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看文的

这个世界上最难的事情就是不忘初心

时光如旧 (童柯)

易树梨花落:

并没有什么值得上升的空间


总之开心就好ヾ(❀╹◡╹)ノ~


只是简单的我喜欢你,便放你看遍天下风光


你若回来,刚刚好,我等在这里!


最近很喜欢的一首歌里有这样一句词,


我做了那么多改变,只是为了我心中不变,


默默的深爱着你,不论相见不相见。


☆☆☆☆☆☆☆☆☆☆☆☆☆☆☆☆☆☆☆☆


尹柯从来也没有想过,会在自己如此仓皇狼狈的时候和邬童重逢。


抬手抹了一把被人泼在脸上的绿茶,尹柯对坐在对面哭的梨花带雨的女生说了声“抱歉”,便起身离开。


在经过邬童身边的时候,尹柯微微停顿了几秒,到底面无表情的推门而出。


邬童皱眉看着留在座位上兀自哭的凄凄哀哀的女生,握紧了拳头。


尹柯,还是老样子!


从来不在乎别人的想法!


一贯的自以为是,我行我素!


说走便走,那样干脆,那样利落!


谁对他而言仿佛都无关紧要……


两个人有多久没见了?


高中毕业到现在,将近七年的时间,自己从最初的每天渴望遇见他,到后来的闭口不提……


想不到……重逢来的这么猝不及防!


自己都没想好要怎么对待对方,就再次被他无视着擦身而过……


邬童苦笑,再长的时光又怎样?见了尹柯,自己还不是一样的又怂又没辙!


点了点吧台,请服务生为那女生送了杯热巧克力过去,算是同病相怜的善意吧。


划开手机,邬童出了店门,拨通了班小松的电话。


“邬童,什么事啊,先说好,蹭吃面不可能,你都多少次没结帐了!”


“尹柯,什么时候回来的。”


那边的班小松吓得手机差点扔飞出去,定了定神,小心翼翼的问道,“你………你知道啦……”


果然如自己所料,尹柯联系了班小松。


对他而言,自己……微不足道!


“邬童,你听我解释,其实尹柯……”


“够了,我不想听!”


邬童挂断了电话,嘲笑自己的自作多情。


曾经不止一次的想过,尹柯终会联系自己,抛开自己的心思不谈,他们曾经是最信任的队友,最好的哥们,是所谓的homie不是吗。


然而现实的一切,无一不响亮的打了邬童一巴掌。


初中时候,他们是最棒的投捕组合!只用一个眼神,一个手势,就能读懂对方隐藏的全部含义。


那个时候,恰逢妈妈离世,与父亲的冲突一发不可收拾,是自己人生最混乱的时期。


那个时候,尹柯陪着自己,一遍遍的听妈妈的录音,一次次打球打到精疲力竭。


那个时候,自己对尹柯起了不一样的心思。


那个时候,自己以为会和尹柯做一辈子投捕。


然而,尹柯,一句解释的话都没有,就离开自己去了长郡。


到底是年轻气盛啊,不甘心,想也没想就转学追了过去。


借着班小松这个契机,自以为欲擒故纵的将尹柯拉回了身边。


不过……镜花水月一场……


尹柯,一如当初的只字未提,消失在了自己的生活里……音讯全无……


那个人,是平静的湖水,不论你耗费多大的力气往里面扔石子,激起多么大的水花,最终还是会消逝无踪,了无痕迹。


重逢了又怎样呢,自己早已没有了当初年少的勇气,怂的一逼,说的就是自己吧!


邬童烦躁的理了理头发,开车扬长而去。


他希望自己永远都不要再遇见尹柯,他希望尹柯这个人和自己再也不要有任何牵扯,他希望……


“大爷的,所以尹柯你特么的当初干嘛又说走就走?!”


邬童发泄的狂摁喇叭,惹得周围车辆纷纷投来看傻子一样的眼神,尽量远离,怕是遇上精神病飙车,一不小心出了事故不说,连索赔都没有。


然而世事总是峰回路转,出人意料。


就在邬童在家里憋了三天终于打算面对现实之后,现实又再一次毫无意外的给了他重创。


当精神抖擞的邬大老板好整以暇的坐在屋子里喝着咖啡,抬头却发现推门进来面试的人竟然是尹柯的时候。


邬童心里一万句mmp!


两个人一个坐一个站,隔着一米不到的距离,偏偏要对望出一股子一眼万年的味道。


尹柯浅淡的琥珀眸子,直直的盯着邬童,冷淡,又强硬的透着那个人特有的叛逆倔强,还有邬童从来都读不懂的秘密……


邬童不甘的回瞪着尹柯,到底在对方眸中闪过一抹笑意时败下阵来,以前到现在,有哪次自己不是心甘情愿顺着尹柯的。


邬童挫败的靠在椅背上,看着尹柯倒是一派悠然自得的样子坐在对面椅子上。


“来干嘛。”邬童挑着桃花眼问的干脆利落。


“面试。”尹柯敛着琥珀瞳答的随意。


“你?”


是了,高中的时候,焦耳就咋咋呼呼的宣扬过尹柯跳舞特别赞这事。


两个人和好后,明的暗的,自己不止一次的表达过想看尹柯跳舞的愿望。


然而那人置若罔闻,愣是没在自己面前展示过。


你看,人人都可以,偏是到了我就不可以!


邬童不懂尹柯,从过去到现在……


“凭什么以为我会用你!”明明自己想看到了极致,邬童嘴上仍是不肯落分毫下风。


“跳一场。”尹柯起身,双手撑住桌面,靠近邬童,琥珀色的双眸目光笃定,“觉得不好,我立刻走人。”


过近的距离,尹柯的吐息一丝不落的传到邬童脸上,那浅浅的梨涡一点一点的在自己眼前展开,好看的晃眼。


直到尹柯站上舞台,邬童都没缓过神来。


再回神,台上的青年已经在灯光的笼罩下,扭腰,送胯,身体柔软如蛇,汗水顺着脖颈滑进敞开的衣领,落在若隐若现的锁骨附近,浑身上下透着禁欲的魅惑。


邬童不自觉的上下滚动喉结,他曾经偷偷在焦耳手机上看过尹柯跳舞的视频,却完全不及现实中眼前人带给自己的震撼。


他见过笑的梨涡醉人的尹柯,见过委屈强撑的尹柯,见过平淡如水的尹柯,见过自信缜密的尹柯,见过腹黑如小狐狸的尹柯,也见过慵懒像小猫儿一样的尹柯。


却独独没有见过台上这般眼神间满是挑逗,妖娆如鬼魅的尹柯。


想把他藏起来,想让他只在自己面前露出这幅表情,想让他………只属于自己!


眼眶莫名变得灼热,心脏传来阵阵刺痛,有什么东西不受控制的想要冲出身体。


一曲毕,尹柯立于台上,眼角微勾,用眼神询问邬童意见。


邬童久久没有开口,倒是吧台旁身穿黑色皮衣,染着蓝发的青年吹着口哨,嚷了声好。


岂止是好,简直是太特么好了!


邬童强行抑制住就要喷薄而出的冲动向外走去,转身前丢下一句“记得准时上班”。


台上的尹柯盯着早已关闭的大门,嘴角扯出一抹苦笑,额上的汗水划过微红的眼角,透的整个人愈发孤寂清冷。。。


酒吧的工作时间日夜颠倒,不知是巧合还是有意,自那次面试之后,尹柯和邬童竟再也没有打过照面。


存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思,尹柯照旧一派淡然闲适的上班下班。


几天下来,倒是和酒吧的调酒师兼主唱李想混了个熟。


尹柯出神的盯着台上放肆张扬唱着歌的蓝发青年,思绪不自觉飘回了初中的操场上。


那时候的邬童,也是这样笑的张狂随性,整个人都闪闪发着光。


自己与他比肩而立,阳光洒下来,一切都美得不像话。


“邬童,我喜欢你。”


清甜的女声仿佛又在耳边响起,心脏还是不由自主的刺痛。


是啊,就是从邢珊珊告白以后吧,发现了自己不单纯的心思。


每天惶惑不安,举手投足都必须小心翼翼的掩藏。


累。


怕。


可也心甘。


那时候,只是一个轻轻的转身,就能改变一切。


邬童的愤怒,邬童的不舍,邬童的疑惑,自己统统假装看不懂。


终于,各走各路,各不相见。。。


酸胀的眼皮突然蒙上一层凉意,冰得尹柯一个机灵。


“别闹,李想。”


尹柯拿下蒙在眼上的可乐,顺带挥开李想凑过来的手臂。


“尹柯,你的眼睛再哭。”


“胡说,”尹柯扬起带着浅笑的脸,“明明笑着。”


“不累吗?”


尹柯敛了笑,望向走廊深处,“还好。”


李想顺着尹柯的目光望过去,嘴角勾起一丝意味不明的笑。


趁尹柯走神之际,单手揽过他的肩膀,顺便将头盔塞进了尹柯怀里,说话间嘴唇就要贴上尹柯耳朵。


尹柯刚想拉开距离,就被李想一把扯住。


“等会儿,有惊喜。”


尹柯不解的看着似笑非笑的李想,正准备开口询问,不想被一阵夸张的推门声惊得一个激灵。


邬童气势汹汹的从走廊走出来,二话不说拉了尹柯就走。


李想若有所思的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想起前阵子偶然经过邬童办公室的情景。


当时自己刚从洗手间出来,听见邬童在办公室讲话,本是不想理会,却被邬童的一句尹柯吸引了注意。


顺着窗缝看去,邬童正盯着电脑自言自语。


“啧啧,弄的自己像个偷窥狂。”


“虚伪。”


“怎么又皱眉了,跟小老头一样。”


“不吃晚饭,胃疼也是活该。”


“才认识几天笑那么甜给谁看。”


“对了,他什么时候和李想那个跋扈的家伙有那么多话聊。”


......


李想扫了一眼电脑屏幕,上面显示的正是尹柯所在的位置画面。


李想突然来了兴致,那之后他总是有意无意的从邬童办公室门口经过。


也发现邬童就这样,每天俨然一个偷窥狂一样,紧盯着尹柯,评论来评论去。。。


再看看一无所知却偏偏总盯着办公室方向发呆的尹柯。


这就有点意思了。。。。


这天邬老板照旧闲来无事,想看看尹柯在做些什么,不料在镜头中看见李想正把头盔塞进尹柯怀里,一副马上要拉着人离开的样子。


啪的一掌拍在桌子上,邬童抄起雨伞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出了办公室。


拉着尹柯到了大街上,邬童想要撑伞,才恍然反应过来,手还牵着尹柯,握也不是放也不是。


尹柯轻轻抽出自己的手,接过邬童的伞撑开罩住彼此。


“我今天没带伞。”


“没伞不早说。”邬童不满的嘟囔着,手上却是不由自主的接过尹柯手里的伞,顺带将尹柯整个人揽了进来。


雨越下越大,两人挤在一把伞下,身上还是被淋湿了。


邬童尽量将伞斜到尹柯头顶。


还是一样的口是心非啊。。。这样的邬童,总是轻易的触碰到自己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你车不是在那边吗?”


看邬童带着自己往相反方向走,尹柯不免疑惑。


“没带钥匙。”邬童气呼呼的回道。


尹柯忍不住轻笑出声,琥珀眸笑意盈盈的望着邬童。


被盯的浑身不自在的邬童不禁加快了脚步,带着尹柯拐进了路边的便利店。


尹柯去货架拿了两个泡面,请店员泡开后,与邬童并肩站在窗前的简易小桌前呼噜噜吃起来。


“傻子。”


尹柯轻笑,梨涡浅浅闪动。


“刚刚待在店里不比这强!”


邬童一句话说不出来,闷不吭声挑着面条往嘴里塞。


“所以……你刚刚……是在逞强吗。”


“是!”


末了邬童又咬牙切齿的补了一句,“老子的人也敢惦记,明天就开了!”


闻言,尹柯握着握着叉子的手僵在半空。


邬童夺过尹柯手里的叉子,一字一顿,“我说,老子的人,谁都不能惦记!”


强行掰过尹柯的脑袋,抵住对方额头,逼他直视自己,“所以,尹柯,别想再说走就走!”


尹柯闭上眼,将自己整个人靠近邬童怀里,这次。。。不会走了。。。


像是某种默契,两个人又一次忽视了多年前的不告而别,和好来的突然又合情合理。


当两个人站在班小松面前时,班小松简直可以说是喜极而泣,硬是逼着两个人吃了三大碗拉面,美其名曰三个人的重聚面。


日子过得如鱼得水,除了邬童偶尔耍脾气不让尹柯上台跳舞,或是时不时寻衅滋事的找找李想的岔,一切都美好的不像话。


“尹柯,”李想将调好的果酒递过去,笑道:“你是不是应该谢谢我。”


“谢你什么?”尹柯将果酒一饮而尽,挑眉笑看着李想,“谢你故意让邬童在监控里面误会我们吗?”


眼前的尹柯,哪里还有平时懵懂不知的模样,分明是老谋深算的妖狐。


“所以。。。你什么时候知道邬童在。。。关注你。”


“很多事太凑巧了,”自己胃疼柜子里突然出现的药,莫名贴在衣服上的暖宝宝。。。


“所以。。。藏伞也是故意的!”


“明知道就不要问。”


两人相视而笑。


尹柯顿了顿,“不过,这阵子,还是谢谢。。。”


“尹柯,”李想突然的正经,“你现在这样笑着才是真的好看,这样就好,所以,别说谢。”


“嗯。。。”


“况且,邬童平时那副唯我独尊的劲儿,不膈应他一下,不痛快。”


“不逼他一下,他怎么会认输呢。”


心知肚明的结局。


所以当这天,心情一直处于要上天状态的邬大老板甩着钥匙晃进自家酒吧大门的时候,就看见空无一人的吧台处,李想正笑的一脸荡漾的摇晃着雪克壶,猥琐的看着趴在吧台上支着脑袋的尹柯。


邬童顺着李想目光看去,尹柯也是笑的一派悠然。


特么的,反了天了!


邬童大长腿一迈,赶在尹柯之前,接过了李想递过来的调酒,仰头一饮而尽。


“欠点火候。”


邬童杯子一扣,斜靠在吧台旁似笑非笑的看着李想。


李想眉峰一挑,抱着双臂好整以暇的回视邬童。


战火一触即发。


尹柯头痛的忍受着面前两个人释放出的低气压,看两人半天也不说话,只在那诡异的瞪视,终是忍不住抚额开口:“邬童,我头疼……”


说完还不着痕迹的拉拉邬童衣角,顺带附赠一记委屈的小眼神儿。


邬童目不转睛的盯着李想,漫不经心甩出一句,“头疼就是因为睡不好,所以,搬家!”


尹柯狐疑的看着邬童,实在不理解他的脑回路,怎么就扯到搬家上了。


“搬,去,我,家。”


看尹柯呆愣愣的看着自己,邬童好心的放慢语速解释了一遍,说完还揉了揉尹柯头顶可爱的发旋儿。


顺带挑衅的冲李想仰仰头,拉着尹柯往里面走去。


尹柯慢悠悠的任由邬童牵着,目光不由自主的投在两人交握的手上。


邬童的手指不如自己来的修长,但是仍然执着的包覆着自己手掌,温度顺着掌心,一点点窜到了心尖儿。


尹柯还在努力抗衡着逐渐升高的体温,不想前方的邬童突然停了下来,来不及撤腿的尹柯一下子撞在邬童背上。


“邬。。。”


话未说完,就被转身的邬童困在臂弯里。


自己……这是被壁咚了?


尹柯脑子还没转过弯来,就感到唇上一热,柔软的触感一下下的,带着酥酥麻麻的电流传遍全身。


“搬去我家……好不好,尹柯……好不好……”


邬童的呢喃断断续续飘进耳里,夹杂着些许小心翼翼,和他的吻一样包裹的尹柯喘不过气。


尹柯放软身体,将自己全部重量陷在邬童身上,抬手回抱住邬童,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


尽管动作轻微,邬童却立刻感觉出来,下意识加重了拥抱的力量,恨不能将尹柯揉进自己身体里。


“尹柯……尹柯……尹柯………尹柯……”


于是,邬大老板本着择日不如撞日的原则,在第二天,大张旗鼓的将尹柯的东西打包,将人直接拎回了了家。


一样一样的收拾着尹柯的东西,邬童突然被一个笔记本吸引了目光。


他记得这个笔记本,封面的蓝胖子还是尹柯亲手画上去的。


那个时候,尹柯总是用这个本子在那里写写写,好几次自己想看,都被他迅速收了起来。


邬童偷偷瞄了一眼在隔壁房间忙活的尹柯,小心翼翼的打开了笔记本。


**年**月**日
今天不小心撞见了邢珊珊对邬童表白,心里竟然说不上来的不对劲。。。


**年**月**日
今天和邬童一起跟隔壁校打了友谊赛,果然球场上的他是最耀眼的。


**年**月**日
要非常小心的才能藏起来自己的心思,很难。


**年**月**日
今天邬童说,希望我一直做他的捕手,非常高兴,未来的日子,我会在他身边。


**年**月**日
邬童看着邢姗姗,笑的满眼桃花。


虽然明知那些耀眼的光芒并不是因为邢姗姗这个人,我仍然感到了酸涩。


他的眼神那样神采奕奕,充满着对未来的渴望。


世界那么大,邬童那么好,他应该趁着青春年华去轰轰烈烈的追逐,闯荡,肆意而为。


而我呢?岂可自私的让他停留在某一个地方。


时光漫长,路上的风景那么多,如果现在纠缠下去,未来的某一天,邬童会不会责怪我?


而我,又会不会后悔,牵绊了他………


。。。。。


邬童想起来,后来的尹柯退出了棒球队,后来的尹柯变得沉默寡言,后来的尹柯。。。看起来很孤单。。。。


这个傻瓜。。。


“尹柯,你后悔吗?”邬童将笔记本塞进尹柯手里,轻声问道。


尹柯没有作声。


“尹柯!”


“我过得很好不是吗。”


尹柯抬眼,温柔的笑着。


邬童不屑的冷笑,“你这叫过的好?”


“不然呢?”


尹柯挑衅的抬头,看着邬童的眼神仿佛彼此只是互不相识的陌生人。


动作快过理智,邬童扯着尹柯胳膊强硬的将他拉近自己,左手扣住对方后脑勺,不容分说的吻上了尹柯的嘴唇。


对上尹柯,永远是做比说来的直接有效!


这个傻子……还是一样……没长进。


察觉到尹柯的走神,邬童加重了唇上的力道。


“邬童,我并没有后悔,从来没有……”


尹柯没有说谎,对于以前的种种,尹柯从未觉得后悔,若是时光重来,他仍然会选择在入学那天故意泼邬童一身水,仍然会做他的捕手,仍然会不顾死活的去喜欢他,也仍然。。。会选择离开。


他们相遇的时光太早,哪怕尹柯已经无比肯定自己会在邬童这一棵树上吊死,他也不想,也不能让邬童失去更多选择的机会。


那时候的他们太小,还有大把时光,他希望邬童可以在那些美好的岁月里看看其他的风景,他愿意等着,等着他看完所有风景之后,在最好的时候,遇见他。


“尹柯,你太自以为是,也太低估我了。”


邬童紧紧抱着怀里的尹柯,差一点点,他们就会在漫长的时光里,擦肩而过。


尹柯闭上眼,终于放松的将自己完全倚靠在邬童身上。


“邬童,我会找到你的……”


是啊,不管过了多久的时光,回到你身边的时候,我仍然是最初的我。


仍然是。。。喜欢着你的我。。。


所以,未来,请多指教。

评论

热度(120)

  1. Bye易树梨花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