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看文的

这个世界上最难的事情就是不忘初心

【童柯】我是要成为第一单的男人

Shaw哥:

-速打,不知所云,看着玩


-根据真实经历改编,灵感源于生活


-不上升


-感谢食用








 


 


邬童作为一名踩着二十世纪尾巴出生的山城男孩儿,面顶一张二十一世纪的精致巴掌脸,兜揣一枚90后的身份证,背背一只千斤重的书包,手推一个贴了2109的蓝色行李箱,于2017年秋季伊始成为一名,名副其实,熠熠生辉的大学生。


 


大学生活顺风顺水,开学第一个月加入校学生会纪检部,每天堂而皇之翘了早自习,揣着一个小本本挨个教学楼点名查勤。


 


今天哪个小调皮蛋儿闹钟没响,黑色水性笔利落的在本子上嚓划一道杠。


 


不定时的深夜查勤,敲敲门或者推门而入,垃圾桶里不许有垃圾,寝室内不许用吹风机电饭煲,一经发现一律扣分,在各个男生宿舍也是掀起肃清的骇然巨浪,对邬童的大名望洋兴叹,听而生怯,一时间躁动不已。


 


俊脸神情严肃,一丝不苟,致使纪检部部长深表欣慰,由衷感慨小学弟确有自己当年风范,部长职位后继有人,并且大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之势头。


 


加上过人的学习能力以及优异的成绩,带班老师多次提拔邬童担任班级班长,可谓三顾茅庐,盛情难却。


 


而邬童只是摇摇头,摆摆手,双眼不离高数题,说。


 


“焦耳能力比我强,想必更胜一筹。”


 


随后焦耳荣升班长一职,邬童则成了团支书。


 


长此以往,各名同学对邬同学的评价即是,终日雾霭沉沉烬如霜,时常神情便秘难接近。


 


外表再俊如潘安都抵不过内心的疏离冷漠不是。


 


即便社团选择的时候邬童破天荒且毅然决然加入烘焙社着实叫人大跌眼镜,小围裙搭配烘焙帽一身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打扮更是惊艳四方,做出来的小蛋糕虽其味不扬但外貌可观堪称佳作,然他依旧只身一人。


 


帅气的男神只可远观,超神的学霸可望不可即,集帅气男神与超神学霸于一体的邬童更是只能当校园尊佛供着。


 


蓝月亮大学校领导们似乎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机遇,摩拳擦掌准备下一年拿这位如神降临的邬同学作为校园宣传。


 


——还想着去北大清华,同济复旦吗?邬童在蓝月亮等你。


 


然后啪,一张邬童学长的帅照,再甩几个邬童学长查寝查勤做小蛋糕的视频。


 


绝无仅有,仅此一家。


 


闻者立足,见者淌水。


 


口水。


 


偶然间捡到宝的心情是怎么样的,就如男生向女生求婚,女生说“天上掉馅饼我就嫁”随后楼上吃葱油馅饼的吃饼住户把手里的饼子给扔了下去。


 


突如其来,随遇而安。


 


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随时间推移,春去夏来,五月底六月初的天气时冷时热,早上冷打颤,下午热成干,晚上开着空调裹被子,再不定时来场大暴雨。


 


就是这样飘忽不定的季节,稳如泰山的邬童突然不满足于现状。


 


他觉得,既以离家,则不再依家。意思就是男人既然走出了家门,就应该独立起来,衣食住行不再完全依靠父母。


 


呵,男人。


 


所以他要赚钱。


 


于是,用着课余闲暇的时间,邬童找了份兼职。


 


老板年纪不大,也就三十出头的样子,但却是个厌弃世俗,嫉帅妒美的主儿,看到邬童气不打一处来。


 


再看邬童一脸岁月静好,静如止水的淡定模样更是火上浇油,脚下生风。


 


他从抽屉里掏出一个小盒子,全新未拆封,丢到邬童怀里,然后点了支烟,说:“如果你可以把这东西推销出去,我就给你工资加倍。”


 


“推销不出去,今天一天无薪。”


 


邬童低头看了看手里的盒子,眉头跳了跳,嘴角抽了抽。


 


其实他完全可以掉头就走,撒手不干,因为这根本是无理要求,强人所难。就是上帝为你打开一扇门,必定关上一扇窗。


 


为了公平,所以他邬童一下就碰了个刁钻的老板。


 


但邬童是谁啊,必然也不是个肯屈服吃亏受委屈的主,他捏紧了手里的小红盒子,一甩手,不屑一哼,转头走出了办公室。


 


紧接着他去了就近约摸两公里外的星耀广场。


 


大概由于工作日的原因,商场里外来往的人并不多。


 


邬童站在商场一号大门口,看行人进进出出,再看手里扎眼膈应的小盒子,一时间犯了难。


 


即便是在校内各事得心应手的邬大尊佛,也招架不住一盒令清纯大学生难以启齿的成人//用品。


 


但有的时候缘分就是妙不可言。


 


好比在KFC排了半小时队伍偏偏到自己没有了网红海盐冰淇淋,买了张电影票开场五分钟刚播完广告荧幕坏了,抢爱豆限量贩售周边的那一刻断网加手机停机。


 


就当邬童四处观张望的时候,他看到了不远处等着电梯的尹柯。


 


剑眉下眼帘低垂,浓密的睫毛不卷但长,悄悄挡住浅琥珀色湿润好看的眼睛,鼻梁又挺又直搭配稍些翘起的鼻尖添了份俊俏和皮的气质,紧闭的双唇弧度微扬,唇色属于偏淡的粉红,一颗唇珠爆满圆润,像夏天一块清凉半融的冰,下颚同脖颈自然衔接,线条流畅而优美。


 


外貌英朗,神情柔和的尹柯。


 


这一切令邬童移不开眼。


 


等到回过神这会儿,他已经定定的站在人面前,与对方四目相对,视线直接冲撞。


 


“…好巧。”


 


尹柯说,冲他笑了笑,嘴边蹦出两颗小巧的梨涡。


 


邬童木讷的点头。


 


“你在…等人?”


 


“不不不,没有没有没有。”


 


邬童飞快的摇头。


 


所以说,上帝从来都是公平的,开你门的同时关你窗,男神与学霸孑然一身的邬童,对上暗恋多年的尹柯就成了个一无是处的傻子。


 


“电梯到了。”尹柯挥挥手,“我先走了。”


 


那手真好看啊,白净修长,骨节分明,指甲半包指肉形成形状好看大小长度皆适度的指盖,青筋微突,被半透明的皮肤包裹着,予人一种想要紧握不放的冲动。


 


“等一下!!”


 


邬童喊着,冲上去握住尹柯的手。


 


急切的心情导致嗓音难抑从而分贝过高,引来不少过路人纷纷抵行注目礼。


 


随后被邬童凶恶的眼神杀一一驳了回去。


 


再转回尹柯方向则切换柔情似水,化成汪洋大海,在温暖的骄日下光斑点点。


 


尹柯为此表示疑惑不解,稍使了力却挣脱不开对方的禁锢。


 


“我想向你推销产品。”


 


邬童缓缓开口,语气里带着一种前所未有,说不上来的委屈腔调,至少蓝月亮大学的师生店老板都从来没有听过。


 


“我…”


 


“你先别急着拒绝,听我说完再拒绝。”


 


说着,一双勾人心魄的桃花眼微微下耷,一副巨型金毛没人要没人疼没人哐哐揉脑袋的可怜模样,看得尹柯止不住软了心,用还自由的另一只手揉了揉邬童毛茸茸的头发,“那你说。”


 


“我最近在做兼职,帮老板推销产品。”邬童抓过脑袋上作乱的手,轻轻捏于掌心,“我连续好几天在这里站着,可没人理我,20单的要求到今天也没出去一单,该有的业绩一点没做。”


 


“在这么下去我就没工资了。”


 


越说越委屈,越讲越可怜,就像梅雨连绵不绝,持续不断,乌央乌央的撞在尹柯胸口,敲打着内心深处最为柔软灼热的地方。


 


尹柯叹了口气,就着邬童牵住自己的手带他走到不远处的休息长椅肩并肩坐下,问:“是什么产品呢?”


 


邬童将揣着还带着自己体温的小红盒子递到了尹柯手里。


 


“…”


 


好家伙,活该卖不出去。


 


“你老板,想法挺奇特啊。”


 


“你要买吗?”


 


“我…”尹柯看了看手里烫手的红盒子,又看了看身侧的邬童,“要这有什么用?”


 


“跟女朋友用啊。”


 


“我没女朋友。”


 


“跟男朋友也行。”


 


“我没男朋友。”


 


语落,邬童双眼几不可闻的亮了起来,他挺了挺身板,稍昂起来下巴,“那你看我怎么样?”


 


“啊?”


 


“我啊,我怎么样?”


 


尹柯听言上下打量着邬童,来来回回,里里外外,仔仔细细,直到再对上对方不知何时变得炯炯有神光彩熠熠的眼睛,其中一派诚恳叫他想忽视都忽视不了。


 


“…现在推销产品还带赠送对象的吗?”


 


“是啊!”邬童点头,“仅此一个,一经出售不退不换。”


 


可谓之雄赳赳,气昂昂,臭不要脸。


 


嚯,还是个无赖东西。


 


尹柯暗暗腹诽,颇有些无奈的捏着隐隐作痛的太阳穴,随后定定看住依旧憋足劲儿挺胸抬头的邬童,直到对方没了气,额头飙汗,逐渐心虚也依旧不移开眼。


 


有的时候缘分真的妙不可言。


 


好比路过一点点奶茶店发现它出了新品并正好没人排队,平时高冷的猫咪难得一见对自己黏腻到不行,许愿的下一秒流星划过夜空。


 


就如你喜欢对方的同时,对方也心系于你。


 


就像尹柯等待着星耀广场的电梯,心里想着邬童,然后邬童就不偏不倚闯入他视野里,红着脸问他要不要买这个小红盒子。


 


 


 


 


——“那就让我成为你的第一单吧。”


 


 


 


 


 


 


 


后记:


 


1.邬童与尹柯手牵手回到老板办公室


 


邬童:李总,非常感谢你,工资我不要了,盒子我收下了。


 


李总:你被开除了!!


 


 


 


 


2.邬童与尹柯手牵手回到学校


 


尹柯:我不是蓝月亮大学的。


 


邬童:你是我的。


 


焦耳:焦耳独家特大新闻!!蓝月亮尊佛还俗处对象了!!!


 


 


 


 


3.邬童与尹柯手牵手回到家(酒店)


 


尹柯:这玩意儿你要怎么用?


 


邬童:我用。


 


尹柯:我呢?


 


邬童:你被用。


 


 


 


 


FIN.




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会不会有心情看文章结束后的这些废话,但我还是想稍微说一说。


我想请个假,大概到下半年吧,七八,或者九十月份。


最近状态挺差的,因为各种事情。


一直说男儿有泪不轻弹,我觉得女儿也是,刚刚听到我爸跟我妈说就当没生过我的时候我真的没绷住,事情的起因只是由于我找了份不称他心的工作。


也许是我玻璃心,但我真的没想过他能这样说。


我甚至不知道究竟是我太异想天开太幼稚还是他的控制欲太强,我总觉得我的一生已经完完全全被他安排好了。


我本以为我即将到来的第一桶金纵使不是在欢声笑语中,也不会是谩骂讽刺里。


对不起,这里太负能量了,你们忽视就好。


也许明天起来一看发现昨天的自己是矫情的傻逼就把这段删了。


让我静一静,缓一缓,我们到时候再见。


爱你们。


要好好的。








SO.大家真的不来猜一猜邬大爷推销的是啥吗?!这才是重点啊旁友们!!


还有諞,我在写的,没有坑,就是比较慢哈哈哈。





评论

热度(356)

  1. 大雯儿一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