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看文的

这个世界上最难的事情就是不忘初心

如果

随心所欲:

邬童&尹柯


夏常安,李想会出来玩玩


勿上升真人


邬童和尹柯是高中同学,一如偶像剧里的狗血情节,邬童对尹柯一见钟情,可尹柯一心只为学习对我们童童爱搭不理,没关系,追妻邬童绝不轻易放弃,于是和尹柯报了同一所大学,俩人成功从高中同学,成为了,,大学同学。


步入大学,陌生的环境,陌生的同学,陌生的一切,我们邬童不得不说是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三大致命要素。可半路杀出个李想,大学同班同学,为人热情开朗,长相英俊潇洒,学习出人头地,怎么说也是个劲敌呀!


其实这些阿猫阿狗邬童根本不放在眼里,可尹柯的态度实在是让人难以琢磨呀!不冷不热,让人头大!


邬童的人缘特别好,在学校里混的特别开,平时各种酒局,饭局真的是不少,也因此结交了很多朋友。而尹柯呢,却像一个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与同学们偶尔说几句话,就连对自己的室友也是冷冷清清。


得知尹柯要去图书馆勤工俭学时,邬童内心是崩溃的,怎么就知道学习这些东西,尹柯的家境自己是了解的,根本不需要他去干什么活来减轻家里的负担,说是去勤工俭学,其实不就是为了在图书馆里好好学习吗!


没有错,尹柯就是这么想的,由于是图书馆里的工作,所以很是轻松,它只要负责把自己负责区域的图书按顺序摆好就可以了,其余的时间便可以安安静静的学习。


他们学院的风气很不好,学生会只手遮天,好好的大学,全是腐败之风,尹柯真的是很讨厌和这些人相处,倒是在图书馆,才可以觅得一时的清净。


不出尹柯所料的是邬童跟到了图书馆,可没想到的是,李想也来到了图书馆。


气氛着实尴尬,毕竟都是同班同学,尹柯并不想把事情弄得太僵,他怕邬童这个傻子惹出点什么事,也害怕一些狗血的事情发生,为了避免一系列的尴尬,他只好亲自去和邬童说,毕竟和李想,他实在没办法开口。


“什么意思?”
看着邬童插着兜,一脸傲娇的表情,尹柯一个没忍住,抬手朝邬童脑袋呼了过去。
邬童抱着脑袋,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满脸委屈。
尹柯扶额,“不是,哥,你这样让我多为难,你俩这算咋回事?”
“那你咋不让他走?为啥让我走?”
“那我咋和他说呢?又不是特别熟,那不是显得我比较莫名其妙吗?”


当天,尹柯坐在座位上,没看到邬童,看来是自己的话起了作用。
“尹柯?”
李想的手在尹柯眼前晃了晃,尹柯这才回过神来。
“你怎么了?”
“哦,没事,我们继续学习吧!”


那家伙真的走了!


图书馆的规则是晚上八点半签到,十点半签退,期间只要把自己区域的书摆好就可以了。因为书并不多,很轻松,尹柯一般会先学习,直到晚上十点才开始摆书。


十点到了,尹柯和李想打了个招呼,便前往摆书。书架上一本自己区域的书都没有,今天运气还不错,尹柯不由得心情也变好了,露出俩个小梨涡,特别可爱。


日子照常过着,如果说一次自己不需要干活是运气好,可一连几天都没有活干,这就奇怪了。
八点半签完到,尹柯和李想找了个座位开始学习,九点多一点,尹柯找借口离开,到了自己干活的区域。


果不其然,邬童那个大傻子拿着本属于尹柯那片区域的书,找着他们该去的位置。不知何时已经骨节分明的手一点点翻阅着,指尖划过已经摆好的一摞摞图书,注意着这些图书的索引号,耳朵上带着耳机,小脑袋还随着节奏一点一点的,嘴里念念有词,“D922.56,不对这个是922.3,那应该在前面,咦,哪呢?”


尹柯靠在书架上,默默地注视着邬童,如果有人拍张照片给尹柯看看的话,尹柯就会知道自己的眼中有多么温柔,仿佛在注视着心爱的宝贝一样,眼睛都不舍得眨,满眼柔情。嘴角洋溢的那一抹笑容,仿佛含着蜜一样,甜甜的,暖暖的。


摆完书的邬童伸了伸胳膊,扭了扭脖子,然后摊着双手朝卫生间走去。那些书上全是灰,难为邬童没有炸毛了,尹柯在背后想着邬童炸毛的样子,抿嘴偷笑。


门外等了邬童好久,这该死的洁癖,尹柯小声抱怨。


甩水的邬童大摇大摆走了出来,拐角遇到尹柯。
“你来这干什么?”
“要你管!”
“你以后别来了!”
“图书馆你家开的呀?”


看着邬童远走的背影,尹柯莫名其妙红了眼眶,究竟为什么?明明是想关心他的,怎么话一说出口就变质了呢?


图书馆五楼工作室(4)
组长:欢迎新同事哈!
络缇:欢迎
尹柯:额,,,
邬童:hello,大家好,邬童,多多关照
组长:咱们五楼被划成俩大片,接下来,邬童,你让尹柯带着你,我和络缇一起
邬童:没问题


尹柯默默地把自己刚打好的字“不行”删掉。
尹柯:没问题
邬童:开心


这天之后,尹柯和邬童开始一起工作,邬童身高比尹柯蒙一些,主动承包了高一点架子上的书,甚至有些时候,邬童会早早地把所有书都摆好,等尹柯来整理书时,邬童就拉着尹柯在图书馆里谈天说地。静谧的环境里,俩个人在幽暗的环境下,狭小的空间甚至可以闻到俩个人彼此身上的味道。


这段时间无疑成了尹柯最期待最开心的一段时间,甚至在这里,尹柯看着拼命讨好自己的邬童,柔情且坚定地说出:“你等我到放假,我一定给你个答复。”尹柯记得,当时邬童就像个大猫,平时傲娇的脸仿佛一下子被融化,那怎么也藏不住的兴奋深深感染了尹柯。在那个独属于他俩的角落,邬童桃花眼弯弯,虎牙招摇过市,尹柯梨涡浅浅,眉目间满是温柔。


尹柯不是个拖泥带水的性格,既然明白自己对邬童的感情,便决定和李想说个明白,可没想到,一向沉稳冷静的李想却装起了糊涂,他什么也不说,还是默默陪在尹柯身边,闹得尹柯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开口。


尹柯觉得自己现在的处理方式很不OK,晚上和李想一起来这学习,十点和邬童一起摆书,之后再由李想把尹柯送回宿舍。这样吊着俩个人真的好吗?


尹柯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有人替他做了决断,舍友自成一派的指手画脚,指桑骂槐,尹柯都要被气笑了,这么大了,第一次见这么幼稚的人,本来大学嘛,大家相处得来就稍微好一点,相处不来就慢慢远离,何必撕破脸,弄的那么僵呢!


其实尹柯也没得罪他们,只不过尹柯太过清冷的性子融不进他们,对于他们来说,不和自己一派,就是背叛。尹柯其实是个很有想法的人,他看不惯的人,他绝不委屈自己去和对方相处,更不可能为了外界而去改变自己。


道不同不相为谋,尹柯本想着不理睬这些人便可以了,可没曾想,这个社会远比想象中的要复杂,这些人在宿舍里的指桑骂槐,着实使尹柯烦恼不已。最让尹柯接受不了的就是这些人拿着李想和邬童故意做着比较,明里暗里骂尹柯犯贱,故意在俩个人之间周旋。



尹柯心情很低落,临近放假,尹柯忍无可忍,决定搬离那个宿舍。既然关系已经挑明了,尹柯倒也是不必再顾忌那些所谓的舍友关系。只不过以前的几个舍友是学生会里的人,得罪了他们,恐怕以后的一些利益什么的会有些受损,但尹柯不后悔,他绝不会让自己变成自己讨厌的人。


但是突然被宿舍的人集体孤立的感觉还是让尹柯失去了平时该有的理智。


“邬童,你要不以后离我远一点,你和李想弄得我超尴尬。”尹柯不知道怎么和李想说,无奈下,只好和邬童说,只要熬过最后这段时间,假期和邬童正式确立关系,李想应该就不会和自己这么亲密了吧!


“我离你远点,你什么意思?你到底把我当什么?”邬童很生气,咬牙切齿的愤怒。


尹柯觉得自己一定把事情搞砸了,自己明明不是这个意思呀,怎么话一说出来就变了味道了呢!


“尹柯,你是不特看不起我,如果你喜欢李想,那你就去找他啊,如果你俩在一起了,我邬童绝不会打扰你,你又何必一直这样,对我暧昧不清呢!”


邬童的话直接在尹柯脑海里炸开,原来在邬童心里,居然和自己的舍友想的一样,他也觉得自己纯粹是在故意犯贱,原来在你邬童心里,我尹柯居然是这样的。


那一天,邬童和尹柯摆完书,俩人便不欢而散。尹柯心不在焉地走回自己的座位,收拾好书包,早早签退离开图书馆,这还是尹柯第一次早退呢!


走在路上,尹柯心里乱成一片,却在半路看到了李想。
李想什么话也没说,就这样静静地陪着尹柯在操场上一圈一圈地跑步,快到门禁时间时,李想把尹柯送到宿舍门口,“尹柯,别人的话随便听听就好,这个世界上,总有人特别无聊,自己的人生,和这些不相干的人又有什么关系呢!无论怎样,我都支持你,永远站在你这一边。”


李想一直是个阳光大男孩,看着他真诚地说出这一些话,句句砸入尹柯心底,就连最后,李想那个紧紧的拥抱,他也没有拒绝。


宿舍里的气氛一如既往的压抑,尹柯把自己蒙在被子里,打开手机,翻到邬童,纠结了好久,尹柯才打下“对不起”三个字,本想着好好解释一下,却没想到,邬童居然把他删了。


尹柯那么坚强的一个人在黑暗中咬着手任眼泪流着,一种被全世界抛弃的感觉席卷全身。


“尹柯,晚安,好梦。”李想的信息终是在黑暗中给了尹柯一丝丝安慰。就像溺水的人抓住的最后一丝救命稻草,尹柯不敢撒手,也不愿撒手。


周日晚上,尹柯与一个高中同学约好晚上出去喝酒,一向冷静的尹柯喝了个半醉,打开手机,重新把邬童加为好友,可邬童却没同意。


酒真是个好东西,尹柯就这样给邬童打了电话过去。
“邬童,我求你最后一次,咱别这样,没有必要把关系弄得这么僵,你把我加回去。”
“尹柯,别说了,如果你决定和李想在一起,那你能不能别来打扰我的生活。”
“行,我不打扰你,你就当我犯贱好了。”


挂了电话,尹柯的心狠狠揪在了一起,钝痛感慢慢蔓延全身,连你也觉得是我的错,连你也不能理解我,连你也不相信,我爱你!


“喂?”
“尹柯,你怎么了,喝酒了?你在哪呢?我去找你。”


听着李想着急的语气,关心的语气,尹柯知道,以后自己的人生和邬童再无关系。


夏常安作为邬童尹柯高中的好友,半夜正搂着自己的小男友甜甜蜜蜜地睡觉,可没想到,邬童那尊大神的电话像催命一般响个不停,苦逼的夏常安窝在卫生间听着邬童骂骂咧咧,哭哭啼啼,大半夜。


听完邬童对尹柯的控诉,夏常安是真心对尹柯有很大的意见,怎么能这样对邬童呢!邬童对尹柯的爱,他们这些高中好友可是看的清清楚楚呀!


夏常安决定为邬童讨个公道。


放假的前一天晚上,邬童收到了夏常安发来的他和尹柯聊天的长截图。


尹柯,在不


嗯嗯


你和那个叫李想的在一起了?


邬童告诉你的?


嗯嗯


嗯,我俩在一起了。


那邬童呢?


他,他把我删了,我真的当时纠结了好久,难过了好久,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给他打电话,他让我别打扰他的生活。


哎呀,邬童你还不知道吗?他就是个嘴硬心软的傲娇鬼。他当时是以为你骗了他,他看见李想抱你,以为你俩在一起了,才把你删的。


常安,你知道吗?你们都说邬童有多爱我,可我感觉不到,我感觉只有他想起我时,我才是重要的,要不然,他根本不会关心我。


怎么会,邬童他……


常安,这段时间其实我过得很难,宿舍里各种事,真的好烦,在我最难的时候,是李想一直陪着我,他邬童不在我身边,你也不在我身边。


尹柯,你说的我好想哭,别这样。


小哭包,你可别。


可是尹柯,邬童把你删了,你难过那么长时间,那证明你是爱他的呀


我也想过,可最后我给他打电话,喝的烂醉如泥,是李想把我带回来,照顾我一晚上的,我和邬童真的不可能了。


盯着手机屏幕,邬童还是红了眼眶,原来是自己把他推远的,是自己把他弄丢的。


夜色下,尹柯小跑下图书馆的楼梯,李想从拐弯处出来拉住尹柯的手,俩个人说说笑笑往宿舍走去,邬童在远处看着俩个人幸福的背影,默默一个人坐在操场草坪上,吹着晚风,听着MP3,悼念自己还未开始便已结束的爱情。


如果我当初多给你一点关心,多给你一点信任,多给你一点时间,多给你一点包容,是不是现在拉着你手的人就是我了呢?


可惜,没有如果。


END

评论

热度(58)

  1. 来看文的随心所欲 转载了此文字