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看文的

这个世界上最难的事情就是不忘初心

鬼迷心窍

我有梨涡和虎牙:

CP:wink(略微班柯),私设,OOC,注意避雷


一发完结,HE,轻度病娇,慎入


圈地自萌,请勿上升,谢谢合作




——真相是假,鬼迷心窍






楔子.


 


雨水顺着大开的玻璃窗漂进了屋子里,打湿了桌上被风吹开的日记本;牛皮纸质的本子中间夹着一张照片。


 


尹柯关上窗户小心翼翼的拿起照片,像对待一份易碎品一样轻轻的擦拭上面的水渍。


 


没有塑封的相片被雨水打湿,即使再怎么擦拭始终还是花了颜色。尹柯看着照片上勾肩搭背的两人渐渐红了眼眶,摸到照片一侧被剪切过的痕迹,泪水再也抑制不住落了下来。


 


【一】


 


尹柯、邬童、班小松一直是三人行;三人的关系好的像连体婴一样。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邬童和尹柯明面上互怼,实际上尹柯是邬童唯一完全信任的人。


 


尹柯对于自己在邬童心里特殊的存在很是庆幸;因为于他而言,邬童也是最特别的存在。


 


邬童愿意把所有的秘密告诉邬童;而尹柯却不愿意与他坦诚相待。


 


邬童喜欢班小松。


 


尹柯喜欢邬童。


 


邬童告诉了尹柯自己的心意,注定了尹柯永远也不能对他坦然。


 


“既然你喜欢小松为什么还老是打击他?”


“呵,很奇怪吧。我也不太懂我自己,或许这就叫犯蠢的吸引?总之看见他被打击,一脸单纯无奈的样子,我就觉得很可爱。”


 


没错了,要强的邬童怎么可能会喜欢一个和他一样要强的自己呢?自己从来都不比邬童差,甚至因为性格温润的原因,比邬童还要受别人的喜欢。


 


邬童和尹柯斗嘴从来讨不到一分好处,除非尹柯不愿与他争执。可对谁都笑嘻嘻的班小松和邬童互斗的时候从来都是失败告终。


 


【二】


 


尹柯之于邬童是同学、是朋友、更是爱的人。


 


邬童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上和自己一样优秀的尹柯。本来要强的自己应该不会允许自己的爱人和自己一样厉害,甚至比自己还要受欢迎。


 


有时候邬童很庆幸自己是班小松最信任的人,班小松和他说过总感觉他和尹柯之间有隔阂,但和自己却是什么话都能说的关系。班小松的坦诚让邬童提前将危险扼杀在了摇篮里。


 


“邬童,我发现我好像喜欢上尹柯了。”


 


呵,班小松喜欢尹柯;那尹柯呢?尹柯总是喜欢和自己斗嘴,和自己争论的时候从不嘴软,可于班小松总是温柔以待,难道尹柯也喜欢班小松么?


 


可怕的占有欲。


 


“尹柯,我喜欢班小松。”


“这样啊。”


“你平时对小松那么好,你该不会喜欢他吧?”


“不会,我怎么会喜欢自己兄弟喜欢的人呢。”尹柯还是尹柯,尹柯还是自己最了解的人,只要尹柯不回应班小松,班小松的情感就得不到归属。


 


【三】


 


尹柯最近总是接收到来自班小松的好意。


 


邬童的目光让尹柯巧妙的拒绝班小松一切的好意。


 


“邬童,尹柯我们一起拍张合照吧。”班小松一把揽过尹柯的腰,又冲邬童招了招手。


 


 


拍照的时候,尹柯站在两人中间;邬童勾着他的肩,班小松揽着他的腰。


 


尹柯看着手中的照片,找了把剪刀小心翼翼的修剪着,直到照片上只有两人;可当手指触及修剪过的边缘,目光停在自己腰间的那只手上时,尹柯才发现自欺真的很可悲。


 


尹柯心思玲珑怎会看不出班小松对自己抱有的特殊情感,可他是邬童喜欢的人。


 


自己和邬童先认识,自己比班小松优秀,比班小松更懂邬童;为什么邬童却看不到自己。


 


尹柯看着班小松清亮的眼睛里全是期待的样子心里有些不忍,明明只要答应了他,他和邬童就再无可能。


 


“小松对不起,我…”


 


尹柯从来没想到班小松的力气那么大,大到自己怎么推都推不开他。比自己矮了一两公分的人,将自己压在围栏上,紧紧的勾下自己的脖子毫无章法的啃噬着自己的嘴唇。


 


唇部传来的疼痛感刺激着尹柯的神经,尹柯生气的推开班小松瞪了他一眼什么也不说的离开了看台。


 


班小松看着尹柯离开的背影舔了舔嘴唇上残余的属于尹柯的味道。


 


【四】


 


班小松像牛皮糖一样黏着尹柯,他紧贴着尹柯腰部的手刺痛了邬童的眼睛。


 


看台上纠缠的两道身影让邬童红了眼。


 


邬童回到教室看到尹柯坐在座位上皱着眉一言不发,嘴唇红的不像话;反观在他后脚进来的班小松脸上则是一脸得意,经过尹柯身边时还碰了碰他的手臂。


 


尹柯没有躲避,没有反抗,尹柯喜欢班小松。这一认知让邬童心里充斥了前所未有的恐惧感。


 


邬童开始观察两人,班小松上课的时候总是时不时的盯着尹柯看,后者察觉之后只是抬头瞪他一眼然后继续低头写作业。


 


“尹柯,我说我喜欢班小松。”在邬童再次撞见班小松和尹柯在图书馆里纠缠过后忍不住跑来找了尹柯。


 


“我知道。”


“那你和他…”


“小松喜欢我。”


“你也喜欢他,所以你就接受了他是不是!”邬童控制不住情绪紧紧抓着他的手臂,眼角因为愤怒也染上了血红。


 


尹柯有些不自然的偏过头躲避着邬童的目光,“不是的,我不喜欢小松的。”


 


“你不喜欢他,你几次三番的任由他侵犯你?尹柯你别一脸清高的样子了,只要你不愿意没人强迫的了你。”邬童话音一落看到尹柯拧紧的眉,他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自视清高这样的话怎么能对尹柯说。


 


邬童被第三人大力的扯开,班小松瞪着眼和他对峙“邬童你要发疯滚一边去,不要动不动就冲尹柯发脾气。”说完后拉着尹柯的胳膊离开了。


 


呵,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尹柯看来你真的很喜欢班小松呀。


 


【五】


 


尹柯想起来今天班小松在看台上对自己的举动,想起自己跟邬童信誓旦旦的说自己不会喜欢班小松时邬童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心底的罪恶感油然而生。


 


手指触及的地方是照片裁剪不平整的地方,硌的尹柯指尖传来一阵疼痛。


 


明明是自己先来的。


 


“小松,你知不知道邬童喜欢你。”


“他和我说过,但是他是尹柯你喜欢的人对吗?”班小松的话让尹柯有些难以置信,尹柯以为自己把心思隐藏的很好,可到底还是让别人发现了。


 


“你什么意思?”


“他是你喜欢的人,而我喜欢你我怎么会抢你喜欢的东西呢。”班小松虔诚的捏住尹柯细白的手腕,逼迫他一步一步朝墙角退去。


 


这个点图书馆四下无人,这里又是监控死角;班小松看着尹柯嫣红的嘴唇鬼迷心窍的吻了上去。没有预想中的挣扎,班小松看了一眼尹柯,后者顺从的闭上了眼,虽然有些苍白的脸色并算不上好看,但班小松还是很满意这个结果。


 


站在书架后面的邬童应该看见了吧。


 


尹柯去看台赴了邬童的约,看着邬童血红的眼角,看来他真的很喜欢班小松呀。


 


看着从看台另一侧走上来的身影,尹柯说着刺激邬童的话“小松喜欢我。”果不其然邬童愤怒的抓住自己的手臂,用力的尹柯都能想象出自己手臂上的红印会有多深。


 


尹柯任由班小松拉着自己离开,凭自己对邬童的了解,想必他现在应该在后面咬牙切齿了吧。


 


邬童的说的没错,只要自己不愿意没人能强迫自己,在图书馆看见邬童那一刻自己就已经下定决心了。


 


莫名的痛快,只要班小松讨厌邬童这样就好了吧。


 


尹柯没有自己想象中的大度,至少在爱情面前他也想自私。尹柯轻轻握住班小松的手,尽量压轻自己的声音“谢谢你小松。”果不其然班小松一脸惊喜的看着自己,尹柯顺势假装害羞的低下头,耳朵也识相的红了起来。


 


班小松回握尹柯的手,力度不轻不重,恰好温柔。


 


【六】


 


班小松和尹柯越走越近,时不时的肢体触碰。班小松像看雅典娜一样看着尹柯的目光,以及尹柯的毫不抗拒…这些都一下一下的刺激着邬童的神经。


 


占有他,圈禁他。


 


邬童看着双眼禁闭的人,卷翘的睫毛,嫣红的嘴唇,一件简单的校服白T让他看上去圣洁的不忍亵渎,可微红妖冶的眼角又让人抑制不住的想要狠狠的欺负他。


 


鬼迷心窍,自己和班小松都被尹柯迷了心窍。


 


“你醒了。”邬童轻抚着怀里人的头发,语气前所未有的温柔。


“嗯…这里是哪里?”尹柯的声音有些沙哑,邬童闭上眼享受着他好听的声音。


“柯柯,我把你带回家了。”


“家?这不是我家,还有邬童你为什么抱着我。”


“是我家,怎么我不可以抱你吗?还是说只有班小松能抱你。”邬童的情绪开始有些失控,环抱着尹柯的力度又大了些,勒得尹柯快要喘不过气来。


 


尹柯有些口干舌燥,脱力的枕着邬童的肩膀。“邬童,班小松不喜欢你,你就算把我绑来他也不会喜欢你。”说完后还伸出粉嫩的舌尖轻轻触碰了一下邬童的脖子。


 


侧颈的凉意让邬童颤抖了一下。怎么,尹柯为了能出去找班小松,都开始主动勾引我了么。


 


邬童猛的将尹柯压在床上狠狠的亲吻着他,不同于班小松的小打小闹,邬童的吻充满了侵占欲,用力的撬开尹柯的牙关,舌头长驱直入的扫荡,直到尹柯有些喘不过气来没轻没重的锤了他两下,直到嘴里沾染了尹柯的血腥味邬童才放开他。


 


“邬童你疯了!就算班小松不喜欢你,可是你怎么能对我做出这样的事。”


“呵,班小松喜不喜欢我与我何干。尹柯你不是和他要好嘛,我今天就要告诉你,没有我邬童得不到的东西,就算那件东西是你尹柯。”邬童发了疯的撕扯尹柯的的衣服,薄薄的T恤已经被暴戾的人撕开大半,堪堪挂在尹柯的身上。


 


尹柯的大脑里一片空白,邬童的话是什么意思。感受到身上的凉意尹柯使劲的推搡着邬童,“邬童,你把话说清楚,你什么意思。”


 


“你给我听清楚了尹柯。我他妈喜欢的是你,班小松想要得到你,没门!”邬童的话让尹柯抑制不住的开心起来,但想到现在邬童正在对自己做的事儿,尹柯还是用力的推搡他。


 


“怎么,尹柯还想为班小松守身如玉?你等着吧,看我怎么摧毁你!”


 


……


 


【七】


 


尹柯再次醒来的时候只感觉浑身像散架了一样,没有哪一块地方是不痛的。


 


刚起身就扯疼了后面羞耻的部位,自己身上不着一缕,白嫩的皮肤上布满了被侵犯的痕迹。


 


想起邬童的话和他对自己做的事尹柯不知道该不该怪他。


 


套上衣服忍痛在屋子里走了一圈邬童出去了。尹柯需要好好的整理一下自己的心情,门被反锁了,尹柯从门垫下找出钥匙打开锁离开了邬童的家。


 


好在爸妈因为出差的原因还没有回家,不然这幅样子回来肯定是瞒不住的。


 


尹柯拿出自己的日记本一页页的翻看着,翻到夹着照片的那一页尹柯心里烦躁得很。或许自己应该睡一觉,邬童不知疲倦的索取却让尹柯变得精疲力尽。


 


“柯,对不起。”一双手从背后圈住了尹柯,尹柯感受到熟悉的气息,紧攥住手中被雨水打湿的照片压制自己的火气。


 


“柯,我知道我错了我不应该做出侵犯你的事,你原谅我好不好。”颈部的一阵湿润让尹柯彻底败下阵来。


 


“你先松开我。”邬童听话的放开了他。尹柯转过身看着这张熟悉的英俊的脸,这是自己爱了好些年的人,看着他红了的眼眶尹柯心底最柔软的地方被触及。


 


“你喜欢的是我为什么还要说是小松。”


“班小松说他喜欢你,你对他那么好,我怕…”


“所以你就利用我对你的兄弟情来欺骗我,欺骗我远离班小松。”


“…”


“可是邬童呀,你根本不知道,我对你从来都不是什么兄弟情,我又怎么会让你和班小松有一丝可能呢。”尹柯轻轻的展开被捏皱了的照片。


 


“尹柯,我以为…”


“你以为只有你有占有欲…其实我们都一样。”


 


说完后尹柯将手中残缺的照片撕碎而后捧住邬童的脸深深的吻上去。


 


【0.】


 


在欺骗的圈子里,从来没有无辜的人。


 


从班小松高一第一次见到干净美好,对谁都温润如玉的尹柯开始,他的心跳就为了尹柯而加速。


 


尹柯笑起来的样子,让他感觉这就是自己心中的缪斯。


 


尹柯是自己见过最优秀,最完美的人。


 


班小松深深的,炽热的崇拜着尹柯。


 


可自从邬童出现后尹柯开始变了,从不会和别人急眼的人在邬童面前完全绷不住。


 


邬童看尹柯的眼神也过于直白


 


他有多在乎尹柯,邬童看尹柯的眼神就有多刺眼;就像自己心底最纯洁的部分被外人泼了墨一般。


 


 


利用邬童的占有欲和执拗的性格,班小松告诉了他自己对尹柯的心思。班小松在赌,他赌邬童不敢对尹柯说出自己的心思;但邬童把自己拉出来当挡箭牌却是让自己意外的。


 


邬童想要利用尹柯对他的情感,邬童对尹柯对他的感情错误的衡量无意间帮助了自己一把。


 


班小松一步步接近尹柯,每一个暧昧的动作是在向大家昭示自己对尹柯的心思,也是为了激发邬童的占有欲;只要邬童伤害了尹柯,尹柯应该会讨厌他吧。


 


故意打电话让邬童来图书馆,故意当着他的面亲吻尹柯;邬童对尹柯愤怒的质问、诋毁都成了自己和尹柯之间关系的助力。


 


但是他低估了邬童的占有欲,尹柯被邬童绑走被邬童侵犯都超出了自己的计划范围。


 


“小松,对不起。”班小松最怕从尹柯口里听到的就是这三个字,上一次尹柯在看台上说出来的时候自己强吻了他;而这次尹柯果断的语气让他无从下手。


 


“尹柯,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班小松还是忍不住吻了吻他的侧脸。


“我知道。”


“你是我见过最完美的人;也是我见过最表里不一的人。其实我好好想了想,我对你确实只是喜欢而已;一直以来我对你都有些崇拜,我有多崇拜你就有多嫉妒邬童;在我眼中完美的你,不会和别人争执的你,在邬童面前却一次又一次的失态;我恨他摧毁了你的完美形象,更嫉妒他有这样的能耐。所以我不想让他得到你。”


 


班小松把自己心里的想法一股脑的说了出来,他看见尹柯紧抿着嘴唇什么话都不说。


 


“尹柯呀,你是我见过最厉害的人”


 



 


“你就是个鬼,让我和邬童都迷了心窍;而我们却也甘之如饴。”






END.





评论

热度(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