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看文的

这个世界上最难的事情就是不忘初心

为心导航

甜酒酿:



梧桐一颗组, 关于拥有和失去爱情








一发完   he  破镜重圆


 




01


 




春天步履匆匆的来又踏着暖阳而去 ,夏日的酷暑慢慢靠近,尹柯在三十八摄氏度的高温里挣扎求生。看着手机里温度表高低起伏却都没有下过三十摄氏度的红线,他开始怀疑他到底有多久没有回到双清市。


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赶紧剥离贴在身上的衣物冲了个澡,才转头在自己刚买的食材里勾勒今日晚餐的模样。



尹柯不擅长烹饪,或者天生就缺乏这根神经,他那双纤细修长的美手可以用来画价值不菲的设计稿,也可以在大学艺术节的表演里贝斯solo,唯独不能把青菜和肉变成佳肴。在第三次失败以后,给班小松打了个电话,还是把孤孤零零的一顿晚餐变成了班小松的单口相声表演秀。


回到双清的原因很简单,尹柯收到了高中时候的老同学薛铁的喜帖。


“小柯柯,你说谁也没想到,高中时候那么内向的一个人诶,最后竟然是最早结婚的,收到请柬我都惊了!”



“他动作还真的挺快,这才大学毕业几年啊。”尹柯点点头回应说。



“是啊,想想高中刚开始那时候他还总是受人欺负呢,要不是你 我还有邬童…”
班小松自知说错了话,声音越来越小,而后干脆闭嘴去吃饭。边打量尹柯的表情,可那个人像是一潭死水,波澜不惊。



“我说…”班小松蠢蠢欲动的话头刚起,




“闭嘴!”尹柯夹起排骨塞进他的嘴里。



回到双清的理由哪有那么简单,还不过是为了逃离那个人,逃离那段刚结束的感情,逃离那颗不甘却也不敢再靠近的心。


“唉。”尹柯微微叹息。






“不过这次薛铁结婚结的还挺及时的哈,正好你也算是回来待一阵子休息休息。”班小松消化掉排骨,“这几年你你这么忙,咱们大学时还几乎都在一起,毕业以后你人影都快捞不见了,我们都在B市住,可好像还没有这几天在一起的时间多。”尹柯点了点头,“其实…还真的挺怀念高中的时候的。”


 


 



02


尹柯觉得,高中毕业的那个夏天是金色的。纸花撒在头顶,他和邬童在默契的吉他弹唱中收尾整个毕业联欢会。


“尹柯,你说毕业了我们表演个什么节目好?”邬童在操场找到了一个阴凉处,随意的将修长的双腿搭在台阶上。


“那还不简单,你去表演个吉他弹唱,我跳个舞不就得了。”尹柯故作不在意的说。


“你编排一个舞蹈又费时又费力,而且马上就高考了,哪里有时间?要我说我们完全可以…”




“我可不敢和邬童校草同台表演,我怕被你的迷妹抓破相。”






后知后觉的邬童察觉到了尹柯戏弄他的心思,“你耍我!”邬童声音里待着怒意,脸上没有丝毫的不开心,尹柯笑着跑开,邬童绕着操场和他玩猫捉老鼠。
后来邬童还是表演了吉他弹唱,不过是和尹柯一起。两把吉他,两个正值当好年龄的少年,两个温柔的嗓音。


“着迷于你眼睛,银河有迹可循。”


“穿过时间的缝隙,它依然真实地吸引我轨迹。”




“…”


 




台上的是还没挑明爱意的心爱的人,台下是相处许久一同并肩的伙伴,还有成长道路上不曾缺席的恩师们。


高考成绩下来的那天晚上,邬童把尹柯约了出来,他抱着一箱啤酒,在尹柯家楼下等着。开了门看见这一场景的尹柯差点笑出声来:“你不怕我妈看见打你啊?”






“我这么可爱,阿姨才不舍的打我。”邬童得意洋洋的笑出虎牙,一边抱着那箱啤酒向前走去。






“我帮你拿。”






“我能拿得动。”




 


“邬童,你抱着一箱啤酒就是为了来学校操场啊?”尹柯看着空旷的学校操场,很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应该跟他出来。


 




“学生本身就可以去学校操场啊。”






没听说过在学校操场喝酒的,尹柯在心里默默吐槽。两个人不知不觉喝了一箱啤酒,尹柯拿着最后一罐啤酒说: 






“邬童,你说,未来会是什么样的?”






“也许会学管理也许不会,但一定会跟你在一个大学。也许毕业后会回到双清也与不会,但那个时候还会跟你在一起。”






“邬童,你...喝多了吗?”尹柯看着眼前人,桃花眼里有坚定,有认真,还有与往常不一样的神采,有些东西好像要呼之欲出。“看来是我喝多了”尹柯笑着说。


 




“尹柯,我没喝醉,我很清醒。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合适的时机,有些事既然已经存在,我们也不应该逃避,高考结束了,成绩下来了。我们都不再是小孩子了,我们可以支配自己的人生了,我没有鲁莽,没有冲动,我只是在把事实说出来。”






邬童深吸一口气,






“尹柯,我们从十三岁开始成为最佳拍档,十六岁分道扬镳,我曾经以为我们不会再有机会相遇,可我们还是重逢了。还未到二十的年岁里我们就已经有那么多回忆,我想,未来也可以。”




 


“未来以恋人的身份,继续走下去。”




 


“你没有用疑问句。”尹柯碰了碰邬童发红的耳朵,然后在他唇边印下一个吻。




 


是啤酒的味道,是初恋的味道。


 



时间打马而过,毕业以后不仅自己忙,邬童也忙。尹柯忙设计,邬童忙公司管理。久而久之都忘记了最开始相爱的样子。



可尹柯忽然发现,此时此刻自己的心里竟还能翻涌出当时心底满腔的热情。对于邬童,对于爱情,对于世界。



爱情终究不是学校里的哪门必修课程,只是两个人凭着相爱肆意挥霍。




03




尹柯和班小松约在大观寺游览,两个人特意挑了个工作日避免高峰期,寺庙里没有了如同集市的游人,重新恢复了古寺的宁静,常青树下有僧人洒扫,偶而还会有为了孩子祈福的家长。尹柯才意识到,又是一年高考时。七个春夏秋冬的轮回,而自己却与他走散了。班小松瞟了一眼手机上“你们在哪?”的短信,手指在键盘上飞舞了一会。然后踱着步子直指问题心脏:“你们俩怎么回事啊?”


“没怎么回事,只是累了。”






“小柯柯,你这么说可太敷衍我了。”






“你为什么不信呢?”尹柯站定在班小松面前。“是因为觉得我们在一起太久了吗?觉得我们一直都很好吗?”






“可也不是这样的,越到后来越觉得原来爱情是会被时间消磨的,或许是因为我们认识的太早了,又或许是因为时间太久了,也有可能是因为我们都太忙了。每天早出晚归,连在一起聊天的机会都难得。“是什么时候开始,不会在为彼此精心准备生日礼物的呢?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忘了每个纪念日的呢?是从什么时候连吵架都懒得吵了呢?”我说不上来是我变了还是他变了,可是我的确找不到我们过去在一起的感觉了,小松,其实有一段时间我真的很慌,我总觉得我们之间越来越远,所以我推了很重要的一个客户的设计稿,想要慢下来找到平衡,可他生日那天,我...”






“我很失望。”






班小松很少再看到这个样子的尹柯,尹柯大多数的时间都在充当一个倾听者,是周围很多朋友的浪矢老爷爷,久而久之,却很少有人再会去再去想这个杂货铺的店主开心与否。班小松也很自责,自己明明知道尹柯的性子,毕业这两年却还真的以为尹柯每次发给他的“最近挺好的”是真的好。






“小柯柯,有的时候你太独立了,独立的别人都忘了,你也只是我们的同龄人了。以后,多跟我们说说,别总是自己扛着了。可我还是觉得,你跟邬童会和好的,你比我们都更了解邬童,也没有谁比你更在乎他。”






就是因为了解才知道,爱有多难,放弃又有多难,又有多怕再次和好后的分离。





“不说这些了,去庙里拜拜吧。”尹柯恢复一贯的样子。






在阳光炙热的午后,光线透过古朴的门槛,晒在跪在蒲垫上的身影。尹柯闭上眼睛,在心里做下此刻的祈祷。



佛能度众生疾苦,却难度情关。




04






从寺庙里出来,尹柯就看到停在山脚下的车。尹柯看了看身后的班小松,后者调皮的冲他吐了吐舌头。尹柯想从车旁绕过去,却被车前的人拽住了胳膊。






“尹柯,别生气了。”邬童眼圈乌青,看起来十分没有精神,不用想也知道是因为什么。尹柯不搭话,邬童又不知该如何。细数这些年,邬童很少有过哄人的经历,尹柯很少生气,甚至是小脾气。邬童求助的看向班小松,班小松连哄带骗的把尹柯哄上了副驾驶,邬童大喜,过了一会看到班小松的微信消息“别忘了请我吃洋房火锅。”






你能把尹柯我俩撮合复合了,十顿都行。邬童在心里想。






薛铁的婚礼如期到来,一群高中同学围在一桌,吃吃喝喝打打闹闹,焦耳几年不见还是那么胖,还说自己为了追女神在减肥,陆通最终成为了一名程序猿,每天与代码和程序打交道。酒过三巡,尹柯也喝的晕晕乎乎,他很少喝酒,就连当年邬童告白时的那一箱啤酒八成也都喝到了邬童自己的肚子里,凡是酒会,同事聚餐,邬童能帮他挡的也都挡了。想到这里尹柯有一点难过,哪怕是下定决心要离开,可是生活中也会处处充满邬童的影子。自己不爱吃的都会进邬童的碗里,下厨做菜这种事也从不用自己考虑。不知不觉间,自己被他照顾的那么好。可他或许都没意识到。






婚礼结束加上高中同学另起炉灶的二次聚会以后,尹柯已经喝的醉醺醺的,班小松把他扔给邬童,自己回了父母家。邬童搀着喝醉的尹柯在安静的大街上走着,路灯把两个人的影子拉得好长。






“童...童童...你看...看我们的影子,还真有天长地久的感觉...可是...可是...”邬童听见他叫他童童的那一刻便湿了眼眶,尹柯一般都叫他全名,上一次这么叫他是为了安慰母亲已经去世的真相,上上次是在两个人在长郡和好的那个晚上。






“尹柯,对不起。”邬童擦了擦眼角的眼泪,轻声对着尹柯说。






“童童,我真的很难过...”






“是我错了。”




 


邬童知道尹柯的失望,邬童毕业以后没有接手父亲的公司,想要自己闯出一番天地,想凭着自己的努力给尹柯一个家,可尽管在学校的成绩十分出色,可步入社会又是另一种样子,想要更快的提升自己就要付出更多的东西,所以加班成了常态,尹柯本身想做一名自由设计师,后来也因为邬童太忙找了一份工作,两个人都忙了起来。






“我...我以为我们两个人都忙起来,我就不会去想那些不开心的,可时间越久,我却越怕,我们就像是渐行渐远的最熟悉的陌生人。”






“后来我推了那个大单子,在家里画了好久戒指的图样,想着在你生日那天跟你一起挑选一个情侣戒指,哪怕你我都忙呢,我也不怕,我们总会找到平衡的不是吗?”






“可是我等到天黑,等到凌晨三点,你一身酒气的回到家。我真的...真的好累。”






那一刻尹柯觉得自己的胸腔都被失望穿透,自己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而心里荆棘丛生。






邬童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尹柯已经简单的收拾了行李回到双清了。邬童看着手机里的那条分手信,又看到被尹柯揉在一旁的手稿图,就明白了一切。他细细的看着戒指的手稿,那每一笔线条的勾勒都是尹柯的爱和期望,而他,终究让他失望了。


 


 


05






又过了一个星期,班小松要先回B市工作,临走前一定要拽着邬童和尹柯吃饭,尹柯从小就拗不过班小松这种天生的热情狂。






期间班小松也是绞尽脑汁费尽心机的给两个人牵红线,只不过效果平平,邬童起身去接电话,班小松对着尹柯诚恳发问:“小柯柯,要我说,邬童是有错但总归罪不至死,也在这里陪你这么长时间了,你不打算原谅他?”






尹柯喝了口柠檬汁:“我再想想。”






班小松担心自己的十份洋房火锅,还想再说点什么,邬童已经走了进来。






“尹柯,对不起。”






“我不仅仅是为了上次生日的事情道歉,我还为了这两年忙于工作忽略了你道歉,为我没有像年少许诺的那样道歉。”






“邬童,其实我们的问题并不在于此。你不明白...”






“不,我明白,我明白的,尹柯。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我也会保证这样的问题不会再出现。我太想当然,我明明知道你的性格,却没真正的感受你的感受。”




 


“尹柯,请你相信,你面前的邬童不是那个十七岁偏执的毛头小子,现在的邬童可以沟通,可以信赖,你不必在任何事委曲求全,你可以随时表达你的不开心。尹柯,我爱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和我在一起。”说着邬童拿出了两枚戒指,正是尹柯手稿里的戒指图样。




 


尹柯心中五味杂陈,在听到邬童最后的那番话也才算是安心,他从来怕的都不是时间,只是在这段时间里看到了两个人性格上的不合适,这种不合适在学生时代难以体现,却在工作后暴露无遗,他怕两个人这样和好以后也会在同样的问题上翻船,所以他挣扎不安。






可自己又怎么能怎么摘得清呢?自己有些别扭的性格不愿意把所有事情摊开来讲,又总把邬童当成十七岁时有些冲脑不成熟的邬童。久而久之的压力和担心无处宣泄,没有安全感又患得患失。自己应该相信他,因该多与他沟通。




 


是两个人的错,年轻时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会不合,会冷言冷语,会借着第三个人来拉扯不清,不愿断了唯一的联系点。可终究会和好,会体谅。反倒长大了更别扭,更固执,少了那一份热情。



“尹柯,和我在一起。”邬童把戒指给尹柯戴上,又把自己的那一枚放在尹柯手里。






“你还是没有用疑问句。”尹柯笑着回握邬童的手,将戒指戴在他手上。


 




06




尹柯在寺庙里许下的愿望是:“佛祖保佑,邬童一生顺遂,所愿皆所求。”


 


 


 


 


 


 


从未停止过爱你。




















一发这种我能吐血...真的好难,不知不觉我也100粉了,感谢大家对于我这种失踪懒癌人口的喜欢和包容,希望大家看得开心。



评论

热度(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