很大,露出的脖子修长性感。似乎在回想昨晚的事情,表情有些懊恼又带着些许遗憾。


他的尹柯真好看。


邬童假装喝了一口水,熄熄火。


尹柯表情突然很认真,“邬童对不起啊,你没事吧?我昨晚是喝醉了,如果做了什么伤害你的事希望你能原谅我,我会负责的。”


尹柯想来想去只有这种可能了,两个人睡了一晚,自己啥事都没,对方却一副阴晴不定的样子还说什么事都没发生…  


“你在说什么?”


 “难道…”尹柯的语气开始变得小心翼翼,他怕伤害到邬童的自尊,“不是我把你给上了?”


“噗-”


邬童嘴里的水全喷在他脸上。


“厉害死了你尹柯,敢情你认为你把我上了!”


“不然呢?”


“……”


邬童哼了一声,“是你要以身相许,我不肯。”


尹柯默默捂住脸。


 


 


“尹柯。”


“嗯?”


“我们复合吧。”


“……”


邬童的手在他眼前晃来晃去,对方还是没反应。


“不想?”


尹柯猛地起身把邬童扑倒,压在床上抱住他。


“童童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


“笨蛋。”


邬童仰起头,双手捧着他的脸。


尹柯没有逃避,迎了上去。


窗外阳光明媚。


正好来一场热辣辣的吻。


 


 


 


 


 


 


 


10.


“长郡高中的小熊队今年以黑马的英姿一路闯进全国大赛,现在是最后一场比赛,将要对战的是实力超强的银鹰队,不知道小熊队今年能不能打破银鹰队的三连冠呢?”


“今年的小熊队可谓是超级黑马啊,听说是因为有了千年一遇的王牌投手和零失误的捕手。”


“确实棒球界一直有种说法,投手和捕手是两口子。”


球场的广播正在热烈地演讲着。


球场这边的最后一场比赛正在打响。


邬童摆好姿势,一个球迅速投了过来。


对方甚至连棒都没来得及挥。


球正正落入尹柯的手套。


 


 


“我只想让你接到我的球。”


“我想和你成为投捕组合。”


 


 


 


—完—


 


希望喜欢。


 


 


 


 


 

评论

热度(2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